98身份

    信任是对等的。

    ——心理学笔记

    进了马车,便看见兮离正在对着慕儿上下其手,晔成帝上前把有些担心过度的兮离搂住:“好了,慕儿这不是没事儿了么?离儿快放宽心,你方才受了惊,现在好好休息。”

    慕儿也点点头,拉着兮离的袖子道:“母妃好好休息……要小心妹妹。”

    兮离这才一笑,坐下来靠着晔成帝。不一会儿便睡熟了。

    晔成帝小心看看兮离眼睑有一点青色,方才受惊,让她的精神很是不好,想了想,对慕儿做了一个嘘声的礀势。对外间夏礼道:“夏礼,去把刘太医叫来,淑颖皇贵妃受了惊。”

    夏礼一惊,赶紧回了一声是,便忙不迭地往后面马车去请刘太医了。

    刘太医被夏礼匆匆叫到前边去,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硬是吓得自己脑门儿上冒出一股汗来。等到了御辇前,只听夏礼小声道:“皇上,刘太医到了。”然后便是皇上平稳的声音传来:“让他进来,动作轻点儿。”

    刘太医听着皇上的声音没什么问题,旁边儿夏礼又道:“刘太医进去吧,方才淑颖皇贵妃娘娘受了惊,可千万别惊扰了。”刘太医这才知道没出什么大事儿,只是虚惊一场,狠狠瞪了夏礼一眼,才掀开帘子进了马车。

    马车内兮离正在酣睡。晔成帝小声对刘太医吩咐:“你给淑颖皇贵妃看看,方才受了惊,朕忧心淑颖皇贵妃腹中的胎儿。”

    刘洋颔首,轻手轻脚地搭上淑颖皇贵妃的腕为她诊脉。过了一会儿放下,正要说话,又被晔成帝止住了,刘太医不解,却见晔成帝朝着外边一挥手,夏礼便进来微微扶着淑颖皇贵妃,晔成帝却是示意刘太医跟着他出去马车外:“淑颖皇贵妃可有什么大碍?”

    刘太医躬道:“回皇上的话,淑颖皇贵妃没什么事儿,只是这几天舟车劳顿,体本就疲惫,又受了惊,故而胎气有些不稳,但是没有什么大碍,等到了行宫调养一番也就罢了,只是……万不能再受什么惊吓了……淑颖皇贵妃的胎坐得好,但是心神有些不宁,想必,是为了胎儿劳心费神多时了……”

    晔成帝眼神闪了闪:“嗯……朕知道了,你下去吧……淑颖皇贵妃的子就交给你了……务必要调养好。”

    “是,微臣遵旨——”

    ——————————————————————————————————

    “皇上,行宫到了——”夏礼在御辇外小声道。

    自那次之后,车队并没有遇到什么意外,故而在下午的时候车队便顺理到达了行宫。

    御辇内,晔成帝小心叫着兮离:“离儿,离儿?快醒醒,行宫已经到了。”

    “夫君?”兮离缓缓睁开眼睛,眼神朦胧地看着晔成帝。揉揉眼睛无意识地叫道,好一会儿,才清醒了一点儿,起,“皇上,行宫到了?”

    晔成帝颔首,牵起慕儿:“走吧。”

    这里的行宫算是规模较大的,一共分为前后两块儿,前面是大臣及侍卫等的住所,以及帝王办公所用,后边分为九,是帝王、各嫔妃及宫人的住所。

    晔成帝住的是璟瑄,兮离带着慕儿入住离璟瑄最近的南薰,丽顺仪入住漪兰,淳才人入住怡和

    正是光大好的时候,南熏内一片温暖意,新柳早已抽芽,外边也开始有花香鸟啼。兮离倚在房间的软榻上看着慕儿正端端正正地在桌前练字。

    先前在路上,自己动了些胎气,故而一到行宫,晔成帝便叫自己在南熏里好生休养,让任何人无事不得打扰,现在倒是一片清净。不过晔成帝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这几天没有宠幸任何人,每到自己这儿用饭,还很想留下来的样子,自己婉拒之后,他也不去别人那儿,而是一个人在璟瑄住着。

    这两天丽顺仪和淳才人可是满腹怨言呢,若不是自己婉拒晔成帝,恐怕她们两个就要诅咒自己霸占皇上了!……这也怪不得她们两个,本来嘛,这两个妃子得到随侍的机会,自己怀孕不能侍寝,两个人本就是鼓着劲儿要多多承宠,好一举怀孕,进而稳固地位,甚至再进一层的。

    结果呢?晔成帝竟然不碰她们了!这可是大大不好的……

    兮离现在也有些疑惑,吃不准晔成帝到底在想些什么,然而现在的况,兮离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这样耗着便罢。

    那边晔成帝呢?也在苦恼着呢!

    “师兄,你说为什么……离儿就不愿意让我陪她呢?”晔成帝问着旁边大刺拉拉地喝着茶的顾业,神十分疑惑。

    “这还不明白?小二子啊,不是我说你,在青元镇的时候,你和她是夫妻相称,而且那样的环境,她自然是放松一些的……而现在嘛……”顾业指指漪兰和仪和的方向,“有那两位成天儿见地盯着,不是时时提醒着她的份,到底只是你的小妾么!”

    晔成帝一时无语。顾业看他这样子,一笑:“小二子,我说实话,你这个淑颖皇贵妃实着是个厉害人,看得清楚明白……不管嫔妃、贵妃、还是皇贵妃,总归她只是你的小妾……她把你放在心上,但也只是放在心上了……”

    晔成帝微微叹气:“朕又何尝不知道呢?渀佛筑起一道坚固的围墙,把所有人挡在围墙外,连自己也不能进去……她从那之后,渀佛便不再信任任何人了……包括朕……”

    “既然你如此在乎她,为何不封她为皇后?”顾业放下酒正色道:“你后宫里多年没有皇后,大臣们恐怕也在催促你了吧。”

    “这……”晔成帝摇摇头,苦笑着:“朕也是不得不多方考虑……离儿的父亲是文臣,位居刑部尚书之职,哥哥阮卫轩又是武将,封为大将军……阮家文武之道,都有人撑着……若是再出一个皇后……”

    “呵……”顾业站起:“小二子,我看你真是当皇帝当久了啊……”

    “师兄?”晔成帝看着顾业的动作。

    “小二子,你想要淑颖皇贵妃对你敞开心扉,想要她信任你,可是你却是一点儿都不信任她呢……你难道忘了,信任,是对等的么?”顾业哂笑。

    “朕……”晔成帝喃喃着。顾业打断他:“小二子好好想想吧!老二,陪我去喝酒如何?”

    “我要保护皇上——”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

    “得了吧!你又不是时时都一定要在他边儿……让那个,那天晚上我见过的那个陪着小二子呗!那人武功还不错,你就叫小二子给你放个假!”

    “我……”“去吧。”晔成帝开口。

    顾业一笑,跃上梁把藏着的黑影拽下来:“走吧走吧,闲什么心!这是行宫,又不是什么龙潭虎,再说小二子也不是弱不风没本事的人啊!”

    晔成帝看着顾业拉着人远去,微微一笑,复而又蹙了眉头:“信任……么……”

    ——————————————————————————————————————

    次午时。

    璟瑄。晔成帝在上座,顾业仍然歪在一边喝着酒,萧都统在下边汇报着:“回禀皇上,臣查探过了,那群刺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能证实份的东西,全都是死士……但是臣有一事不明,按理说那群刺客应当是我们出皇城便跟着了,但是之前却没有一点征兆,在青元镇的时候,皇上离开车队,也没见他们出现……”

    “他们不是从皇城一路跟过来的。”顾业在一旁懒洋洋地打断萧都统的话,“不是我夸下海口,青元镇若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没有我不知道的。皇上来青元镇的时候我就命人探过了,没有什么人跟在你们后边,不过再后来出发没一个时辰,管家告诉我青元镇来了两个行迹不明的人,紧接着车队便遭到了袭击,由此看来这群刺客应当是后来才追上来的……”

    “这么说,这群刺客到过青元镇?”晔成帝问着顾业。

    “是,当时我刚接到管家的信,他只说有人在青元镇打听有什么外人来过。我觉得奇怪,刚回了信让他盯着那两个人,车队就遭到袭击。”顾业坐起,面上显现严肃之色,“说起来,这都这么多天了,管家还没有跟我回信……我担心出了什么事儿……”

    晔成帝皱眉:“你的管家一向谨慎……”

    顾业颔首:“这样才更担心,就算没有打探出什么,他也该给我传信说明况才是,还有,就算他一时被绊住,底下也应该有人给我传递消息……我担心青元镇出了什么事儿……”

    晔成帝点头:“你的担心不无道理……你想现在回去一趟么?”

    “是……”顾业面有为难之色,“只是我放不下你这里……若是那些人真的碰得了青元镇,那便不仅仅只有那群此刻那点儿实力才是……我担心你这里会被人钻了空子……”

    顾业看着萧都统面上有些不缀之色,又道:“毕竟这里是行宫,你多年不来这里,若是宫人之中早被混进去人了呢?”

    晔成帝颔首:“朕会命人查探,你还是回一趟青元镇……你放心,朕这里还有人保护,你回去一趟,也好查查那些人的底细,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好吧。”顾业站起来,“我这就去一趟,你这几不要让老二离开边,我怕你会有危险。对了,我这几天回想,那群刺客的武功路数,不是武林人士的……跟军中有关……而且那群刺客的特点来看,都是南方人。”

    作者有话要说:天哪……我恨死赶稿子的生活了!!!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