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惜才惜

    固执是可恶,然而对一方面的事单纯的固执便是可了<>

    ——心理学笔记

    街边的行人开始慢慢多了起来<>各式各样的花灯也早已被挂在沿街两岸<>一群群年轻人扎着堆儿在沿街看着花灯、猜着谜面<>小孩子在举着点心、手执着花灯在街道间跑来跑去<>后边的父母,或仆人忙不迭地护着<>

    顾业客栈门前已经挂满了花灯,虽然有些花灯不是那般规整好看,但是梁伯他们做的花灯实着精巧,吸引了许多人在那里冥思苦想,然而顾业写的谜面虽然不是有多难,却是包罗万象<>涉及了各种知识<>能回答出来、把灯拿走的人少之又少<>

    街上行人众多,兮离也不敢出去乱晃<>在客栈二楼临街的位置与晔成帝一起坐下观看<>旁边梁伯自顾自喝酒喝的开心<>现在已经酒力不胜<>倒在桌子上了<>

    然而就算是在客栈二楼看看这般闹景象<>也是难得的乐事<>倒是慕儿仗着人小<>边儿又有人跟着保护<>在下面乱窜<>把兮离看的心焦万分<>晔成帝看着兮离这样子<>拍拍她的手道:<>不必担心<>慕儿边有人保护呢<>顾业和那个梁舟清也跟在旁边呢<>你就放下心<>好好休息好不好<><>

    兮离这才坐下<>看一眼外面闹的人群:<>妾这不是有些太兴奋了么……<>

    晔成帝摇摇头<>但笑不语<>

    下边儿突然来了一拨人<>围着晔成帝与兮离同做的那个花灯开始议论纷纷<>

    <>这个花灯虽然做得不是很精致<>但我观上面的画作<>定是名家所作啊<>还有这题的字也是颇有骨骼<>定是哪位大家的手笔<>要是能得了这一盏花灯岂不美哉<><>

    <>兄台所言极是<>不知兄台对上面的谜语可有解<><>

    <>这……‘黑不是<>白不是<>红黄更不是<>与猪狗狐猫相似’<>还要以谜破谜<>以联对联……这<>恕在下才疏学浅<>是在不得章法<><>

    <>……是啊是啊<>出此题的人简直高才啊<><><>不知是哪位大家啊……<>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赞不绝口<>兮离却是悄悄皱起了眉头<>这上面的画作是自己之作<>虽然题字是晔成帝来做的<>但是<>这到底算得上是自己的闺阁之物<>若是被不知份的人赢了去……

    抬头看向晔成帝<>见他果然也是眉头有些微皱<>兮离看着下面<>犹豫了一下道:<>夫君……我们两人合力做的东西<>不若还是拿回来权当纪念<><>

    此时底下那些人已经在猜测作画与题词之人了<>刚好有一人说道<>

    <>哎<>各位兄台看着画作的笔法细腻<>画风婉约秀丽<>依在下揣测<>这说不定是一位红粉佳人之作啊……<>

    晔成帝狠狠一皱眉:<>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说带你散散心<>没成想还遇到这些混事儿……<>晔成帝伸手对着下人示意<>正要准备让他们把花灯收起来<>

    兮离也暗自敛了笑容<>现在下去收灯<>不是坐实了是女子所作<>

    正在这时<>下边有一个声音大声道:<>你们一个个的<>猜不出来就不要占着位置<>以为自己多了不得啊<><>

    晔成帝与兮离停了动作往下看去<>竟是梁舟清<>

    那一群人里为首的几个显然是恼羞成怒<>指着梁舟清道:<>你一个小毛孩子懂什么<>我们猜不出难不成你就猜得出了<><>

    梁舟清原本是不忿他们胡乱议论才站出来的<>慕儿的爹娘明显不是普通人<>那位夫人也是不简单的<>仿佛可以看透自己的心思一般<>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儿<>这一群人胡乱议论不仅于别人的名声有害<>而且说不定自己还会惹祸上<>现在看这群人这般不识抬举<>骑虎难下<>又有慕儿在一旁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梁舟清心里一阵得意<>抬眼向着花灯看去<>

    一入眼便是那位夫人的画工<>梁舟清惊叹了一番<>确实是浑然天成之作<>怪不得这帮人这么会儿不肯离去<>读书人嘛<>遇到这样的事儿总是心生憧憬的<>再一看<>题字也是浑厚有力<>傲骨天成<>谜语更是有趣<>梁舟清沉吟了许久<>

    <>怎么还不猜啊<>猜不出来了吧<>所以说<>小孩子家家的<>还是从哪儿来打哪儿去吧<><>旁边的人等得有些不耐烦<>见梁舟清一味思考<>出言嘲讽道<>

    梁舟清思索了许久<>听到这话<>微微一笑<>沉稳道:<>我小孩子家家能猜出来的谜语<>你们这群人可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我看你们才是该打哪儿来走哪儿去呢<><>

    <>你说什么<>——<>那帮读书人眼见就要被激怒<>梁舟清昂着头<>便见二楼上晔成帝与兮离二人也在关注这里<>对着那边咧嘴一笑<><>我的下联是:诗也有<>词也有<>论语里也有<>分东南西北不清<><>

    众人皆是一愣<>细细品味<>有个人百思不得其解<>有见梁舟清得意的样子<>出言嘲讽道:<>这算什么猜出来了<>你莫不是随便寻了个句子唬我们的吧<><>

    梁舟清两眼一瞪<>正要说话<>便听方才那个叫嚣最凶的人摇头晃脑<>连声道着:<>妙<>妙<><>妙<><><><>

    旁边的人都被他吓了一跳<>侧目而视<>却见他上前激动地抓住梁舟清:<>妙啊<>原来竟是‘猜谜’二字<><>

    梁舟清先是被吓了一跳<>但见这书生说出谜底<>又神激动不似作为<>倒是一个真的可之人<>咧嘴一笑:<>猜出来了<><>

    书生连连点头:<>这上联<>黑不是<>白不是<>红黄更不是<>当然就是一个‘青’字了<>与猪狗狐猫相似<>便是一个犬旁<>合起来便是一个‘猜’字<>而小公子对出的下联<>诗也有<>词也有<>论语里也有<>指的是言旁<>分东南西北不清是指迷路的‘谜’字<>这般便是‘猜谜’二字……<>

    那人连连摇头赞叹着:<>以谜破谜<>以联对联<>猜谜猜谜<>没有比这更贴切的了<><>说罢竟然对着梁舟清一鞠躬:<>小公子大才<>方才出言不逊<>还望小公子不要计较<>受我一拜<><>

    梁舟清哪里见过这个<>当下就跳了起来<>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顾业在一旁看了许久的闹<>现在见梁舟清招架不住<>终于拉着慕儿走出来<>对着这边一堆人道:<>这就不必了<>我家孩子不懂事儿<>给各位添麻烦了……<>

    给梁舟清鞠躬那人好似是这群人之中领头的<>一群人都对梁舟清敬重起来<>现在听的顾业这一番话<>当下一群人连忙拱手说着不敢当<>

    <>还请这位小哥把这盏花灯给我们吧<>现在已经这般晚了<>小孩子容易困乏<>我们也要回去了<><>顾业继续说道<>也不顾那领头之人言的样子<>示意梁舟清拿起花灯便挤出人群<>七拐八弯了一番<>从后门进了客栈<>等到那群人也挤出人群<>顾业一行人早已经不见踪影了<>

    客栈二楼<>顾业一手牵着慕儿走了进来<>梁舟清紧随其后<>

    <>这回可是出了大风头啊<><>晔成帝笑着对后面的梁舟清道<>梁舟清一时无措<>把花灯举到前:<>那个……我一时冲动……不是……一时……一时……那什么……<>梁舟清抓耳挠腮地<>慌慌张张的样子逗笑了兮离<>

    <>你这孩子<>出风头就出风头呗<><>出言安慰了梁舟清<>兮离转头对着晔成帝<><>没想到这孩子还有如此之才呢<><>

    晔成帝稍稍露出了笑容<>眼中赞赏之色一览无余<>原来方才只是调笑而已:<>我也吃了一惊呢<>梁小公子很好<><>

    梁舟清这才稍稍镇静下来<>顾业在一旁看着<>冷不防被慕儿挣脱了手<>慕儿跑到梁舟清跟前<>对着梁舟清咧嘴一笑:<>梁哥哥你真厉害<><>小手背在后<>慕儿扭着子<><>慕儿喜欢梁哥哥<>梁哥哥可以陪慕儿玩儿么<><>

    梁舟清愣了一愣<>笑道:<>当然<>以后你们再来青元镇<>尽管找我<><>

    慕儿却是微微低下了头:<>那……梁哥哥不能一直陪着慕儿么……慕儿平时<>都没有人一起玩儿的……<>

    兮离心中恻然<>抬头看一眼晔成帝<>却见晔成帝若有所思的样子<>又转头看着梁舟清<>见他为难地对慕儿道:<>这个……你不会一直在青元镇啊……小慕儿<>哥哥答应你<>要是再见到你一定一直陪你玩儿好不好<><>

    慕儿低下了头不语<>有些难过<>

    <>慕儿不会一直在青元镇<>你可以一直跟着我们啊<><>晔成帝突然出言道<>闻言一时间所有人都转头向晔成帝看去<>

    梁舟清先是怔愣了一下<>便连忙摆手拒绝道:<>我不会离开青元镇的<>我要照顾爷爷<>不能跟你们一起走<><>

    不知何时醒来的梁伯也在一边板着脸道:<>我老头子和臭小子哪儿也不去<>这青元镇是我老头子的根<>老头子可不想有一天客死异乡<><>

    晔成帝挑了挑眉<>转向梁伯:<>依舟清之才<>若是好好培养将来必成大器<>老爷子不想看着舟清出息么<><>

    梁伯摆摆手:<>我老头子就是个手艺人<>舟清将来也会是个手艺人<>我们梁家祖祖辈辈都在这青元镇做着古式花灯<>决计不会到什么别的地方去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梁伯的眼睛直瞪着晔成帝<>

    梁舟清也出言道:<>我听爷爷的<>我不想什么出人头地<>只想跟爷爷在一起好好活着<>……梁舟清有负先生的好意<>这厢给先生赔礼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第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