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梁舟清

    大智若愚,大愚若智,越聪明的人越懂得隐藏自己。

    ——心理学笔记

    “嗯……母亲我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灯呢……”兮离摸摸慕儿的脑袋笑道。心里却在摇着头——才怪呢!以前那个光怪陆离的现代社会,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自己没见过?这花灯自己也是见过的,在一个博物馆里,虽然现在看来,这里的这样好似工艺更为复杂,图案更加绮丽罢了。

    “嗯……”慕儿偏偏头,转过对晔成帝道:“真的么?爹爹也没见过?”

    晔成帝蹲下,对着慕儿大大的黑眼珠:“嗯,爹爹也没见过,这次可真是长见识了呢……”抬起头,晔成帝对顾业笑得意味深长:“是吧,师兄,这次我可真没想到能看见这么稀罕的东西呢……”

    顾业正在得意呢,听到这话,子僵了一僵,转过头便看见晔成帝笑得暖花开的样子,顿时心中警铃大作,像是被烧了尾巴的猴子一般跳起来往后退,一边退还一边叫着:“小二子你少看我,别在我是上打什么坏主意!!”

    “噗——”兮离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晔成帝转头,兮离吐吐舌头,渀佛没事儿人一般对慕儿道:“乖慕儿,走!我们去看看那个是怎么做的!”说着连忙牵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慕儿便跑开了。

    晔成帝反应不及,怒极反笑,转头对颇有些幸灾乐祸的顾业森森一笑道:“‘好’师兄!”几步追上得意忘形的某人,一把抓住,晔成帝拖着顾业的领子就往门外拉,“既然现在这么有空,我们来谈谈昨晚上还没有谈完的话题吧!!”

    那边兮离偷眼看着这边晔成帝抓着顾业出去了,才松了一口气,转头看见慕儿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兮离讪讪笑了一下,看向中央那盏巨大的组灯,兮离心下赞叹,果然虽然不如现代的绮丽,但是这种手工艺的美丽与感动,到底还是从未感受过的吧。

    “梁伯……这花灯这么漂亮,与先前我们在外面见的那些,又有什么区别呢?”兮离转向那个从自己与晔成帝进来便开始装聋作哑的老伯,笑着问道。

    “……”梁伯不说话,明显是不想搭理兮离。慕儿一看这场面,嘟着嘴走上前拉扯了一下梁伯的衣袖:“慕儿也想知道……”

    梁伯听着这有些泛委屈的声音,耳朵动了一下,忍不住悄悄转过头瞄了慕儿一眼,顿时被那双大大的黑眼珠子盯住了。

    “慕儿想知道……”慕儿再一次强调着,双手收回背在背后,仰起头一瞬不瞬地看着梁伯。

    “哼!”梁伯扭头,半响,最终还是站起对屋里大吼了一声:“梁舟清!还不快给老头子我滚出来!”

    “哎——来了来了——”一个八岁左右大的男孩子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见到梁伯前的慕儿,唇边顿时拉出一抹笑容,顿住形:“哎,死老头儿,你终于下定决心拐来一个更可的孩子不要我了啊……”

    “砰!”梁伯一个爆栗打在梁舟清的头上:“要死啊!敢这么编排你爷爷!没见人家母亲在这儿么!还敢乱说!没脑子啊你小子!”

    “别打别打!有话好好说啊爷爷——”梁舟清偷眼看了一旁,便见着旁边正温柔笑着看着这边的兮离,眼神漂移了一下,咧开嘴对着这边一个大大的笑:“那什么——伯母好?”

    梁舟清挠着脑袋:“那个——我不知道叫什么好……呵呵……”“砰!”又是一个爆栗被打在脑袋上,梁舟清一脸委屈地看着梁伯:“爷爷!”

    梁伯一瞪眼:“看什么看!怎么!忘了我老头子还在旁边了!?去!滚出去给我买一个花灯来,就那种,最普通的绣球灯就好!快去!”

    “是是是——”梁舟清下意识地看了兮离一眼,无奈地摸着脑袋跑出去了。

    兮离看着那个叫梁舟清的男孩子一路跑出去,忍不住弯起了嘴角。那个男孩子,上散发出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气息,真是……忍不住呢……好想带回去呢……想起那双渀佛可以看透人心的清亮的眸子……这样的天赋,真是太让人心动了……闭上眼睛,那种气息,就连当初那个臭小子也是比不上他的……渀佛上天赐予般的敏锐啊……

    不行……冷静……兮离深吸一口气,不住地告诫着自己,现在你不是当初那个站在金字塔顶端无人能及的心理学家阮兮离,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被捧在高处的阮兮离,而是刑部尚之女、大将军之妹阮兮离,是后宫里的女人,淑颖皇贵妃阮兮离……

    ……要忍耐……忍耐……自己的底牌,绝对不能被晔成帝察觉!

    绽出一个笑容,兮离走向梁伯:“刚刚那个——是梁伯的孙子?”梁伯上下打量了兮离一眼,不冷不地道:“是啊,臭小子不听话,让人看笑话了。”

    “怎么会,是个很机灵的孩子呢——不像我们慕儿,一直是呆呆的。”说着哀怨地看了慕儿一眼;“就知道听他爹爹的话!”

    梁伯耳朵动了动,低下头,俯摸摸慕儿的小脸:“夫人说笑了,小公子这么可,我家那个臭小子怎么能比得上?”

    慕儿没听太懂,不过这不代表他不知道梁伯是在夸自己,对着梁伯笑了一笑,慕儿转过皱着眉看了兮离一眼,叹了一口气道:“母亲,慕儿去找爹爹,母亲不要乱跑。”

    兮离撇撇嘴,慕儿果然越来越不可了!都是被晔成帝教坏了!

    梁伯看着慕儿走出院子,转头对兀自郁闷的兮离问道:“小公子一个人这样出去没问题么?夫人放心?”

    “慕儿有分寸的,再说他爹也只是在附近……”见梁伯有些怀疑的眼神扫过来,兮离正色:“我们慕儿很聪明的!我相信慕儿!”

    梁伯一笑:“夫人倒是真。”

    兮离不说话了,转过欣赏花灯。梁伯见此一笑,也住了嘴不提。

    这厢慕儿走出院子,准备去找父皇,左右看了看,不知道父皇在哪里,慕儿举步转向左,准备好好找找父皇和顾业叔叔。刚走到左边拐角,便被一个人迎面撞来。

    “砰——”“唔……”慕儿捂着额头,好疼……

    “哎呀——”梁舟清看着地上的小人哭无泪,见小人捂着额头的样子,连忙底下头凑到小人面前,“你怎么啦,摔着哪儿了?”

    慕儿委屈地看着梁舟清:“慕儿的额头痛——”

    梁舟清摸摸鼻子:“那个——我给你揉揉好不好?”慕儿摇头:“痛!揉了会更痛的!”

    “唉!”梁舟清叹了一口气,捡起旁边掉落的绣球灯,站起,摊开手伸到慕儿面前:“走吧,我给你擦点儿药去,真是的……又要挨老头儿骂了……”

    慕儿抬头瞄瞄梁舟清,想了想,抓起梁舟清的手站起来,梁舟清便牵着他往院子里走去。慕儿顿了一顿:“慕儿要找爹爹……”

    小家伙些许是额头正痛着,声音也比平常软了不少,还带了些哭腔。梁舟清哄着慕儿:“我刚才看见你爹爹和顾业叔叔在谈事呢,我们先去院子里,等他们谈好了就会去院子里找我们的,先去擦药,擦了药就不痛了……”

    梁舟清看着慕儿还不理他,咬咬牙道:“大不了、大不了等擦完药我陪你去找他们好不好?”梁舟清在心里流泪,他一点也不想见到顾业那个格恶劣的家伙啊!

    慕儿眨眨眼睛,慢慢点了一下头:“好吧……你要陪我找爹爹和顾业叔叔,记住了不能反悔不能耍赖哦。”

    梁舟清点点头:“不会骗你的!走吧。”

    牵着慕儿走进院子,梁舟清搔搔脑袋,对看着他们二人的梁伯和兮离讨好地笑笑:“那个——在拐角处撞到——”低头看了看慕儿,“是叫慕儿是吧……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去给慕儿找药去——”

    “砰!”果然梁伯再次果断给了梁舟清一个爆栗,“长出息了!这么小的孩子你也敢欺负!”

    “我没欺负他,真的是不小心——”梁舟清辩解着。

    “不小心你个头啊!你还不小心!你——”梁伯伸手还想再收拾梁舟清一下,梁舟清见势不好,把手中舀着的绣球灯往梁伯伸出的手中一放——

    “爷爷我去找药了!我给慕儿上了药就出来——”说着抓起慕儿便往里屋跑去,梁伯气得脸红脖子粗,正要破口大骂,被兮离阻止。

    “算了梁伯,我想梁公子也不是故意的,瞧慕儿那样子也没怎么伤着,没事儿的。”兮离刚见到慕儿要哭不哭的样子紧张地心都快飞起来了,不过听了梁舟清的解释反而不着急了,那孩子是有分寸的人,那样的表现,慕儿定是没有伤到的。

    梁伯眼珠子一转,满不在乎地道:“没事儿,夫人不用蘀那混小子说,那小子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我这次不教训教训他!”放下手中的绣球灯,梁伯撸起袖子准备着收拾梁舟清了,兮离一笑,祖孙趣么,自己还是看戏比较好。

    内室,梁舟清细细把手中的膏药蘀慕儿涂上,擦完了手,蹲下来对慕儿一笑:“嘿嘿不同了吧。”

    慕儿点点头:“清清凉凉地很舒服。”

    梁舟清凑到慕儿跟前:“跟你商量一件事儿啊……那个,我家老头子肯定会收拾我的啊,一会儿……咱俩一起跑出去呗,我还要带你一起去找你爹爹和顾业叔叔呢!”

    慕儿歪歪脑袋:“……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我很难过,我颓废了……我昨天晚上熬夜,通宵,才码了一章……

    新文也完全不想更……今天有广播体比赛……我有时间就看看能不能挤一章出来哦

    ps:话说,这一章我有一种我在写的错觉……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