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青元镇

    晔成帝牵着兮离下楼,看着面前一脸得意地在逗弄自己儿子的师兄,毫不客气地坐下道:“你这家伙别带坏我儿子!”

    那人悠然一笑:“这怎么能说是‘带坏’呢?为兄我这可是在替你教导侄儿些事儿啊……”

    挑了挑眉,兮离笑着问慕儿:“慕儿,这位叔叔跟你说些什么啊,你这么高兴?”

    慕儿看见自家爹爹和母亲,小脸笑得眉眼弯弯,又转而强自控制住表,板着脸声音糯糯地道:“母亲,顾业叔叔在跟我说这镇子上有些什么东西呢!母亲,他说今天晚上有花灯节,我们去看吧,嗯?”

    兮离惊讶,睁大了眼睛道:“顾业?”看向晔成帝。不是她想的那样吧……这人就把自己的名字当做客栈名么!?晔成帝看到兮离的反应,点点头表示肯定。

    兮离忍不住嘴角弯了弯,真有意思,怪不得晔成帝看到客栈的牌匾就一脸思量呢!笑了笑,看向慕儿:“问你爹爹啊,你爹爹带我们去我们就去,你爹爹不同意,母亲也不能带着你一个人去啊。”

    慕儿闻言看向晔成帝,大眼睛里盈满了期待。晔成帝抬手揉了揉自家儿子,转头对顾业道:“既然都有准备了,我们也不好推却人家的盛啊……既然慕儿也想去,我们便拜托,‘兄长’了……”

    “喂喂,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要带你们一家子出去了!”顾业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晔成帝,这算是他把自己绕进去了?

    晔成帝却是一笑:“‘兄长’,弟弟等着你的安排呢,可别让你弟妹和侄子失望……”又看向慕儿,招招手道:“来,慕儿,咱们用早膳,顾业叔叔向来煮的一手好菜,相信他家的客栈也不会让我们失望,小二!给我们每人端一碗皮蛋瘦粥来!”说着便拉着兮离坐下。

    慕儿看看晔成帝,看看顾业,最后看看兮离,想了想,对顾业吐吐舌头:“那……慕儿等着顾业叔叔带慕儿和爹娘出去玩!”

    顾业瞪着眼睛看着慕儿跑到晔成帝边上坐好,然后一家三口开始幸福地喝着乎乎的粥,顾业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气呼呼地坐下,一拍桌子:“来人!给我也来碗粥!能喝粥了不起啊!”

    旁边小二瞪着眼睛:“东家!你还喝粥啊!你今儿个早上都喝了五碗粥了!东家你小心闹肚子啊!”

    “扑哧——”兮离是在忍不住笑出声来,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用帕子遮住,刚抬眼,便见晔成帝也是一脸笑意地望着自己,脸登时就红了。晔成帝也没有说什么摇摇头继续喝粥,兮离别扭了一会儿,也低下头继续了。只有慕儿认认真真地喝着粥,此时听见旁边小二的话,还转过对顾业道:“顾业叔叔,母亲说过一顿不能吃太多,会积食的。”

    “我……我乐意!”顾业被一前一后两个人噎住,瞪直了眼,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干脆破罐破摔似的憋出一句话来,有转头看见小二仍旧无奈地看着他,拍着桌子道:“还不快去!我这个东家不管事儿啊!”

    小二无法,乖乖往后堂去了,边走还边在嘴里嘟囔着:“真是的,东家又乱发脾气,到时候闹肚子还不是要怪我们……”

    慕儿闻言皱了皱眉,放下碗到顾业跟前对顾业道:“顾业叔叔,不能随便发脾气,更不能……”歪着脑袋想了想,慕儿继续:“更不能随便……迁怒!”

    顾业看着跟前仰着头看他的慕儿,咽了咽口水,好一会儿,泄气般的笑出来。

    “好……好……”站起,顾业望向晔成帝:“你生了个好儿子啊……”摇摇头,顾业转上楼去了,这时候小二刚端着一碗粥出来,见顾业背负着双手正要上楼,愣了愣道:“东家,你哪儿去啊?不吃了啊!?”

    顾业没有回头,手在背后摆摆:“不吃了——”

    “哎——东家!东家——”小二伸手,但是看顾业全然不理,最后只得叹了一口气又回后面去了。

    晔成帝一笑,沉声道:“‘兄长’可别忘了要带着我们一家子逛逛这镇子,千万别自己先走了啊……”顾业背影一僵,回过头剜了晔成帝一眼:“用不着你提醒!”

    晔成帝笑着,看着面前直直看他的兮离,道:“喝粥吧,你放心,他一会儿自己会来带我们的。”

    兮离只得低下头默默地继续喝粥了,心里则是在暗暗吐槽,我想说的可不是这个啊……话说你的这个师兄怎么看着比较像师弟啊……还有你不是要他帮你忙么……现在这个又是何解啊……为什么气氛这么奇怪……

    早膳后。

    晔成帝叫着小二:“去问问你们东家气完了没有,若是气完了就出发了吧……”话还没说完,楼上房间的们“砰”地一声被推开,顾业随即大步走下来,在晔成帝面前站定。

    “不是要走么?”顾业用余光瞟着晔成帝。

    晔成帝一笑,一手牵起兮离,另一手牵起慕儿,道:“那便走吧。”

    ————————————————————————————————

    因为今天晚上便是花灯节的缘故,家家户户都在赶制着花灯。顾业领着他们往旁边一条街街口,指着里面的人声鼎沸道:“这里是专门卖制作花灯的材料的地方,每到这几天,青元镇上的人家们都会做出些新奇的样式,这条街也就这样一直闹着。”

    “这里人多、杂乱,你们便不要进去了。”顾业道,微笑着低头看向依依不舍的慕儿:“慕儿想进去?”

    “慕儿想去看看……好看的灯是怎么做的……?”慕儿的眼睛望着一处。众人随着慕儿的视线望去,便见到街口高处挂着的两盏一模一样的花灯,端的是精致绮丽,繁复漂亮。顾业见着微微一笑:“慕儿,听叔叔的,那花灯不好,叔叔带你去看更好看的花灯好不好?”

    慕儿看看那两盏花灯:“……嗯……”转过头看顾业,“真的么?比这两盏灯还好看?”

    顾业自信一笑:“当然!这里的花灯算什么!不过是凭借熟练罢了,走!叔叔带着你去看更好看的,那才叫真正的手艺、才叫巧夺天工呢!”说着拉起慕儿的手就往前去。晔成帝与兮离二人相互看了看,无奈摇头,举步紧跟着前面两个人。

    一行人走着,慢慢地行人越来越少,顾业领着众人七拐八弯地走着,最后在小巷中穿行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指着前面一间房子道:“诺,就是这里,快来!”说着径自牵着慕儿,在门前大力敲着门,不多时便有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应道:“来了——谁啊——”

    “吱呀——”门开了,一个满头银丝的老人探出头来,一见顾业,立即笑开了,把门大推开道:“顾小子啊——今儿个怎么有空到我老头子这儿来?”

    “梁伯,我有朋友来拜访,说要看看咱们青元镇的特色呢,您看,我这侄儿又实在眼馋得很,我总不好让那些次品糊弄了我的人不是?这不带着人来您这儿开眼了嘛~”顾业腆着脸笑着对那老人道。

    “哼!你小子就知道占我便宜!没事儿总喜欢领一些阿猫阿狗地到我这儿来,我告诉你!你小子别想着打我宝贝的注意!”那老伯一听顾业这般说道,立刻沉了脸,边说着边就要把大门关上。

    顾业见势不好,立刻把慕儿往前一推,推到那老伯跟前,对着慕儿一阵挤眼挑眉。慕儿定定看了顾业几秒钟,道:“顾业叔叔,您脸上抽筋了么?”

    顾业一下子顿住,脸上的表顿时十分奇怪,还别说,真是有点儿抽筋的架势。

    “哈哈哈哈哈——”那门上的老伯咧开了嘴笑道:“真有意思,你顾小子也有今天啊!”看着慕儿,那老伯眯着眼睛道:“你这孩子,老头子看着喜欢!看着你的面子上,就放你们进来看看老头子的破烂儿吧……”

    打开门,那人把一行人迎进去,带着众人往里走。

    兮离皱了皱眉,这屋子很大,但是很破——虽然如此,屋子的四周却是很干净的,甚至连高高的围墙上边,以及院子的角落中,一眼望去好像都没有任何脏污——这种屋子,住的人不是有洁癖,就是有许多行事严密的下人,再不然……就是别有背景了……

    晔成帝沉吟了片刻,不知不觉间便与兮离二人落在了后面。不多时,前面传来慕儿的惊叹和顾业得意的声音,二人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转过一个拐角,兮离听到了那老伯的声音:“老头子也让你们开开眼,这青元镇上的东西,如今都是些取巧的混小子做出来的,老头子别的不会,就是做了一辈子的花灯了……”

    往前行几步,二人都惊了一惊。前面,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盏盏被挂起来的花灯。

    斗灯、橘灯、百花灯、宝塔灯、如意灯、玉簪灯、绣球灯、料丝灯、龙虾灯、走马灯、润饼灯、白兔灯、公鸡灯、年年有余灯、鲤鱼吐珠灯、双龙抢珠灯、龙凤呈祥灯、仙女荷花灯、嫦娥奔月灯,真是五颜六色,千姿百态,应有尽有,目不暇接。

    “好漂亮!”慕儿跑来,拉着兮离在灯与灯之间穿行。“母……亲!这个漂亮!这个也漂亮!这个最漂亮!”停在一座花灯前,侧过头对兮离道:“母亲,这个好大哦,慕儿没见过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实在温馨风太明显,我都懒得弄咱那个心理学笔记了……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