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布局

    人是一根弹簧。在弹限度之内,压力越大,动力越大。

    ——心理学笔记

    “皇上——”兮离走出内间,看着面色不明的晔成帝,方才与晴修媛的话晔成帝应是听见了的……

    晔成帝深深叹了一口气,道:“罢了……依她……总归她也是为了昊儿……”

    兮离微笑:“妾代晴修媛,代三皇子谢过皇上——皇上……那、晴修媛……与……腹中的孩子……”

    晔成帝看着兮离,缓缓道:“让晴修媛,暂且在宸月宫养胎……足……待到生产之后,若是女孩,便……抱给惠昭仪抚养……若是,男孩……就再看看……”看向兮离,晔成帝带着一点愧疚,道:“离儿,这况,恐怕宫务你暂时不能放下了……这样如何,你把不要紧的事儿让,南烟做决定,你就好好养胎,有大事儿再叫她们请示你……真不放心,等你的胎稳之后,再把消息告知后宫,然后,再是分宫务的事儿。”兮离颔首,温言道:“皇上放心,妾明白皇上的苦心。”

    “走吧,离儿,朕在你这里用午膳。”兮离踌躇了一会儿,晔成帝到底是想怎么处理晴修媛,还有,若是生了女孩,抱给惠昭仪抚养,可是……惠昭仪的孩子是晴修媛下手的——惠昭仪也不是蠢人,今的状况,恐怕整个后宫都知道真相了,只是不敢宣之于口罢了,惠昭仪怎么会善待仇人的孩子?……罢了,这些事儿,她暂且也管不着,恰当的时候,做个样子便罢了。

    与晔成帝一道用着午膳,很明显,因着今的事儿,晔成帝的胃口不是很好。兮离脸上带着担忧,想了想,示意弄琴去把二皇子带来。宸月宫的气氛罕见的沉默,不一会儿,弄琴带着慕儿来了,慕儿一见母妃给自己做着表,又见自家父皇用膳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想起往午膳母妃说着什么要好好用膳,慕儿心里立刻就明白母妃这是要自己哄父皇了。

    “给父皇行礼!”慕儿脆生生地道。晔成帝看着乖巧可的儿子,顿时心好了许多。“是慕儿啊,起来吧,慕儿可用膳了?”

    慕儿并未回答晔成帝的问题,而是站起,自顾自地爬到旁边自己的椅子上,站起指挥着弄琴给晔成帝夹一筷子这道菜,又夹一筷子那道菜,不一会儿晔成帝的盘中便堆得高高的。晔成帝不明所以,见着自己的盘子又有些哭笑不得,看着自家儿子指挥完了,蹲在椅子上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定定的样子,不由开口道:“慕儿这是在做什么?”

    慕儿叹了一口气,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担忧道:“母妃说,父皇每天很忙很累,用膳要好好用,要多吃一些,父皇要惜自己的体。”晔成帝偏头看向兮离,却见兮离一转头不理他了……生气了……晔成帝苦笑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盘子……这……现在他也吃不了这么多啊……他不就是走了会儿神么……

    慕儿皱着眉:“父皇!父皇,吃!”

    “哎——”晔成帝摇摇头,没办法,这母子两一个比一个固执……还是吃吧……

    午膳后,晔成帝回到承乾宫处理政事,并且连下了几道旨意,一是,林小媛暗害惠昭仪,伤及皇嗣,打入冷宫;二是容夫人行事不端,御下不严,但念其体虚弱,命容夫人休养于玉卿宫,无令不得随意踏出玉卿宫一步;三是温婕妤御下不严,且夹带物入宫,但念其无辜被冤,并且痛失子嗣,令其足一月,罚俸三月;四是晴修媛有孕在,但念其体虚弱,命其搬入宸月宫由淑颖皇贵妃照顾,恐其无法照顾三皇子周全,着即起,三皇子钟祺昊记在明熙宫瑶贵嫔名下。

    “晴修媛……晴修媛!啪——”一个茶杯摔出去,惠昭仪在寝宫内大发脾气,皇上说过要为她主持公道的,为什么晴修媛那个女人什么事儿都没有?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事儿是晴修媛做了什么,林小媛?一个蘀罪羊罢了!三皇子抱给瑶贵嫔算什么,一个病秧子罢了!谁稀罕!为什么她失去了孩子,那个人却怀了孕?惠昭仪无法释怀,无法放下内心的愤懑,这算什么!?

    这时,有奴才在外道:“启禀惠昭仪娘娘,宸月宫掌事姑姑南烟奉淑颖皇贵妃之命前来求见——”惠昭仪暗自按捺住自己的绪,定了定方道:“宣——”

    南烟进来,对着惠昭仪跪下道:“奴婢给惠昭仪娘娘请安——”惠昭仪颔首,轻轻瞄了一眼南烟,道:“起来吧。”挥挥手:“淑颖皇贵妃命你前来我这儿,有什么事儿么?”此时惠昭仪却全然不见方才疯狂愤怒的样子,一派雍容妩媚之色。

    南烟躬道:“启禀惠昭仪娘娘,淑颖皇贵妃派奴婢前来,是有要事命奴婢告知娘娘……这……”看了看左右,南烟住了口。

    惠昭仪眉一挑,没说什么,挥挥手让左右退下,饮了一口茶,道:“现在可以说了?”

    “淑颖皇贵妃娘娘要奴婢告知娘娘,皇上说,若是晴修媛这一胎生了个女儿,便抱给惠昭仪抚养,若是生了个男孩……皇上没有说怎样处置。”南烟弓着子,不知道淑颖皇贵妃为什么要自己来传这个话,这动作自己又该不该告知皇上……

    惠昭仪此时眼睛却是一亮,这是说明,皇上是打算,若是晴修媛生了个女儿,便让自己抚养晴修媛的女儿,那么……晴修媛自己呢?莫不是……打入冷宫?……不,皇上不会做这种有损名誉的事儿……那么……病逝?不过……让自己抚养人的孩子……本宫为什么要抚养人的孩子?

    南烟又道:“淑颖皇贵妃娘娘说……但看惠昭仪娘娘是否与公主有缘分了……”

    惠昭仪不说话。南烟又道:“奴婢话已带到,便先行告退了。”

    “到时候,你也不必管惠昭仪有什么反应,径自回来宸月宫便是了。”南烟记着淑颖皇贵妃的话,没有等惠昭仪的许可,便出了长乐宫。走在回宸月宫的路上,南烟思索着,淑颖皇贵妃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告诉惠昭仪这些呢?

    罢了……现在,自己还是不要多做了……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影卫……

    宸月宫,兮离的眼光悠长。惠昭仪失去了孩子,晴修媛生下了孩子……晔成帝是绝对不会让晴修媛活着的,此时不过是一时间触景伤罢了,等到他回过神来,一定就会安排妥当——女人生孩子便是在过鬼门关,尤其是这后宫中的女人,有几个是顺顺利利的?就连自己,不也差点儿就着了道了么?

    惠昭仪,有我阮兮离在一天,你就别想有自己亲生的孩子了,晴修媛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一定是你的!你也只能有这个孩子……不过,你最好还是祈祷这个孩子是个女孩,若是个男孩儿,我会做出什么事儿来,可就不知道了……

    眼下已经是十月底了,算算子,自己怀孕有莫约两个月,晴修媛的胎,太医说了莫约有一个半月,而宁淑仪是有两个半月的子。这样算下来,若是没有意外会是宁淑仪先生产……不过宁淑仪这一胎,还真是悬的……也不知道生下来,养不养的大……

    罢了,不过自己倒是希望宁淑仪这一胎是个皇子——现在皇上的子嗣还是太少,趁着时候好,慕儿还是要多一些对手才好——有压力才有动力嘛……另外,兮离是希望自己这一胎是个女儿的,作为公主,自然是大公主便好,而且,当然要是一个万千宠的大公主,所以,宁淑仪你可千万别在我面前生下公主啊,当然,晴修媛,在宸月宫中,谅她也出不了什么意外!

    兮离眼光悠长地看向明熙宫的方向。瑶贵嫔是个聪明人,三皇子是自己给她的,她自然知道怎么做才对她自己最好,更何况,自己也没让她做什么,而是给了她一个依靠。不过,温婕妤嘛,可就难说了……遭到了这样的打击,还得不到丈夫的体恤安慰,也不知道她撑不撑得过来呢……不过,那一天她可是很凶狠的样子呢,想必,是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她期待着,她能够作为一把疯狂的利刃……

    于此同时,明熙宫偏,被足被罚俸的温婕妤强撑着子,站在偏门口,看着旁边另一个偏来来往往的人,那是宫人们在般动三皇子的东西。三皇子现在不过堪堪三岁,正是可的时候,又兼之子不好,更是让人心疼。

    此时听着那边的闹,对比自己这边的冷清,温婕妤心里止不住的悲凉——宫人们看她被冤枉,甚至失去了孩子,皇上也不前来安慰她,更是对她足罚俸,原本对她就不甚忠心的奴才更是不在意她了,今时今,昔众星捧月般的自己,竟然变成了这样苍白无力的样子……

    她实在还是无法释怀啊……为什么,为什么皇上明明知道她被冤,却一点不体恤她失子之痛,而是一点不留面地罚她呢?皇上,为什么,为什么!

    “咳咳——”冰冷的房间,难闻的潮湿气味,她什么时候尝过这种待遇?她的孩子……还有她的孩子……惠昭仪……晴修媛……容夫人……她绝不会忘记,今你们给她带来的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烈庆祝一朵白莲花的成功黑化!!!鼓掌!!!

    至于为什么黑化如此水到渠成……那啥,我家女儿的心理学家名头是吃素的么……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