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静观

    任何绪到了极端,格便会出现缺陷,行事也不再会缜密。

    ——心理学笔记

    晔成帝的神不着痕迹地松了一松,是抓住晴修媛动的手脚了么?兮离看着,心下却没有这么乐观,地上的晴修媛仍然是沉着的样子。而林小媛听到胭脂水粉有问题时,明显子颤抖了一下,看来这东西是她的,只是此时她的眼中却透露出惊慌和不解,却是丝毫没有心虚和害怕。兮离摇摇头,不对,这恐怕是用来转移视线的东西,林小媛也应当不知道胭脂水粉是有问题的

    果不其然,晴修媛看了看那胭脂水粉,道:"那东西……不是嫔妾的,三皇子子弱,对这些东西的气味十分敏感,太医也多次告诫过嫔妾这些东西多少对子都有些害处,所以嫔妾是不用这些东西的……倒是妹妹自小便十分喜用这些东西梳妆打扮。"

    晔成帝脸一下就黑了,到头来,竟然还是没抓到晴修媛怎么出的手么……也不管在地上慌忙辩解的林小媛,晔成帝兀自生气着。惠昭仪自然也看不上不过庶六品的林小媛的,知道她只是个被推上来的替罪羊,心有不甘地再次开口道:"皇上,妾可是不解了,这林小媛又是如何做到,能把这些花茶粉末加进妾的长乐宫中?方才所谓温婕妤做的手脚,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晔成帝闻言,想起在偏小产的温婕妤,心下戚戚然,对夏礼示意。夏礼点点头,让刘太医比较这花茶和簪子中的粉末,自己则接着道:"另外,奴才在搜宫的时候发现,那花茶,不止是在林小媛那里有,晴修媛那里也有许多,而且是用箱子锁起来放在高处的,奴才问过晴修媛的宫女,说那箱子一直是晴修媛命边的大宫女云儿管着的,每隔七天便取用一次这种花茶出来,但是却没见晴修媛娘娘怎么喝过。"

    刘太医此刻也上前道:"启禀皇上,奴才验过了,这花茶粉末与温婕妤簪子中的粉末是一样的东西。另外……奴才检查这胭脂水粉的味道,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加在了里面……皇上,臣斗胆请皇上传李太医,让他辨认这味道他在何处接触过。"

    晔成帝看了一眼仍然沉着的晴修媛,心中暗恨,这云儿是容夫人的钉子,晴修媛定是打定主意要让容夫人和林小媛替她背黑锅了……容夫人虽说也动了手脚,但是应当只是被人当做了筏子……这晴修媛……留不得!

    晔成帝眼神一厉:“传李太医!” 夏礼受命下去带李太医不提。兮离此时小声对晔成帝道:“皇上,既然此事的确可疑,要不要派人去偏知会温婕妤一声?温婕妤得知自己小产……看着十分不好,太医说,竟是有郁结于心、神志不清的样子了。……妾看着也是十分可怜。”

    晔成帝眉头一皱:“郁结于心、神志不清?”抬头见兮离虽然口中说着可怜,但是面上却是一派平和甚至眼中还有几分薄怒的样子,问道:“她可是做了什么事?” 兮离却是淡淡一笑,道:“皇上——她受了刺激,如果她真是被人陷害的,可以说是委屈至极了……而且,又在拼死一搏之后,被告知失去了自己孩子,自然是难过的……不免有些失分寸,也是有可原。”

    是么…… 晔成帝看着兮离面上不甚在意的样子,却是暗暗留了心,打定主意要去问问影卫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毕竟因着温婕妤的子,离儿对温婕妤还是十分和善的,本离儿也不是轻易动怒的人,竟然惹得她如此不快,温婕妤一定是做了什么僭越的事儿了。这样想着,晔成帝淡淡道:“那妃便派个奴才去知会一声便是了……既然温婕妤已经醒过来,就让她先回明熙宫好好呆着吧。”

    兮离淡淡一笑,颔首称是,命南烟前去传旨不提。

    夏礼带着李太医上来,李太医此时已经被摘取官阶,跪下道:“草民叩见皇上,恭请皇上圣安——”晔成帝道:“你看看这胭脂,这味道你可曾在哪里闻到过?”李太医接过夏礼递来的东西,细细辨认着……过了好一会儿,李太医皱着眉头有几分犹豫地回答:“臣……不、草民……好像是在太医院值班守夜的时候闻到过这味道的……但是草民也猜不透这味道是从哪里散发的……这味道极淡,太医院中本来就有各类草药发出的十分浓郁的味道,所以草民也没有在意过……”

    夏礼道:“启禀皇上,方才刘太医与奴才去太医院查探之时,已经检查过太医院的人,并没有发现其他人跟李太医一样……看来这东西应该放在只有李太医能接触的地方才是,奴才方才命人把太医院看守起来,不若让奴才带着二位太医再去李太医守夜之处查查看?”晔成帝点头。

    兮离看看天色,已是傍晚了,转头对晔成帝道:“皇上,今已晚,此事也已经查到了些线索,妾看各位妹妹也累了,今又出了这么多的事儿……宁淑仪也需要调养休息,不若让众位妹妹们先回宫去?”晔成帝有些诧异地看兮离一眼,却见兮离眼中大有深意,对他轻轻一点头。晔成帝思忖了片刻,道:“妃言之有理……那今便都散了吧……”

    闻言,众位嫔妃便都赶快起准备回去休息了,惠昭仪瞪了兮离一眼,心有不甘地想说些什么,却见兮离来到她面前道:“惠昭仪妹妹今也是,不顾自己的子就跑出来了,看你这样子,先在宸月宫休息片刻再走吧……本宫知道你着急,但你也要注意你的子……”说着,兮离对惠昭仪使一个眼色,示意她看一眼皇上,有看一眼行色匆匆的嫔妃们。惠昭仪仿佛懂了什么,闭口不言。

    待到众人都退下,晔成帝才开口问兮离:“妃方才让朕把嫔妃们都放走,可是有什么用意?”惠昭仪也看向兮离。兮离一笑:“皇上,今况您也看见了,能审的都审出来了……方才众位妹妹们行色匆匆地,明显是有什么要紧事儿要办呢,皇上不想知道么?”惠昭仪眼睛一亮:“皇上,嫔妾也觉得可行,皇上这几天把皇城都牢牢监视起来了,说不定那幕后之人着急着转移证据,杀人灭口什么的,反而会露出马脚呢!”

    晔成帝本来面色还好,但听着惠昭仪这话,却是敛了笑,没带什么表地道:“这样,倒也可行……朕也想看看是谁在皇城中这般行事无所顾忌,甚至还牵连了大批嫔妃……”兮离看晔成帝的神色,又看着正在兀自得意的惠昭仪……看来惠昭仪还真是气疯了……虽然本来就是这个意思,但是怎么能毫无顾忌地说出口?这不是在打晔成帝的脸么?看来自己还真是可以不用担忧了……这惠昭仪完全是在挥霍晔成帝对她的旧和愧疚么……

    兮离笑笑,对惠昭仪道:“如此,那惠昭仪便可以静等消息了……不过本宫还是想多说一句……惠昭仪妹妹……逝者已矣,妹妹还是要多注意自己的子……本宫想,妹妹的孩子也必定是想着要母妃开心的,若是知道妹妹这般为了自己不顾子,也是会不开心的吧……”惠昭仪闻言,低了头苦笑。

    晔成帝道:“皇贵妃说的是,惠昭仪也是该好好休息,养着子。”说罢对惠昭仪温言道:“朕已经命太医为你好好调养子,你就不要再担心此事了,朕已经说过会把此事查清,就一定会做到。”惠昭仪本来还想反驳,想着今若不是自己来的及时皇上你可就要把温婕妤问罪了,又何谈找到真凶?但到底惠昭仪还不是脑子不清,答了一声是,虽说心有不甘,还是退下回了长乐宫。

    兮离看着惠昭仪离开,回头问晔成帝:“皇上今也忙了一天了,可有饿?妾命人备好了膳食,皇上进一些可好?”晔成帝微笑:“是有些饿了,离儿不提朕还没觉得呢,那便命人传膳吧。”兮离一笑,自去命弄琴传膳,又服侍着晔成帝净了手。晔成帝忽然道:“离儿,那些人今真的会去做什么事儿么……”

    兮离闻言,正在给晔成帝擦试手背的手顿了一顿,道:“今皇上审出了那么些东西,自然会有人沉不住气的……妾不相信能够做出那些事儿的人会心中一点动摇都没有。”晔成帝看着兮离,心下微动,道:“朕也不相信……对了,依离儿看来,今中嫔妃们可有什么异处,有什么可疑人选么?”

    兮离叹了一口气:“皇上,妾看着,今的证据虽然直指林小媛,但惠昭仪言之有理,林小媛没有那么大的势力做出这么大的手笔,而且妾见林小媛的神色,也只有慌张和害怕,在说道花茶的时候还有些心虚的味道,但是后来提到胭脂水粉的时候,她却是完全不知的样子了。妾看着,还隐隐有些愤怒呢!”

    晔成帝点头:“朕也是这样看的,倒是晴修媛,镇定得有些过分啊……还有,今容夫人也是没有规矩!现下看来,她倒是很心急,好像要忙着定温婕妤的罪似的……朕……今也是有些心急了……若是真能若考虑一些,也许温婕妤便不会小产了……”

    作者有话要说:消失已久的我又回来了……先发三章补以前的,今天的晚上回来写,要去上计算机培训课程……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