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清白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危险要扼杀在萌芽之中。

    ——心理学笔记

    温婕妤颤抖着声音:“皇上,妾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皇上明鉴——”晔成帝看着下首的温婕妤,已全然不见往天真俏的样子,惨白慌张,无助地哭着。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反感,真像是扶不起的烂泥……

    兮离冷眼看着,容夫人似是藏着什么东西呢,看来,这次还真是不出她所料,大半个后宫都牵连进去了……这样也好,晔成帝虽然希望后宫乱一些,但是,对于真正造成这一切的惠昭仪,心中愧疚也总会减去一两分的吧。温婕妤?哼,她那个子,那个胆子,哪里做得出来这种事儿,这女人太傻,傻得让她都心烦。

    晔成帝也不理温婕妤,只是对着刚进来的夏礼道:“夏礼,结果如何?”

    夏礼一躬,道:“回皇上,奴才查过了,内务府和太医院都没有香料中的那味药流出,看来是有人从宫外带进来的。奴才已经命人去查了,从惠昭仪怀孕起到现在,除了内务府采买,就只有宁淑仪,湘淑媛,温婕妤以及晴贵嫔的家的夫人进过宫,奴才查到温婕妤之母进宫之时把那簪子给了温婕妤。”

    晔成帝面无表地看着温婕妤:“妃,你可还有疑惑?”语调忽然拔高,晔成帝面上终于出现怒火,高声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温婕妤连连摇着头,看着晔成帝大发脾气。再看着淑颖皇贵妃、瑶贵嫔、丽顺仪面无表地看着自己,而旁边其他的嫔妃们一个个露出幸灾乐祸。容夫人更是露出了一个千百媚的不怀好意的笑。温婕妤心中止不住地悲凉,这是她的丈夫啊,她的人啊……如今她被人陷害,她竟然不听她一句解释,便迫不及待地要问她的罪了么?难道昔的甜言蜜语,昔的相偎相依,全然是假么?

    温婕妤看着中所有人脸上露出的冷漠,目光灼灼地划过每一个人,转头,看到地上竹心留下的血迹,温婕妤闭了闭眼,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半响,温婕妤睁开眼,凝视着晔成帝深深一叩头:“皇上,嫔妾敢对天发誓,嫔妾没有做过任何见不得人的事儿,嫔妾是被陷害的……”

    抬起头,温婕妤脸上带着两道泪痕:“嫔妾斗胆,请皇上搜宫,还嫔妾一个清白,嫔妾愿意以死明志!”说罢一头往旁边撞去!没有想到温婕妤竟是想要自杀明志,晔成帝和众嫔妃都一时反应不及。./夏礼在一旁却是以一个闪飞快地拦住了温婕妤,开玩笑,自杀这种事,一次也就算了,第二次故伎重演要是还当不下来,这不是砸他夏礼的招牌么。

    众人见状,纷纷松了口气,却奇怪地见到,明明被夏礼及时拦地好好的温婕妤,软软地倒了下来,一脸苍白,被夏礼忙不迭地扶住。夏礼顿时也摸不着头脑,望着晔成帝希望得到指示。晔成帝却是沉着脸不说话。

    兮离叹了一口气,心知温婕妤被陷害是真,晔成帝心中也是有数的。只是现下为了演戏,晔成帝却是不能表现出对温婕妤有一丝动摇。于是上前握住晔成帝的手,兮离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语气沉重地道:“皇上,妾看温婕妤如此作态,倒也不像是家的,此是倒像是真的大有隐。还是先命人替温婕妤诊治一番才好。”

    晔成帝知晓兮离的心思,悄悄对兮离一笑,却是装作沉思了一会儿,才微微颔首,对夏礼道:“把温婕妤找个地方安置了,命人来替她诊治一番,再行论处。”

    兮离微微一笑,又道:“方才温婕妤口出‘搜宫’二字,又言明求皇上还她清白,不知皇上……”晔成帝打断兮离的话:“妃,搜宫便不必说了,难道为了她一个可疑之人还要把皇城翻个个儿么?”正要接着说什么,却听见外面一声喝:“搜!当然要搜!怎么能不搜?”

    众人转头,看向门口,却见一脸病态的惠昭仪由两个宫女一左一右地搀扶着进来了,走到中央努力想要向晔成帝行礼。众嫔妃心中惊讶惠昭仪刚流产就敢起,这时看惠昭仪这一弱不风的样子,都在心中暗自嘀咕着,看来这惠昭仪还真是子伤的不清了,这架势,没有人扶着她竟是连走路都不成了?心中暗喜,这宫中宠是根本,但是争宠,也是要有资本的,不说什么才艺和容貌,首先这健康的子便是第一要素,否则即便是有宠,也是承受不起,而且论理,皇上宠病弱的嫔妃都是不被许的。其二嘛,子弱,自然就难有子嗣,那么不管有多受宠,在宫中的地位也都是不稳的。只是……众人看见惠昭仪狠戾的眼神,都纷纷低下了头,这惠昭仪受的刺激也忒大了,看起来竟然是豁出去了的样子。

    晔成帝看见惠昭仪这样子,虽然想说些什么,但到底是心中有些愧疚,最终还是免了惠昭仪的礼,命人伺候着惠昭仪在旁边坐下,问道:“妃怎么来了?你子不好,便不要随便出来走动吹风了,有什么不顺意的只管叫奴才传话便可。”

    惠昭仪却是语带凄凉地道:“皇上,不是嫔妾不惜自己,而是嫔妾若不是亲眼看见害了嫔妾皇儿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嫔妾心中实在难安啊!嫔妾的皇儿还没有来得及看这个世界一眼,便走了,嫔妾不甘心,嫔妾替皇儿难过啊!”

    说着,惠昭仪不顾自己的子,挣脱了两个侍女的搀扶,挣扎着自己站了起来,对晔成帝跪下,抽泣着道:“嫔妾知道嫔妾的要求是在无礼,但是嫔妾还是恳请皇上,对之前与宫外有过联系的宫全数搜查!嫔妾、嫔妾不想只抓住一个替罪羊,而放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啊!嫔妾要抓住真凶,为皇儿报仇!嫔妾只望皇儿能够瞑目啊!皇上,求求你!求求你!表哥!”

    众嫔妃听得这声“表哥”,顿时都捏紧了帕子。兮离却是看见某些人有些颤抖的手,心下暗笑惠昭仪这步棋走得好,谁宫中没有些见不得人的东西?这下就算搜不到害她的东西,也一定会有些别的东西暴露在晔成帝面前,让某些人在晔成帝心目中的印象下降。不过,这样无理的要求一出,恐怕晔成帝虽然心中乐见其成,却也把心中对惠昭仪的愧疚抹去不少吧。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惠昭仪此举,怕是真的要便宜了自己呢。

    这厢晔成帝听着惠昭仪声声哀求,虽是不出所料,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是心下到底存了些失落和不满。果然是骄纵的子从来不为别人考虑一二,从来都只看得见自己。晔成帝叹了一口气,果然,只有离儿一个么……

    虽然这样想着,晔成帝还是装作为难,但还是听着惠昭仪一声表哥而心软了的样子,下令搜宫。承乾宫的四个大宫女正好一人一队,分别往四个地方去了。一时间内的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刘太医和夏礼前后脚地回来,二人都跪下,刘太医先开口道:“启禀皇上,微臣已经给宁淑仪娘娘看过了,宁淑仪娘娘是动了胎气,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宁淑仪娘娘这一胎不是很稳,需要好好养胎。”

    晔成帝皱眉。兮离却是开口道:“动了胎气?还好没事,妾恭喜皇上再得子嗣了——”晔成帝看向兮离,却见她眼角上挑,颇有些吃醋又有些调侃的意思,无奈一笑,晔成帝道:“来人,赏!……命宁淑仪便在宫中好好安胎吧……湘修媛既然与她要好,便负责照顾她吧。”兮离听见这话,又想起方才宁、湘二人的表现,心知这二人怕是早早便联合起来了,只是不知哪儿踩了晔成帝的线呢?心下不免有些期待那承乾宫的大宫女到底能搜出些什么来了。

    晔成帝打赏完毕后,见夏礼仍是跪在地上,有些疑问:“夏礼,你是有何事要禀报么?温婕妤那儿……有什么问题么?”夏礼苦着脸抬起头,小声道:“回禀皇上……方才太医来看过温婕妤,说是……说是温婕妤……小产了!奴才方才来的时候,太医还在为温婕妤诊治呢……”

    兮离立刻起,侧去看晔成帝,却见他的脸色异常难看。难道,晔成帝竟然不知道温婕妤有孩子?那么,这温婕妤是真的恰巧这时候有了孩子又因为今受刺激太过,兼之又动了气所以才流产的!?

    兮离心道不好,晔成帝方才经过惠昭仪一事,对自己的孩子有了些期盼,可今这温婕妤的小产可以说又是他一手造成的……兮离心下暗沉,不行!这温婕妤,不能再放任下去,不能让她有机会意识到晔成帝对她的愧疚!

    兮离面色一肃,对晔成帝道:“皇上,妾这就去看看温婕妤,皇上便在这里等候消息可好?”看着晔成帝仍是面色霾的样子,兮离又道:“皇上,你放心,妾便在温婕妤那里照顾着,皇上审清了此案,若是真还温婕妤一个清白,也能让温婕妤稍稍慰藉不是?”晔成帝这才渐渐恢复了面色,对兮离颔首道:“幸苦妃了。”

    兮离一笑,转往外走去,夏礼在前面引着路:“淑颖皇贵妃娘娘,这边走,温婕妤娘娘在偏呢……”

    作者有话要说:哎,灰灰表示,可能在12点之前码不完第三章了……

    如果12点以后我还木有更新,乃们就不要等了,我晚上12点到明儿早上7点学校断网不能更新的

    如果没有看到更新,就明儿早上去看吧,对不起妹纸们……

    又及:我今儿中午上实验课太急了,从楼梯上滚下来了……各种忧伤……各种腰酸背痛……

    求安慰……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