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扑朔

    无言的事实比巧舌如簧更加令人感受深刻。//

    ——心理学笔记

    晔成帝拍案而起,顺手抄起旁边的茶杯就扔在地上,把那奴才唬得子一阵瑟缩:“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说!是谁给你的东西!?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那人瑟缩着,颤抖着蠕动着嘴唇说不出话来,一副被吓破胆的样子。

    “说!”晔成帝再次怒喝一声,双目怒瞪着那人。那人听到晔成帝的呵斥猛地缩了一□子,蠕动着嘴唇,正想要说些什么,突然一把掐住自己的脖子,仿佛受了莫大的痛苦般,子摊在地上无意识地抽搐着,眼睛望向晔成帝的方向,口中堪堪吐出一个“柔”字,便翻着白眼倒了下去,再无声息。晔成帝心中一惊,夏礼上前查探,果然,此人已经没有气息了……

    杀人灭口!晔成帝气得全发抖,夏礼感到晔成帝的怒气,低下头不敢言语,一时间室内皆静。此时,夏礼视线之内淑颖皇贵妃的腿突然了趔趄了一下,夏礼惊讶地抬头,就见淑颖皇贵妃子歪着正要倒了下去。“娘娘!淑颖皇贵妃娘娘!”

    晔成帝正生气呢,听见这声喊声,连忙转头去看边的兮离,见她倒下,连忙一把搂住:“离儿!离儿!你怎么了?醒醒啊!离儿!”

    夏礼见主子焦急万分,连忙出去喊太医,刚走出门,就见刘太医远远地来了,连忙蹿上前拉住刘太医就往内走:“刘太医你可来了,快去看看,淑颖皇贵妃娘娘晕倒了,皇上正担心呢!”

    刘太医再一次被夏礼一把拉住就跑,心中暗暗叫苦,今天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这要多来几次自己这把老骨头可是受不了啊,又听见夏礼说淑颖皇贵妃晕倒,倒是真的心急了几分,淑颖皇贵妃素来子弱,又刚刚被诊出了喜脉,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

    刚踏进中,便听见内室晔成帝的叫声:“太医呢?怎么还不来?夏礼呢?又死到哪儿去了!?”刘太医斜眼看着夏礼,只见夏礼苦着一张脸,二话不说把刘太医直往内室拉,刘太医一个趔趄,刘太医心中暗骂,可顾忌着内室的人,还是黑着脸进去了。

    夏礼一边跨进内室,一边连声叫着:“太医来了,太医来了!”晔成帝转便看见夏礼拉着刘太医进来,也不管两人要行礼的样子,道:“快来看看淑颖皇贵妃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晕倒了?”

    刘太医快步上前搭上淑颖皇贵妃的手,一会儿,对旁边焦急的晔成帝道:“启禀皇上,淑颖皇贵妃娘娘没有大碍。*非常文学*”见晔成帝稍舒了一口气,但还是面露担忧的样子,刘太医叹一下淑颖皇贵妃娘娘的得宠,接着道:“娘娘只是心疲惫之下,又受了刺激,怒极攻心,这才一时受不住刺激晕倒的,让娘娘好好休息平复心便可了。”

    晔成帝闻言,稍稍安下心,抚摸着兮离的脸颊:“……怒极攻心……”

    晔成帝对旁边的弄琴道:“照顾好你家娘娘。刘洋!跟朕来,看看外面那个奴才是怎么死的……还有,夏礼去把你们发现的水拿来,看看里面的所谓香料,到底是什么东西!”

    弄琴连忙行了一礼,晔成帝便带着夏礼和刘太医大步走出去了。

    外间,晔成帝沉着脸坐在上座,看着刘洋正对着那盆水研究着。半响,刘洋来到晔成帝面前跪下,道:“启禀皇上,奴才仔细查看过了,这香料本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在里面加了一味药,单独使用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会令人凝神镇静,但是添加到这香料中,这香料中有一味香与此药药相克,这样反应一番,不仅起不到原先凝神镇静的作用,反而,还会令人脾气焦躁……与惠昭仪之前的症状,倒是很和。”

    “至于,这奴才嘛,是在一个时辰前服食了毒药,此药极为常见,服下后,会在一个时辰左右发作。”刘洋这般对晔成帝道:“令微臣奇怪的是,微臣在这奴才的衣袖上发现了少量这种毒药。微臣实在疑惑,按夏礼公公所述况看,这奴才在最后应是想要说出幕后之人,可是矛盾的是,从种种迹象看来,这奴才又是自己服食毒药的,这……”

    众人噤声,晔成帝若有所思,对刘太医道:“继续,你在李太医那里是否又有什么发现?”

    问道这个,刘太医的脸刷得就黑了,叩头道:“微臣查过了,李太医确实是被下了药,微臣在李太医常的用具上发现了一味车前子,与惠昭仪娘娘宫中的那种香料一经混合,便有扰人心神、麻痹感觉的功效,李太医这才误诊了惠昭仪娘娘的脉。微臣也看过了惠昭仪娘娘的脉案,查看过了惠昭仪娘娘近所服的药物,发现近,惠昭仪娘娘的用药之中药量明显加大,药效也猛,以惠昭仪娘娘的子是不能承受的……微臣问过李太医,据李太医说,近他诊惠昭仪娘娘的脉,脉象都是强劲有力,但是孕脉却显得虚弱,他才因此觉得惠昭仪娘娘子还能承受这些药物。……就是这样,惠昭仪娘娘才会流产。请皇上,治臣不察之罪,臣实在是愧对皇上的信任,不堪担当院首之职啊!”

    晔成帝看着跪在前请罪的刘太医,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命他起来,言明请罪之事另说,思忖了许久,命他全权负责淑颖皇贵妃的体,务必使淑颖皇贵妃平安诞下皇嗣。刘太医这才安心,这样一来,只要这淑颖皇贵妃好好的,皇上应该不会就惠昭仪一事迁怒太医院了,至于这李太医……一个被别人下药的太医,得了惩罚也是活该!——他自己还觉得丢脸呢!

    话说晔成帝这般交待了一番过后,却是没有再审其他人,看了兮离之后,便带着夏礼回了承乾宫。

    “你觉得,如何?”晔成帝淡淡问着底下的人。

    “奴婢觉得,此事疑点颇多。”说着,跪着的那人慢慢抬起头来,赫然是今的宠妃,昔的大宫女,柔贵仪染黛!

    “其一,是那个奴才的招认。皇上也看见了,此人的招认疑点重重,既然自己都已经服食毒药,那为何最后又想说了呢?而且,时机把握地如此之好,堪堪吐出一个‘柔’字,直指奴婢。其二,李太医之事与这个奴才之事,背后显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对李太医做手脚的人,却是利用了这个奴才所做的事儿,这表明,这个人是知道这奴才做的事儿,甚至是知道这个奴才背后之人的,这……”染黛说着,凝重道:“此人出手狠辣,完全是存着绝不让惠昭仪这一胎存活的心思做事儿的……”

    晔成帝微微颔首:“朕知道……此人必然是痛恨惠昭仪才是……查出来了么?”晔成帝突然发问。另一人闪出现,正是影卫。

    “回禀皇上,经属下查实,那个奴才与长乐宫侧,柔贵仪处的一个宫女有联系,而这个宫女,则与温婕妤边的大宫女是同乡,平时两人多有联系。”晔成帝皱眉:“你的意思,香料之事,是温婕妤做的?”

    影卫一笑:“不。皇上,属下觉得此事颇有蹊跷之处,于是又探查了一番,终于发现,温婕妤边的大宫女有时候会往外递消息——温婕妤处有其他很多娘娘的探子,那个大宫女有时仿佛会不经意间漏出什么消息,但是此人极其狡猾,露出这些消息的时候总有两个以上的探子在,属下无能,暂时还不能知道她到底是哪个宫的人,联系的方法,也暂时没有找到。”

    “不,这怪不得你。”晔成帝挥挥手:“你们继续暗中监视……”想到怀着孕的兮离,晔成帝抚着下巴,半响放下手,道:“这个大宫女,是个弃子,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看来此次,还非动动不可了……对了,李太医那里,可有什么动静?”

    “暂时没有,李太医……属下觉得应该真的是不知的,属下看他胆颤心惊,兢兢业业的样子不像是作伪,行事也没有什么问题。”影卫答道。

    “嫔妃之中,有什么异常的?”晔成帝皱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并没有什么事儿,只是容夫人放在晴修媛边的钉子,最近异常活跃,晴修媛应该知道这是容夫人的钉子,但是却一概装作不知道……还有就是,宁修仪和湘修媛最近安静地有些异常,自从前些子,宁修仪和湘修媛的母亲进宫一趟之后,两人隐隐有联手之势,但是在一个月前,突然把所有动作都停了。”

    “所有动作都停了?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晔成帝眯着眼睛,影卫又开口道:“另外……和婕妤仿佛又在与宫外联系……最近内务府一个太监经常往嫦离宫跑,但是属下看过,这太监也没有夹带书信什么的,和婕妤也没有支开下人与那太监单独说话……今次真是有些邪门儿,明明就是觉得不对,但是却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晔成帝倒是仿佛想通了什么似的,站起来:“不是邪门儿,而是你们思考的方向不对。”说罢一笑:“今便这样吧,你们依旧做事,染黛,明陪朕演一场戏……夏礼!进来,去!看看淑颖皇贵妃醒了没有。若是醒了,今便摆驾宸月宫!”

    作者有话要说:桑心……卡文……

    我看看,星期三能不能补上吧……

    对不住啊妹纸们……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