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和解

    心软,代表着重视。

    ——心理学笔记

    淑颖皇贵妃失宠了!

    后宫嫔妃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跟炸开了锅似的。淑颖皇贵妃虽不是什么宠冠六宫的人物,但人家自进宫开始,便是一路迁升,圣宠不衰,竟然这当口失宠了!

    众嫔妃都不怎么敢相信,但是皇上怒气冲冲地从宸月宫出来却是大家都看见了的。而此后连着几天皇上也没踏进宸月宫一步,淑颖皇贵妃也没主动出来,也不知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是有心人一想到当,两人是自长乐宫出来后没过多久便成这样,心中都是担忧万分。

    难道这惠昭仪真的在皇上心中地位有如此之高,为了惠昭仪差点流产的事儿,皇上竟然迁怒淑颖皇贵妃么……一时间,本来还有几分犹豫的女人们都纷纷下定了决心,淑颖皇贵妃也就罢了,只是占着高位,若是真的让这个份特别的惠昭仪一路顺风无阻地爬上去,到时候有她们后悔的!

    不过,也有许多人动了别的心思,淑颖皇贵妃失宠,不是自己争宠的大好机会么?皇上为了淑颖皇贵妃的事儿烦心,自己不是有机会表现自己的温柔小意了么?如此,每往承乾宫去送些汤汤水水的女人就更多了。

    她们这般跑得不亦乐乎,夏礼却是有苦难言,皇上和淑颖皇贵妃置气,又开始低气压了……还是那句话,主子生气,受气的还是他们这些下人。没办法,夏礼也只好得空去一趟宸月宫,盼望淑颖皇贵妃能跟皇上服个软,早结束这般折磨人的子,奈何淑颖皇贵妃温温和和地招待自己,却是半步不出宸月宫,只是每抱着二皇子,真是让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夏礼!去把二皇子叫来。”杵在角落当背景板的夏礼听到这话,心里一喜,这看来皇上是要首先扛不住了?咳、不对,皇上怎么会扛不住呢……皇上这是不跟女人计较……

    “夏礼!站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快去!”晔成帝半响没听见动静,抬起头就看见夏礼站在角落里面上一会儿笑一会儿严肃,兀自神游,本来心中就有点不快,立时就喝道。夏礼一惊,这才发觉自己竟然在皇上面前走神儿了!!

    夏礼连忙连滚带爬地出去了,这样的错误自己多年不曾犯了,看来真是前些时间皇上心忒好了些,自己这才懈怠了,不过这种况如果跪下请罪的那就是蠢蛋!那才会真正被发作呢,自己现下这般作态,没准儿还会逗得皇上一乐呢。

    罢了,旁的事儿不想了,还是早些去接二皇子吧。夏礼真的是希望这子快些结束啊,人都是希望自己过得好一些的不是?

    宸月宫。

    兮离正在和慕儿一起用晚膳。看着慕儿自己一点一点笨拙地用着手中的家什,皱着眉头异常认真的样子,兮离心中柔软,自己这个儿子啊,怎么能如此贴心?慕儿此时终于跟碗中的东西搏斗告一段落,刚抬起头就看见自家母妃怔怔地望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慕儿看了自家母妃一会儿,半响,淡淡地道:“母妃,你想父皇了么?”

    兮离一愣:“离儿怎么这么说?”

    离儿起,认真地望着自家母妃:“母妃,慕儿知道的,父皇教过慕儿的,想要的东西就要说出来,不要一个人生……”慕儿偏着脑袋努力地想着:“生……闷气!”说完又眼巴巴望着自家母妃。

    兮离顿时一堵,暗骂晔成帝没安好心,好好的没事儿教慕儿这个做什么!正想教育慕儿两句,弄琴便来通报夏礼又来了。兮离皱皱眉,这个家伙老想来劝自己跟晔成帝服软……真实的,他也不看看这是什么事儿,这事儿是随便能改口的吗……真是不知所谓。心烦躁之下,兮离甚至想直接不见夏礼了。

    “母妃?”慕儿一句,又把兮离的理智拉了回来。自己……这是怎么了?算了,还是先把这当口过了再慢慢计较。想着,便叫弄琴宣夏礼进来。

    “奴才给淑颖皇贵妃娘娘请安,给二皇子请安——”夏礼进门便行礼。“夏公公请起。”兮离轻声叫起:“夏公公可有什么事儿?”夏礼作了一揖,道:“回皇贵妃娘娘,奴才是奉皇上之命前来。皇上想二皇子了,命奴才把二皇子带去承乾宫呢。”

    兮离一抬头,暗想着,好啊,这两父子莫不是串通起来欺负我?嘴上道:“慕儿也方才用过饭呢,公公就把慕儿带去吧。本宫有些乏困,这就去休息了。”夏礼惊愕了一下,连忙道:“呃……皇贵妃娘娘不和二皇子一块儿去么?”

    兮离嘲讽地笑笑:“皇上不是想慕儿么?可没提过本宫,本宫还是不要巴巴地去碍眼了,这承乾宫中佳人来去如云,也不差本宫一个。”说罢,竟直接叫弄琴把夏礼和二皇子送出门,自己竟真的进内间休憩去了。

    兮离自己也不知怎地,莫名其妙地就和人置起气来了,到了内间,本来只是生气托辞休憩的,没成想在榻上靠着靠着便睡着了。

    另一边,算的上是被赶出来的慕儿和二皇子在宫门口对视了一眼,夏礼看着就要哭出来的二皇子,心中哭笑不得,还是赶忙上前哄着二皇子:“二皇子下,娘娘想必是累了,二皇子先去见皇上如何?”

    二皇子慢慢止住泪意,就站在宫门口思索了一会儿,心想母妃定是想父皇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刚才母妃听到父皇只想自己才生气的……母妃真是幼稚!慕儿点点头,还是把父皇叫来哄哄母妃吧。于是对夏礼点头,夏礼这才伺候着二皇子上了辇,往承乾宫去了。

    承乾宫,二皇子下了辇便迫不及待地蹬蹬蹬跑进内,唬得夏礼连忙追过去。晔成帝看着跑进来的儿子,心中欢喜,面上却还是严肃道:“慕儿,怎么这么冒失?你的规矩呢?”慕儿停下,听得父皇教训自己,扁了扁嘴,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礼,口中道:“慕儿给父皇请安——”

    晔成帝听着自家儿子软软糯糯的声音,终于绷不住面色,露出了一个笑叫起。慕儿见自家父皇终于笑了,上前几步道:“父皇母妃生气了,父皇和慕儿一起去哄哄母妃吧。”

    晔成帝听得此言,心中疑惑,后边跟着二皇子进来的夏礼听到二皇子这样说,只好站出来一五一十地说了淑颖皇贵妃所言。

    晔成帝心中又是不满又是得意。不满是不满离儿使小子,得意是离儿确实是把自己放在心中,兼之自家儿子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心中不由得一软,罢了,便去哄哄吧。于是吩咐夏礼,摆驾宸月宫。

    夏礼跑了一趟,却也不叫累,反而极是高兴,看来今儿个皇上和淑颖皇贵妃娘娘就能和好了,太好了,终于要解脱了。晔成帝一眼便看见夏礼笑嘻嘻的样子,只是这时他心好,却是不甚在意,笑骂道:“狗奴才,还不快去吩咐!”夏礼这才出去了。

    晔成帝牵起慕儿的手,柔声道:“来,慕儿和父皇一起去哄你母妃。”慕儿乖巧地点点头,跟着晔成帝一路回了宸月宫。

    弄琴对晔成帝和二皇子道:“启禀皇上、二皇子下,娘娘刚才睡下,正在里间呢。”

    晔成帝和慕儿对视一眼,晔成帝牵起慕儿就往里间去,刚进去就见兮离在榻上睡着,但显然睡得很不安稳,眉头蹙着。晔成帝放开慕儿,走进女子,坐下伸手触着女子的眉心,指尖微微用力,想把女子皱着的眉头揉散。

    这一揉却是把兮离弄醒了。兮离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人不是晔成帝又是谁?想到睡前的事儿,兮离先是恍然不甚清醒的样子,对着晔成帝慢慢靠去,口中呢喃了一声皇上,这一声把晔成帝叫得心软,却见兮离突然清醒的样子,离开自己转过头去作别扭状。

    晔成帝微微一叹,伸手把女子揽入自己怀中:“离儿……你莫要和朕别扭了……”兮离带着几分哽咽道:“妾哪里和皇上别扭了,明明是皇上……”晔成帝沉默了好一会儿,道:“朕……知道你是为朕好……哎……莫气了好不好?”

    兮离不做声。晔成帝见此,对一旁看着他们的慕儿招招手。慕儿上前,对着兮离委委屈屈地叫着:“母妃……母妃为什么不理慕儿?”兮离最是看不得自家儿子这幅样子了,连忙伸手抱住慕儿,口中道:“母妃怎么会不理慕儿……是……是母妃再和父皇闹别扭……”说着,忍不住嗔着瞪了一眼晔成帝。晔成帝要笑不笑的样子,上前接过慕儿:“乖慕儿,要母妃怎么补偿你?”

    慕儿皱着眉头,严肃着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一字一句地道:“母妃,不要随便和父皇生气。”兮离看看慕儿,又看看旁边俨然看好戏般的晔成帝,半响,泄气般地道:“好……母妃不生气。”

    晔成帝一笑,握住兮离的手,逗弄着儿子。兮离面上一红,但到底没有挣脱。正当气氛大好之时,夏礼犹犹豫豫地进来了。晔成帝一看夏礼这样子,就知道出事儿了,心下叹了一声,问道:“什么事儿?”

    夏礼一咬牙:“皇上、皇贵妃娘娘,惠昭仪小产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哎本来,好不容易下课了,兴冲冲回来想码番外的,结果……华丽丽地卡文了……orz……

    算了,先码一章正文吧……明儿码番外,写在这里,表示我的决心!!

    嗯……考虑着,没意外的话明儿争取双更吧,说好的假期补偿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