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赏梅宴

    越是紧张、害怕被人知道的事,其实最是容易被发现。*.

    ——心理学笔记

    距离那一天也没几,淑颖皇贵妃在御花园举行了赏梅宴,宴上几乎所有嫔妃皆到了,只是柔贵仪和几个地位嫔妃称病没有出现。

    晴贵嫔带着三皇子早早便到了,由宫人指引着入座,看着嫔妃们陆续到来。不一会儿,便只剩下淑颖皇贵妃、容夫人以及惠昭仪三人没到了。今天气还不是很寒冷,桌上摆满了精致的点心和香气四溢的美酒,到了的嫔妃们都颇有兴致地赏着梅喝着酒,气氛倒是一片和煦。晴贵嫔看着周遭盛开的梅花,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低头细声哄着三皇子。

    这时,只听得外面太监道:“淑颖皇贵妃到——容夫人到——”众人皆去看,原来是淑颖皇贵妃和容夫人各自牵着二皇子和大皇子到了。待到二人并着两位皇子坐好,淑颖皇贵妃低头跟二皇子说了句什么,偏头看到一个空位,面上倒是愣了一下,问着下面:“惠昭仪还未到么?”

    和婕妤嘴角翘着:“惠昭仪姐姐也不知怎么的,这长乐宫离御花园可是近呢,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吧……。”这和婕妤是越国公主,虽说是战败国的公主,但晔成帝暂时还存着求和发展的心思,故而虽说晔成帝不甚宠和婕妤,但兮离在他的示意下也是对和婕妤多方照顾,这和婕妤虽然也是傲气,但也清楚自己的份,倒是十分聪明,行事也妥帖。

    兮离听和婕妤这样说,知晓她的意思,佯怒道:“别胡说八道,惠昭仪定是有什么事儿耽搁了,什么出事儿……”又吩咐边的南烟:“派人去长乐宫看看。”南烟称是,正要转出去吩咐,就听外面太监又道:“惠昭仪道——”

    南烟停下动作,站回兮离边。此时惠昭仪托着肚子在中行礼,兮离不待她行完,便道:“惠昭仪快起来吧,快坐下,小心子。”

    惠昭仪笑笑坐下,此时晴贵嫔出声道:“惠昭仪姐姐怎么来得如此之晚,方才姐妹们还担心姐姐,皇贵妃娘娘正想着人去看看姐姐呢。”惠昭仪闻言,脸色有些不好,紧接着又笑笑道:“是本宫迟了,真是过意不去。”转头看向兮离方向:“劳皇贵妃娘娘担心了,嫔妾没什么事儿,只是方才腹中胎儿闹了一下,这才迟了些许。”

    兮离闻言倒是一笑:“是这样,这是常有的事儿,本宫怀着慕儿的时候,慕儿也是常闹着本宫的。[].无事便好了。”这时埋着头吃点心的二皇子听到母妃喊了自己的名字,抬头懵懂地看向自家母妃:“……母妃?”一副迷惑的样子。

    兮离看着自家儿子的样子,扑哧一笑:“乖慕儿,母妃再夸你呢……快吃你的点心吧。”慕儿这才低下头继续方才的动作。

    众人见这一幕,羡慕的羡慕,嫉妒的嫉妒,心思不一,惠昭仪眼神闪了闪,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笑了起来。

    兮离道:“今风和丽,众姐妹一道观看这冬梅花,也是盛景,本宫这里便先敬众姐妹一杯,先干为敬。”说罢饮尽杯中的酒,众人借着这,一时间各自推杯换盏,谈天说地起来。

    容夫人坐在兮离旁边,看着众嫔妃各自品酒赏花,又看着上首淑颖皇贵妃轻声哄着二皇子,出声道:“淑颖皇贵妃怎么想起今办这赏梅宴?”

    兮离闻言看向容夫人,见到她眼中的几分羡慕和嫉妒,想到方才自己的动作心中哂笑,道:“不过前几慕儿闹着要吃这梅花糕,本宫就命人好好研究了一番,偶然想到御花园中梅花开得正好,这才有了这个心思,也把研制出的各色梅花糕给众姐妹们尝尝,免得说本宫吃独食了。”

    容夫人微笑,看着二皇子:“那可是嫔妾们沾二皇子的光了。”兮离淡淡笑着:“怎么谈得上沾光,只不过算我们慕儿给众位母妃的见礼罢了。”容夫人被一堵,不再说话,只是瞧着旁边的大皇子稍显粗鲁的样子,微蹙着眉头。

    “朕听闻今有赏梅宴,原来是在这里。”这时晔成帝的声音□来,众嫔妃都深觉意外之喜,纷纷起行礼。晔成帝叫起,兮离给晔成帝让开位子,坐在另一边加的位置上,问道:“皇上怎么来了?”

    晔成帝摸摸手边慕儿的头:“昨天慕儿就心心念念着梅花糕了,朕当然要来沾沾光。”说罢看着桌上精致的点心,“这便是妃的梅花糕?倒是十分小巧好看。”

    兮离一笑:“就知道皇上嫌弃小呢,这本就是专门整治给慕儿的,不过妾觉得小巧可,才拿出来招待众姐妹,皇上尝尝味道可好?”说着捻起一块向晔成帝送去。晔成帝也不用手接,直接就着兮离的手一口吞下,微笑道:“倒是十分美味。”

    兮离面上一红,不着痕迹地瞪晔成帝一眼,低头叫慕儿:“乖,慕儿喝口茶,小心噎着。”晔成帝见兮离害羞,也不纠缠,看着下边期盼的众嫔妃,开口道:“惠昭仪如何?今可举得子舒爽?”

    惠昭仪笑地开心:“老皇上记挂,嫔妾今还好。太医说孩子很健康。”晔成帝温和地点点头:“惠昭仪就好好养子,给朕生一个健康的皇子。”此言一出,在场一大半的人均往晴贵嫔和三皇子看去,晴贵嫔的脸有些白,只得当做全然不知,低下头去哄三皇子多进些点心,而惠昭仪则是笑地越加灿烂。

    当然,也有沉得住气的,跟着皇上一起祝福惠昭仪。

    …………

    宴会进行了大半,皇子们皆已经被抱下去睡下了。晔成帝突然抬头,对惠昭仪问道:“对了,朕今怎么没见着柔贵仪?”

    众嫔妃都暗暗收敛绪,告诫自己不要显露出了笑意,众位可都是知道前几惠昭仪怎么作践柔贵仪的呢,心中暗暗期待着惠昭仪倒霉,今宴会之上皇上对惠昭仪的种种关心,可真是把众嫔妃都酸着了。

    惠昭仪心道不好,暗恨柔贵仪,面上却是一派担忧,柔柔地道:“今出门的时候,柔贵仪边的宫女来告诉嫔妾,说柔贵仪偶感风寒,恐来这宴会之上过了病气给众姐妹,便留在宫里。”说着一叹,向兮离道:“说起来也是嫔妾粗心,竟然忘了替柔贵仪给皇贵妃姐姐告一声罪,嫔妾自怀孕以后总是忘大……还请皇上、皇贵妃姐姐见谅。”

    晔成帝看向兮离,兮离笑道:“有什么好告罪的,只是柔贵仪生病,本宫看还是着太医去看看地好,这小病不在意,就容易拖成大病。”说着就叫南烟着人去太医院给柔贵仪叫太医看看。

    惠昭仪心中暗骂淑颖皇贵妃多事,道:“也是嫔妾疏忽了,竟没有想到这里,嫔妾心中实在难安,还请皇上、皇贵妃姐姐许嫔妾回去一道儿看柔贵仪妹妹。”

    晔成帝稍稍皱眉:“惠昭仪还有子,若是柔贵仪过了病气给你又当如何?”

    惠昭仪柔柔笑:“皇上过虑了,嫔妾哪里这么弱不风,再说嫔妾只是在外间探探柔贵仪妹妹,问问太医况罢了……柔贵仪妹妹病着,长乐宫没个能做主的主子,嫔妾还是回去妥当一些。

    晔成帝这才道:“那便罢了,你且去吧。”又看看底下的嫔妃多数都已显露出些许醉态,便道:“朕看今嫔妃们也尽兴了,该是时候散了,皇贵妃意下如何?”兮离道:“皇上说散便散了吧……不知今皇上想去哪位妹妹那里?”兮离有些醉态,半是调笑地道。

    晔成帝眼眸一深,道:“今中嫔妃都甚是尽兴,朕自然要奖赏主办此次宴会的皇贵妃了……今便和皇贵妃回宸月宫吧。”又对底下的嫔妃道:“便各自散去吧。”说完便带着淑颖皇贵妃向宸月宫去了。剩下一堆媚态横生的嫔妃们咬碎了一口银牙。

    宸月轩,兮离和晔成帝相拥着,兮离犹豫了半响,小声道:“皇上,柔贵仪……”晔成帝抱紧怀中的女子:“离儿跟朕在一起,可不能想着别人。”说罢自是一番被翻红浪。

    ……………………

    次清晨,晔成帝神清气爽的起,看着还在上兀自揉着额头的兮离,轻声道:“离儿头疼?”兮离睨了晔成帝一眼:“皇上~你欺负妾,明知道妾醉了……”

    晔成帝微笑:“是么……朕觉得离儿没醉啊,还有心思想着柔贵仪呢。”兮离瞪了一眼晔成帝,揉了一会儿,起为晔成帝绾发,又道:“妾是觉得有些不妥……”

    晔成帝握住兮离的手:“放心,朕自有打算……你不必担心柔贵仪。”

    兮离看了晔成帝一会儿,点头微笑。

    这厢兮离与晔成帝正意绵绵之时,那厢惠昭仪却是正在惊疑不定万分担忧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章了,梳理一下关系:

    超一品淑颖皇贵妃阮兮离,所出二皇子钟祺慕,宸月宫正

    从一品容夫人胡蕴华,所出大皇子钟祺盛,玉卿宫正

    正二品惠昭仪席双儿,长乐宫正

    庶二品宁淑仪孙菱秋,曦华宫正

    庶二品湘淑媛曲安柔,璃掖宫正

    正三品晴修媛林嫣月,所出三皇子钟祺昊,昭和宫正

    从三品瑶贵嫔安如溪,明熙宫侧

    庶三品温婕妤柳青烟,明熙宫侧

    庶三品和婕妤李曦和,嫦离宫正

    正四品柔贵仪染黛,长乐宫侧

    从四品丽顺仪郑清璇,宸月宫侧,疏影轩

    正五品嫣姬苏柳曼,曦华宫侧

    庶六品小媛林嫣然,昭和宫侧

    从七品淳才人曹思容,璃掖宫侧

    从七品美人熙晴,昭和宫侧

    从七品良人周侍书,玉卿宫侧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