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谋划

    急流勇退,是一种非常难以驾驭的方法。  需要的不止是时机,还有手段。

    ——心理学笔记

    兮离眯着眼睛用点心逗弄着儿子,思绪却是游离。

    那个时候,晔成帝语气颇为沉重地跟她谈了许久,最后,终于是暂时放过了惠淑仪、现在是惠昭仪这个幕后黑手,不过,虽说自己明面上放过了她,但是暗地里,却让晔成帝对惠淑仪乃至席家的怒气又盛了几分。

    对于自己遭到暗算那件事,自己虽然得到的消息不多,但是,既然晔成帝会明明白白地对自己说明是席双儿做的手脚,那么这席双儿做的事,大概也是踩到了晔成帝的底线的,自己也明白晔成帝的为难,若是自己硬要追究,晔成帝也不好做,说不定还会迁怒慕儿和自己——到底是嫡亲表妹。

    不过,慕儿的满月宴上,自己与晔成帝一道出席,席双儿作为高位嫔妃,又是皇帝表妹,自然也是出席的,但是在席间,自己于晔成帝面上看到的,对席双儿的,对席家的,竟然再也不是以往的偏袒和回护,而是深深的怀疑和忌惮。联想到自己上发生的事儿。宸月宫的奴才是自己和晔成帝两人都挑选过的,没有任何势力连接的,但是却出了那样的事儿,看来,这人在后宫的钉子埋的有多深,不得而知。

    这样一来,再想到席双儿进宫不过一月,兮离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那就是席家一直利用先皇后,也就是晔成帝母后的势力来遥控后宫!最为讽刺的是,这势力席家应当是交给了晔成帝一部分,只是想必,还剩下了很大一部分留在自己手中吧。兮离轻叹,这席家害女儿也不是这么个害法。席双儿为席家人,若是在宫中自己发展势力,晔成帝多半是会默认的。再不济,暗中联系先皇后手下的老人,这就是和晔成帝共用一报系统了。不仅得了晔成帝的信任,更加凸显了自己的无辜,若是有人陷害,晔成帝自然清楚她席双儿到底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

    可如今席家选择把一部分晔成帝不知道的暗线交给席双儿,那是生生打了晔成帝的脸啊!恐怕晔成帝还会认为,席家心不良吧。这样想了以后,兮离又多次不着痕迹地在众人面前刺探,终于确定现在的晔成帝,对席家和自己的表妹席双儿是真真恨之入骨。也是,席家这样的做法,说句不好听的,那就是在拿先皇后和晔成帝作筏子,晔成帝自然,是不能忍受的。

    晔成帝这次可是真狠下心了,这几年,这席双儿和席家可是吃尽了苦头。首先是席双儿再不如以往地位超然,宠也是一般,比起惠昭仪席双儿,皇上更愿意来自己这儿,而后宫自再一次选秀之后也是百花齐放,每月堪堪3次就算是得宠的了,只是自己这里,晔成帝还是保留了每午膳的习惯,每月也是依然有3、4次歇在自己这里。

    另一方面,选秀之后,朝堂上的各种势力几乎都在后宫有了代表,之后出现的和婕妤更是代表着一方大国,后宫势力盘踞,晔成帝却明显不是偏宠着谁。但是,坏就坏在这里。原来这六部尚,都是非一方势力之人。席家虽说掌握了士子根基——华耀院,但是晔成帝登基时间算不上多长,先前信任席家之时,提拔上来的年轻人并不是高位,最多也就是做到侍郎这个位置,更多的人,还在外放积累经验的阶段。

    可惜,还没等到这些外放的人回来,晔成帝对席家就不再信任了。这群外放的学子,也变成了一群弃子,若是没有门路,恐怕也只能做一辈子的外放之人了。而此时,各部尚自然是看得清楚这席家的野心的,故而席家面对的是一群敌人,却是没有结盟之辈的。而军队之中从来不是席家的势力范围,又有自己的哥哥并上安家潜伏的人在,席家想伸手也伸不进去的。不久之前,皇上新宠的那个曹思容,也不是什么普通宫女。

    曹家,早先也是一方大儒之家,只是后来,曹家族长在先皇在位之时急流勇退,便渐渐沉寂了下来。曹家也是清贵之极,论起家族底蕴来,是可以与席家相当的。只是可惜,娶了个不着调的老婆,一心盼着荣华富贵,竟然在早年小选的时候,托了人让自家的嫡女入宫做宫女,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了。所以皇上在得知此事之后,却也是更加宠了淳才人几分,也是为了掩盖淳才人宫女出的硬伤。这样一来,席家的子也就更难过了。

    这不,不知为何,席双儿竟然怀孕了。初得这个消息,自己可是惊讶万分,给了晔成帝好几天脸色看。过了几,自己的气消了大半,晔成帝才过来告诉他这次是席双儿自己使的手段,不知为何没有吃下那在汤中下的避子药,这才传出了消息。不过,晔成帝可是告诉过她,席双儿这一胎,生下了是她的本事,生不下,出了什么意外,也是她活该,这宫中多少人都盯着席双儿这一胎呢,还叫自己什么都不用管。

    不过这样一来,兮离自己也是活泛了些心思。慕儿也大了。也该有个兄弟姐妹的在一起亲近了。想起前些子,大皇子故意来慕儿面前晃悠,勾着慕儿和他一起憨玩,兮离冷冷笑了一声,胡蕴华要来算计她的孩子,也要看她愿不愿意!她一定让她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现在的局面,想必晔成帝对朝堂众家的忌惮已经到了极端,自己的父亲是刑部尚,兄长是大将军,现在晔成帝想着自己,念着自己的好,自然会选择看不见自家的权利,若是等到晔成帝被有心之人挑拨,那了就晚了……今年家宴,少不得要给母亲说些话了。只希望父亲和兄长能想个妥帖的办法才好。

    虽说自己生下了慕儿,又有晔成帝的宠皇贵妃之位,但到底自家的底蕴还不够,若是家宴之后,分出去些许权力,那么有心人一定会冒些闲言碎语……这可不好,慕儿还小,不是该接触这些事儿的年纪,这些事儿当然是应当由晔成帝开始教导以后,自己才能与慕儿提上一提,那么自己再次怀孕是势在必行了……只是,现在惠昭仪是靶子,但若是自己怀孕的消息传出,到底谁是靶子,那可就不知了……

    兮离收敛了神,看来,惠昭仪这个孩子还真不能生下来呢……

    兮离这边游神,但是跟前的慕儿却是在跟母妃手中的点心较劲,小小的胖手不住地挥舞,口中念道:“香香!慕儿要!”想抓住母妃手中香香的东西。这个东西他认得的,母妃常喂他吃的,很香很好吃!慕儿软软糯糯的声音叫着母妃,希望引起母妃的注意力,但是,母妃还是不理他。

    看着母妃,却是委屈地不得了,母妃最坏了!老是拿点心逗他又不给他吃,扁扁嘴,看母妃依然不理自己,钟祺慕张嘴就哭了起来。兮离猛然回神,见自家儿子一副委屈的样子,眼巴巴看着自己,眼睛里就要溢出泪珠,立刻手忙脚乱地扔了点心把慕儿抱在怀里。

    慕儿见母妃终于回神,正想收回泪,却见母妃直接把香香的点心扔了出去,立刻哭地更大声了。兮离忙拍拍儿子:“慕儿,慕儿怎么了?慕儿乖,不哭啊,母妃抱抱,慕儿不哭……”但是却丝毫不见效,这时弄琴闻声进来,就看见自家主子抱着二皇子手忙脚乱的样子,而二皇子一边哭着,打着嗝,口中模糊地念道:“慕儿……要……嗝……要香香……”一边还拿眼睛不住地瞄着被扔在地上的一块儿点心。因为哭着,二皇子说话有些不清,而自家娘娘也明显慌乱着没有注意到。

    弄琴哭笑不得:“娘娘!二皇子……是要吃点心呢!娘娘又拿点心逗弄二皇子了?”兮离这才反应过来,看着眼睛红红的儿子,和旁边无奈看着自己的弄琴。瞪大了眼睛,兮离尴尬地笑笑,拿起桌上的点心:“慕儿,不哭了啊,咱们吃点心……”

    慕儿终于止住了哭声,一手揉着自己哭红的眼睛,一手忙不迭地去拿点心,口中还不住念着:“唔……母妃……坏!……”兮离顶着弄琴要笑不笑的目光,缩了缩脖子,把自家儿子紧紧抱住:“乖慕儿……母妃不是故意的……慕儿原谅母妃好不好?”

    慕儿却是一拧头,不理兮离,还扭着子往弄琴那里去。弄琴见状,调笑道:“娘娘,二皇子生你的气了……”兮离瞪了一眼火上浇油的弄琴,不住用手安抚着怀里乱动的慕儿,好不容易哄着了,兮离可是不敢再走神了,乖乖一小块一小块给慕儿喂着点心。

    弄琴看着这场面,无奈地笑,这娘娘自生了二皇子之后越来越幼稚了……不过,这样的娘娘,却是让她想起娘娘没进宫,在阮府时的子。娘娘这样,却是渐渐忘却了心伤,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整理人物:

    超一品淑颖皇贵妃阮兮离,所出二皇子钟祺慕

    从一品容夫人胡蕴华,所出大皇子钟祺盛

    正二品惠昭仪席双儿

    庶二品宁淑仪孙菱秋

    庶二品湘淑媛曲安柔

    正三品晴修媛林嫣月,所出三皇子钟祺昊

    从三品瑶贵嫔安如溪

    庶三品温婕妤柳青烟

    庶三品和婕妤李曦和

    正四品柔贵仪染黛

    从四品丽顺仪郑清璇

    正五品嫣姬苏柳曼

    庶六品小媛林嫣然

    从七品淳才人曹思容

    从七品美人熙晴

    从七品良人周侍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