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黑手

    为母则强,人的潜力是无穷的,而为母所爆发出来的能量,是不可想象的。

    ——心理学笔记

    兮离在梦里,沉沉浮浮,仿佛深陷水下,有一股窒息的压迫感。猛然惊醒,看见边担忧地看着她的产婆及宫女,兮离回过神,是了,自己刚刚在生孩子……孩子!兮离挣扎着药起来:“我的孩子……”

    旁边的弄琴赶忙扶住她:“娘娘!娘娘别急,二皇子在外间,皇上边呢!娘娘放心,二皇子没事儿……”兮离这才停止挣扎,对弄琴道:“弄琴,你去把我的孩子抱进来,我、本宫……”

    弄琴连连点头:“奴婢这就去,娘娘别急啊。”说着出去到晔成帝边,就听到晔成帝为二皇子取名,心中高兴,面上却是不显,对晔成帝道:“皇上,娘娘刚醒,还请皇上让奴婢把二皇子抱进去给娘娘看看,也好让娘娘安心。”

    晔成帝忙问:“离儿无事吧。”晔成帝此时很想进去内间探望,无奈皇家规矩,皇帝是不能进产房的,只好抓住弄琴问着。弄琴笑道:“皇上放心,娘娘无事。”听到皇上脱口而出娘娘的名字,弄琴心中终于平静下来,为娘娘高兴。

    晔成帝这才不不愿地把手中的孩子交给弄琴。见弄琴进了产房,在外间焦急地等待。

    弄琴进去,把怀中的二皇子交给早在上坐好的娘娘,看娘娘忙不迭地接过,又道:“娘娘,皇上方才给二皇子取名了呢。”兮离惊喜道:“是么!叫什么名字?”弄琴为难了,她们这些宫女,怎么能直呼皇子名讳?倒是一旁的南烟转出去,不一会儿拿回来一张纸,正是晔成帝亲笔写下的“钟祺慕”三字。

    而兮离此时欣喜过后,却是一直盯着南烟,不说话,南烟知道自己差点铸成大错,也不言语,只是默默跪了下去。这时兮离却没再理她,只是紧紧抱着孩子,在心中不断思量。

    慕……兮离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字代表的意义,她不想深究,只是心中止不住地安慰。不过……兮离转念一想,今次自己生产看似顺利,实则凶险,那碗鸡汤,到底是自己疏忽了,南烟太过忠于皇上,看来自己边得力的人还是不够……

    若是今还有一个自己信任的,万无一失的人手在,那么退一万步说,就算南烟还是一定要去给晔成帝报信,若是那时候还有一个人能够代替南烟把厨房看起来,那便不会出事……看来,南烟此人,虽然是真正的有本事,但到底不是只忠于自己一人,以后怕是不能再派给她这般的事儿了。

    兮离思量着,这下药之人,一时半会儿的自己也查不出来,且现下自己坐月子,也不能出去亲审,这样一来,恐怕就只有让晔成帝去查。但是这事儿虽说手段狠辣,但是到底自己没有遭到什么实质的伤害,下药之人又恐怕高位,那么,此事多有可能不了了之了……

    兮离眼神一厉,她决不许妄想伤害她的孩子的人逍遥法外!至少,也该付出代价……看向边的孩子,兮离眼色温柔下来:“慕儿……”你放心,娘会把这宸月宫,好好清洗一下,决不许有人,在触手可及之地,威胁着你。看来,到底是自己太过手段温和,这宫里的女人一个个的都不知道自己的份了。她阮兮离,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儿!

    这时晔成帝在外间,没听见里间有什么声音传出来,却是心中忐忑。实在耐不住,晔成帝走到产房外面,对着里面道:“离儿!你可还好?怎么不出声?”

    内间的产婆和宫女一时间都不敢说话,兮离抱着孩子,对外间道:“皇上不必担心,妾很好。”晔成帝听见内间离儿温柔的声音,这才心安。复而又想起今之事的蹊跷之处,晔成帝对里间道:“南烟,出来!”又转柔了声音:“离儿放心,朕一定查个明白!”

    晔成帝此时也暂且抛却了得子的喜悦,转而让人把之前淑颖贵妃喝的鸡汤端出来让太医再次细细检查。自己则是面沉如水地坐在外间上座,下边的南烟仍然跪着,却是面色复杂。

    不一会儿,太医上前禀报:“回禀皇上,老臣已细细检查过那碗鸡汤,和仍在厨房炖着的那一锅,发现鸡汤本是没什么事儿的,但是有人把药抹在了盛鸡汤的碗沿上,幸亏药已然溶解在鸡汤中,不然若是淑颖贵妃喝下鸡汤的时候,唇齿直接碰到药,后果不堪设想。”

    晔成帝心中一惊,止不住的庆幸,而后又是极度的愤怒,但还是压抑着怒气以保全理智,问太医:“后果不堪设想?会是什么后果?还有那药,又是什么药?”

    太医答道:“回皇上,这药是活血之药,说起来极其普通,但对孕妇却是大忌,是导致早产的,因为淑颖贵妃已经开始生产,又进地不多,这才堪堪有催产之效,只是加速了生产,但就仅仅如此,就导致淑颖贵妃力气不足,险些难产,若不是淑颖贵妃自己心坚毅,又有宫女机灵取来参片为贵妃娘娘蓄力,生产会极其艰难。而,若是淑颖贵妃进地多,难产不说,在活血之药的作用下,很有可能,会造成血崩……”

    晔成帝听到血崩二字,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抓起手边的茶杯狠狠砸了出去,正砸到南烟面前。南烟心中惊惧又难过,自己辜负了皇上好好保护淑颖贵妃的期望,甚至还因为自己的疏忽,淑颖贵妃才着了道。此刻南烟十分矛盾,她知道,今淑颖贵妃无事,自己可以逃过一死,可是今之后皇上和淑颖贵妃恐怕都对自己起了嫌隙,自己也再不能这样忠于二主,而是必须要做出选择了……

    晔成帝却也不管南烟,而是叫夏礼把宸月轩的奴才,除了离儿信任的弄琴之外全数监起来,誓要查出真凶。命人全数退下后,却是叫出了影卫。

    “今之事,起因为何你都清楚,今开始,南烟便不要再做影卫了。你去告诉她,今之事,朕不再发作她,她如何,就由淑颖贵妃来决定。从此以后,她也不再是朕的人,而只是淑颖贵妃的奴才。“

    说完此话,晔成帝沉默了片刻,又道:“你去查查宸月轩中都有谁的人,朕先前已经查过了一遍,表面看上去是没有什么问题了,谁知道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这次做出了这么大动作,必定会露出马脚,朕倒要看看谁这么大本事,连朕多方排查都能瞒过去!”

    影卫称是退下,虽说可惜,南烟毕竟还算是有能力的,而且女人的份可以做很多事儿。但是此次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到底是不再符合影卫的要求了。倒是这钉子的事儿,真得好好查查,在影卫眼皮子底下这么大动作,简直是红果果……的讽刺!

    一声令下,隐藏在皇宫中的影卫在沉寂一年多之后,终于再次高速运作了起来,在看不见的角落里,又有数不清的被掩埋在平和表面下的事实被翻了出来,一笔一笔全数被记下,谁都不知道,多少人的前程,地位,尽数被毁于此。

    两个时辰之后。内间兮离已然睡着,生产耗费了她太多力气。刚出生的二皇子也被娘抱了下去。弄琴在兮离边守着,女人坐月子是大事,决不能出半点差错,若是养得好的话,娘娘早先虚弱的体质也能调养回来,所以弄琴一心要看好娘娘。

    而外间,查探消息的影卫也已经回来。晔成帝问道:“查到了?是谁?”

    影卫回禀:“禀皇上,属下查到,宸月轩一个粗使太监这几都有些奇怪,白多困乏,时常在白天瞌睡,但是这个太监往常是很勤快的人,属下觉着,这个奴才,晚上干的事儿可不少,查了一下,果然发现这个太监盯着南烟并弄琴两个大宫女,只要她们有什么动作,他都会递消息出宸月宫。只是淑颖贵妃曾下令宸月轩众人无事不能出去,所以属下顺着这太监又查到内务府一个小太监,专门负责给宸月轩送东西,这个小太监便帮着给外面递消息。”

    晔成帝眯眼,示意影卫继续。这时那影卫却有些犹豫,硬着头皮道:“这太监……之前,递消息是递出宫的……选秀之后,就往宫里递了……是,递给,长乐宫……”说完低下头大气不敢出一声,这事儿,他们自己也是惊讶万分,这表示,这位皇上的嫡亲表妹,自从宫外就开始遥控宫内事物了啊,也难怪,这席家好歹是出过一个皇后的,有些宫中势力也正常,只是这势力不在皇上手中,这可就值得思量了……

    罢了,这事儿,谁插手都讨不了好,被亲人背叛哪!一边是得宠的贵妃,一边是嫡亲的表妹,又牵扯到擅自干涉内宫之事,只盼皇上不要迁怒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上面那个红果果,是啥乃们懂得哈,郁闷……这个都要和谐……

    这样写很奇怪的说……还有,我很多次写到,蹲下?子……也会被……

    好啦,今儿晚上还有一章,我吃完饭来码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