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默契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宠溺和信任的转变,表现于那人告诉你的是事实还是事实背后的真相。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心理学笔记

    此时南烟回来,望了郑宝林一眼,快步走到兮离旁边耳语了几句。兮离面色青红交加,不过看向地上的郑宝林的眼神柔和了许多。郑宝林知道今自己终于是过关了,乍然松了一口气,就觉得一阵凉气传来,不由缩了缩子。

    这时弄琴在一旁道:“娘娘,这秋露重,娘娘喝杯参茶驱驱寒吧。”说着又用眼神给兮离示意,往地上的郑宝林望去。兮离知道弄琴的意思,满意于弄琴越加灵活的心思,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色,对郑宝林道:“你且起来吧,一起喝杯参茶,今儿就安心待在这里。”

    郑宝林这才起来。一旁的秋机灵,上前扶起郑宝林,郑宝林向秋投去一个微笑感谢。兮离见状挑了挑眉,端起参茶喝了一口,却并没有说什么。一时间内一片安静。过了半响,兮离觉得自己有些疲倦,对郑宝林道:“郑宝林若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儿,便去休息吧。”顿了顿又道:“秋先好生伺候着郑宝林吧,你那些奴才都是些不忠的,本宫过两请示了皇上重新给你拨人。”

    郑宝林受宠若惊,谢恩退下了。秋心中忐忑,她是淑颖贵妃边皇上钦赐的大宫女,却被指派来伺候一个庶八品宝林……隐晦而怨恨地看了一眼旁边没事儿人一般站着的莲心,若不是她挑唆,自己怎么会贸然出来搀扶郑宝林,落得现在这般不伦不类的样子?

    莲心巍然不动,但是接受秋那怨恨表的时候却是微微缩了□子。秋,不是我故意要陷害你,实在是你天天跟在我边挡了我的路,你别怪我心狠,你若是再与我一起,我可就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你了……眼中闪着狠绝的光芒。莲心不断地在心中对自己道,自己没有错,一切挡路的因素,都要除掉。

    兮离看着两人的互动,眼神高深莫测。给弄琴和南烟一个眼色。卖主求荣,背叛主子这种事儿,宸月宫出一次就够了,再多,得到的就不是同怜惜,而是笑话嘲讽了。自己自成长了之后,可再不是好欺负的主儿了。看来有些人还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自己还是帮一把地好,也免得有些人趁自己即将坐月子的子,兴风作浪。

    南烟和弄琴会意,弄琴上前一步道:“娘娘可是疲惫了?奴婢给娘娘备好了水,娘娘现在可想沐浴?”

    兮离颔首:“本宫是觉着有些困倦。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对了,弄琴你明命人把郑宝林之事跟皇上说,叫人候着,让皇上一下朝就禀告,可别让人得了先机陷害咱们宸月宫。”弄琴称是,服侍着兮离进了浴房。

    大中剩下南烟与莲心二人。莲心知道淑颖贵妃不喜自己,也没巴巴往上面凑,而是对南烟道:“南烟姐姐,娘娘为什么会把秋派去伺候郑宝林呢?秋不是皇上亲赐给娘娘的大宫女么?”

    南烟看着面上天真实则一派算计的莲心,暗笑她的不知好歹。做宫女的,尤其是做大宫女的,而且,还是宫中训练出来的而非宫妃们从家中带来的,有几个真的没有心机?这莲心的心未免也太大。这话里话外都在指责淑颖贵妃呢!

    虽说现下自己为皇上做事大家心里都明白,可南烟自己还是知道淑颖贵妃一样拿她当心腹的,大概,淑颖贵妃心中对皇上的人是不设防的……不过这莲心认为自己是单纯来监视淑颖贵妃的么?笑话,监视这种事儿,哪用得着自己亲自去做?

    还有,她这话中,大概也在为她自己不平?明明是皇上派来的,却不得重用?哼!不知好歹的东西!皇上若是知道自己好意给淑颖贵妃娘娘的人竟是这样的,怪的自然不会是淑颖贵妃!这个莲心心大,不知尊卑,若是换了别的主子娘娘,早就被打发出去了。

    不过人要一心找死,自己也不会费尽心思去拦的。南烟眼珠一转,想到明淑颖贵妃要遣人去告诉皇上郑宝林一事,笑了笑,明就亲自去一趟吧,既能避免皇上误会,也顺道解决这不知尊卑的东西。

    至于秋……倒是可以看看,淑颖贵妃其实很是洞悉人心,想必她必会用好秋这个奴才的。

    次

    南烟去禀告皇上郑宝林一事,兮离边就剩下弄琴与莲心。不过兮离有心要处理莲心这丫头,故而这莲心与弄琴一道随侍,兮离也没太理她,不过,兮离皱着眉,这丫头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儿?算了,这不知所谓的反正也在她这儿呆不久,眼不见心不烦便罢。

    正想着呢,郑宝林并着秋便来了。郑宝林上前行礼请安。兮离神色一舒,这郑宝林自上次吃了挂落倒是懂规矩了许多:“郑宝林怎么这么早就上我这儿来了?起吧。”

    郑宝林缓缓起,笑道:“嫔妾打扰娘娘,本就是嫔妾的不是,且娘娘总领六宫,本就是该嫔妾来请安的,不过娘娘体恤嫔妾们罢了,今在宸月宫,嫔妾自然应当向娘娘请安。”

    “说的好!”郑宝林一惊,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原是晔成帝下朝,到了宸月轩便听到这一番话,本来因着想起郑宝林虽说不太守礼,但到底是因为他算计静贵妃而被训斥,有些愧疚,现在倒是觉着郑宝林经过了这一遭,看着顺眼了许多。

    晔成帝与兮离一同坐下,道:“郑宝林免礼。你的事儿朕已经听淑颖贵妃的人说过了。朕自会给你一个公道。”

    郑宝林为人本就直爽,当下高兴地笑了起来,但总算是受了教训,知道分寸,道:“嫔妾谢皇上,谢贵妃姐姐!”

    兮离听着这显示亲近之意的称呼,眯了眯眼,对晔成帝道:“皇上,妾觉着出了这事儿,郑宝林不宜再住落芳阁……皇上何不给个恩典?”

    晔成帝转头仔细看着女子,女子的眼睛晴朗而明亮,看不出潜藏着的任何心思,缓缓道:“让朕想想把郑宝林安排在哪里……贵妃可有用过早膳?”

    兮离见晔成帝有话要说,下边的郑宝林使了个稍安勿躁的眼色,笑道:“妾还没吃呢,皇上可要一起用早膳?”

    郑宝林接到淑颖贵妃的眼色,按捺住心中的兴奋,对上首二人道:“嫔妾就先告退了。”晔成帝也没深究,颔首见郑宝林退下,对兮离道:“离儿怎么想着要给郑宝林恩典?”

    兮离斜睨了晔成帝一眼,带着几分酸意道:“妾这不是替皇上怜惜佳人么?”晔成帝见兮离这般酸意,心中舒爽了几分,又道:“离儿……朕的心思,你还不知么?”

    兮离见状,也软下了语气,道:“妾知道……妾不敢多求,只盼望……皇上心中有离儿一分……”晔成帝不说话,只是柔和地看着兮离。

    兮离装作伤感了一会儿,又回过神,转移话题道:“皇上,皇上可知道郑宝林为何昨如宸月宫?”晔成帝心软,由着兮离转移了话题,道:“朕知道,南烟说过是为了祭拜她的亡姐,郑顺仪?”

    兮离语气骤然转酸:“皇上心里定是记着郑顺仪呢听说郑顺仪颇得皇上看重,只是可惜红颜薄命,皇上何不就给了郑宝林恩典,让她能光明正大地入住疏影轩?”

    晔成帝这才释然,原是在吃郑顺仪的醋,想来郑宝林一个小小庶八品,也不值得离儿如此记挂。于是笑道:“好了,离儿这样说,朕自然答应。”又皱了皱眉:“离儿,这疏影轩并入了宸月宫……离儿想把疏影轩迁出宸月宫么?”

    兮离知道晔成帝之意,放软了声音道:“皇上,不必的……离儿心中已是知足……离儿虽说位分在后宫之中最高,也不能无视宫规的,按例宸月宫不能只住离儿一人……皇上放心,离儿有皇上记挂,心中……已是高兴。”

    晔成帝想了想,离儿也是不能太过招眼,先前自己宠幸离儿,自是把离儿放在了风口浪尖上,现在自己明了心意,自然不会再这样做,这后宫里离儿可不能被当做靶子……沉吟片刻,晔成帝开口:“那便依了离儿,郑宝林移宸月宫偏疏影轩,还郑宝林良媛之位分吧。”

    兮离对晔成帝笑笑,面上一时复杂——虽说口中说不在意,但到底是自己的人,真是不会毫不在意的。兮离装作不想再谈,对晔成帝道:“皇上不是要用早膳么?弄琴,传膳!”

    晔成帝也知道兮离心意,依着她看她絮絮叨叨地为他布菜,心中甚是欣慰。一顿饭完毕,晔成帝也准备回承乾宫处理政事,至于这后宫之事,命夏礼去传旨给容夫人罢,这事儿若是没有她的影子,晔成帝自是不信的。

    转离开之际,晔成帝突然拉住兮离的手,小声道:“离儿……朕今传郑良媛侍寝……你可明白?”

    兮离与晔成帝十指相扣:“皇上放心,离儿,离儿一直在皇上边……”

    晔成帝不舍放开手心的温度,但最终还是松开相握的双手……上辇之后,晔成帝回过头,看着女子一直凝视他的样子,心中有些地方在不停地沦陷,再也不可回头……

    作者有话要说:不想防盗了……反正没有用……我下了榜把那几章也改回来……

    妹纸们,下章包子就出来了哈!

    By the way,现在时间,5:26;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祝我一路顺风

    ……我一路不顺风…………排队5个多小时……腰酸背痛腿抽筋伤不起啊……

    现在才到家……我要安慰……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