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最新更新

    本文转……载于文学#楼 {点WenxUelOu点}    自己的脑补,是一个人最为信服的信息。本文转……载于文学#楼 {点WenxUelOu点}

    ——心理学笔记

    南烟颔首,到原先弄琴的位置坐好。淑颖贵妃睡得很熟了。秋的风景都是一成不变的。南烟有些无聊,习惯地观察起房。淑颖贵妃的房很是文气,摆着各种各样的籍,南烟细细打量了一下,多是杂记、话本之类的,四五经之类的反而很少,诗词格律的也只有聊聊几本的样子。

    让南烟注意的是桌上的笔架上,有大小不一的一排各式各样的画笔。看来淑颖贵妃的画工真的很好,对画很有研究,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从未表现出来——毕竟宫中的女人总是巴不得把自己的所以优点都展现出来,好让自己处处压着别人,从而更好地争宠。

    南烟传头看了淑颖贵妃,淑颖贵妃虽然怀着孕,但却没有任何脸上长斑之类的,反而皮肤更是光滑水嫩的样子,甚至体也因为两年前那一场下药的缘故,有些孱弱,并未显胖,反而因为突出的肚子更是显得有些弱。因着怀孕,淑颖贵妃睡着时呼吸有些重,静谧的房内,回想着淑颖贵妃有规律的呼吸声。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西洋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节奏奇异地和淑颖贵妃的呼吸声有些重合,南烟的瞳孔又有些放大。这时,弄琴刚好进来了,到南烟边低声道:“南烟姐姐。”

    南烟眨了一下眼睛,转头:“弄琴?厨房那边的事做完了?”

    弄琴点头,对南烟道:“我让小李子亲自去盯着那些吃食了,想必不会出什么事儿的。”

    南烟恍惚了一下,对弄琴道:“我突然想到,前几皇上下旨改宸月轩为宸月宫时的一并赏赐下来的物件有些还未登记造册完,我趁着这时间去弄,你就继续守着娘娘吧。”弄琴颔首,南烟对弄琴一笑便出去了。

    房间里,弄琴看不见的角度,兮离的嘴角轻轻翘了一下。

    南烟走出去,到了库房,打开门把方才放进去的画拿了出来,抚摸着手中的画,南烟又有些恍惚,不过片刻便又恢复了常态,这幅画,还是给皇上看看比较好。做奴才的,自然希望主子能好。也许这幅画,能让皇上早想通,毕竟,一眼,便能看出作画人的意。

    承乾宫。

    晔成帝盯着桌上摊开的画,一时心中百味陈杂。本文转……载于文学#楼 {点WenxUelOu点}这几天,自己强迫自己把离儿从生活中抽离出来。可是自从这样做,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离儿。早上起的时候,宫女或者宫妃给自己穿衣,然后边的大宫女为自己绾发,这时候自己总会想到那个女子指尖触摸自己的温度。总是嫌弃大宫女的手力道不够合适,绾发的松紧也不合心意,甚至,连指尖的温度也稍稍冷了一些……

    每当从各宫出来的时候,自己总会习惯的回头,但是却总是失望于空的宫门——无论哪个宫妃,都是跪在地上恭送自己,知道看不到自己的影才会起——虽然从没有法令要她们这么做。甚至连自己的嫡亲表妹惠淑仪席双儿也是如此,没有任何人像离儿一样,能够起把自己送至宫门上辇,再目送自己离去。

    每午膳,在承乾宫中自己用时,总觉得冰冰冷冷的,没什么人气,冷冰冰的气氛,冷冰冰的御膳,让他也越来越没有胃口;有时候去宫妃处一道用午膳,每个嫔妃却又都是受宠若惊的样子,小心翼翼的,对他永远都是敬畏大于亲近,而不像离儿,在用膳的时候总是不停地说着这道菜开胃,这道菜暖,告诉他先用些什么,再用些什么,用手边的汤碗和筷子为他亲自布菜——除了离儿,又有谁有那个胆子敢随意安排皇帝?虽然有些絮絮叨叨的,但是他总是感觉到随意和温暖,总是感觉到离儿是在关心他钟夜祺,而不是晔成帝。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对的。青教导他的第一课,就是为帝王,不能被任何人所左右。在任何地点任何环境,帝王都是唯一能做决定,唯一能左右别人的人。可现在的他,竟然有一种,不能再离开离儿而生活的感觉。没有离儿的生活,虽然只有短短几天,却让他无所适从。而他,却不想逃离这难得的温暖。

    他的份和责任告诉他,他不能再放任自己;可是他的感和本能告诉他,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再也不能再拥有。而他,已经快要错过最后挽回的机会了……

    画中的男子不是翩翩公子,不是温文尔雅,他有一双略显邪气的凤眼,一张薄唇。父皇曾经为着他的这双眼非常不喜自己,因为——父皇自诩是深一片的翩翩公子,最喜长得正气凛然的人,就像他的三皇帝一样。离儿能画出这双眼睛,是不是就代表,离儿时真正看清了自己,了自己,而不是一个少女上自己的丈夫,上自己梦想中的良人?就像这宫中的大多数嫔妃那样,她们也许对自己有,在最早入宫的时候,但那大多是因为,自己表现出的假象,让她们少年的梦想仿佛成真。

    而让晔成帝最为撼动的,不是离儿不加修饰画出的那双邪气的眼睛,而是那眼中的深色。眼眸不是深沉的墨黑,而是水泅的淡淡颜色,但就是莫名地让人看不出深浅,而眼珠,也不是一般的圆润,而是在用更浅的水色,细细勾勒出一片烟雾般的外沿,若是细细看去,就会发现这外沿的形状与画中人飘飞的发丝与衣袂扬起的形状十分相似,让人不自觉地深思迷惑。

    若是一般人,或许只是感叹作画之人的技巧高超,画面奇妙。然而晔成帝,却是看出了其中深意。不为别的,只是那淡淡的轮廓,于大陆的轮廓竟是完全一样!包含了大晔、越国、羌族的土地,还有延伸到更远方的看不清大小的土地。这是自己年年都在窥伺的地方啊……离儿,离儿,竟是看透了自己的野心么;离儿,离儿,竟是这般相信自己能够统治广大的土地么……

    晔成帝看着手中的画,终于捂住脸低低地笑了出来。半响,抓起桌边的笔,在画上挥毫泼墨,一气呵成。写罢,递给旁边等候的南烟:“去把这幅画裱起来,给朕挂到你们主子的房里去!”

    南烟不知道皇上那么久的时间到底想了些什么,只是见皇上这些来眉头的郁全数散去,心头高兴。听到皇上的话,却是一愣,挂到房去?可这……画是自己偷偷拿出来的啊……

    晔成帝见她犹豫的表,哪里还不知道她想些什么,笑骂道:“还不去做!你主子不会怪你。”

    南烟一想,也是,自己是皇上送给主子的,又是承乾宫当过差的,怕是主子也知道自己是皇上的人,只是一心向着皇上,信任皇上,也拿自己当心腹罢了。于是也不耽搁,便拿去自己细细裱装去了——这画可不能让别的有心人看到了。

    拿着画回到宸月宫,弄琴此时还在淑颖贵妃处守着,看着南烟拿着进来的东西,极为不解,把南烟拉出房,确认不会吵到主子,才小声问道:“南烟姐姐,这是什么?”

    南烟心极好,笑道:“是方才主子画的画。”

    弄琴皱着眉:“方才娘娘画的画?娘娘方才不是叫你把画收起来,别让人看到么?你怎么还把画裱上了?”

    南烟拉着她:“小声些!别吵醒娘娘!这些子娘娘不是跟皇上闹别扭呢么,别怕,这画儿皇上看过了,娘娘看到画上皇上提的字,一定会高兴的,也不会像这些子似的自己伤心了不是?”

    弄琴嘟着嘴:“哪有?我看娘娘这几才是没有伤神呢!”

    南烟也严肃了些:“你怎么这么糊涂……娘娘的心思都在皇上上呢!若是娘娘和皇上再这样下去,我看娘娘才会更加不好呢!你呀,就只是担心这担心那,没注意到娘娘这几饭量都小了么?前些子,娘娘虽说是在陪皇上用饭,劝皇上多进些午膳,但是自己也跟着皇上用了不少,而且心也好,起码不会像这几那般呆呆望着一个地方出神呢!”

    弄琴睁大眼睛,吐吐舌头:“这样啊,我还真一时没想到,我原来还道为什么娘娘这几的脉把起来有些郁结于心的脉象呢……原来是这样啊……皇上跟娘娘好了,娘娘的心也会好……”

    南烟这才笑道:“现在知道也不迟啊,咱们把这画挂起来,找个外人看不见的位置,这画可不是人人都可以看的!”

    弄琴也笑:“好!咱们手脚轻点,给娘娘一个惊喜。”

    于是等到兮离睡过一觉醒来,见到的便是南烟明显开朗许多的笑容以及挂在房墙上的,自己睡前作的那幅画。兮离走上前,细细看着画上的字。半响,嘴角绽开一个幸福温柔的笑容,搭着弄琴的手往外间用膳去了。南烟亦望一眼那画,也笑着跟着走出去,心道这场风暴终于过去了,以后的子好过多了。

    只见那画上写着八个字:

    “红颜易老,知己难得。”

    作者有话要说:想起来了,还要说一句,感谢雷蕾丢的多颗地雷,感谢ladybugzzzz丢的地雷,感谢美丽蘑菇丢的手榴弹和地雷…………

    捂脸……我因为上网时间不定,上了也是多在赶稿子,根本不知道乃们啥时候丢的……

    算了……直接军训小剧场吧……

    某天晚上,军训临时检阅。

    教官:求求你们了,兄弟们!姐妹们!等会儿走过去的时候好好表现啊!不然我就洗白了!我要遭洗脑壳!今晚上要遭洗到几点钟!你们给点力,让我睡个好觉嘛!

    检阅后,教官:走得太快了……你们明天可以看我死得好惨……

    第二天:你们不晓得我昨天有好惨!说你们好像赶飞机一样!

    某天,阅兵式彩排,据说参谋长要来。

    教官:我们司令部的老大来了!不要让我绍皮!我死了……也要拉你们陪葬!

    话说……对手指……想要长评,很想要……50多章了……还没长评……

    本文转……载于文学#楼 {点WenxUelOu点}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