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开幕

    迁怒,来得快也去得快,最为莫名其妙,却是最好利用的一种感

    ——心理学笔记

    成帝八年八月十五,晔成帝下旨席家嫡长女席双儿进宫,封为庶二品淑仪。兵部尚书孙如之女孙菱秋封为正三品修仪,两江巡抚曲书之女曲安柔封为正三品修媛,皇商柳启万之女柳青烟为从七品才人,其余还有低阶御嫔数名,皆无封号。晔成帝又趁着此次,加封正七品柔贵人为柔嫔。后宫众人千防万防,还是让染黛一步步往上爬着。

    然而这些,仅仅是一个开始。

    同一天,晔成帝问过太医晴贵嫔子已然无碍后,下旨晴贵嫔搬宫入昭和宫,昭和宫也已然解,只是静贵妃的死,谁也没有提起丧葬之事,仿佛宫中从来没有这个人。

    八月十七,秀女们正式入宫,拜见过如今掌管宫务的淑颖贵妃后全数入住兴兰苑,十九,晔成帝召寝曲修媛,次加封曲修媛为湘修媛。连宠三后,二十二召寝孙修仪,次加封孙修仪为宁修仪。

    正当大家为晔成帝迟迟不召寝自己的亲表妹席淑仪而疑惑时,二十三晴贵嫔获旨召见生母,晴贵嫔千恩万谢之时,却没想到自己的庶妹也被带了来。当同传来林嫣然得封婉仪的时候,晴贵嫔差点就在自己宫中晕了过去!然而心中再是气苦,也只能跪下谢恩罢了,倒是宫中各嫔妃,撕帕子的撕帕子,砸东西的砸东西,恨极了林家这一对姐妹一个有孕,一个得宠。

    而这嫔妃之中最恨的,却是席淑仪。这位自觉地自己是晔成帝的嫡亲表妹,一入宫位分又最高,自是看不起别人的,可是晔成帝迟迟不召寝自己,其余两人只低她一级,又都有了封号,现在宫中众人也只是看着她皇帝表妹的份而给她脸面罢了。

    席双儿自幼聪慧,知道自己表哥虽然不是对自己有男女之,可是对自己这个表妹,疼宠还是有几分的,知道这是表哥为自己着想,一入宫风头过盛于她不利,这才一直忍着。可是明显这马上就是自己侍寝的时候了,居然半路杀出一个林嫣然林婉仪,让席双儿心中如何不恨?此时的席双儿也不敢有抱怨之言,不住在心中安慰自己,总好过自己得宠之后再被这林嫣然得手地好。

    幸而没过两,晔成帝便召寝席双儿,加封席淑仪为惠淑仪,并且此后正常临幸后宫,惠淑仪也是最为得宠,旁的人不说新晋的宁修仪和湘修媛,就是有子的容夫人和大有宠冠六宫之势的柔嫔,也是被盖过了锋芒——虽说柔嫔依旧是每月5、6次的宠。惠淑仪席双儿心中才勉强平衡。

    而此时兮离又在做什么?自然是安心养胎了。当然,兮离自然是知道这宫中的动静的。虽说不担心自己在晔成帝心中的地位——这位每当午膳还是雷打不动地到宸月轩来蹭饭。可是听着这些动静,兮离心中也是稍稍沉重。晔成帝看来是极为看重自己这个表妹的。兮离看得出晔成帝对这些新晋妃子都是没什么感的,那么他先宠宁修仪和湘修媛二人,后又封林嫣然为婉仪,当然是为了惠淑仪席双儿了。

    林嫣然受封那中午,晔成帝到宸月轩用午膳之时心是极好的。走了一个时辰,兮离这里居然就得了晔成帝的口谕,说要给林嫣然一个位分。这也说明了晔成帝做这事儿的时候还是十分有理智的,并不是色令智昏。兮离猜想,多是这林嫣然自己去勾~引了晔成帝,晔成帝也就顺水推舟了——这种事儿晔成帝做得可不少,那什么熙晴、染黛、侍书什么的不都是这样来的么?

    而次晔成帝继续到宸月轩的时候,兮离故意提出晴贵嫔毕竟先前子不好,又短时间内连搬两宫,恳求晔成帝给晴贵嫔指一个太医请脉之时,晔成帝提起晴贵嫔没有什么波动的语气。总算让兮离确定此事是晔成帝自有算计,正好,也出了被晴贵嫔算计的气。晴贵嫔总算是意外之福,虽说有个庶妹在宫中膈应,可也挽回了在晔成帝心中的地位,让晔成帝不至于再看低她,只是希望晴贵嫔早想通。

    只是晔成帝像是把在静贵妃上没出完的气迁怒到了柳青烟上了呢。兮离思忖着,要不要出手呢?要是知道柳青烟真正是个毫无心机的女子,晔成帝一向是理智的人,自然会停止这份迁怒,再说凭着静贵妃的死和柳启万的首富地位,柳青烟迟早都会被晔成帝看到的,到那时说不得晔成帝对柳青烟还会有一份愧疚之心呢,那可就不好了,可是,自己要怎么做才不会惹来怀疑呢?

    八月二十八,晴贵嫔向晔成帝进言不知如何安排昭和宫中静贵妃旧物,遭到训斥。同,皇商柳启万之女柳青烟被召寝,加封婉容,封号温。淑颖贵妃向晔成帝进言为晴贵嫔求,帝恕晴贵嫔御前失仪之罪,只让晴贵嫔足半年,太医请脉不变。

    兮离暗暗叹一口气,到底还是力量薄弱了些,如果不是没有得用的人也不敢有得用的人,自己何至于冒险亲自布局?还好因为自己,看上去得利的人只是温婉容和晴贵嫔——足半年,由皇上的人看着,也就制止了那些看不过她怀孕的嫔妃们找她麻烦的可能。晴贵嫔这一胎,也就算是稳稳的了。

    柳青烟,柳青然,这两姐妹还真是得天独厚,都是好运气的。只是柳青然自己毁了这份恩宠,不知道柳青烟能否留住皇上的心?

    柳青烟对自己突然这样得宠也是有些不安,只是她本就是家中小女,柳启万想着大女儿在宫中极为得宠,也就被想把小女儿培养地怎么样——小女儿就是应该宠的不是?故而当时送小女儿选秀,也是无奈之举,自己虽说是个皇商,可总归还是个商人,朝中的大族都是看不起自己的。不过对于小女儿,柳启万却是不希望她还是嫁给一个商人,希望她能洗去商人的烙印。故而柳启万把小女儿送去选秀,是打着让大女儿吹吹枕头风,让皇上给小女儿指一个青年才俊的,就算不是什么大族,只要是个读书人就好!

    可谁知道柳青然这就去了呢?这样一来,柳青烟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就被留在了宫里。柳青烟虽说没被教导过后宅私之事,之事到底是聪慧之人,本能地也会感到不安,之是柳青烟一个小姑娘,哪里知道人险恶,兼之晔成帝看到柳青烟是真的毫无心机不似她的姐姐,不免想起淑颖贵妃刚进宫那会儿,又想起因着自己而变成现在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难过,如今也自然对柳青烟有了几分温柔,柳青烟哪里见过这个?立刻就丢了心,也再没有管什么安不安的事儿了。

    这厢柳青烟异军突起,后宫一帮子嫔妃们反应却是极为有趣,她们一个个约好了似的,虽说心中酸涩,却是半点不把柳青烟放在眼里——也是,因着静贵妃之事,她们早就见过柳青烟了,一看就是个天真不懂世事的,也难怪皇上新鲜几,不过半分心机都不懂,这说白了就是蠢了,都不用她们动手,自有人会去料理她的。奇怪的是,她们都狠狠咒骂了静贵妃柳青然死了都不让人安生呢!也难怪,有染黛在前面帮着静贵妃拉仇恨,静贵妃又是个死人,不能跳出来挡着,自然是……

    柳青烟也真当是运气好,姐姐虽死,却还是差阳错给她挡着,又有兮离暗中扶持护着,等到众嫔妃回过味来的时候,柳青烟也早不是她们随时能动的小小婉容了。

    而晴贵嫔呢?此次却是极为庆幸自己走的这一步没有错。皇上对她不满她自是知道的,当初一进宫就做出了那么大的手笔,因着自己折了一个皇贵妃一个淑妃——虽说她们自己也是罪有应得,但到底还是犯了忌讳,晔成帝自沁淑妃,也就是静贵妃之事结束后就一直对自己不冷不的,显然是查出了什么。心中再三告诉自己,决不能再做出什么事儿来惹眼了。幸好这时候,自己竟然有了孕!这样一来,自己的退隐也就是顺其自然了。

    只是自己毕竟不如淑颖贵妃和容夫人,自己闭门不出不代表别人不会找上门来,到时候把脏水往低阶嫔妃上泼就是了,若是皇上对自己仍有怒气,只怕是不得伸冤。皇上把她放低兴兰苑不闻不问自己心中虽是难过,可也不是没有安慰,至少别的嫔妃看自己不受重视,也不会把自己的孩子当成眼中钉,自己也就有转圜的余地了。

    可是紧接着皇上把自己安排进昭和宫,可是把自己吓了一大跳!这宫中众人对静贵妃是什么态度,她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恨不能生啖其!只要和静贵妃沾上边,立刻就会被当做是祸根的,这下她再也顾不得什么了,只有立刻想法脱。此时柳青烟到了自己眼中,终于松了一口气。静贵妃的事儿,别人不知内,可自己是十分清楚的,皇上对静贵妃有怨,迟迟不召寝柳青烟,也是迁怒之故,然而柳青烟上的天真,一定会让皇上新鲜的,这样一来就算自己不得脱,后宫中人也会把视线转移到这个与静贵妃更加亲近的柳青烟上的。自己也好思量怎样保全自己和自己的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存稿箱君愉快地说~今儿是阅兵了,妹纸们准备明天吐两章~~

    关于军训小剧场,请无障碍的妹纸自动转化为川话版哈

    站军姿中,一女生盯着地上看。

    教官:地上有黄金吗?还是有钻石还是有我的脸……?

    女生不说话,教官继续追问:问你啊,再不回答我要发飙了!

    该女生:第三个!

    教官:这答案我还是比较满意!

    某人问教官:你有女朋友么?

    教官:有啊!教官都有女朋友!

    众人:照片~要照片~~

    教官:哎呀~丑的很~~大街上都是我女朋友,自己切看嘛~~~

    PS:感谢寝室的Cissy妹纸友提供的二货教官语录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