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大选、有孕、权力

    耍脾气是有安全感的表现,当你对一个人生气、闹别扭时,你知道他总会包容你。....

    ——心理学笔记

    大选那,正是八月初一。

    各个秀女按着份地位一队队走上大。大正中坐着的是淑颖贵妃,其左是容夫人,其右是林贵仪。至于其他嫔妃,倒是没有出现在这里。

    兮离看着一队队的秀女,这些秀女在今都被规定了衣物头饰等,看的只是素颜。之前两次选取,已经把德工言行有亏的秀女刷下去了,能够出现在这里的,自然都是规矩顶好,或是家世极好的秀女。只是此时大家均是一样的装扮,又都低着头,也不开口,倒是看不太出来秀女们的格和区别。

    此时兮离手中拿着两份名单,一份自然是站在这里所有秀女的名单,而另一份,就是她从晔成帝那里讨来的“内定”名单了。

    内侍在一个个的唱名,点到的秀女一个个出列,展示自己的姿、容貌和声音。几位嫔妃便凭借这些映像,来决定这秀女是留在宫中还是放出自行婚配。不得不说这工作实在是费脑子和眼睛。兮离见旁边两个人犹如实质般的视线追着一个个秀女,心里想到。

    这两位到底在看什么?自然是在注意不要给自己添对手了……她们比起这些秀女,已经是年纪稍大,若是这些秀女家世了得,容貌不俗,才艺又高超,哪里还有她们的地位?虽说容夫人已有一个儿子,可是谁也不愿意失宠不是?所以现在每出一个秀女,若是容貌一般的也就罢了,遇见容色才艺极为出众的,她们两个便不停你一言我一语地,借故要那些女子回家自行婚配。

    兮离乐得看她们如此,反正她手上这份“内定”名单上人数不少,她自己也不愿意再多给晔成帝添人了——人太多看着都糟心,再说让晔成帝认为她小小吃一下醋有什么不好?不过这二人还真是精彩,平常也没见她们有什么交,此时却默契地不得了。那些秀女连想反驳都没有插嘴的余地——当然,若是反驳了,那就是她也不能让那秀女通过的。

    “兵部尚书孙如之女孙菱秋——”一女出列,只见其巧笑倩兮,一双大眼睛弯弯地,极为讨喜。容夫人和林贵仪正要说些什么。却听一直沉默的兮离道:“留。”两人一咬牙,知道这是非留不可了。[].大选开始前,她们就知道淑颖贵妃向皇上讨了“内定”名单。心中都是愤愤,你说你装作不知多好啊,她们还可以借故多撵几个秀女走,这下好了,有些明显极为出众的秀女没有余地地就被留下了。二人都在心中暗骂淑颖贵妃不知好歹,上赶着给自己找对手。

    “两江巡抚曲书之女曲安柔——”

    “席家长女席双儿——”“留。”

    “皇商柳启万之女柳青烟——”“留。”

    ……

    枯燥漫长的一天选秀终于结束,兮离道:“好了,这大选终于结束了,本宫把结果报与皇上就没什么事儿了——林贵仪!你怎么了!?”

    兮离刚站起来,就见旁边的林贵仪脸色苍白,而且细看之下,裙子竟然隐隐见了红,心道不好,连忙叫人去请太医,又就近把林贵仪安置在兴兰苑正。这一通下来,才叫弄琴去告诉皇上林贵仪怕是有了孕,可是今儿个见红了。

    等了一炷香时间,太医才到。兮离挥手免了太医的礼,道:“快去看看林贵仪到底是什么事儿!怎么好好的就脸色那么不好,还见了红?”

    太医连忙称是,进入内间诊脉去了。又一会儿,太医还未出来的时候,外面传来内侍的喊话声:“皇上驾到——”兮离与容夫人连忙见礼。晔成帝把兮离扶起来,对容夫人道:“妃免礼。”又转头道:“你这么重的子怎么还在这儿站着?坐下吧。”又对容夫人道:“妃也坐。”

    两人这才坐下。这时晔成帝才对兮离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好好地选着秀,怎么林贵仪就见红了?”见兮离想站起跪下,又道:“妃不必站起来,坐着回话吧。”

    兮离这才开口道:“妾也不甚清楚。本来选秀进行地很顺利,方才结束妾就对容夫人和林贵仪说她们两先回宫,妾先去把名单呈给皇上,可是妾刚起就看见林贵仪面色不好,再一看竟然就见红了!妾无法,只好叫太医过来,又把林贵仪妹妹放到兴兰苑里,才叫人去同时皇上的,妾也不知道林贵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太医还没出来,皇上别急,等会儿吧。”

    “嗯,淑颖贵妃做得很好。”兮离闻言一笑,却很快收敛了,同晔成帝一同等待着。

    这时太医终于出来,见到晔成帝,先上前一步道:“老臣请皇上安——”

    晔成帝微抬手,“免礼平,林贵仪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医道:“回皇上,恭喜皇上,林贵仪有喜了——”晔成帝没说话。兮离看晔成帝神色,接着道:“方才本宫见林贵仪脸色苍白,而且裙底还隐隐见了红,这又是什么缘故?可对皇嗣有影响?”

    太医道:“是这样,林贵仪子很弱,虽说看着是悉心调养过,但是到底早年亏空地厉害,所以难易受孕,这次林贵仪怀孕,坐胎也有些不稳。至于见红,则是因为林贵仪今劳心劳力,凝神费思的缘故。这倒是不打紧,只要林贵仪以后好好养胎,再细细保养好子,就没有大碍。”

    兮离颔首:“也就是说林贵仪这胎只要细细调养,就没有什么大碍?”“是。”

    兮离闻言才笑了,起一福:“妾恭喜皇上了——”

    晔成帝看着兮离巧笑倩兮,心中不有些不是滋味,难道这样离儿不吃醋的么?不过他有了孩子,还是有些喜悦,便很快把这些许的不是滋味放下,然后道:“甚好,赏——再传旨,封林贵仪为贵嫔,封号晴……既然晴贵嫔弱需要细细调养,晋封礼就等晴贵嫔生下孩子再办吧。”

    “是。”兮离口中称是。眼中精光一闪,方才她不是没看到晔成帝眼中的异样。不过这儿可不是好地方。于是开口道:“皇上——既然此事已了,那妾就先走了。秀女的名单妾会叫管事公公交给夏公公的。”说着忍不住望了晔成帝一眼,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正好落在晔成帝眼中。

    “等等——”晔成帝叫住兮离,“朕,和你一起去。……今就先把秀女的事儿了了吧。传朕旨意,晴贵嫔子需要调养,不宜移动,暂且先在兴兰苑住下,待到子调养地差不多了,朕再给她搬宫。”又看看容夫人:“朕今有事,明就去看看盛儿。”

    说完,便和兮离一道儿离开了,只余下容夫人和一干奴才在后面行礼恭送皇上。

    回到宸月轩,兮离似笑非笑道:“皇上怎么不在兴兰苑陪陪晴贵嫔?”晔成帝眉一皱,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女子。女子亦看着他,可没过多久便败下阵来,红了眼圈转不去理他。

    晔成帝叹息一声,把女子拉往自己的怀中:“想什么呢?好好地怎么哭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怀中女子闷闷的声音:“皇上,你凶妾。”

    晔成帝两手把女子的头抬起,注视着女子:“朕哪里凶你了?明明是离儿自己在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虽是这样,语气却柔和了一点儿不止。

    兮离用手微微揉了揉眼睛:“妾没事儿……是妾……逾矩……皇上,对不起,妾让皇上为难了……”语气是止不住的愧疚和难过。

    晔成帝心中却是有着些许欢喜的。他知道孕妇都有些心浮气躁,喜怒无常。方才离儿那般表现,明显是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把心中的酸话说了出来。

    “没事儿,离儿好好休息,别多想,你就好好把胎养好,朕等着咱们的孩子呢……”

    “嗯。”兮离温婉一笑,因为这句话明显镇静柔和不少。

    晔成帝看着女子姣好的容颜。心中极是欢喜女子的在乎,又有些苦涩,若不是当初手段太过着急激烈,女子又怎么会一夜之间变成现在这般小心翼翼算计万分的样子?归根结底,都是怪他自己……想想新进宫的几人,晔成帝想着离儿怀孕期间还是不要管这些糟心事儿地好,不若这宫务还是暂时交给容夫人和安容华共同管理好了……

    想到这里,晔成帝道:“离儿,你近越发辛苦了,朕已查明安容华是被冤枉的。不若就让容夫人和安容华暂且掌管宫务可好?”

    兮离微微皱眉:“好是好,只是安容华虽是个好的,到底位分太低,与容夫人一起掌管后宫,会不会……”

    晔成帝想着,确实有理,若是地位相差太多,也就不能达到相互掣制目的,于是传旨,封安容华为庶三品婕妤,封号瑶。想起今上午杖毙的那个太监说的话,想必容夫人和晴贵嫔也不会介意的。

    兮离这才一笑,道:“如此容夫人份高贵,瑶婕妤思虑周全,妾就放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努力打怪升级中的存稿箱君~~

    军训小剧场,请无障碍的妹纸们自动转化为川话版~

    学拳,一女生动作错误。

    教官:你咋子!

    女生:报告!

    教官:报告啥子!

    女生:我做错了……

    教官:做错了要咋整,按?

    女生:要喊报告!

    教官:……做错了要改!……要喊报告→_→……

    PS:感谢寝室的Cissy妹纸友提供的二货教官语录……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