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暂避锋芒

    只有真正认为一个人有那个威胁,才会做出防备的动作。

    ——心理学笔记

    次

    宸月轩大。各宫嫔妃都已在外等候。而兮离则起送皇帝离开后,才从大门慢慢走回内外的各宫嫔妃见淑颖贵妃从外面走来,暗自纳闷淑颖夫人大清早的不好好在宫里呆着,怎么从外面进来了?

    话虽如此,众嫔妃也只能在心里腹诽,一一给淑颖贵妃请安。兮离看着这群女人,一个个眼睛里都是嫉妒和不怀好意,果然这段时间太得意,算是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儿上了,不过。兮离暗自笑着,我可是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大餐了,就是不知道你们谁能抢到最大一块蛋糕了……

    想到这里,兮离又暗自庆幸晔成帝的后宫里只有嫔妃而已。若是像大多数朝代一般,头顶上有个皇太后压着,那自己哪里还有这般好子过?现在自己也已怀了孕,容夫人也生了大皇子钟祺盛,而自然后宫会有更多的女人怀孕,更多的孩子出现,自己自然不可以再这样招眼。

    或者说,自己可以打眼,但是不能到众人愤恨的地步——嫔妃们想些什么,自己是能够略知一二,但是自己的孩子可是一点也不懂的,若是满宫嫔妃铁了心要对付自己的孩子,那是怎么也不可能全数防备过来的,如今,林贵仪虽是晋封,不过这位分不过是安抚她的父亲罢了,林贵仪自己还是失宠的,容夫人怀孕、坐月子,也是消失在了众人面前。这可不就是后宫大忌——一枝独秀么?

    这样思量着,兮离在各宫嫔妃冒话之前就先丢下了那个之前就与晔成帝商量好的炸弹:“众位妹妹今儿个来得正好,本宫正有事要给你们说呢!皇上昨儿个说,本宫怀孕,子渐重,不宜太过劳,所以本宫想着这宫务就先由妹妹们分担一下,皇上也同意了。还望几位妹妹不负圣恩。”

    底下嫔妃们听淑颖贵妃这样说,顿时一片安静。每个人眼里都有止不住的惊喜,然后又转为深思。兮离看着底下人大同小异的面色,端起茶抿了一口,眼光高深莫测。她只说皇上说她不宜劳,而并没说是自己主动提出的,这底下的人在皇宫,哪个不说话、听话都在肚子里绕三圈?这样一来,嫔妃们自然会以为晔成帝借着她怀孕在夺她的权。如此,就让人潜意识认为晔成帝也不是把她放在心上的。

    加上前段时间的静贵妃一事,众人自然也会把对皇上心思的那份嫉妒转移到静贵妃上去。然后,剩下的人多是想要名利地位,自然注意力会转移到宫务这件事上去。况且一旦这宫务交出去,自己可就能够闭门养胎了——虽说孕妇还是适当走动一下对体好些,但是宸月轩本就是在御花园中,景色也是极其秀丽的,在宸月轩中一样可以适当锻炼,还少了来来往往的闲杂人等说酸话使手段呢!

    ……选秀也快开始,自己就算是不主动避让,也必然会被新人分宠出去的。与其让人觉得自己被新人夺宠,让众人对自己轻视,不如借此暂避锋芒——反正到了该到的时候,晔成帝总会想起自己这个位分最高,该是统领后宫的人的。更何况,晔成帝连续一年几乎来宸月轩用午膳,这个习惯,她阮兮离可不会让晔成帝说改掉就改掉的。恩宠,可不只是侍寝那么简单,若是在自己不能侍寝的子,晔成帝还是想着自己,那她的目的便达到了。

    看了眼下边,兮离见众人都已思量完毕,人人面上都挂起了或解气或渴望或幸灾乐祸的表,开口继续道:“本宫近本也就觉得有些力不从心,这样有妹妹们帮本宫的忙甚好。明儿个起就由林贵仪和安容华总领宫务。”

    又对林贵仪道:“虽然是林贵仪妹妹的位分较高,但是林贵仪妹妹毕竟是入宫不久,而安容华是宫中的老人儿了,资历高不说,皇上也是夸了安荣华向来稳重的。所以宫务的事儿妹妹和安容华还是不分主次,商量着办吧。”

    林贵仪虽说心中腹诽不服,安容华除了入宫多年外,可是一直不得宠的主儿,自己位分高她那么多,竟然事事都还要跟她商量?但是既然淑颖贵妃都这样说了,皇上也定然是同意的,她也不敢不识好歹,硬要霸着宫权,给自己一个弄权的标签。只好诺诺称是了。

    而这厢安容华呢?便是惊喜万分,甚至是惊大于喜了。原来这安荣华是安家女中难得柔顺的子,当时安家想着自家女儿是个厉害的,可是这宫中复杂,有个妹妹相互帮衬着也是不错的,只是安如烟善妒不说,还特别小心眼,知道家族送来了人,只想着家族觉得自己不能获得皇上的宠,轻视自己,放弃自己,看这个妹妹尤其不顺眼。所以安容华一直到安如烟获罪,安家满门被贬都一直只是个小小容华。

    此次宸月轩中暗涌流动,她不是不知道——她只是子柔顺,凡事能忍则忍,可不代表她就是个木头,什么都不明白——但是她想着自己被忽视多年,多半是不关自己的事儿的,可是没想到宫务就交给她办了,还说要让位分高她整整四级的林贵仪和她商量着办宫务?

    这……她又不受宠,这下可是彻底得罪了林贵仪,她一个小小容华,虽说是宫里的老人,可是又如何能跟还算得宠的林贵仪相争?此举无疑是打了林贵仪的脸,意在嘲讽林贵仪不知宫中事务规矩。虽说自己万万没有这个意思,可是若是林贵仪在意了,又有谁真正顾着她呢?

    在这宫里,位分高便什么都高,而宠更是嫔妃们最实在的资本。老人不老人的,有几人真正在意呢?就算是老人,从来没有得宠过,又怎么有机会让自己羽翼丰满,翱翔于天?更不要说,认为资历老便拿乔了。这次的事,自己是真的不想去蹚浑水,可是淑颖贵妃都开口了,自己又哪里敢得罪她?

    想到此,安容华又暗叹一声,若她是个宠妃,此事儿落在上不定有多高兴呢!只是她却不是,晔成帝因为安如烟之事,一见安容华就想起前事,不愿委屈自己的晔成帝慢慢地也就不再去安容华处了,安容华,也成了这宫中的透明人。

    可是透明人也是有透明人的好处的——至少吃穿不愁,嫔妃们也不会耍手段陷害你等等。安容华甚至觉得,失宠的子好过得多。只是此次,怕是要离开那平静了。

    ……………………

    兮离目送着众嫔妃离开的影。今她宣布完旨意,众嫔妃的眼色一下就变了——林贵仪位分算是高的,容夫人在月子里,林贵仪掌管宫务自然是没话说的,只是这安容华既不得宠,也没有份——安家倒了,她除去嫔妃这个份,也就是庶民之女而已——竟然就平白被她掌了权,这下可是有多少人在磨牙呢!

    兮离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这安容华,可远远没有表现地那么简单。她为安如烟之妹,能够在安如烟获罪时不受牵连,且安家之事晔成帝没有丝毫想到她,自然是有本事的。若不是安如烟所做的事儿太过超出晔成帝的底线,想必晔成帝还是会宠一番的。

    这样一个善于忍隐,并且工于心计的女人,跟满宫的嫔妃对上,虽说位分低微,可是比她位分高的容夫人在月子里,林贵仪又被她敲打过。这样一来可就是真的各凭本事了。兮离摸着肚子,宝宝~这一场戏恐怕会空前盛大,咱们好好看。

    弄琴抱着小狐狸进来,把小狐狸放到桌子上的软垫上,道:“娘娘,各宫娘娘们都已经走了,奴婢扶您去休息一会儿好么?您现下怀着孕,要保持睡眠充足才好。”

    兮离伸出手抚弄几下小狐狸,眼珠一转,对弄琴道:“本宫知道了,幸苦弄琴你了……对了,侍书……她的规矩学地怎么养了?”

    弄琴撇了撇嘴:“就那样呗……娘娘,您怎么还有空去担心她呀……”弄琴的表极为不忿,她就是觉得自家主子的心肠太软,侍书明显就是背主的,要是放在别宫,早就被送到浣衣局去了!

    兮离看着弄琴的表,心中安定,有这样一个忠心又有本事的丫头在边,她也能安心许多。口中却道:“罢了,她毕竟也伺候了我那么多年……对了,弄琴,本宫怀孕,现在又只有你一个贴大宫女,你也忙不过来……干脆把侍书放出来吧……让她做些无关紧要的事儿。”言下之意就是不要让她往晔成帝跟前凑——这有些人,越是防备她,她越觉得自己会成功,越有自信一定要去做。

    弄琴心里本想劝娘娘干脆把侍书打发了算了。可是……罢了,现在还是别惹娘娘不开心,以后再说吧。想着便口中称是,见兮离有些困倦,便扶着她进去休息了。

    作者有话要说:存稿箱君的军训小剧场~~

    站军姿时,很多女生站姿不正确。

    教官:女生不要含驼背,不好看。

    出来嘛~又没人看,

    最多我看……

    一女生在盯着另外一排看。

    教官:走到女生面前,低头弓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指着另外那排的教官)他帅还是我帅?啊?

    看上哪个教官了~~我去给你要电话~~~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