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下场

    宠——把人推入地狱的利器。

    ——心理学笔记

    晔成帝看郑良媛这般行动,脸色立时就变了,像是被人冒犯了,侮辱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似的,再不掩饰自己脸上的不耐和厌恶,站起指着郑良媛就道:“不知所谓!简直轻狂!静贵妃的位子也是你坐得的!?”

    也不管郑良媛不解委屈的目光和惨白的脸色,接着道:“从六品郑良媛御前失仪,举止无度,降为庶八品宝林。郑宝林足落芳阁三个月,罚俸半年。”

    说完便怒气冲冲地走了,也不管底下一群嫔妃大眼瞪小眼。兮离叹一口气,道:“好了,既然今儿个皇上没心,大家就都散了吧。”想了一会又道:“这些子皇上颇为伤神,你们一个个别拿烦心事儿打扰皇上。”

    这时林充仪突然出声道:“姐姐也真是的,怎么不和妹妹们说一声那个位子是给静贵妃留的呢?我们一知半解也就罢了,倒是可怜了郑宝林,被降位不说,还要足三个月呢!”这宫中过了三个月,还有谁能记得?又不像她们两个位高,即使想着位分皇上也是不会忘了她们的。何况罚俸半年,就算郑宝林还有点儿家底,也早就叫人掏光了,恐怕就算直接病死了,别人也不会在意呢!

    兮离面上仍旧是一派温和大方,像是听不出林充仪暗指她不怀好意似的,对林充仪道:“妹妹这回可是冤枉姐姐我了,这事儿,姐姐我也不知道啊,这位子是今儿个早上夏礼公公亲自来宸月轩传旨,说位置由皇上安排,到时候每人有专人来指定位置,叫姐姐我不必插手的。本宫也纳闷儿,妹妹为充仪,容妃没来,静贵妃在月子中,为什么没坐到对面去呢!”

    郑宝林本来听了林充仪的话,心中思量淑颖夫人是不是看她不顺眼才故意不提醒,从而陷害于她。只是听了淑颖夫人的话,才反应过来,淑颖夫人何苦为了她一个小小从六品良媛而惹皇上不高兴呢?何况是她自己坐下去的……

    这会儿回过味来,郑宝林却是恨上了林充仪了。是啊!按照位分排位子的话,这位置就是她林充仪坐的!若是她先前多嘴问一声,或是直接坐到了上面,自己才不会惹恼了皇上!郑宝林越想越气,林充仪与她同时进宫,当时是自己最得宠,可是现在自己成了宝林,而她却是充仪!这样一对比,怎么让她不恨?

    这时兮离看林充仪被自己堵得说不出话,顿时心就好了很多。于是看着底下人道:“你们还不走?本宫可是累了,要先回去了。对了,今儿个虽说没尽兴,你们可都别有怨言,不然一时嘴快说错了什么,被皇上知道了,怪罪下来,本宫可也没办法。“

    众人面面相觑,但看着淑颖夫人起离去,而林充仪又明显被呛了一句,不想说话的样子,众人也都只得纷纷出声告退了。心中暗恨今儿个皇上怕是没心,多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当天晚上,众多嫔妃回去细细思量,这事儿归根结底,郑良媛不过是被迁怒罢了!想到以前静贵妃宠冠六宫时自己这些人几个月都见不到皇上一面的样子,再想想今儿个皇上说的那些话:

    “静贵妃的位置也是你能坐得的?”一想道这句话,嫔妃们心中的酸气儿就止不住地往上冒。这皇上明显是舍不得静贵妃,又没法放下静贵妃做的错事儿,于是自己一个人伤心憋着气呢!她们算是看清楚了,恐怕今后哪个嫔妃敢提静贵妃一句,皇上在静贵妃上憋着的气,就会撒到她们上来!

    合着她们就是个出气筒?不行!想到现下还在昭和宫中的静贵妃,各宫嫔妃们都不冷静了。皇上对静贵妃如此上心,虽然说了此生不再相见的话,可这事儿谁都难说,若是今后皇上念及旧,又把静贵妃放了出来,到时候静贵妃复宠,恐怕更加嚣张,那还有她们的活路么?

    于是各宫都动起手来,各种加料的东西不要钱似的往昭和宫里面送。而静贵妃呢?自从昭和宫封宫之后,她就像瞎子聋子一般,什么消息都不知道。前几昭和宫中物品短缺,还好奴才们念着她有一个贵妃的名号,虽然没有正式册封,但是好歹宫中还是都改了称呼的。

    所以生活上还是过得去,只是没有好的保养品养着,静贵妃又在月子里没什么名贵药材调理子。那些些许的活血之物、怀孕时焦躁的绪、以及那碗落胎药的效果很快就显现出来了。

    什么?你说柳家?他们哪里知道呢?柳家被晔成帝指使着去管旁的事儿去了,宫中甚无势力,又听说女儿封了贵妃,只不过换了个封号罢了。商户人家,静贵妃的母亲也没有诰命,自然不能进宫看望,谁能知道一个贵妃会这般状况呢?

    现在的静贵妃早就不是艳绝六宫,宠冠后宫的柳青然了。怀孕使得材没有恢复,又因为物资不够的缘故,月子也没有坐好。皮肤很快松弛变黄,后来各宫加料的东西都送来后,静贵妃还当是晔成帝又想起自己,敲打过内务府的奴才了。

    于是,静贵妃也完全没有疑心,只管吃着些补品、用着些上好的保养品。可着劲儿折腾自己的体,一心想把自己以前的好模样补回来。可是她哪儿知道这些用品里面全是些毒的东西。

    更有思虑周全者,害怕往后晔成帝想起静贵妃,发现静贵妃的不对劲儿,于是手段更是隐秘,在静贵妃用的碳里夹入药汁,再在静贵妃的吃食上下功夫,利用药相加的原理来给静贵妃下药。

    可怜静贵妃一心想要恢复宠冠六宫时的才貌双绝。却在这些药的摧残下,犹如一朵开败了的牡丹,越发不能见人了。而同时,嫔妃们又贿赂昭和宫的奴才们,这些奴才谁都不想要待在被封宫的昭和宫中,于是一个个的都走了。静贵妃边,最终只剩下贴大宫女染黛,和一个不起眼的小太监罢了。

    只是这小太监,却也是晔成帝留下监视静贵妃的暗线。晔成帝知道了静贵妃被下的黑手之后,也不多加阻止,只是让小太监把昭和宫中的水银镜统统收走。昭和宫中只剩下铜镜。铜镜照人不清楚,静贵妃在心理作用下,还觉得自己恢复了一些,更是进补。

    等到一个月后,静贵妃早就满脸皱纹,皮肤暗黄,哪有一分当年姿态万千、遗世独立的风华?只是一个歇斯底里的老妪罢了。这时晔成帝命那小太监把早年静贵妃得宠时赏下的一面大大的水银镜到昭和宫中,就固定在静贵妃的寝宫中。

    一静贵妃早上起来,突然就看见对面的水银镜中一个披头散发,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姿态粗鄙的老妪。立时就惊住了,大叫道:“来人啊!谁把一个疯子放进昭和宫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答应她。昭和宫里空落落的,只有她自己的声音。

    静贵妃害怕极了,缩在上,叫道:“染黛?小梁子?死到哪里去了?快给本宫出来!”依旧没有一个人回答她。

    这时空旷的房间中突然响起一个尖利的笑声。静贵妃一瑟,勉强抬头向着笑声传来的饿地方望去。那是一个有些姿色,但是面色不好的女人,不正是在落胎前爬上了龙的熙晴么?

    静贵妃一看来人是熙晴,才松了口气,狠狠道:“人!谁让你来的?不过你来的正好,快给本宫把这个疯婆子带出去!还有,染黛呢?跑到哪里去了?本宫怎么没见到她?”

    熙晴闻言一笑,声音越发尖利起来了:“染黛?我怎么知道?不过也不难猜,肯定是被别的主子要走了,谁会呆在被封宫的昭和宫?”说到这里面色一沉,狠狠道:“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我,我早就过了年龄放出宫去了!怎么会在这儿等死?”

    继而又一松,脸上带着些笑,轻柔地道:“至于这疯婆子么……不就是娘娘您么?怎么您还没看清楚啊~你面前,可是以前皇上心疼您,特意命人送来的等水银镜呢~听说最近最得宠的淑颖夫人和林充仪娘娘都没有呢!”

    熙晴一步步走进静贵妃,到了前,一把把静贵妃拖下,把她扯到水银镜前:“娘娘您看,您果然是生了孩子就显老了,竟然自己都认不出自己啦!快好好把自己的样子看清楚些吧!‘静’贵妃娘娘!”

    静贵妃听着熙晴一句一句。眼睛直盯着那面镜子里呆滞着表的老妪,慢慢地,她已听不见边熙晴嘴巴一张一合到底在说些什么了……

    她只是看着,看着……这个女人,是她?是三岁识字,五岁弄琴,七岁学棋,九岁论诗,十一岁画尽了江湖,十五岁元宵宴一曲动天下,宠冠六宫,才貌无双的她么?

    她怎么,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凄惨的叫声在昭和宫中回,昔的柳青然,最终变成了一个不得解脱,终生痛苦悔恨的女人。那面昭和宫中的水银镜,便是昔圣宠和今凄惨下场的证明…………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