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早产?二

    在没有任何线索的况下,唯一的证据就代表了真相。

    ——心理学笔记

    晔成帝用指尖一圈一圈描绘着茶杯杯口处的花纹,只看了一眼兮离,却并无开口的意思。兮离见状,转面对着几个下人,道:“先由沁淑妃姐姐的人说吧。你们细细道来,今之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两个宫女相互看看,最后一个宫女向前磕了一下头道:“皇上、淑颖夫人,你们一定要为娘娘做主啊!今娘娘看天色晴好,太阳也是暖洋洋的。先前太医说,若是天气好,娘娘最好多在外面散散步,对胎儿也有利。”

    “我们娘娘想到昭和宫临近有一处梅园,梅花开得甚是喜人。而这梅园离昭和宫不远,娘娘走着去,正好散散心。于是娘娘便带着我们往梅园走去。等到了梅园,远远就看见一个宫女站在梅园口。”

    “娘娘便命奴婢上去询问梅园是否出了什么事,若是不方便,娘娘也就准备回昭和宫了。奴婢前去询问,那宫女说奉了流云阁林充仪娘娘的命令在梅园采摘梅花。娘娘想着既然不是什么大事,就想进梅园去看看梅花。”

    “守在门口的宫女也没拦着,奴婢们就跟着娘娘进了梅园,等到进了梅园,娘娘看见两个宫女再西面采摘梅花,便带着奴婢们到东面赏梅。谁知那两个宫女摘着摘着到了离娘娘不远的地方,奴婢远远看见她们,害怕她们冲撞了娘娘,便要她们不要在这面采摘梅花。”

    “可是那两个宫女不但不听,还出言不逊……娘娘后来注意到奴婢与两个宫女起了争执,可能娘娘听到了两个宫女的话,等奴婢回过神来,娘娘,娘娘就……就倒下去,见红了……”说完便伏在地上嘤嘤哭泣。

    林充仪的三个宫女在一旁听到那宫女的话,顿时连着磕头,口中还不断道:“冤枉啊娘娘!奴婢冤枉啊!”中一时间异常嘈杂,兮离示意一旁的太监把三个宫女的嘴堵上,道:“现下不是你们说话的时候,且听沁淑妃姐姐的人把话说完再行论证。”

    这时沁淑妃的另一个宫女也道:“就是这样!奴婢可以作证!当时沁淑妃娘娘看到起了争执,便想过去听个究竟,可是刚走到那边,就听到那两个宫女说的话,当时娘娘就子发抖,紧接着就脸色惨白,晕倒在奴婢的上,奴婢低头,发现有红色从娘娘裙子下面晕开,于是立刻大叫。这才把娘娘送回昭和宫救治……”

    兮离听得两个宫女的话,偏头皱了皱眉,道:“若事实是这样,那么那两个宫人到底说了什么话使得沁淑妃姐姐怒极攻心,而早产了呢?你们不得有丝毫隐瞒,速速道来!”

    两个宫女犹豫了许久,终于道:“回禀淑颖夫人,那两个宫女说,她们采摘梅花是奉了皇上的命酿造梅花酒,沁淑妃娘娘不、不配让她们避让……还说、还说,沁淑妃娘娘连奴才当面爬上主子的都能忍,难道还不能忍着她们在沁淑妃娘娘面前摘些梅花……”

    兮离闻言,还未说什么,就见晔成帝在扶手上重重一拍:“放肆!”晔成帝瞪着林充仪,“你宫里的都是些什么下人?满口胡言乱语,公然对正一品淑妃不敬!你不懂礼数,你的宫人也跟着轻狂!”

    随着晔成帝的话,林充仪的面色霎时惨白,却并无害怕之意。可此时,兮离却注意到跪在地下的两个宫女面带些许得色。而林充仪的两个宫女却不断挣扎,显然是有话要说。又瞥到晔成帝,发现他虽说语气冰冷,眼底却并无愤怒厌恶之色,心知这件事有文章,而晔成帝显然是不想真相埋没的。

    于是对晔成帝柔柔行一礼,轻声道:“皇上先别急着生气。此时也只是沁淑妃姐姐两个宫女的一面之词罢了,事是不是真的这样还未可知,也许沁淑妃姐姐的两个宫女护主心切,稍微夸大了一番呢?皇上不若听听林充仪的宫女是怎么说的?”

    晔成帝听到兮离的话,抬眼看了兮离,半响,才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茶杯,低声道:“如此,便依淑颖夫人所言,听听林充仪的宫女怎么说吧。”

    兮离抬头:“是——”示意旁边的小太监放开三个宫女,“你们对沁淑妃姐姐宫女所说的话可有什么不服?若是这样,便一一道来。”

    三个宫女中一个道:“启禀皇上、淑颖夫人,奴婢是在梅园门边亭子里的,奴婢当时顾着收拾其他两个人采摘的梅花,根本没看到沁淑妃娘娘进入梅园,而且奴婢也没有在梅园门口守着,更不要说和这位宫女姐姐说是奉命采摘梅花了!”

    另两个也道:“奴婢们一直在好好地采摘梅花,见到沁淑妃娘娘自然上去请安,说明了况后,奴婢们便想告退,好快些把事做完回去复命。谁知沁淑妃娘娘一直和奴婢们说些听不懂的话,奴婢们正着急,就见沁淑妃娘娘突然倒下,娘娘边的两个宫女姐姐大叫娘娘见红……”

    “肯定是这样的!皇上~~……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臣妾……臣妾自问没有做过任何不利于沁淑妃姐姐的事,沁淑妃姐姐为何这样栽赃臣妾……”没等任何人说话,林充仪就哀哀叫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直看着晔成帝。

    “好了,林充仪,这件事谁是谁非自然会水落石出,你现下不必多言。”兮离看着林充仪一阵腻烦,现在这里除了奴才们就自己、晔成帝与她三人,这样一副受害的表,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欺负了她呢!

    “那照你们所说,你们其中一人根本没有见到沁淑妃姐姐,而另两人也没有对沁淑妃有任何冲撞之言,反而是沁淑妃拉着你们不放,最后无缘无故地突然就见红了么?”

    兮离说完,不等二人确定,就转对晔成帝道:“皇上,此事颇有疑点,两方各执一词,而当时在梅园又没有其他人,实在难以判断谁是谁非……”顿了顿,有些犹豫,又下定决心严肃道:“妾斗胆,请皇上着太医为沁淑妃姐姐诊治,查探沁淑妃姐姐早产的原因,以免冤枉了无辜之人!”

    晔成帝看了林充仪一眼,缓缓颔首:“此事的确应当慎重万分,夏礼,传朕旨意,着太医院院首刘太医为沁淑妃诊治。让他诊治完毕后即刻来此见朕……若是沁淑妃醒着,就说朕着刘太医为她看看如何调理子。”

    夏礼躬领命,快步出去了。

    此时昭和外间一片寂静,兮离也不敢说话,只是看着晔成帝此时冰冷的眼眸,心下感叹晔成帝的无。若是沁淑妃真的是被别人下的手,晔成帝如此作态,只怕也会让后宫嫔妃个个恨得咬牙切齿,届时沁淑妃一个缠绵病榻,子极弱的宫妃,空有高位,怕是会活得极为痛苦。

    过了好些时候,才见夏礼从外间进来,躬道:“启禀皇上,太医院院首刘太医求见。”

    晔成帝颔首:“叫他进来。”“嗻。传刘太医——”

    刘太医进来的时候,兮离注意到他的子微微有些颤抖,像是在知道了什么让他极为害怕的事,却又压抑着。兮离低头,看来今天这事是不能善了了,沁淑妃的事儿多半是有问题,皇上为了重臣的面子,少不得要补偿林充仪一二,看来这林充仪的崛起,真的是不可挡了……不过,她才不信晔成帝会看不出来林充仪有鬼,这崛起,恐怕也不是晔成帝真心想要地,一切,都只是为了“制衡”二字。

    刘太医来到晔成帝面前跪下,声音极力想要显得沉稳,却还是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颤抖:“皇上,老臣为沁淑妃娘娘细细诊治了一番,发现沁淑妃娘娘早产的原因,是……是服食了落胎药的结果!”

    晔成帝霍然站起,“你说什么!”

    兮离见状,上前一步担心的喊道:“皇上——”

    晔成帝稳了稳子,对兮离摆摆手:“朕无碍。”又缓缓坐回位子。声音低沉,不见任何绪,“沁淑妃早产的原因,是服食了落胎药,而不是怒极攻心,以至于动了胎气而早产么?”

    刘太医对晔成帝道:“老臣的确诊出沁淑妃娘娘这段时间一直惊悸忧思,又极易动怒,因绪波动太大而动胎气是难免的,只是老臣敢担保,沁淑妃娘娘早产的原因一定是服食了落胎药!只是沁淑妃娘娘将近八个月的子,才会造成催产药的效果。”

    “而且沁淑妃娘娘的子极弱,才会出现见红的况,让人误以为是动了胎气而早产……”

    晔成帝见刘太医吞吞吐吐地样子,道:“有什么话一并说来!”

    刘太医对晔成帝道:“而且,老臣还诊出沁淑妃娘娘子之所以这么弱,皆是因为娘娘在前些时间连续进了一些微量的活血之物的原因。这样一来,娘娘早产虽成血崩之相,但救治及时,也是能够挽回的……”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