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间奏

    要让一个人信任你,不是要表现你的聪慧和诚实,而是要表现你的弱势和天真。

    ——心理学笔记

    今观林充仪面色,实在称得上是滴水不漏,没有一丝不该有的神色,让人看不出深浅。只是兮离注意到她的眼睛看向自己和沁淑妃都是满满的算计,却让人不得不担心。不过一个充仪,竟然眼中有那么深沉的算计……同样的眸色,兮离只在晔成帝眼中看到过。

    看来这段时间安皇贵妃倒台,自己果然是招摇了些。不过这当口自己哥哥正风得意,若是自己太过低调,可不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人该有的表现。不过林充仪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若是有人泼脏水,只要自己真的问心无愧,晔成帝就算是看在自家哥哥的份上,也会还自己清白的。

    成帝八年正月,晔朝攻打越国得胜之际,羌族军队偷偷撤退,赶在我朝军队回朝之前,在皇城关外扎营,准备偷袭皇城。

    同,前羌族公主帕伊尔汗,后封伊贵嫔,夜探万安,未果。皇城之内人人皆兵,抵挡羌族军队,罪人帕伊尔汗当午门外斩首,皇城之内羌族百姓全数被关押。

    次晨时,南征军将军阮卫轩识破羌族诡计,率军连夜赶回皇城,和皇城守卫士兵前后夹攻羌族军队,羌族败退,在关外和我朝军队对峙,自此羌族和晔朝正式对立。

    帝心甚悦,加封阮卫轩为正一品大将军,率军攻打羌族,誓要扬我晔朝国威。

    前朝大捷,后宫中也难得平静起来。只是……兮离轻轻抚摸着怀中的小狐狸,颇有些山雨来风满楼的味道呢~罢了,反正她好好管着宫务,这底下的人都是晔成帝挑的,晔成帝自然知道她是没有错的。

    何况她总觉得沁淑妃这胎要出事,不管是沁淑妃自己疯狂焦躁的样子,还是林充仪总是意味深长的眼神,她都觉得够呛。算起来,沁淑妃这胎已是七个多月了。都说七活八不活,恐怕这般的平静,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怀中的小狐狸鼻子耸动了一下,在兮离怀中蹭着,大有撒卖乖之意。兮离一笑,这小狐狸最近越发地馋了。不过……兮离闻着香味,转看着端着点心进来的侍书,这丫头最近越发放肆了。

    伺候的时候也不来,每天只管在厨房了磨练厨艺。也罢,她就当没这个丫头就是。只是昨天弄琴告诉她,这侍书最近可是越发不像样了。不来伺候也就罢了,天天在厨房窝着便是了,只是她竟然还在偷偷收买宸月轩的下人!昨还托内务府的小桃给她带了一鲜艳的新衣呢!

    当时自己是怎么说的?

    “好歹是伺候了我好几年的人了,看看吧,我始终不愿相信,她会背叛我。”

    弄琴当时的表,她就知道这个宫女是忠心可用的。也是,弄琴和侍书不同,侍书是家里的普通下人,爹娘也都是府中的下人,也就是这样,侍书心气高,难免想要拼一把,做个人上人。

    而弄琴不同,弄琴是孤儿,五岁那年便被娘亲救起,那时候爹爹还没做刑部尚书,还只是中了举,在刑部熬了几年,做得一个五品员外郎罢了。而娘亲是个有见识的,知道就算爹爹这般官职,自己也是要嫁到官宦人家的,又发现弄琴对药物敏感,便从小培养她学医。忠心自是不可别别人。

    看着吧,反正晔成帝是决计看不起背叛主子的人的,就算侍书成功了,也不会得到真心宠,而自己只是一个被一起进宫的下人背叛的可怜人罢了,有了这件事,自己的锋芒也会减弱许多。

    至于收买人心……兮离自视自己对下人不错,若是真的是忠心的人,当然不会为了一个背叛主子的人卖主求荣的,何况自己对侍书是真真不错,只怕就算是与她对立的嫔妃们知道侍书的心思,也要骂一句白眼狼的!

    罢了,只要侍书这段时间不要出昏招连累她,她也不去管侍书是如何背叛她的。想到此处,兮离淡淡笑了,逗弄着怀中的小狐狸:“小家伙,馋了?”

    小狐狸继续在她怀中不住蹭着,眼睛骨碌碌转着,还发出断断续续的叫声,叫地她心都软了。口中道:“好了,好了,知道你馋,喂给你……”便抱着小狐狸往桌子走去。

    晔成帝进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温婉的女子用点心一点点喂着小狐狸,嘴角抿着笑,眉眼弯弯,而女子前的小狐狸也是乖巧地只去吃女子手中的点心,对桌上的那一大盘却是看也不看,吃着吃着,还不时去女子的指尖,用子去蹭蹭女子的手,直把女子逗得更加开怀。

    嘴角不觉牵起一抹笑,晔成帝走近女子,笑道:“朕看你倒是真的这小家伙,连朕来都不知道了。”说着,语气中竟然带了点酸味。

    兮离一惊,才看到面前的晔成帝,又听着他的言语,恼羞道:“皇上!”又低下头,轻轻抚摸小狐狸,小声道:“皇上送的嘛~自然是的……”

    晔成帝柔和了眼神,上前也摸摸小狐狸,然后慢慢抓住兮离的手。兮离一顿,随后面带羞涩地向后靠近了晔成帝怀中,一时间两人无话。桌上的小狐狸没有人喂吃的,看看兮离,也不去自己吃桌上的那盘点心,只是趴在桌上,懒懒地看着两人。

    兮离眼神迟疑,不敢望向晔成帝,只是手却是慢慢加重力道,紧紧握住了晔成帝的。随后,便扬起了一抹安心的微笑。

    晔成帝一时间沉浸在这别样的气氛中,抱着怀中的女子,竟然不想松手。这个女子温婉,大方,又有分寸,从不让他为难。更难得的是,憨可人,对他一片真心。他不愿让她受委屈,对着她,总是不自觉地心软。他知道这是个危险的信号,只是他,也不愿放弃这得之不易的安适。

    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晔成帝的思绪:“皇上、娘娘,午时已到了,可要传膳?”两人俱是一惊,晔成帝抬头望去,原来是淑颖夫人边的大宫女。他记得,好像是叫侍书的,前些子在淑颖夫人这里用膳的时候,这个宫女也表现地甚是出挑。

    晔成帝眼神暗了暗,这样的表现他自然是知道这宫女是在想什么,只是……看向怀中的女子,见她亦是看见了那宫女,眼神复杂,好像是有些伤心,不敢置信,还有些……侥幸?难道还在自欺欺人?

    晔成帝心下摇了摇头,心中暗叹女子的心软——这样的况若是出现在其他嫔妃处,恐怕宫女就算没有引他的意思,只是稍微穿得显眼了些,或是行事出挑了些,也很快会被挑着错处打发出去的。

    不过晔成帝转念一想,这不也说明了女子的重么。罢了,他明里暗里总会护着女子几分的,他不愿这份难得的憨染上了其他颜色。

    兮离的声音有些晦涩:“皇上现下是否觉着饿?”

    晔成帝放开女子,却依旧牵着她的手,道:“妃一说,朕还真觉得饿了。”

    兮离带上些笑意,道:“那就传膳吧。”又转头对着侍书道:“侍书……传膳。”

    膳食上来,晔成帝放开了兮离的手坐下,兮离亦坐在晔成帝旁边,先对弄琴道:“你去把小狐狸抱着,先前我喂了些点心给它,但是想必它是没饱的,你把小狐狸照顾好。”然后再转头,拿起勺子给晔成帝添了一碗山楂鲤鱼汤。

    晔成帝似笑非笑地看了兮离一眼,兮离知他是看自己如此放不下小狐狸,在调侃于自己。眼中一羞,却并不理他,只道:“皇上先进一些汤吧,妾看前先天皇上午膳一直进得甚少,这汤是用鲤鱼和山楂用小火细细熬的,很是鲜美开胃。

    晔成帝闻言进了一勺,道:“嗯,果然味道很好。”兮离笑着道:“既然味道好,皇上就多进一些吧。”说着,又夹了一筷子凤尾鱼翅给晔成帝:“皇上多进些,妾看着皇上前些天胃口不好……”有些羞地扫了晔成帝一眼,“心疼着呢……”

    晔成帝闻言,抬头看着兮离,望见她如花的颜,和关切的眼神,便笑着点头,随着兮离的服侍慢慢进了许多。

    待到将桌上的菜全部尝了一遍,兮离见晔成帝也有七分饱了。正想给晔成帝乘一碗汤,就听侍书在一旁道:“娘娘,今天这山鸡丝燕窝汤奴婢从早上就开始炖了。软烂易入口,再不吃可就冷了不好吃了!”

    兮离手一顿,有些勉强地对晔成帝笑道:“皇上可是有几分饱意了?吃太饱对子也不好,这山鸡丝燕窝汤也极是鲜美,妾给皇上乘上一碗,压压食如何?”

    晔成帝看了侍书一眼,方才对兮离道:“甚好。”

    于是兮离便给晔成帝乘了一碗汤,又看着颇有几分不甘的侍书道:“你这丫头,也是我平时宠你太过,怎的这般没规矩?还不下去!”

    侍书抬头不敢相信地看了兮离一眼,竟然就这么赶她走了?随后又看向晔成帝,盼望他能说句话。可是晔成帝只是埋头喝汤,眉毛都不曾抬一下,侍书只好恹恹地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