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惊胎

    人心,永远都不是轻易能够把握的东西。

    ——心理学笔记

    宸月轩意盎然的同时,昭和宫的人也未成眠。

    沁淑妃这几本就不安。她已是六个月的胎了,按说寻常怀胎,只是在前两到三个月以前出现不适的症状,比如呕吐、心悸等。可是沁淑妃现在还是吃不下东西,没有精神。再加上几个月前差点被安皇贵妃得手,而且大封六宫竟然没有她的分,沁淑妃的脾气越发焦躁起来了。

    这晚如同平常一样,沁淑妃好不容易才得以入眠。怀孕一来,沁淑妃的睡眠本就浅,刚睡下,就听见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和叫喊声,沁淑妃听见之后立刻醒了过来,此时沁淑妃又困又饿,没有精神。却再也睡不着。

    沁淑妃心中烦闷不已,大声叫道:“熙晴?染黛?人都死到哪儿去了!还不快给本宫滚进来!”

    熙晴、染黛在外间榻上小憩,也被外面声音所扰,才起,就听见沁淑妃的叫喊。顾不得许多,立刻跑进内间,生怕沁淑妃拿她们撒气。染黛扶着沁淑妃道:“娘娘小心些,别动气,小心惊着小皇子。”

    沁淑妃看着两个宫女着急的表,这才堪堪满意,对熙晴道:“去给本宫拿些吃的来,本宫饿了。再叫人去打听打听出了什么事儿,外面这么乱糟糟的,这阮兮离是怎么管的!要是有什么大事,本宫看她怎么下台!”

    熙晴道一声是便出去了,自从那件事发生后,沁淑妃因为皇上已然罚过她,也就没再对她怎么样,可是却也越来越看她不顺眼了。所以熙晴也不再在沁淑妃面前多言,免得被迁怒,心中却思量着要另谋一个出路。

    她是沁淑妃封夫人后柳家千辛万苦安排进宫的,可是她自小便是孤儿,柳家对她也不是很好,不过像培养一个工具罢了,所以她跟在沁淑妃边,也不过是求一个平安罢了。可是现下的况,她看得分明。

    皇上虽然在那天对沁淑妃温言轻语,可是几天后沁淑妃不顾皇上的旨意,自己执意出了昭和宫去看安皇贵妃,显然被皇上厌弃,连大封六宫都没捞着好处。而且沁淑妃的子越见飞扬跋扈,皇上连着好些子不再踏入昭和宫,显然沁淑妃是失宠了,也就沁淑妃仍然沉浸在宠冠六宫的过去中。

    虽说沁淑妃怀了皇嗣,地位稳固,可她眼见着沁淑妃怀孕后的反应,觉得这胎不出事的可能甚小。更何况,皇家都所谓母以子贵,子以母贵。沁淑妃没有家族撑腰,若是沁淑妃失了宠,就算顺利生下一个健康的皇子,也不见得会得宠。而一个不得宠的皇子和后妃,其下场可见一斑。

    可是熙晴自己也清楚,自己为沁淑妃边的大宫女,在沁淑妃得宠的时候间接得罪了不少宫妃,若是沁淑妃失宠,自己被放出昭和宫,也不会有好去处。若是沁淑妃不倒,自己也总有一天被沁淑妃找借口打发出去。而那些人不能把沁淑妃怎么样,自己又没了庇护,自然会拿自己出气。

    所以为今之计,熙晴想着自己只有一条路,就是冒着危险引皇上。若是成了,以后就算不得宠,被宫妃奚落。起码也不用像现在这样伺候别人,还担惊受怕。至少皇上对后宫看的紧,吃喝不愁。若是不成,不过也就失去命,也好过现在夜煎熬。

    熙晴思量着,沁淑妃的样子越来越不好了,整个人都变了个样似的,与以前她得宠时的子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她得找准时机尽快脱,可千万别染上什么事儿。

    而内,染黛服侍着沁淑妃稍微梳妆了一下,又给沁淑妃披上一件大氅,端来一杯茶,口中道:“娘娘先喝口茶吧,小心着凉。”

    沁淑妃淡淡应了一声,勉强进了一口茶,对染黛道:“你叫人去打听打听别的宫里有什么风声传出来……还有,皇上现在何处?”

    染黛道:“娘娘别急,熙晴姐姐必定已然去打听了,娘娘这里可离不得人,奴婢方才就叫熙晴姐姐去做了。娘娘可还困倦?”

    沁淑妃心下满意染黛以自己为重的做法,带着几分笑意道:“是困倦着呢,不过本宫现下也睡不着,你去把安神香给本宫点上,也好消消本宫心中的烦闷。”

    染黛一边给沁淑妃的茶碗中续水一边道:“这安神香自然是好的,不过毕竟是香料,若是积月累难免对娘娘腹中的小皇子有些影响,前几魏太医说了百合花有静心凝神的效果,奴婢命花房的奴才这几送百合过来,只是冬培养百合不易,今傍晚才送来一束。不若奴婢现在把花拿进来?娘娘闻着香气也比点香松快些。”

    沁淑妃颔首声道:“你考虑地很周到。不过这中有些冷,你再去把中的炉子点上,驱驱寒气。”

    熙晴放好了手中的家什,答道:“是,奴婢这就去把花拿来,娘娘有什么事就叫奴婢。”然后便出门去,把放在外间的百合抱进来。百合的清香散发出来,沁淑妃的眉头显然松快多了。

    染黛把百合放好,让沁淑妃恰好能闻到百合的香气,又不至于太浓熏着了沁淑妃。然后又拿起火折把旁边的火炉一一点好。上号的银丝碳立刻就冒出阵阵暖气,中显然暖和了许多。

    沁淑妃看着染黛的动作,心下点了点头,果然很有分寸,不愧是宫里□出来的好手,比起那不中用的差点儿让她着了道的熙晴好上不止一星半点儿。看来还是找个机会撵了熙晴,再找一个得用的宫女才好。

    正想着,熙晴进来了。只见熙晴进来便跪在沁淑妃前道:“回禀娘娘,今是有刺客从万安一直被侍卫追到了内务府。皇上已下了封口令,奴婢也只能探到这么多。其余宫也都派人打探了,也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便都回去没有动作了。”

    顿了顿,又吞吞吐吐地道:“皇上、皇上封口后便往宸月轩去了。然后,又直接在宸月轩歇下了……”

    沁淑妃闻言大怒:“凭什么去宸月轩?!本宫怀着皇子,皇上居然都不来看本宫一眼,安慰本宫,居然去了宸月轩?还歇下了?!”

    熙晴和染黛见状,连忙劝道:“娘娘莫急,魏太医说过您不能轻易动气的!淑颖夫人掌管宫务,皇上定是因为今晚出事才去的宸月轩,深夜又疲惫,才顺便在宸月轩歇下的——”

    熙晴和染黛忙不迭地劝着沁淑妃,谁知竟有了反效果。沁淑妃一听就更气了:“淑颖夫人!她凭什么!凭什么越过我掌管宫务!凭什么——”

    沁淑妃越说越急,突然肚子一痛,一下子直捂着肚子,说不出话来。熙晴和染黛都有些慌神,这夜深人静的,若是沁淑妃的肚子出了什么问题,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她们!口中喊着太医就要跑出去。

    “给本宫站住!”两人都停下来,原来是沁淑妃缓过劲来,眼睛死死盯住二人,口中道:“染黛,扶本宫到上去。熙晴,你去太医院,今儿当值的太医有魏太医,你去把他给我叫过来!——记住,只叫魏太医,不得声张,也不得让别人知道我不舒服。”

    两人无法,只得照沁淑妃说的办。

    一刻钟后。魏太医提着药箱赶来昭和宫。

    沁淑妃问道:“你们没被人注意到吧。”魏太医答:“娘娘放心,微臣和熙晴都很小心,没有人发现我们。”

    沁淑妃点了点头,“那就好。我方才肚子一下痛得很,你替我瞧一瞧有什么不妥。”

    魏太医道:“是。”,拿起一块丝绢盖在沁淑妃腕上,细细诊脉。过了一会儿,魏太医收回手和丝绢,却跪在地上,口中道:“娘娘,恕微臣直言,娘娘这胎……怕是不好……”

    沁淑妃蹴地做起了子,紧紧盯着魏太医:“什么不好?!”

    魏太医道:“娘娘怀孕后,本就思虑过重,又兼之心悸劳神,一时动气。已有惊胎之象。而且,娘娘的子本就弱,怀孕之前更是有用过麝香的痕迹,所以——”

    听到这里,沁淑妃心中的不详越来越明显,示意熙晴和染黛到门口守着,沁淑妃对魏太医道:“有什么直说!”

    “呃……娘娘的胎气很不稳,而且胎位不正,生产时很大可能会难产……就算万幸生下了孩子,胎位不正,很有可能导致孩子……心智有问题……而且还会对娘娘的子造成很大的损害——极大可能以后很难生养……”

    沁淑妃闻言脸色煞白,那不就是说她只能有一个孩子,不知是男是女,还很有可能是个傻子?——她才不要!若是这个孩子不能成为依靠,而成了拖累,她还不如不要这个孩子呢!

    这样想了一会儿,沁淑妃下定了决心,问道:“若是——不要这个孩子呢?”

    魏太医闻言吓得立刻把头埋得低低地:“娘娘……这……谋害皇嗣可是大罪……”

    沁淑妃眼角一挑,“没出息!本宫又没说不要孩子,只是问你若果流产会怎样——快回答本宫!”

    魏太医无法,只道:“若是现在流产,也会对娘娘的子造成损害。只有到孩子7、8月份的时候落胎,才会把损害降道最小。伺候再慢慢调理年余,才能恢复健康。”看了看沁淑妃晴不定的脸色,又加了句:“若是贸然流产,或是冒险生下孩子,娘娘可能以后都会缠绵病榻……”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