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阴谋?一

    一成不变的人,终究会被厌烦。

    ——心理学笔记

    宸月轩内。

    兮离抱着小狐狸,侍书安排完了两个内侍,已回来了。

    侍书向兮离行礼,道:“主子,奴婢已经安排好了……还有,今儿皇上出了咱么宸月轩,没去哪儿,但是像是又翻了伊婕妤的牌子。”

    兮离看向侍书,“这等事,我不是吩咐过你们不要管、不要打听么?我不过区区一个昭仪,怎么能这样做呢!反正我明请安的时候也会知道的。”

    侍书瑟缩了一下,又笑着道:“我的主子!奴婢这不是为您好么!皇上好些时候没来咱么这儿了……”

    兮离道:“什么话!皇上午膳不是还是在我这儿用的么?还有,皇上想到哪儿去就到哪儿去,又岂是能妄加揣测的?”又放软了语气,“侍书,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真的不能这样做……这不合规矩……窥伺帝踪是大罪……”

    “主子……”“好了……”兮离打断侍书的话,“你多个心眼是好事,可不该你管的事业千万不要管,我是为你好。”

    “对了,皇上说你做的荷叶羹很好,反正我这里有弄琴伺候,你不若去多研究一些菜式,我看最近皇上胃口不太好,这样下去会伤的,要想办法让皇上多进一点才好。”兮离微蹙着眉,有些担忧地道。

    侍书眼睛闪了闪,对兮离笑着道:“是,奴婢这就去做,不过……奴婢这么努力,主子有什么赏赐?”

    兮离笑着:“你呀,古灵精怪的,我这儿可没什么好东西。你要是让皇上满意,胃口好了,我就亲自去向你跟皇上讨赏。”

    “真的?”侍书眼中喜色更甚,按捺不住地确认。

    “你何时见我食言?好了,快去做吧。还有,叫那两个公公收拾完就到我这儿来,你也不必学怎么照顾小家伙了,我正好没事,亲自学一学也有趣。”兮离把怀中的小狐狸举起来,笑得甜蜜,“小狐狸,你怎么这么可呢~”

    侍书见兮离这般样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告退了。走出门口,侍书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见兮离把小狐狸凑到眼前说着什么。小狐狸挣扎着跳出兮离双手的钳制,一纵到了兮离的怀里,用自己的子去蹭着兮离。兮离笑着摸了摸小狐狸,呢喃着,“叫你什么好呢……”

    晔成帝连续一个月没歇在宸月轩了,只是有时会跑来看兮离一眼,又匆匆离去。这一个月里,晔成帝大半都去了伊婕妤那儿,几天去了安皇贵妃那儿,然后就都是在低等嫔妃那里了。

    昭和宫和玉卿宫虽然没去,可晔成帝也常去看沁淑妃与胡妃。听说胡妃的胎养得很稳,皇上也免了沁淑妃和胡妃的安,胡妃也就没出来乱晃,每就是在宫里安心养胎,什么事都不管。

    可这沁淑妃就没有胡妃那般的觉悟,每着个肚子去明熙宫请安,像是生怕自己不招眼似的,还时不时用言语刺着满宫肚子没有消息的嫔妃。看着她每请安时故作吃力的样子,明熙宫里各个嫔妃都烧红了眼。

    兮离看着沁淑妃那样子,暗叹这位可真的是被这怀孕的事害惨了,看来已是产前忧郁症的前兆了。她现在这个样子哪还有半点才女的样子?简直就是个无知妒妇。这洋洋得意的样子,恐怕晔成帝看沁淑妃都不能顺眼……

    难怪那天晔成帝会说出那番话,就是不知这次收拾沁淑妃的会是谁了……不过看着明熙宫中众嫔妃的样子,这沁淑妃简直是人人得而诛之,只是安皇贵妃眼中的恨更甚众人,那眼神,连兮离看了都打了一个寒噤……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最近好像还没有人动手脚,起码兮离观众人面色还没人动手。只是昨沁淑妃告病,说是受了寒不舒服。看来已是山雨来风满楼了。

    罢罢罢,这些事她看着就好,反正晔成帝也叫她不要管了,她现在只要约束自己的人,别被人栽赃嫁祸就好了……

    侍书!兮离叹一口气,小狐狸灵动的眼珠转了转,凑上来兮离的脖颈。兮离被柔顺皮毛蹭着,忍不住抱紧了它。她是真的庆幸,把小狐狸要了来。虽说当时是存着算计晔成帝的心思。但这小狐狸真是招人,她就只是看着小狐狸在眼前撒,就觉得她那颗浸泡在黑暗的皇宫里的心都明亮了起来。

    侍书……现下还是压着她……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想的,竟然把注意打到晔成帝上去了。兮离看着那丫头成天在厨房忙里忙外,做好了一样就迫不及待找人品尝,每天比她还盼望见着晔成帝道宸月轩的样子,兮离就觉得心中不可思议。

    这侍书可是她从家中带来的,她难道不知道她的家人全在兮离手里捏着么?她难道不知道这样爬上晔成帝的还不如出宫找个人嫁了么?看着那丫头眼中膨胀的自信,兮离真的不知该作何想法。

    算了,既然她自己轻,就由着她好了。反正这也给她提供了一个好机会。毕竟阮昭仪不能一直这样天真下去,她要有个机会来成熟……

    明熙宫。

    安皇贵妃对着跪在下首的柳柳夏,声音沉,“事儿都办好了?没人察觉吧。”

    “娘娘放心,奴婢做得很小心,决计没人发现的。”柳道。柳夏接着柳的话,“娘娘,既然沁淑妃能怀上,咱们早先做的手脚定是被她发现了,要不要先停一下,免得到时候被人查出来。”

    安皇贵妃颔首,“她是一定发现了,只是她向来是个没脑子的,一定不是她自己发现的,而是有人提醒了她,你们尽管去做,要小心把线索全部抹掉。然后,找个替死鬼。”

    柳道:“这几胡妃没有出玉卿宫,阮昭仪除了请安也没有出来过。娘娘是想让伊婕妤顶上么?”

    安皇贵妃冷笑一声,“她算个什么东西!若不是羌族她能得宠?等这场仗结束了,本宫的父亲回朝,皇上自然会知道本宫的父亲和羌族孰轻孰重。伊婕妤不足为虑,就让她得意几天。”

    想了想又道,“你们尽管往低位嫔妃上嫁祸,胡妃皇上不会动她,阮昭仪得了只狐狸养着,看来皇上对她还是有几分喜。不管嫁祸到哪个上,皇上都很有可能会彻查,皇上若是真发狠了,就很容易查到本宫了。”

    柳夏犹豫着,“娘娘……皇上不是很宠沁淑妃么……会不会……沁淑妃死咬了娘娘不放……”

    安皇贵妃瞪了柳夏一眼,见她瑟缩了一下,才道:“不会!现下正打仗呢!皇上怎么会动本宫?只要明面上不是本宫做的,皇上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就她柳青然最近那肆意妄为的样子,皇上就算对她有几分宠都被耗光了!怎么还会管她说什么!再说了,说不定皇上也正恼火着有个商妇生的孩子呢!”

    “好了,你们尽管去做吧,有结果就立马来回报本宫。”

    “是——”柳柳夏皆退下。安皇贵妃勾起一抹笑容,“柳青然……很快,你就再也不能得意起来了……呵呵呵……哈哈哈哈……”冷的笑声环绕在明熙宫中,这座起名为光明的宫,这一完全被黑色浸没。

    这天雨下得大了,带着深秋和初冬的寒意,御花园也全然没了往的人气,清清冷冷的,只有几个宫女匆匆走过。

    一个宫女正小步跑着,紧紧护着怀中的一包药。

    主子病了。可是主子只是个小小的嫔,现在沁淑妃和胡妃又都怀了孕,太医院的人全都上赶着去伺候她们,又怎么会在意一个小小的不怎么受宠的嫔体如何呢?主子也不敢拿她们怎么样,可是主子这么病下去怎么得了!

    幸好太医院新进的魏大人心善,给她们抓了药,也许吃了这些药,主子就没事了!她可得把这好不容易得来的药赶快给主子送去……

    突然前面一个转角闪出一个人影,宫女反应不及,被撞了个正着。

    “砰——啪——”宫女从地上爬起,看见方才被自己护着的药已经被撞到了地上。

    “怎么办——”宫女带着哭腔,“好不容易得来的药……全湿了,这下主子的病怎么办啊……”

    另一个人影这时也爬了起来,“这是什么药?贵重么?”

    宫女抬头一看,竟是昭和宫的大宫女熙晴!连忙恭敬地道:“回禀姐姐,我们林嫔娘娘受了寒,这是奴婢好不容易求太医院开的药,可是……”

    熙晴蹙眉看着药,“受寒?这药全湿了,不能用了……”看着眼前宫女焦急的神色,熙晴松了眉,道:“……没事儿!我带你去再拿一副就是了,你把你的那包药拿着,我去给太医院的人解释一下就行了。”

    宫女没想到峰回路转,笑着连声道:“是、是!真是麻烦姐姐了,要不然奴婢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太谢谢姐姐了!”

    熙晴笑道:“本就是因为我才会这样的,而且我也正要去太医院拿沁淑妃娘娘的药呢,反正顺路,算不得什么麻烦。”说着向太医院走去,“还不快跟着,你主子可等着药呢。”

    “啊,是!”宫女连忙跟上熙晴的脚步,两人快步向着太医院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