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变调?一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写完了……

    我要死了TAT

    这几天一直夜颠倒TAT

    要改要改!!!!

    还有,这几章标题是不是很奇怪……

    其实我就是不知道用什么好……
  最大的危机往往来源于你最不设防的人。

    ——心理学笔记

    安皇贵妃坐在外间椅子上。

    不管今沁淑妃与胡妃是为什么出了事,对她都没有好处。

    “太医出来了!”有嫔妃小声叫道。“叫什么叫!一点儿规矩都不懂!”安皇贵妃心里正暗自懊恼呢,训斥了一句,压下心里的不适感,看晔成帝没说话的意思,对太医问道:“太医,沁淑妃和胡妃是怎么回事?”

    太医跪下,子伏地道:“恭喜皇上,沁淑妃与胡妃皆有喜了!沁淑妃这胎已有三月,胡妃也有两月半了。”

    “这是好事啊。”安皇贵妃心里一惊,却又强自按下,对着晔成帝道。只是谁都能听出来她的声音中一分喜意也没有。

    晔成帝眼神幽深的看了安皇贵妃一眼,慢慢浮出几分笑意,道:“赏!”

    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对太医问道:“方才沁淑妃和胡妃的样子都不好似的,可有什么不妥?”

    “就是,可是伤到了孩子?”安皇贵妃也急忙追问。

    太医道:“请皇上、安皇贵妃娘娘放心。两位娘娘肚子里的孩子都很健康,没有什么。方才胡妃是误食了对妊娠不利的兔才会不适,只是稍稍动了胎气,只要安心调养几便会好了。而沁淑妃,臣探其脉象……并无不妥,只有些惊悸忧思之象,想是沁淑妃娘娘最近有些心绪不宁,今又饮了酒,才会有些眩晕之兆。只要今后安神静心便无大碍。”

    晔成帝道:“如此甚好,你下去吧。”

    “是。臣告退。”

    晔成帝对各嫔妃道:“今儿就此散了吧。”又对安皇贵妃道,“你将沁淑妃和胡妃的份例都加上三成,她们的一应用品也由你亲自过问。朕去看看她们。”

    “是,皇上放心吧,臣妾定会将她们照顾好。”安皇贵妃低下头,手上的指甲刺破了自己的掌心。柳青然怎么能怀孕?她怎么会怀得上呢?难道自己动的手脚被发现了?不,若是被发现了,自己也不会安然无恙地站在这儿。

    这一年自己一直与柳青然暗中争斗,真让她生下了皇上的长子,自己哪里还有活路!柳青然,你霸着皇上的宠也就罢了,竟然还妄想产子,我安如烟绝对不会让你如愿的!这可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本宫啊……

    “那便好。”晔成帝也不看安皇贵妃,径自走入了里间,朝着沁淑妃去了。

    中秋宴会就此散了。

    兮离坐在浴桶中。烟雾从水中慢慢缭绕上来。环绕着她的子。果然两个都怀孕了啊。只是这沁淑妃是怎么回事呢?惊悸忧思?心绪不宁?她才不信!

    虽说沁淑妃看上去没什么问题的样子,可她瞧得清楚,喝下那桃花酒之前,沁淑妃的眼神明显是极清明的。也就是说,要不今儿这出是沁淑妃设计好的,毕竟八月中秋是个好子,今儿被发现怀孕,晔成帝也会欣喜的吧。虽说她没看出来晔成帝欣喜,反而见到晔成帝眼中的冰冷和凉薄。

    若不是沁淑妃设计好的,那便是着了道,明显不是安皇贵妃做的,而且,连太医都没有发现……那便只有一个人能做到了。

    晔成帝,沁淑妃,是哪一个想要有孕的事暴露呢?

    话说回来,胡妃也是有几分脑子的,想必是见沁淑妃的样子,立刻决定把自己怀孕的事曝出来的吧。现下两个妃子怀孕,可先一步的沁淑妃显然比胡妃打眼多了……

    这一年间,胡妃的“直爽”怕也是做给别人看的,难怪每次都“直爽”地恰到好处呢!也是,后宫里又有哪个女人是简单的呢?这是个吃人的地方,只能够自己不断去成长。

    兮离叹了口气,不能着急,现在还不是时机。要忍耐……

    这厢晔成帝正在沁淑妃边。

    “皇上?妾这是怎么了?”沁淑妃刚醒来,一见边的晔成帝,一愣。摸了摸仍旧留有几分眩晕感的额头,声音带着几分脆弱地问道。

    “没事,妃怎么这么糊涂,连自己有了孩子都不知道?还好今你晕倒,太医诊出了好消息,若是一直不知道,不小心伤着了怎么办?”晔成帝扶住沁淑妃把她的头放于自己的膛上,语气温柔,但眼神却不见一丝温度。

    “孩子?皇上!真的吗?妾……妾有了皇上的孩子?”沁淑妃猝然抬头,表惊讶地道。

    晔成帝把她的头按下,“是呀!你慢点,都是有子的人了,怎么这样不小心。你就乖乖得养胎,给朕生一个健康的孩子……现下战事紧张,你好生静养着,等事告一段落,朕便晋你为贵妃。”

    沁淑妃温柔地笑着,“晋不晋位什么的也不要紧,妾只要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就好了……皇上,妾几个月的子了?”

    “三个月了。……你呀,怎么就一点儿没发现呢?”晔成帝语气无奈又宠溺。

    “妾也不知道嘛。”沁淑妃撒道。

    此时一个宫女进来,跪下对晔成帝道:“皇上,胡妃娘娘醒过来了。”

    “知道了,朕这就去看她,你先下去吧。”晔成帝道,又低头看向沁淑妃,“胡妃也怀孕了,已是两个半月,她今动了胎气,虽说不打紧,但也是现下才醒来。朕去看看她,你好好休息,好不好?”

    “皇上这就走啦……好吧,那,皇上可要常来看看妾……”沁淑妃先是惊讶,听着晔成帝解释过后,又一脸不舍的样子,乌黑的发丝软软得搭在未施粉黛的脸上,端的是清丽无双,惹人怜

    “朕答应你。好了,朕走了,乖乖休息。”晔成帝笑了笑,手指抚摸过沁淑妃的脸颊,转走了。

    看着晔成帝的背影,沁淑妃的脸色变得十分沉。今无缘无故晕倒也就算了,三个月的胎已经够稳了。她也正想找个机会把怀孕的事曝出去。可是今她竟然没有什么好处?

    胡妃,动了胎气,竟然想来分她的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皇上心里定然是只有自己的……她的孩子最好就这样掉了!沁淑妃在心中狠狠的诅咒着。皇上的第一个孩子,只能是她生的!

    安如烟这个人!若不是前些子母亲进宫,她还不知道自己着了安如烟的道呢。居然把麝香加入她每用的墨中……等着吧!等她平安生下皇上的第一个孩子,立马就收拾了她,到时候,还有谁能从她这儿抢走皇上?

    大宫女熙晴在一边看着沁淑妃的扭曲的脸,心里暗暗着急。早先娘娘母亲来宫里的时候,就交代她让娘娘切莫胡思乱想,更不要轻易泄露自己的绪。可是她哪儿敢劝娘娘啊!

    怀孕的人本就容易心焦躁,胡思乱想。更何况这段时间皇上总在伊婕妤那儿,娘娘的地位有下降的威胁,弄得娘娘每天都有些……她现在也只能尽量劝着娘娘,安心养胎,争取生下皇上的长子。也只有这样,娘娘才会安静一些,这样对娘娘的体也好。

    又说晔成帝出了沁淑妃这处,又去了胡妃那儿。一进宫门便看见胡妃惊喜的表,“皇上?您来了……”有些小心翼翼有些欣喜,胡妃作势要从上起来请安。

    “妃免礼。”扶起胡妃,晔成帝贴着胡妃的耳朵道,“妃感觉可好?还有什么不适么?”

    “回皇上,妾一切都好,太医也说过没什么大碍,只要好好休养便好。”胡妃倚着晔成帝,脸上欣喜又有些后怕,“妾真不敢相信,妾有了……皇上的孩子……”

    “是好事,说明妃有福气啊。”晔成帝道,“妃近就安心养胎,有什么要求尽管派人去告诉安皇贵妃,朕已经吩咐了她一切以你和沁淑妃为先。”

    晔成帝看着眼前女子欣喜的表,突然就想起了那影说道,那个叫阮兮离的女子在御花园孤寂地低喃着“缘分”二字。收了心神,晔成帝忽然不想再女人面前做戏,道:“朕今还有奏折没看完,要先回承乾宫了,妃休息吧,朕得空便来看你。”

    “嗯,妾恭送皇上。”

    出了玉卿宫,夏礼迎上前来,“皇上接下来要去哪?”晔成帝瞪了夏礼一眼,这奴才越发没规矩了,“去承乾宫。”

    夏礼被瞪了一眼也不怕,皇上最近对他们这些人越来越有人味儿了,没见影卫都敢稍稍对着皇上开玩笑了么。不过做人可不能得寸进尺,夏礼提高了声音道:“摆驾承乾宫。”

    回了承乾宫,晔成帝却没看奏折,而是由宫女伺候着休息。他看着自己被拆下来的发簪,又想起了那个会为他绾发的女子。想着那一句缘分,他似乎可以看见女子说这句话时,坚强又脆弱的表

    又想起今那两个怀孕的女人。胡妃也就罢了,虽说他对这个孩子不期待,不过也不讨厌就是了。

    柳青然……他晔成帝钟夜祺,不会让这个女人生下他的孩子,绝对不会,她,不配!本以为既然安如烟对她下了药,那他也不必去搭理她,没想到安如烟这么没用,竟然让柳青然怀上了!

    哼!既然是她安如烟没防住,也由安如烟来解决了这件事吧。怎么做,就是安皇贵妃的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