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幕后

    越是拥有越是不满足。人们在拥有了一件新的物品后,会想不断配置与其相适应的物品,以达到心理上平衡,这在心理学叫"配效应"。

    ——心理学笔记

    秋猎终于告一段落。

    此时正是傍晚,金秋的天气正是所谓秋高气爽的时候。长长的车队在官道上缓慢地行走,秋风缓慢地吹过,带来一阵阵凉爽的气息和收获的喜悦。

    此时銮驾外的夏礼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原因?自然是宫中下药一事的结果出来了。影卫正跟皇上汇报呢。这时候可不能轻易出声,到时候被迁怒了,还不是只能自认倒霉……

    晔成帝正在听着影卫的汇报。真是不查不知道,他这些后妃动的手脚也太多了……应该说,幸亏皇后善妒,没有放多少人进宫么,否则这后宫还不知道多乱呢!

    “属下自皇上走后,就暗中搜查着宸月轩。这药应该不是冲着阮修仪娘娘去的。属下发现宸月轩中各类一直摆放着的规制内的摆设和用具都散发着特别的味道。取了一件木制的茶托仔细查探,发现这茶托是先制成一半的底座,在中心涂上药汁,再镶上另一半。平时什么都闻不出来,只在泡茶的时候杯水一烫,味道便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混入茶香中被吸入人体,已达到效果。”

    “属下发现后,又先后数次查探宸月轩中其他物品,发现像茶具、浴具之类皆是用这般隐秘之极的手法。而花瓶此类的物件,则是在上面涂的釉中混有药物。香炉等物,是在香炉的内层、底部的铜料上涂有药物。另外,在被褥、罩、单上也有药味,这些东西,则是用混着药物的染料染制成的,颜色异常艳丽精致。……这些东西,内务府按例配送,一般,只有得宠的娘娘才用的的东西。而这些所有被下药的东西,奴才查看内务府的档案发现,都是在27年前太后娘娘故去时趁着皇后大殇,各宫守孝时换上的……”

    “27年前?太后故去之时?也就是说……父皇在位的时候就……27年前……朕记得……是三皇弟生母洛妃掌的宫务,也就是说,是洛妃做的?”晔成帝眯着眼睛,道。

    “……是。”晔成帝挑了挑眉,道:“那朕记得,洛妃住的地方就是安贵妃现下住的明熙宫,洛妃不可能连自己都下了药吧,那安贵妃,又为什么不能怀孕呢?”

    “属下正要说。属下在查探宸月轩时,还发现另一拨人也在暗中查探宸月轩的东西,但是没有属下查得这么细致,并没有查到什么东西。属下觉得有异,就跟着那些人,发现,他们跟皇后宫中的大宫女黛蓝有联系。”

    “属下得知后,觉得此事有异,于是又询问了陛下自得知有人下药后派去监视皇后娘娘的影七,影七回报皇后娘娘得知阮修仪被下药后说了这样一些话:

    “这事,本宫不管!总归,这阮修仪不是本宫动的手!你管好各宫的探子,让他们这段时间都乖觉点,别被抓住了……只要别把阮修仪这盆脏水泼到本宫上就是了。哼,本宫还在想这阮修仪跟去秋猎会不会有机会怀上呢,这下可不用担心了……”

    “属下觉得奇怪,又命人跟着黛蓝,查到了皇后娘娘的大部分探子,发现黛蓝在下药事件后联系的大部分探子,都是一些粗使宫女,并没有什么机会下药……但皇上走了七之后,属下发现黛蓝在月初各宫领取物资的时候,去额外见了一个人。”

    月初领取物资的时候?晔成帝心里一动,“什么人?”

    影卫道:“是负责置办各宫香料、香粉、皂角、头油等物的采买王邱。”

    “王邱?和王家有关系?”

    “是,此人是王家出了五服的亲戚。”

    “属下跟踪此人,发现此人在内务府虽然上报的自己置办的东西都是老字号铺子的,但是所有东西都是由他本人的一家作坊生产的,内务府诸人虽有发现他的东西不是那些铺子的,但也都以为他不过以次充好,想中饱私囊罢了,在收了一些贿赂之后,这些疑问也就不了了之。”

    晔成帝冷笑,“不了了之!哼!这些东西可有问题?”

    “属下又着影六查探,发现这些东西里,香料、香粉、头油等整都要用到的东西均没有问题,不过生产劣质些,对皮肤不好罢了,但在沐浴用的香露、皂角中却大有文章。”

    “什么文章?”

    “回皇上,这香露和皂角,一般是用鲜花压取榨汁,加入其中取其香味,宫中最常用的有三种,牡丹花香,薰衣草香,和甜杏仁香,其中杏仁是榨油取香。而这三种香中,牡丹香的,是在牡丹花中混入了牡丹皮榨取,薰衣草中混入芫花榨取,杏仁中混入桃仁榨取,而这牡丹皮、芫花和桃仁都是对妊娠不利的东西,榨取后精炼了百倍,而且混入花露、皂角中,都在嫔妃沐浴时浸入肌肤,并且……”

    “哼!并且大部分嫔妃都在侍寝前后沐浴,更加杜绝了怀上的机会,是吧。”晔成帝面上还是似笑非笑地样子,眼中却已是怒火满满,“真是好算计!越的宠的妃子,越是在意自己上的味道,越在意,沐浴也就越勤,而也就越不可能怀上……皇后!朕的好皇后!朕贤惠的皇后啊……”

    看着影卫的表:“还有什么,一并说吧!”

    “是。”影卫继续道:“这之后,为了证实属下的猜测,属下又去了明熙宫一趟,发现确实有皇后娘娘动的手脚,但属下在明熙宫的几个箱子中,又发现了大量的麝香。并且明显少了一部分。所以属下又注意着明熙宫的人。发现明熙宫有专人管着这几个箱子,而安贵妃也没把这个人带出宫,这个人每隔五天就开一次箱子拿一枚麝香,极为规律,属下跟踪这个人后,发现这个人每隔五天把这麝香拿到香料房交给一个叫万安的公公,这个公公则会把这枚麝香加入沁夫人所用的墨中。”

    晔成帝道:“就这样?这么浅显的手法?怕是皇后她们都是知道的,还打着让安贵妃背黑锅的注意,只骗骗柳青然的吧……安如烟不愧是莽夫出,眼皮子浅手段低劣,想必那麝香也是她爹在塞外弄来的吧,还正方便呢!至于柳青然……竟然想利用朕……朕就怕你付不起代价呀……难道朕就真的会乖乖为你遮风挡雨么?靶子还当的这么高兴!真是侮辱了这才女的名头……”

    晔成帝看一眼地上把头埋低的影卫,道:“下去吧!把证据整理好,是时候把那些蹦跶地欢的东西收拾一下了。”

    行了几,队伍终于到了皇城,晔成帝带着安贵妃、兮离和新封的伊姬帕伊尔汗进了宫,面色沉,甚至里也不理宫门口带队迎接的皇后王若绮。场面尴尬之下,各宫嫔妃都纷纷回了自己宫里,乖乖待着了。

    硫华宫。

    皇帝大步走入里面,坐上上座,见皇后在前请安,却不叫起,皇后心里一突,不安起来,只得乖乖跪下,过了好一会儿,皇后忍不住道:“皇上。可是妾做错了什么吗?”

    晔成帝猛得把手边的茶杯向皇后摔去,就砸在皇后手边,站起来指着皇后道:“你那里是做错!你做得好着呢!你把这后宫管理地真是井井有条,这后宫自你之下,没有一个后妃有怀孕的可能。耍弄权术,谋害皇家子嗣,你可真是难得的贤惠啊!”

    皇后猛得抬头:“皇上!妾怎么会做这种事呢?妾绝对没有!皇上是听了谁的谗言?妾没有做过,站的直行的正。妾绝对没有对不起皇上!”

    晔成帝冷笑道:“哼!就知道你惯会狡辩的,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把东西带上来!”

    皇后眼看着几个奴才端着木盘上来,木盘中时极好的香露、皂角,可皇后王若绮看见这些东西,却是子发冷,皇上是怎么知道的?

    晔成帝看着皇后:“皇后,你还不承认吗?这手段可使得真好!连朕都完全没有察觉呢!还不死心?把人都带上来!”

    皇后看着侍卫压着两个人上来,正是大宫女黛蓝和采买王邱!皇后终于绝望,连王邱都抓到了,皇上必是对她做的是已然了若指掌。

    晔成帝凑近皇后:“毒妇!你为什么这么做?啊?”

    皇后低低地笑着,“皇上!妾是你的结发妻子,可是你对妾可有一点真,一点尊重?柳青然不过一个低等商户之女,你却让她宠冠六宫。臣妾不甘心啊!臣妾是你的皇后,理当在这后宫有着超然的地位,有您的尊重,还有……嫡出的子嗣……可是妾三年前让太医诊治的时候,太医却说,妾这一生,都不可能有孕了……妾不甘心啊……妾怎么会没有怀孕的可能呢?一定是那些不安分的嫔妃做的!妾不能生,妾就要她们也不能生!你看,她们果然全部都不能生了吧?只要这样,妾就还是皇后,妾就还是这后宫中的第一人!”

    “是你!是皇上你的错,是皇上您没有给妾应有的尊荣,是皇上让那些出的妃子有机会对妾冷嘲讽。现在,谁都生不出来,还有谁……能再对妾冷嘲讽呢?”

    晔成帝深吸一口气:“王若绮,朕,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你做了,就要承担后果。朕要废了你,你王家,也别想逃脱谋害皇嗣的罪孽!”

    皇后猛然抬头,见晔成帝就要离开,马上伸手去抓晔成帝:“皇上!你不能这样做!妾的爹是你的肱骨之臣,你不能怪他!是妾一个人做的,不关爹爹的事,不关爹爹的事啊!!”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