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掌控

    拥有权力越多,对拥有权力的守卫及占有就越大。

    ——心理学笔记

    承乾宫乾元

    晔成帝瞪着地上的黑影:“你可确定了?阮修仪真得被下了药?”

    黑影道:“千真万确,只是……是谁下的手……属下,还……不知道……”

    晔成帝一拍扶手,道:“查!给朕查!朕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谋害皇嗣!”

    “是!”黑影退下。

    晔成帝缓缓坐下在龙椅上。

    他是这天下的帝王,后宫的主人,应当由他,来决定谁能生下他的孩子,而不是被人控制他能不能有孩子。

    他是嫡子,但父皇却从不宠他,上有大皇兄比他年长懂事,下有父皇宠妃生的三皇子每天在父皇边撒卖痴,父皇便渐渐地记不起他这个嫡子,七岁那年母后去世,他就好好尝到了后宫女人的手段。自他七岁起,不知多少次命悬一线,不知多少次被冷待,被陷害,被猜忌,被斥责。

    可是他能忍,忍到别人都忍不下去,大皇兄拥兵自重,被忍无可忍的父皇剥夺军权,囚在自己的安王府。三皇子妄图左右父皇册立太子,被父皇猜忌,失了宠,连带他的母妃也再没见到父皇一面。最终,父皇弥留之际,还是把皇位传给了自己这个元后嫡子。

    他知道后宫有多黑暗,后宫的女人有多可怕。没有一个后宫女人是真心的,真心的女人在后宫活不下去,而在后宫活下去的女人,真心也会被这后宫侵蚀。

    自他能有自己的力量起,他就在这后宫埋下了无数眼线,为的就是彻底掌控这后宫,为的就是能看清后宫中每一个女人的面目,不像父皇那样,宠了不该宠的人,委屈了不该委屈的子女。

    他以为自己做得很好,但是今阮修仪被下药之事,无异于扇了他一个大大的耳光!在他以为已经了若指掌的后宫,竟还有人能在不被他察觉的况下,下了如此的黑手!

    阮修仪不过一承宠,就被下了数月之内不能怀孕的药。那么他常常宠幸的嫔妃又有几个能够幸免?他登上皇位以来六年,开始还有低位嫔妃怀孕,不过后来皆小产了,低位嫔妃的孩子他也不在乎,也就没有太在意,但后来几年没有一个皇子公主出生,怀孕的更是一个没有,宗室已经议论纷纷,原来,是这样的原因!

    冷静……晔成帝这样告诉自己。现下连嫔妃被从哪里下的手都不知道,不能妄加猜测。不过,能够有力量下手的,也就三个高位嫔妃……

    “回来了?可有结果?”晔成帝端坐于龙椅之上,声音冷冷的询问着。

    “回皇上,属下命人把宸月轩里里外外排查了一遍,就像阮修仪婢女所述,并无异常之处,只是……属下带着熟悉药的影六走了一遍,他说,宸月轩里有异常的味道,若不是他对香味药味极其敏感,也很难发现……但是属下不敢擅自进入搜查……”

    “哦?异味?”晔成帝若有所思的样子,思考了片刻,道:“三后便是秋猎,朕会把阮修仪带走,你趁此期间,好好搜查宸月轩,不要惊动任何人,有结果了再告诉朕。”

    “另外,给朕严密监视后宫各嫔妃的动静!”

    “是,属下遵命!”

    “摆驾硫华宫!”

    硫华宫,皇后正在安排秋猎事宜。

    “皇上驾到——”

    “妾请皇上安——”“皇后请起。”

    皇后起,坐于皇上边,道:“皇上怎么想起来妾这儿了?”

    晔成帝道:“闲来无事,就来你这儿逛逛。”见到皇后桌上的书册,又道:“你在安排秋猎事宜?”

    皇后笑着回道:“是呢,妾想提前安排妥当,免得到时候来不及。”

    晔成帝点头:“如此甚好……”

    皇后见晔成帝无话,问道:“此次皇上秋猎想带哪几位妹妹去?”

    晔成帝道:“朕也还在考虑,不过朕觉得,带着沁夫人不错……”

    皇后嘴角的笑容淡了两分,很快又恢复了,道:“皇上,妾知道您疼沁妹妹,只是,这沁夫人是才女,不食人间烟火的,这秋猎,可是打猎的事,沁妹妹去了,恐怕是成天闷在帐子里不出去,到时候心疼的不还是您嘛!”

    晔成帝看了皇后一眼,慢慢道:“皇后说的有理、不过……以皇后之见,朕带谁去比较好?”

    皇后道:“妾想,安贵妃是军人世家出,对打猎之事必定颇为了解……况且,若安贵妃跟着皇上,有什么事她也能处理,妾也放心……”

    晔成帝道:“那……以皇后所说,朕此次就带着安贵妃去吧……沁夫人,就留在宫里。”

    皇后见晔成帝脸色稍缓,又道:“妾想着,不若皇上把阮修仪妹妹一起带去?修仪妹妹是个知规矩懂事的,看着也是乖巧可人,必定能伺候好皇上,妾也不必忧心……”

    晔成帝道:“阮修仪?嗯……好吧!就带着安贵妃与阮修仪,余下的事就要皇后多费心了。”

    皇后道:“妾能为皇上分忧,高兴还来不及呢,怎能说费心呢?”

    晔成帝笑道:“皇后这样想,是朕之幸。”

    此时夏礼进来,道:“皇上,户部尚书胡盛大人有事求见。”

    晔成帝收了笑容,犹豫了一下,又道:“皇后,朕先去承乾宫。”

    皇后对晔成帝笑道:“皇上政事要紧,先去忙吧,皇上挂念着妾,妾就很高兴了。”

    晔成帝道“嗯,那朕走了。”顿了顿,又道:“朕晚上来硫华宫看你。”

    皇后笑得灿烂:“恭送皇上。”

    晔成帝走后,皇后起,笑得得意:“柳青然,你就乖乖得呆着吧,哪儿也别想去!”

    这时黛蓝进来,道:“皇后娘娘!阮修仪宫中出事了!”

    皇后收了笑,坐上上座:“慌什么!出了什么事?”

    黛蓝道:“阮修仪边有个奴婢叫弄琴的,懂得药理,现下正在宸月轩检查,眼线传来了消息,阮修仪被下了不孕之药!”

    “什么!不可能!”皇后一下站起来,对黛蓝问道:“是谁下的手?查到了没有!”

    黛蓝道:“没查到,不仅如此,连下药的手法,奴婢们都没有任何头绪……”

    皇后喘着气,坐下,惊疑不定地思考了一会儿,又平复了面色对黛蓝道:“这事,本宫不管!总归,这阮修仪不是本宫动的手!你管好各宫的探子,让他们这段时间都乖觉点,别被抓住了……只要别把阮修仪这盆脏水泼到本宫上就是了。哼,本宫还在想这阮修仪跟去秋猎会不会有机会怀上呢,这下可不用担心了……”

    承乾宫。

    晔成帝对夏礼问道:“胡盛有什么事?”

    夏利道:“回皇上,胡大人说有要事求见,奴才看胡大人拿着本账册和奏折呢。”

    晔成帝眯了眯眼,道:“那宣吧。”

    “嗻、宣户部尚书胡盛胡大人觐见——”

    胡盛进,跪下道:“皇上万岁万万岁——”

    “免礼平。有什么事。”

    胡盛道:“臣接到通知,兵部要的饷银又比去年增加了二成,故来请示皇上。”

    “兵部今年要银多少?”晔成帝问。

    “呃、要五千万两白银。”胡盛道。

    “五千万两?……国库里,还有多少银子?”

    “加上今年的税收,各国的进贡,统共还有一亿三千万两银子。”胡盛道。

    晔成帝想了想:“不准!按去年的数目多给……一成吧。”

    “是。还有、前年皇上下江南,柳家接驾向国库借的银子已还上了,统共是一千万两银子。”胡盛又道。

    “嗯,朕知道了。”晔成帝露了笑容,“下去吧。”

    “是,臣告退。”

    看来这柳家还识趣的……不过……

    “夏礼,告诉皇后,朕今晚就不去她那了,让她早些歇息吧。”

    “那……皇上今儿要叫敬事房的人吗?”夏礼问道。

    “不用了,你告诉他们,朕今晚去昭和宫沁夫人那里。”

    次,众嫔妃都在皇后处请安,大家都有些看皇后笑话的意思。

    毕竟,大家都知道,皇上昨天答应了皇后歇在硫华宫的,最后却翻了沁夫人的牌子……

    一进,嫔妃们就失望了,皇后面色如常地端坐在上座。像是对昨天的事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不过,片刻众嫔妃就明白了,皇后当场宣了旨,皇上秋猎,带安贵妃和阮修仪,近来最受宠也是从来最受宠的沁夫人却没带,看皇后的脸色,指不定,是皇后劝的皇上呢……

    这安贵妃和阮修仪还真是好运……不过,也有幸灾乐祸的,秋猎期间,最容易怀孕,这阮修仪得了这机会,满宫上下却也都知道她被下了药的,也难怪皇后放心了。

    至于这安贵妃……进宫五年,虽不得宠,一个月也还有那么两三次,不过这肚子嘛,是从来都没有过消息,不少人猜着,这位怕是怀不上了呢…………

    两后。

    宫门口皇帝的龙辇在前,两位妃子的仪仗在后,面前是各勋贵子弟及三千御林军。

    晔成帝站在最前方,看着这些儿郎,道:“此次秋猎,众子弟都要拿出真本事来,拔得头筹者,朕重重有赏!”

    众人道:“臣等必不负圣望!”

    晔成帝道:“好!出发!”

    站在两旁的内侍一个接一个地喊道:“出发——”

    巨大的队伍慢慢向前移动,旌旗摇晃,声势浩大。街道两旁百姓们纷纷驻足躬,为君王与儿郎们献上祝福……

    秋猎,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