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真实

    每个人都潜意识认为自己是特别的,由这份特别引发的自信往往令人深陷泥潭。

    ——心理学笔记

    昭和宫。

    沁夫人柳青然站立在昭和宫门口,手执一盏长明灯,着一袭白纹金丝昙花雨丝锦裙,一头青丝用一根水晶簪挽起,驻足着,期盼着…………

    晔成帝下了龙辇,见到站在宫门口像是等了许久,眼带期盼和喜悦的女人,眼眸深了深,走上前去。

    “嫔妾恭迎皇上~~”

    “妃免礼。”晔成帝一手扶住沁夫人,道:“妃怎么到这宫门口来了?现下虽只是立秋,却也夜深露重,可别着凉了。”

    沁夫人微微低下头,道:“嫔妾接到旨意说皇上要来嫔妾这儿,实在太过欢喜而忘了分寸,还请皇上赎罪——。”说着,又抬头看了一眼晔成帝,双目含,略带哀怨。

    晔成帝一笑:“妃既说了是太过欢喜,又何罪之有?朕这些子太过忙碌,忽略了妃,是朕的不是才是。”

    “皇上~”沁夫人露出一个欢喜羞涩的笑容,引着晔成帝来到了主

    素手芊芊,在茶盏之间穿行,绕动的水流发出潺潺的声音,香炉发出的烟雾缭绕,端的是一番美景佳人。

    “皇上用茶~~”沁夫人将泡好的茶端到晔成帝面前。“如何?”

    “香味浓而不腻,经久不衰,入口余味悠长。妃的手艺还是一样的好。”晔成帝抿一口茶,道。

    “皇上别夸嫔妾了,这茶再好,也比不过皇后娘娘的‘留黛’,胡昭仪的‘碧芳’,皇上得了好茶也不给嫔妾留一点儿,可见是真得忘了嫔妾了。”沁夫人别了头,一副闹别扭的样子。

    “妃可是冤枉朕了,朕当然时时想着妃,这‘留黛’朕只得了一斤,三两给了皇后,剩下的朕全给你好不好?别生气了。朕好不容易见着你一面,难道妃要一直跟朕闹别扭吗?”晔成帝从背后环着沁夫人。

    “好吧,那就原谅皇上这一次。”说着,沁夫人转过,把头埋进晔成帝的怀里。

    晔成帝眼神幽深地看着怀里的人,复而一笑,道:“妃不更朕闹脾气了?那…………安置了,可好?”

    “好……”沁夫人在晔成帝怀里发出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晔成帝拉平了嘴角,解开了怀中人的衣带…………

    硫华宫。

    内侍跪在皇后前,“请皇后娘娘盖印——”

    皇后盖上了凤印,回退内侍。

    “皇上居然没去阮修仪那儿,也没去胡昭仪那儿,而去了沁夫人那儿?这么多新人都分不了她的宠,这沁夫人。也太得宠了…………”

    宸月轩。

    兮离倚在软榻上看着《女诫》。

    “主子,皇上今晚去了沁夫人那儿。”侍书靠在兮离的耳边说道,眼带担忧地看着兮离。虽说主子只是一个修仪,可为女子,丈夫头一天才要了她的子,第二天又去了别的女人那儿,侍书可真有些为主子担心,生怕主子心里难受。也真为兮离不平,她家主子温柔,大气,乖巧,哪一点比不上别人?别的不说,那胡昭仪也是初次承宠就是一连五天地得宠呢!

    兮离听见侍书如此说话,又看了一眼侍书,心知这丫头是在为自己不平,心中好笑。

    自古帝王皆薄幸,她怎会不懂这个道理,若这个皇帝接连宠幸她,她才要着急呢!晔成帝这种做法,更加肯定了她的猜测。

    她虽养在深闺,却常在她爹那儿话。现下后宫中,皇后王若绮和安贵妃安如烟都是凭借家世上位,并不得宠。只是早先,晔成帝还是给皇后留足了面子,朝中人人皆知皇后贤惠,帝后二人相敬如宾。

    只是从三年前开始,沁夫人,也就是柳青然,一夜得宠。柳青然不过是一个商人之女,虽说家财万贯,她又是有名的才女,然而士农工商,商总是最后一位的,她才气再重,也掩不住她“商妇”的本质。可就是这位“商妇”,在三年间初封姬,再封贵嫔,再封贵姬,最后更是一跃成了从一品夫人,封号“沁”,是这后宫之中获得封号的第一人。如果不是出不够,恐怕贵妃也是当得的。

    这种堪称恐怖的晋升速度,怕是一般人看来,就觉得那沁夫人是真正得宠。然而,兮离却不这样认为。

    晔成帝是一个明君,一个真正的明君。一个明君,可以真得喜欢一个人,但作为一个明君,更会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喜的人,柳青然正是应为太得宠,才让兮离认为,她不是真正的得宠。

    一个有理智的君王,只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

    君王若喜一个人,可以给三分纵容,但任何人一旦挡在了万里江山的面前,那么纵容就会变成毒药,最后的结果,只能从宠万分到恃宠而骄,从天上跌入地底,徒然增加笑谈罢了。

    反观朝廷,现下虽说国力强盛,但国库空虚,世族四起,朝堂上盘根错节。这些年晔成帝不再致力于稳定后宫,显然是想掀起一番风浪,晔成帝显然是想拿这些大家族开刀。

    皇后王若绮的母家王家,其父王穆辉,户部尚书,内阁大学士。

    安贵妃安如烟的母家安家,其父安凌,兵部尚书,大将军。

    还有胡昭仪胡蕴华的母家胡家,其父胡盛,吏部尚书。

    后宫中的高位嫔妃,除了自己,父亲是晔成帝一手提拔、扶持,真真正正的帝党,以及柳青然这个可以说没有背景的妃子外,无一例外全部是世家大族出

    一旦后宫中的女儿出了什么事,这些世家大族都会被牵连,真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更何况,于后宫中动手,更让人没有逃避的借口。毕竟现下的后宫中,上无太后,下无皇子,各大世家唯一的眼睛,就是在宫中的女儿,而外朝与后宫私传消息,可是死罪。

    另外,后宫虽说是由皇后打理,但若是晔成帝没把后宫把持住,她才不信呢!这局面,倒是与《红楼梦》中很有几分相似,就是不知道,皇帝打算用哪种方法来收拾人了。

    无论在后宫的女人是贪权还是贪宠,只要有一人凌驾于众人之上,尤其那个人还不是皇后这个正妻,甚至没有与地位相匹配的背景。那么后宫,就会不平稳;不平稳,就会掀起明争暗斗风浪,谁,都不能独善其

    这样想着,兮离面上却不露半分。只是看着侍书,道:“好了,皇上宠幸哪个嫔妃就宠幸哪个嫔妃,你打听这些干什么!”

    “哎呀我的主子,你怎么不想想,皇上昨儿个刚召幸了您,今儿个却去了沁夫人那儿,不摆明了不在意您嘛,您该好好想想怎么抓住皇上的心呀!再说了,每个宫里都再打听,只有您什么也不做,奴婢巴巴的去给您打听了,您还不乐意了……”

    “……这……不是我一个小小修仪能做的事,皇上的去向,自有皇后娘娘在管……”

    “主子!”侍书跺脚道。

    “好了!我……想休息了。”

    “……是……”侍书看了看兮离,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服侍着兮离上了,侍书熄了灯。来到外间,见书桌上的书还摊开着,上前去想把书收起来,却赫然看见书上写着:

    “盖女人之常道,礼法之典教矣。谦让恭敬,先人后己,有善莫名,有恶莫辞,忍辱含垢,常若畏惧,是谓卑弱下人也。晚寝早作,勿惮夙夜,执务私事,不辞剧易,所作必成,手迹整理,是谓执勤也。正色端,以事夫主,清静自守,无好戏笑,洁齐酒食。”

    “正色端,以事夫主,清静自守……”侍书看向内间,四下寂然,只不知哪儿,传来水珠滴落的声音。

    承乾宫,乾元

    晔成帝从沁夫人那儿回来。

    “青然,你是特别的,份特别,宠特别,格特别,手段,也要特别才好,千万别让朕失望,朕保证,朕会为你,一怒冲冠…………”

    “暗。”

    黑影跪在地上,呈上一本书册。

    只见卷首写着“女诫”二字,晔成帝翻开书册。

    “‘正色端,以事夫主,清静自守’么……”微微动容,只见那字里行间。

    有几滴润湿的颜色。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