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后宫(捉虫)

    人类最大的优点与缺点,就是能在任何况下自我说服并进行合理联想。

    ——心理学笔记

    卯时,兮离来到硫华宫前等候皇后召见。

    不多时便远远瞧见胡昭仪的步辇来了,胡昭仪下了步辇,微一抬头,道:“阮修仪也来请安了,姐姐就说过,妹妹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兮离仍旧低头站好,道:“姐姐说的是。”

    “安贵妃到——、沁夫人到——”

    胡昭仪远远见到两座华丽的步辇,转头对兮离道:“妹妹在这先候着吧,皇后娘娘一会儿便会召见妹妹的,姐姐先进去请安了。”

    “是,妹妹省得,姐姐慢走。”

    胡昭仪进去后,两位嫔妃便在兮离边下了步辇,一位着白衣的只眼角瞟了兮离一眼,便步入中。

    另一位着蓝衣的却走到兮离边,打量了一番,道:“这便是阮修仪了吧,沁妹妹的脾气就是这样,妹妹可别多想。姐姐进去给娘娘请安,妹妹莫急,皇后娘娘向来宽厚待人,不会让妹妹多等的。”说完,不待兮离回答,便进去了。

    兮离抬头,唇微启,似是想说什么,却又乖乖站定等候。兮离想着,后宫的女人果然不简单,各有格,各有风,不过,这又干她何事呢,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被严肃规矩的刑部尚书教导出来的懂规矩的闺秀。她严肃的爹,她家干净的后院,只会教她怎样听话呢!

    硫华宫。

    皇后王若绮端坐于正中,下首胡昭仪早早便到了,刚请完安,接着沁夫人、安贵妃也到了,请安过后,沁夫人坐下,并不多说什么,只端起茶杯细品的样子。安贵妃见状一笑,道:“沁妹妹可品出这是何茶?姐姐我素来不懂茶,孤陋寡闻的,真真喝不出来。”

    沁夫人慢慢放下茶杯,看了一眼安贵妃,复又低头看着茶杯,道:“此茶汤色明黄艳丽,泛有青色,香味似浓却淡,叶有青面红面,味清而不涩,回味有淡甜,是为‘留黛’。如此好茶,应当细品。”说完,又端起茶杯。

    说话间众嫔妃一一到了。

    皇后见状一笑,“这是皇上昨儿才赏下来的,本宫想着,这样的珍品,应当与诸位妹妹分享才是,不过本宫这儿也只有这些了,你们哪个宫里不是有好茶的?只不过图个新鲜罢了。”

    胡昭仪道:“娘娘说的什么话,嫔妾们宫里的东西再好,也万万不及皇后娘娘这儿的,嫔妾宫里也只有的‘碧芳’上得了台面,也所剩无几了呢。”

    皇后看了胡昭仪一眼,淡淡的道:“胡昭仪的茶不是几天前才赐的吗?这么快就没了?看来胡昭仪也是茶之人,应当多与沁妹妹走动,交流心得。”

    胡昭仪尴尬一笑,望向沁夫人,却见她仍只品茶,并不曾抬头看自己。心中恼恨,不再说话。

    一时无话,安贵妃见状开口:“方才见到阮修仪在外等候,娘娘可曾召见?”

    皇后笑道:“本宫想着妹妹们必是没见过阮修仪的,不若都到齐了再召见,也好相互照顾,现下既妹妹们都到了,便召她入吧。”

    “宣阮修仪——”

    兮离听到召见,微微松了一口气,经过昨晚那一番折腾,又早早起,站了这么久,她还真有些吃不消,这皇后怕是想给她个下马威……

    兮离正了正子,迈着标准平稳的步伐踏入硫华宫,对上首躬行礼,念道:“嫔妾阮氏给皇后娘娘请安。”又侧道:“给各位娘娘请安。”

    皇后道:“起来吧,你第一次来,想必不大认识众姐妹,本宫这便替你介绍一番。”

    指着方才那着蓝衣的道:“这是安贵妃,素来是个软脾气的,以后有什么难处去找她,她必定不会推辞。”

    兮离差点笑出来,这不是说安贵妃手伸得太长嘛!不过……也确实是长的,那安贵妃方才在外对她说话,可不就是管了不该管的事嘛,想来她跟皇后嫌隙深。呵!这位还对她笑得亲切,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算了,她可是守规矩的人,听正妻的话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挑不出什么错。

    又指着那白衣的道:“这是沁夫人,她可是有名的才女,看着傲气,其实是很好相处的,后宫诸事不多,阮修仪亦可与沁妹妹谈谈琴棋书画,打发时间。”

    见沁夫人只抬头看了她一眼,兮离想着这位就算是才女,也太仙了点吧,就是不知道是真仙假仙了。

    皇后又指着徐昭仪道:“这是胡昭仪,你们一同进宫的,应当很熟悉,又空多走动走动吧。”

    兮离见胡昭仪不尴不尬的样子,心道这位的脾气怕是惹恼了皇后,道:“是认识胡昭仪姐姐的,不过胡昭仪姐姐只一天便搬出了兴兰苑,这才又见到。”

    皇后笑道:“以后见面的机会自然多多,阮妹妹与众姐妹亦会熟悉。”

    接下来一一见过了位分比兮离高的众嫔妃。

    皇后对兮离道:“剩下的均是位分不如你的嫔妃,便不一一介绍与你了。妹妹可以先回兴兰苑了,想来皇上的圣旨不多时也便到了。”

    兮离对皇后乖巧一笑,道:“是,那嫔妾便先告退了,谢皇后娘娘体恤。”

    “嗯。”

    退出几步再转离开硫华宫,看来皇后对安贵妃、胡昭仪有所不满,对沁夫人倒是淡淡的。这皇后应当贪权,对皇帝有几分意便不知了。

    安贵妃与皇后对着干,可真是不聪明,她虽是贵妃,却无封号,只以姓氏为号,又不得宠,以母家份得贵妃之位,太过活跃,不但会碍了皇后的眼,皇帝也会心有不满。

    沁夫人,才女,哼,真正的无心机傲气的才女怎么能从一个宫女短短几年便混到夫人?这位也是会装,不知道有几个信呢。

    胡昭仪,这女人是她的挡箭牌,她会护着她,在她真正“成熟”之前…………

    兴兰苑。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阮氏修仪,柔嘉成、克娴于礼。特赐蝴蝶坠帘水晶粉簪一支,犠玲蒙莲玉钗一支,双衡比目玫瑰佩一挂,墨彩松竹梅纹渣斗一对,冰裂纹耳尊一件,锦缎若干,赐住宸月轩。钦此——”

    “嫔妾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多谢公公。”“不敢不敢,阮修仪即刻准备搬宫吧,奴才告退。”

    侍书上前躬,塞给传旨太监一个荷包,道“公公慢走。”

    随即兮离准备搬宫事宜不提。

    硫华宫。

    皇后正在看各宫的月例支出,大宫女雪梅进来,道:“娘娘,阮修仪赐住宸月轩。”

    皇后抬头,“宸月轩,不是一宫主位……这阮修仪是个乖觉懂规矩的,不必在意许多。倒是那胡昭仪,小小一个昭仪也想跟本宫并论,哼,真是个没脑子的,不过没脑子也有没脑子的好处。安贵妃就是太有脑子了,竟敢暗讽本宫为难阮修仪?这是也是她一个贵妃能管的?一个不受宠的贵妃,太招眼可真真是叫人厌烦!竟敢跟本宫夺权,真是……”

    玉卿宫。

    胡昭仪狠狠把一个青花瓷杯摔出去,“皇后!还有沁夫人!一个个的都不把本宫放在眼里!阮修仪?一个木头美人罢了!等着瞧吧……绿玉!给本宫听好了,泡茶的时候只用普通的茶,名贵些的全给本宫烧了!”

    明熙宫。

    安贵妃把玩着手上的玉簪,吋道:皇后啊皇后,皇上不会眼看着王家坐大的,到时候,这后宫我位分最高,难道我还能不分一杯羹吗?父亲大人说过凭我的份,若不是你先进宫,皇后之位必是我的,我总有一天,要把本属于我的东西,统统讨回来!

    昭和宫。

    沁夫人柳青然品着茶,淡淡的笑着,皇上,青然只有你,你可,千万别让青然失望呀……

    承乾宫。

    晔成帝坐在宽大的龙椅上批着奏折。

    “如何?”

    地上突然现出一人影道:“今硫华宫中…………胡昭仪………………皇后……安贵妃……………………”

    “…………下去吧。”

    晔成帝放下朱笔。皇后,安贵妃,沁夫人,你们可千万别叫朕失望…………

    不过,胡昭仪,看来是个蠢物,亏他还觉得有些兴味呢。

    ……阮兮离……是个有趣的女人。不过,阮修正教导出的这个女儿,不像他,天真了些……且看看吧,先收拾了那些“世族”……如果…………

    “皇上,敬事房的人来了。”夏礼道。

    “进来吧。”“嗻。”

    这后宫还是平静了些……这样想着,晔成帝翻起了一块牙牌。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昭和宫沁夫人柳氏。

    夜,深了。

    谁人彻夜难眠?谁人辗转反侧?谁人擎着一抹笑容弄琴起舞?哀怨与笑容中,谁是真?谁是假?

    谁的思绪翻飞,折断,增添,猜想…………

    谁,算计了谁;谁,欺骗了谁……

    这宫深处,谁自作聪明安慰了自己,谁机关算尽利用了别人?

    一切,尽在不言中……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