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章 】迦叶现

    辐,把新生代人类划分为变异和普通两大种群。<-》伯格自己也很清楚对抗进化士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比其更加强大的进化士。

    想要做到这一点,非常困难。

    进化士可不是地里的玉米,种下一粒收获一穗,他们数量稀少,乎常人的强大力量和变异体质,使他们对于物质和权力有着异乎寻常的嗜好和占有**。

    雇佣,是伯格增强自己实力唯一的办法。

    当然,从卡索迪亚领地中挑选儿童,把核废料涂抹在他们上造成感染,或者食用经过重度污染的食物在体内形成变异,以大量死亡为代价,获得比正常进化度快得多的异能者,这也是许多家族机构常用的手段之一。然而,伯格已经没有时间这么做。

    每一次听取从齐齐卡尔城返回间谍的报告,他都有种心惊跳的危机感。

    那座城市展的实在太快,完全出乎自己意料之外。

    按照伯格最初的计划,应该利用卡索迪亚庞大的商业贸易能力,把这座突然从荒野上冒出来的城市彻底压垮。

    没错,罗兰手下拥有实力强大的进化士。但伯格并因此感到畏惧。人类是一种群居动物,个体或者某几个人的强大,或许会在短时间内产生出足够的影响力,但是永远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所有问题。

    建立城市,需要人口。

    而人口和城内局势稳定的关键,在于粮食。

    伯格很清楚,只要给罗兰时间,他就会在那块并不缺乏清洁净水的土地上收获粮食。一年、两年、三年这个数字会随着人口和时间堆积重复叠加,成千上万,难以估计,毫不夸张地说。齐齐卡尔城,就是夹在卡索迪亚和费迪南德之间最大的粮食产地。

    活见鬼,自己为什么没能早一点现那里有水?

    不过,现在动手,还不算太晚。

    齐齐卡尔城进行食品配给的消息,有相当一部分是经过伯格许,由卡索迪亚向整个东部荒野进行传播。如果没有他的推波助澜,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流民群体也不会如此庞大。卢顿家族族长的算盘打得非常精明数以万计的流民会把齐齐卡尔城所有存粮吃得一干二净。他们甚至等不到明年新的收获季节,为了维持稳定和展,那位年轻的小城主必须拿出足够的粮食供应给越来越多的流民。在此期间。卡索迪亚会提供包括盐、布匹、药品和武器在内所有物资,唯独不会在贸易清单上增加食品这两个字。

    流民,是一群可怕的蝗虫。

    伯格耐心等待着齐齐卡尔城被吃空、嚼尽。变成白地的那一天。

    预料中的景最终还是没有出现。罗兰一口气杀光数万暴动平民的动作,使伯格感到震惊和惶恐,但他仍然进行着自己的谋划。更多的流民从荒野上聚集过来,而齐齐卡尔城却在这个时候,得到来自黑旗骑士团的全面帮助。

    从间谍口中得知新月之城派出运输车队的时候。伯格完全瘫坐在椅子上,整个人仿佛瞬间苍老了整整五十岁。

    他明白,自己再也不可能阻止齐齐卡尔城从荒野上崛起。接下来,卡索迪亚将被它并吞、消化。

    伯格没有能力雇佣更多的进化士对齐齐卡尔城动进攻,加快消耗粮食的谋也彻底破灭,除了离开这片土地。穿越重辐区,另外寻找新的展区域,卡索迪亚再也没有第二条出路。

    但是他不甘心。

    家族、城堡、财富近一个世纪的积累。几代人的努力,都将终结在自己手上。

    不舍,却必须接受残酷的现实。

    晓城只是一个开始。虽然那里早已被伯格放弃,却预示了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那个年轻人行动了,矛头。正指向自己。

    打不赢,吞不下。推不倒,伯格彻底绝望了。

    事,总会在人们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转机。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平时最为神秘,据说只隐藏在某个小镇,从不轻易示人的“魔爪”公司副会长,克特。戴纳,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

    办公室里的装饰简单却不失华贵,用金色丝线和大角羊绒绣成的挂毯,使整个房间丝毫感受不到寒冷气息,手工精致的皮制沙价值异常昂贵,摆放在屋角的红木壁橱虽然是从废墟里翻找出来的旧货,经过翻新抛光,这种从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经过时间沉淀,被冠加以“古董”名头的器具,显然要比同样材质的新货值钱得多。这样的例子即便在旧时代也屡见不鲜。如果某人不慎将其损坏,拥有者肯定会毫不犹豫砍下破坏者的脑袋,用以平息自己的愤怒。

    与昂贵的古董相比,人命其实廉价到无法相抵的地步。

    布鲁斯.迦叶坐在宽大柔软的沙上,伯格却像个卑微的听差站在他的面前。尽管后者才是房间和城堡的主人,但他显然并不在意这种临时的份转换。

    “嗯,这么说,布鲁克和鲍里斯的确去过那座城市,与那里的人生了某些不愉快的争执?”

    迦叶说话的语气非常平淡,从眼眸里透出的目光却十分凌厉、狠辣,令人无法直视。

    布鲁斯.迦叶和其他几大王者坐阵四大基地,从前的和谐早已不复存在,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势力而不断蚕食其他人的领地,只不过绝大多数他们都选择躲在暗处,因为多方原因都不愿意出来。

    黑沉默青年和那个暴躁绿眼男人布达佩斯.欧力连成一线占据一方,于思淼则再次回到人类圈子继续做他的领,金独占一方再加上那个年纪最小的少年墨,每个人都不可忽视。迦叶想到这不仅眉心紧缩。

    “据我所知,当时齐齐卡尔城的况,不仅仅只是争执这么简单。”

    伯格神恭顺地欠了欠,说:“他们出动所有武装人员,包围了布鲁克和鲍里斯阁下的车队。也许是因为不希望车内货物受到损坏,鲍里斯大人对城内留守人员作出了某种让步。由于份限制,我派出的报人员无法进入内城对局势有所深入了解。那段时间,齐齐卡尔城方面似乎陷入僵局,车队一直被监视控制。直到新近加入城市的流民失去监管,引全面暴动。”

    布鲁斯.迦叶慢慢端起摆在桌上的一杯红酒,看了看伯格堆积着献媚表的面孔,漫不经心地说:“我对别的况不感兴趣。直接一些,你的人,有没有亲眼看到布鲁克和鲍里斯离开那座城市?”

    伯格悄悄注意着布鲁斯.迦叶脸上每一丝能够捕捉到的绪变化,脑子里同时飞快思索着间谍对自己曾经说过的每一个字。停顿了几分钟,他果断地回答:“车队是离开了,但我并不保证布鲁克和鲍里斯大人在其中。至少,我的人并没有确认这一点。”

    布鲁斯.迦叶猛然抬起头,他的瞳孔骤然紧缩,像盯住猎物一样紧紧注视着站在面前的卢顿家族族长,冷冷地问:“你肯定?”

    伯格忍不住打了寒战,房间中的温度仿佛瞬间下降了十几度,并且毫无止息的迹象。强压下内心的恐惧和狂喜,他尽量保持平和稳定的语调,认真地说:“车队与个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布鲁克和鲍里斯大人虽然实力强悍,然而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可能生。狮子被蚂蚁啃光的例子,也并不鲜见。”

    “啪崩”

    握在布鲁斯.迦叶手里的杯子轰然碎开,破开的玻璃渣片炸得桌面上到处都是,葡萄酒顺着手腕慢慢流下,就像殷红的血。

    布鲁斯.迦叶脸色一片铁青,过了几分钟,他慢慢抽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带有暗灰色方格的手帕,一点一点仔细擦拭着粘在皮肤表面的残酒,同时嘴角逐渐绽开,露出一丝恶魔般的笑:“你应该明白,在我面前搬弄是非,根本不会带来任何好处。想要间接利用我的人我会让他死得很惨。”

    仅仅只是一句话,伯格已经本能地感受到恐惧,以及实实在在的威胁。他深深地吸了口凉气,勉强控制住体想要颤抖的冲动,带着脸上比哭好不了多少的僵硬微笑,机械地说:“我不敢对您撒谎,也丝毫不敢有隐瞒或者欺骗的想法。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对此,我愿意以生命为代价,接受您的检验”

    布鲁斯.迦叶微微眯起眼睛,紧缩的瞳孔慢慢扩大。不需要说话,单纯只依靠目光,他已经完全控制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思维。力量加上威压,在狂暴的雄狮面前,柔弱的兔子不敢撒谎,也不可能撒谎。

    良久,他收起散出浓郁死亡气息的迫目光,重新恢复到正常状态,淡淡地问:“车队离开城市,去往哪个方向?”

    “北,北方。”

    如释重负的伯格长长吐了口气。他忽然现,自己整个背心都已经被冷汗浸透。

    布鲁斯.迦叶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再问。总体而言,他掌握的报与伯格所说相差不大。唯一的区别,就是卢顿家族族长所说的更加详细,而且其中有车队和个人这项自己没有想到的事实。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