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章】离开

    罗兰坐在宽大的高背皮椅上,双手交叉叠在前,微眯着眼,黑玉般的瞳眸紧盯着悬挂在对面墙壁上的地图。

    晓,是距离齐齐卡尔城最近的卡索迪亚城市。也是最适于大规模定居的区域之一。

    核大战,彻底改变了从旧时代延续至今的区域观。新生代人类再也没有以往固定的国家和民族概念,而是单纯以辐含量强弱作为衡量地域是否适合生存的唯一标准。

    晓城地处两条旧公路交叉口,是连接几个主要贸易方向的中继站。那里有河流经过,城市内部有完备的电力和水质净化设施,虽然附近地形多山,耕地面积稀少,却可以通过贸易运输获得足够的食物来源。

    扩张,最好的办法是由近及远,逐渐渗透和并吞。葛利菲兹在玛城苦心经营多年,加上艾琳娜的协助,那里早已变成一块独立于卡索迪亚之外,仅仅只是在名义上属于卢顿家族,不接受直接管辖,只是象征缴纳贡金和物资的飞地。无论从哪方面看,都适合将其纳入齐齐卡尔城统治范围,成为新的势力据点。

    罗兰正在努力营造一个庞大的新势力。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保护自己和所的人。

    她不知道苍影城的变化是否已经引起卢顿家族注意,即便伯格已经察觉自己的战略意图,也无力与实力雄厚的齐齐卡尔城对抗。这已经不再是几年前那个人口稀少,随时进出都必须警惕防御外来者的齐齐卡尔小镇。它的发展速度惊人,罗兰的出现,加上来自黑旗骑士团、医生联合协会以及“救赎者”的物质援助,已经把这里催化成前所未有庞大的实力集团。即便是在齐齐卡尔城最困难的时候,罗兰也敢独自一人与卡索迪亚对抗。至于现在如果多达五百余名进化士尽数全书,单是那种浩大壮观的声势。恐怕足以将伯格活活吓死。

    不要说是区区一座玛城,就算直接并吞整个卡索迪亚,也简单得易如反掌。

    但是,罗兰并不打算这么做。

    齐齐卡尔城尽管拥有强大生产能力和为数众多的人口,但是将这一切完全消化,还需要时间。在城内支持者数量尚未达到预想数值以前,罗兰只打算并吞晓城。反正,伯格对于这座城市已经完全放弃,占与不占仅仅只是名义上的问题。为了不引起费迪南德和卡索迪亚双方抵制,她至少还需要半年。甚至更久。

    至于东部地区晓是一面很好的挡箭牌。即便伯格对苍影城有所怀疑,她也不可能做出更大的动作。卢顿家族不可能一次给予数千军队抗辐药剂,他们顶多就是派遣几名进化士进行调查。以昆西等人加上军队的力量。足够让他们来多少,死多少,而不会把这一切与齐齐卡尔城联系在一起。

    天边的地平线上,忽然透出一线灰白,淡淡的晨光倾泻出来。如一幅巨大的幕布,平平地铺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上。

    围城仍在继续,反叛者们丝毫没有想要撤退的意思。二十四号生命之城邻近的地面,到处都是的弹坑,坑体表面的土壤已经焦化,如果凑的很近。甚至能够闻到一股呛鼻的硝烟味。

    披着黑灰色的防水外,靠着冰冷厚实的墙壁,撕开一块用黄豆和米面混合压榨而成的粗制饼干。送到嘴边,咬了一口,慢慢用唾液浸湿、泡软,缓缓咀嚼着。

    罗逸已经彻底麻木。

    死的人越来越多,即便利用尸体进行蛋白质回收。也仍然会出现一定数量的损害。可供使用材料严重短缺,从培养槽中制取的复制人越来越少。体质量也非常糟糕。就在昨天,一名刚刚走下生产流水线不到七十二小时的培养人,由于缺乏足够的蛋白基础,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况,体内细胞组织彻底崩溃,整个人突然水解。

    二十四号生命之城的能源与后勤系统仍在照常运转,产出的食物和弹药也足够维持常消耗。不过在罗逸看来,这些放在荒野上足以让流民为之兴奋疯狂的东西,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意义。没有人类使用,它们永远都是一堆死物。

    饼干很糙,嚼在嘴里的感觉就像干巴巴的锯末。

    除了面包和饼干,仓库里数量最多的食品就是质罐头。对于这些同样是以蛋白质为基础合成的东西,罗逸实在提不起半点兴趣。他是医生,死者与活人在他看来,其中差别实际上就是细胞组织是否继续保持活动。他并不歧视死者,心理素质也极好。曾经为了节约时间,他曾经呆在手术室里吃过半生不熟的烤牛排可是现在,只要想起,想起那些水解的培养人,罗逸就忍不住觉得恶心反胃,有种难以遏制的强烈呕吐**。

    反叛者军队已经近抵到两百米外的阵地,数量处于绝对劣势的守卫者无法对他们造成威胁。偶尔有狙击手从楼顶命中目标,立刻会引来叛军阵地上十数道反击,猛烈的火力足以将任何掩体瞬间摧毁,守卫者只能用一条又一条人命填上越来越大的防御窟窿。

    还能坚持多久?

    两天?

    一天?

    或者仅仅只是几个钟头?

    罗逸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他甚至隐隐有些期待中央大楼被叛军攻破。也许,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所有的一切,才会真正得到解脱。

    有些时候,死亡的确要比活着强。

    脑子里杂乱无序的思维并没有持续太久,一个歪扭着体,面部五官略微有些非正常偏斜的培养人士兵慢慢走了过来,举起右手,行了一个不太标准的礼,用听上去颇为古怪的声音说:“阁下,会长大人请您过去。”

    没有足够的优质蛋白基础,从培养槽里出来的复制人也开始出现一系列不良反应。他们的体天生有着无法弥补的缺陷,或者缺失某一部分反应神经。按照二十四号生命之城以前的制造标准,他们都应该被归类于废品之列。可是现在罗逸根本不可能按照曾经的标准进行制造。他缺少材料,除了灌输战斗意识和维持几条必要的主神经反应系统,新近制造的培养人已经取缔了一系列不必要的部分。

    就在昨天,他甚至改变电脑程序,制造了两百名没有下肢,仅只保持上完整的复制人类。这些无法移动的士兵,将被派遣到大楼高处装有重型武器的火力点。他们的任务就是呆在那里,朝外面不停地倾泻子弹。不能撤退,不能移动,也永远不会有“离开”的命令下达给他们。

    这样做听上去似乎很残忍,可是罗逸已经没有选择。节省下来的材料至少能够多生产上百名士兵。反正只是呆在那里机械地扣动扳机,有没有腿,对复制士兵的影响不大。何况他们本来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

    看着站在面前这个大概只有五至七天生理存活期的士兵,罗逸神淡漠地点了点头。新近制造的培养人都是粗制滥造的产物,城外叛军的凶猛火力时刻能造成死亡,与其白白浪费材料生产出昂贵精良的人活靶,不如能省就省,让这种不死不活的局面能够持续下去。

    中央大楼顶部的拱形房间和以前一样整洁,为数不多的家具使房间看上去显得有些空旷,淡黄色的布帘从三米多高的落地窗顶垂下,在地面光滑的大理石板上堆叠层皱,仿佛被人抛弃,只能永远呆在那里落满灰尘,在暗和潮湿中等待发霉、腐烂。

    穿白布长刨的约瑟芬站在窗前,静静地望着远处满目疮痍的大地,看不到她的表,也无法测知她内心深处究竟在想些什么。

    罗逸把狙击步枪靠在墙角,径直走到约瑟芬后三米多远的地方,弯腰,曲腿,单膝跪下,没有说话,默默地望着眼前这个小、苍老的背影。

    “他们一直没有发动大规模进攻,只不过是在等待着,用这种方式我就范,呵呵呵呵,这可能吗?”

    约瑟芬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与旁人商讨。

    罗逸没有回答,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古怪的说话方式。每当这种时候,约瑟芬心里其实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

    “你为什么不离开这儿?”

    最后看了一眼地平线山幕布般的微薄光线,约瑟芬缓缓转过,淡淡的阳光投在她布满皱纹的脸上,照出一片被光明与黑暗相互夹杂的凹陷与凸亮。

    沉默了很久,罗逸的声音也显得有些沙哑:“我哪儿也不会去,我会呆在这里,陪着你直到死亡。”

    “为什么?”

    约瑟芬用探究的目光在他脸上来回流转,想要从中找出可能存在的答案。

    “你救过我的命。”

    罗逸平静地说:“如果不是接受了你的肾脏移植,我早就随着那个被毁灭的时代一起消失,更不可能活到现在。”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