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章 )变异罂粟

    这本来就是一个充满绝望的末世世界。<-》善良和心,只会被看做软弱可欺。在没有共同利益的前提前,民众不会产生任何忠诚度,吃得更多,生活再好,只会让他们产生更加强烈的索取**,而不是想要如何维持现有状态。最终结果,就是导致新一轮的叛乱。

    对于这些家伙,前期统治必须残暴、铁血、野蛮。压榨他们每一丝剩余价值,直至奄奄一息,再慢蛮给予他们一点点甜头。让他们在无比感激的况下,毫无保留接受统治,成为利益圈中的一员。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拳头够大,才有话语权,才有说服力,才能让所有人趴在脚下,对你顶礼膜拜进错房,喂了狼。

    当然,手段和谋略,同样重要。

    克莱斯特.戴纳坐在客厅里,深邃冷的目光望着敞开的窗户,死死盯住被挂在对面墙壁上奄奄一息的女人。首发小萝莉的末世史399

    房间面积不大,沙发和立柜虽然占据了半数以上的空间,但是经过协调有序的摆放,整体倒也显得精致。

    用泥灰砌成的壁炉里燃烧着旺火,把整间屋子烘烤得暖意融融。偶尔有风从窗户里迎面吹来,感觉到的不是令人畏惧的刺骨冰寒,而是经过室温中和,已经少却大部分凉意,让人觉得清新、舒爽的刺激。

    房门发出艰涩的呻吟,慢慢打开。一名着深黑色制服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他走到距离沙发三米时,停下,深深躬,恭谨地问:“阁下,您有什么吩咐?”

    克莱斯特眼眸里释放出被冰冷和傲慢交揉掺杂后产生的残忍。他端起摆在面前小圆桌上的高脚杯,轻轻摇晃着在杯子里来回漾的红酒。抿了一口,伸出肥厚的舌头,飞快净嘴角残留的酒液,神威严地说:“让外面那帮家伙控制好利昂娜的药水注量,如果没有得到我的许就提前死亡,所有负责监控的人都得为她陪葬”

    利昂娜半年前就来到黑金镇。那个时候,她是镇上酒馆里最红的脱衣舞娘。虽然这里是“魔爪”的核心所在,却并不拒绝普通外来者。尤其是女人,“魔爪”高层一向都抱着放任与自由的态度。在镇上,外来者可以做任何事。定居、建盖房屋、开设产业、耕种、狩猎总而言之。你可以在黑金镇进行人类应有的所有正常生存活动。

    尽管如此,黑金镇上的居民数量却仍然只保持在两千左右由于辐和地形的关系,降落在这里的雨水大多含有酸。因此。黑金镇上居民的常饮用水,必需从邻近城市用车辆运输。这里的土壤构成成分非常复杂,稻麦之类的农作物根本无法成活,田地里唯一能够生长的东西,就是变异罂粟。

    这是一种从旧时代残留下来。已经完全适应辐环境的基因突变物种。末世世界的居民不可能像旧时代植物学家那样,对某种新生物种进行全面、细致、系统的分析,他们只会用最简单的方法,从实用角度看待这些从核大战中幸存下来的生物。标准不外乎两种第一,能吃。第二,能用。

    变异罂粟与旧时代的祖先截然不同。它们喜欢酸指数很高的土壤。根系能够承受腐蚀并且吸取更多的水份。也正因为如此,果实浆液含有更多的致幻成份。利用它们制成的“杰特”,能够对中枢神经系统产生强烈的刺激作用。尤其是纯度越高的“杰特”。越能让意识崩溃的大脑产生异乎寻常的迷幻效果。当然,副作用也同样明显吸食越多,药物依赖就越强。如果没有更多的药物维持,大脑传导系统会崩溃,使思维反应能力越来越迟钝。最终,变成状若行尸走般的白痴。

    黑金镇是“魔爪”最大的“杰特”产地。镇上居民持的营生。都与“杰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平民种植变异罂粟提供给“魔爪”当作生产“杰特”的原料,“魔爪”则将这里作为基地,从外界换购大量生物物资提供给平民享用。这种互补关系使两者之间的合作非常融洽,民众并不反感“魔爪”,甚至对其感恩戴德。

    很多人都抱着发财的目的来到黑金镇。与末世世界的所有定居点一样,卖和赌博在黑金镇同样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利昂娜是个漂亮、感的女人,因为她的缘故,镇上小酒馆的生意越来越火爆。男人们为她争风吃醋甚至引起火并的事早已司空见惯,但是这个女人却不拒绝任何追求者。她经常是脱光衣服坐在一个男人大腿上发呻吟,眼睛却对另外一个垂涎滴的男人妩媚放电。谁也不知道她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也不清楚她真正喜欢什么类型的人作为终伴侣?不过,黑金镇上所有男人都明白这个漂亮娘们儿是个不折不扣的**。*起来的时候,她甚至可以跟一头食腐鬣狗上**。但是人们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有惑力,够疯,够浪,绝对是个能让男人在上享受无与伦比快乐的尤物。

    克莱斯特并不拒绝女人坏蛋是怎样变成的最新章节。利昂娜给他的感觉很不错。

    用四张五十货币单位的黑旗元,换来一个**迷醉的夜晚,克莱斯特并不觉得昂贵。事实上,如果利昂娜安安静静躺在边,克莱斯特甚至会多她几张红旗元作为奖励。这种和黑旗元一样被末世居民承认的钞票,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流通。男人喜欢,女人也不例外。

    可是利昂娜远比克莱斯特想象中要贪婪得多。两个人的上翻滚缠绵的时候,她早已盯上放在壁橱旁边的一只皮箱克莱斯特曾经当着她的面打开过,里面整整齐齐摆满了数千枝淡蓝色的胶质软管。它们抵得过成千上万的红旗元,利昂娜根本无法抗拒,也不可能拒绝这种近在咫尺,**惑。

    趁着克莱斯特熟睡,利昂娜蹑手蹑脚下了,在恐惧与亢奋的支配下,拎起皮箱,以最快速度溜出了门。

    为实力高达九星的进化士,克莱斯特当然不可能被这么一点小伎俩迷昏头。他一直在默默关注着利昂娜的一举一动。当这个被钞票和金钱冲昏头脑的女人,刚刚跑出小楼不过几分钟,赤**站在窗户前面的克莱斯特已经端起狙击步枪,瞄准她的右腿重重扣下扳机。

    虽然这是一个小偷与窃贼横行,没有任何道义可言的世界,但是克莱斯特却无法容忍这种事发生在黑金镇,发生在自己边。即便是黑暗势力,也拥有规矩和法律利昂娜必须为自己的贪念付出代价。

    她必须死,而且死得很惨

    克莱斯特的目光尤如两道寒冷的冰流,从钉在对面墙壁的利昂娜上慢慢收回。他一口喝尽杯子里的残酒,用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问:“有没有鲍里斯和少爷的消息?”

    年轻的黑衣侍者恭顺地答道:“两个月前,他们向总部发回最后一次无线电报。从那以后,就一直没有联系。”首发小萝莉的末世史399

    “两个月前?”

    克莱斯特疑惑地抬起头:“去,把地图拿来。在上面给我标出他们最后一次发回联络点的坐标。”

    

    两分三十四秒后,抱着地图的黑衣侍者再次出现在克莱斯特面前。由于活动剧烈,他的鼻尖上冒出一层薄薄的微汗,呼吸也比平时急促。尽管如此,他仍然保持着必不可少的礼仪和恭敬。

    在克莱斯特面前,任何事都可能发生。他可不想因为一点点看似平常的疏忽,像利昂娜那个女人一样被钉在墙上。

    地图很空,上面没有像时代那样密密麻麻多如牛毛的地名和标识,只有几条从大战前遗留下来,勉强还算完整的公路线条。以黑金镇为核心,代表公路的红色线条像蜘蛛网一样分朝四面八方散布开来。就在这张不规则大网经过的区域,罗列着一个个用黑色圆圈划出的点。

    兆吨镇、晓城、卡索迪亚、费迪南德。。

    一个个熟悉的地名从克莱斯特眼前逐一晃过,沿着旧公路顺序移动的细长手指,在一处显然是刚刚加上没多久的黑点旁边停了下来。

    “齐齐卡尔城”望着地图上标示的名称,克莱斯特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这里就是鲍里斯和少爷最后一次发回电报的地方。”

    黑衣侍者小心翼翼地说:“我派人调查过,他们在这座城市里停留了一个多星期,然后车队继续沿着公路向北面离开。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

    顿了顿,他继续补充道:“阁下,鲍里斯和少爷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鲍里斯大人实力强悍,布鲁克少爷也是拥有五星力量的进化士。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能够对他们造成威胁。他们大概只是像以前那样,走得稍微远了点,或者是因为电力和其它某些原因,暂时无法与总部取得联络。以前就有过这样的先例,这一次应该也差不多。”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