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章】生与死

    普通人不是进化人的对手,这是人所皆知的道理。可是为了一个女人,那个叫作李大的小子居然会如此拼命,这实在令昆西感到震惊,甚至还有一点点好奇。

    妈勒个的,,真有那么伟大的力量吗

    “哧啦”

    巨力拖拽和撕扯,终于把两个紧紧扭在一起的男人分开。刺耳的裂音与惨叫混合声中,李大瘦弱的躯干被远远抛出,重重摔落在数米外的冰冷地面上。唐虎则嚎叫着用双手死死悟住血液喷涌的下,绻曲着体在尘土间痛苦的来回翻滚。

    “放开我”

    双目通红的妮莉雅猛然从molly手中挣开,连滚带爬哭喊着扑倒在奄奄一息的李大上,像疯了一样拼命推攮着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男人,眼里满是无助和绝望。

    忽然,她抬起头,用怨毒无比的目光死死盯着倒在远处的唐虎,用颤抖的手抓紧从耳边垂落的长发,绞了绞,张开嘴,狠狠咬住。

    “杀了我的男人,我要你偿命”

    妮莉雅瞪圆双眼,愤怒让她漂亮的脸蛋看上去一片紫黑。她从旁边的乱石堆里抓起一块带有锐角的碎砖,口中发出令人恐惧的“嗬嗬”低吼,朝着唐虎猛扑过去,高高抡起砖块,朝找那颗令她感到无比憎恨的头颅狠砸。

    虽然痛得死去活来,唐虎毕竟是拥有三极进化能力的变异人。砖块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板砸烂他的脑袋,剧痛刺激着体内血液以可怕的速度涌动,感知器官也在麻木与灵敏之间来回反复,难以忍受的他口中爆出阵阵粗野嘶吼,震得街道两边墙壁上瑟瑟落下层层积灰。他一手撑住地面挣扎着站起,抡起筋骨凸显的拳头狠狠迎上。“嘭”的一声闷响,冲力巨大的拳锋轻而易举穿透了妮莉雅的腹部。

    妮莉雅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体和手脚都在无规律的抽动着,她的呼吸极为短促,气流根本没有进到肺中,而只是在喉间打着转,散发出仿佛窒息者濒死前从腔里发出的空响。

    “婊子,来啊,老子要活活整死你”

    拳头在烫的腹内翻滚搅动着,血腥和湿粘的触感,越发刺激着唐虎被疼痛刺激得快要发疯的大脑。他张开插在妮莉雅腹部的拳头,用强劲有力的手指死死扣住肠子。把湿滑绵腻的肠管在手腕上绕了几个来回,拽紧,狞笑着拼尽全气力狠狠一拉。妮莉雅整个人就好像被麻线控制的木偶般立刻站直,被红色毛细血管和淡黄脂肪层层裹符的肠子,也从腹腔里被活活拖出,硬生生地拽出两、三米远。

    罗兰安静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这一切似乎与他毫无相干。

    唐虎隐隐微悬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最担心的人就是罗兰。不知为什么,这个看上去丝毫无奇,甚至感觉不到任何异能气息的年轻人,总令他有种说不出的畏惧。

    “嘿嘿嘿嘿,没人会帮你们,两个自以为是的傻瓜带着你们幼稚可笑的下地狱去吧”

    超过极限的痛苦给他体带来的伤害还远未过去。可是生理和心理上的耻辱,更令唐虎感到前所未有的疯狂。他勉强保持着站立姿势,一步步拖着体挪到妮莉雅面前。满怀恶意地用力拽紧拖在手中的肠子,凶残地狞笑道:“死吧货”

    积蓄已久的力量在体里来回奔涌,爆发力十足的拳头狠狠砸向妮莉雅眉心。就在拳锋与目标即将接触的一刹那,唐虎只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死死卡住自己手腕,再也无法前移分毫。

    不知什么时候。罗兰已经出现挡在前,比女人更加纤细、白腻的手指。仿佛柔若无物般轻轻搭在唐虎腕间,却产生出重若千钧的豪力。

    唐虎双眼眼角跳了跳,死死盯住他,怒声狂吼:“你想干什么?你说过,不会干涉我和他们之间的事

    罗兰的声音低沉且富有磁:“你们之间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进化人对行普通人,这已经不是战斗,而是单方面的屠杀。他们现在需要休息,不用很久,最多十分钟。”

    “你做梦”

    唐虎暴跳如雷地连声咆哮:“这些家伙毁了我,我要拧下他们的脑袋,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恐惧的滋味儿”

    “够了”

    站在旁边观战的昆西慢慢走了过来,用力吸了一口夹在手里的香烟,沉声喝止:“他说的对。这的确是一场不公平的屠杀。不管你和这两个人之间曾经有什么样的过节,至少让他们休息一会儿。其实,拖延时间对你有好处他们受伤很重,活不了多久。”

    “我不想让他们就这么死,我要让他们感受到比现在更加可怕的痛苦”

    唐虎歇斯底里地怒吼:“这两个混蛋毁了我的一切,他们让我丧失了做为男人的权力,我要报复,我要杀”

    “你这头没脑子的猪”

    忽然,昆西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揪到面前,口沫四溅地咆哮:“亏你还是拥有变异能力的进化人,居然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搞成半残废。你他妈的简直就是个没用的废物”

    “可是”唐虎脸色涨得通,他握紧双拳,想要据理力争。

    “可是你妈个

    昆西松开手,把他重重甩开,狠狠啐了口唾沫:“够了这里是苍影城,不是你为所为的虹湾镇。如果不是格雷克大人的命令,我现在就把你这个垃圾一拳打出屎来,省得活着丢人现眼。给老子滚到一边呆着去,照他们说的做,休息十分钟。”

    李大和妮莉雅并排躺在地上,只剩下最后喘息的力气。伴随着每一下喘息,嘴边就会涌出大片的血。生命的气息正从他们体内迅速流失,再过几分钟,他们就会丧尽最后的力气,变成两具冷冰冰的尸体。

    罗兰蹲在李大旁边,从急救包里摸出兼具兴奋和止血恢复功能的针剂,分别给两个人注了一针。

    “我,我还能活活多久?”李大双眼睁得斗大,死死注视着罗兰那张看不出任何表的脸。

    “恨不恨我?”罗兰答非所问。

    “恨”

    李大强咽下一口已经涌到喉头的血,面色狰狞地说:“你,你救了我们,却却又要让我们去死。你,你,你”

    “我从未答应过你们可以得到永生。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控制生死的只有自己。还有神。”

    罗兰安静地看着他,冰冷的目光逐渐让李大变得安静下来。这时,他才感觉到一阵深入骨髓的剧痛,还有血液流失造成的冰冷。

    “为了一个女人而死,你现在后悔吗?”罗兰半跪在地上,右手搭着膝盖,认真地问。

    “如果后悔,我,我根本就不会这样做。”李大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艰难地转过头,把目光投向躺在边的妮莉雅。

    “那么你呢?”

    罗兰抬高视线,目光越过李大,微笑道:“妮莉雅,你本来可以不用死,但你还是不顾一切冲了上去。现在,后悔吗?”

    妮莉雅挣扎着想要从地上坐起,一口鲜血从喉咙涌上,让她剧烈地咳嗽着。当粗重的喘息逐渐平复,她努力睁大疲惫的双眼,虚弱地说:“他,他是我的男人我,我不可能,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

    “你,你这个傻瓜”

    李大无力地摇着头,含糊不清地说:“活下去,我要你活下去。懂吗?”

    “一个人活着还,还有什么意思?”

    妮莉雅脸上的表说不清究竟是哭或者在笑:“我,我不想再过以前那种生活,即便,即便是死,两个人一起,一起死也要比这好,好得多。”

    “你,你这个没脑子的女人。”李大摇头叹息。

    “你这个自私自私的家伙。”妮莉雅喷出一大口血,话语勉强可以听清。

    罗兰的眼眸沉静得像坠入湖底的冰。她默默看着这两个已经剩不下多少时间的恋人,一丝随着旧时代毁灭而早已消失的触动,不知从什么地方又悄悄重现,慢慢潜入她的心里。

    “还有五分钟,你们这对该死的妇,我要活活撬开你们的脑壳,喝干里面的浓浆。快滚出来受死”

    百米开外的街道对面,传来唐虎疯狂狰狞的咆哮。

    充满死亡威胁的刺耳尖啸,丝毫没有让两个濒死的人感到恐惧。望着躺在自己边的妮莉雅,李大年轻苍白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微笑。他用力喘息着,伸出颤抖的手,慢慢摸索,指尖碰触到妮莉雅手臂的瞬间,像充满能源般飞快张开,紧紧抓住,再也不愿意放松。后者脸上同样带着虚弱的笑,她艰难地在挪动着体,尽量靠近李大。直到头部与对方肩膀碰合在一起,这才如释重负般长长呼了口气。她似乎忘记了上的痛苦,微笑起来,脸上也泛起了美丽的晕红,甚至微微合拢沉重的眼皮,随时准备睡去。

    罗兰平静地看着他们,脸上显露出柔和、温暖的笑。

    她拉过别在后的腰包,从中取出两支早已准备好的真空试管。透明的胶质管壁中央,两滴颜色鲜润的红色液体,在探照灯雪白光芒的映照下,显出诡异、神秘的晶莹光泽。

    “你们不会死。我将给予你们生的希望。这个世界上已经很难找到美好的东西,它们不应该随着时间慢慢消逝,它们会一直存在于每个人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说着,罗兰把胶管分别凑近李大和妮莉雅唇边,把那滴蕴含有神秘力量的血,用力挤入他们口中。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