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章 主人

    罗兰颇为欣赏地看这一幕。当几个男人七手八脚拖着尸体迅速消失在酒吧门口的时候,她也踱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到酒吧东侧一张空桌前坐下。

    两个穿穿白色高腰泳装,大腿上裹着黑色格裤袜的酒吧女郎迅速走了过来。她们在酒桌和吧台之间来回穿梭,几分钟后,宽大的圆桌上已经摆满了酒和各种小食餐碟。虽说品种有些单调,但是数量足够把包括罗兰在内的每一个人都灌醉。

    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多,酒精、暴力、荷尔蒙的味道在空气中肆意蔓延。男人和女人互相碰撞着,狭窄的空间让他们能够近距离摸到对方上任何部位。男人和男人也在互相碰撞着,酒精的刺激使血液沸腾,也让深埋在潜意识中的暴力因子逐渐膨胀。狂乱的音乐淹没了一切,噪音中除了吹牛、尖叫外,谩骂和挑衅也开始多了起来。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没有任何男人会觉得别人比自己强,女人也使出浑解数拼命惑着每一个值得注意的对象。在**的导下,人们开始亢奋,目光变得迷离,麻木的神经远远驱逐了理智。他们大把大把掏出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带着足以号令天下的狂傲和豪气,以贵得可怕的价钱,从满脸媚笑的酒吧女郎手中,接过实际价值低得可怜的劣酒。

    一个算不上太漂亮,但是足够年轻的女孩从舞池里被拖了出来。五、六个喝得有些上头的男人围着她,连拥带抱把她带进酒桌旁边的卡座。为首一个材干瘦,面部肌萎缩得厉害,看上去活像绷皮黑旗般的男人从座位上摇摇晃晃地站起,卷起袖子,把一根带有金属针头的橡胶软管扎进胳膊。随着透明管壁中淡蓝色液体在活塞推动下迅速注入体内,他那双迷醉的双眼。也爆发出亢奋的精亮光芒。他几下扯掉女孩上不多的衣服,在旁边围观者的轰笑声中,用力抓紧女孩细长的双腿,朝着两边狠狠扳开,同时张开嘴像野兽一样拼命嗥叫着,昂首朝着中间最深凹的部分来回冲刺。

    罗兰一直在关注着molly。

    倒不是说她对这个男孩有什么特殊关注,她只是想让molly尽快走出心理影。他现在是齐齐卡尔城的人,是自己治下的民众。罗兰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值得争取的对象。如果说这是一种怜悯,那么它适用的范围,永远只会局限于可能成为罗兰拥护者的人。

    “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病毒改造后的大脑对一切外来信息都拥有敏锐的感知能力。即便坐在桌子对面,旁边还有震耳聋的音乐干扰,罗兰仍然能够听清楚molly口中的喃喃。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所有事物都符合自己的心意。你无法改变它们。它们也不可能改变你。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在两者中间寻找可以共存的平衡。”罗兰的声音并不大,但这种被气流锁定方向的声音可以传得很远,足够molly听见。

    女孩意外地朝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惊讶在她的眼睛里瞬闪即逝。不过几秒钟的光景,又重新恢复到那副冷漠、僵硬的表

    “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出这次任务吗?”罗兰拿起一瓶威士忌,拧开瓶塞,倒入杯子里褐黄色的酒液,缓缓盖过壁面差不多三分之一的部分lly注视着她的眼睛,默默摇了摇头。

    “我看过你的档案。你和父母是从烈焰城迁移过来最早一批市民。你一直居住在城市。可能无法想象那些荒野流民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不错,他们杀了你的父母,毁了你拥有的一切。如果说到报仇。那些乱民已经全部被杀,你或许可以把怒火延续到其他人上。但是,你永远也无法改变现状。”

    罗兰抿了一口酒,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末世是一个资源匮乏的世界,很少有人会奢侈到用粮食酿酒。即便像卡索迪亚这种家族机构也不例外。这酒显然是用酒精和香料兑出来的劣等货。她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

    “你想告诉我什么?”molly低声问。

    “不要被仇恨迷失双眼,你还活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罗兰认真地回答:“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肮脏的东西。从齐齐卡尔城一路过来,相信你自己也亲眼目睹了很多这方面的事。它们虽然同样存在,却并非一成不变。这个世界有自己的规则,无论吃人还是杀人,都有足够充分的理由。但是,你可以改变它,让世界朝着自己喜欢的方向发展。”lly摇了摇头:“这很难。”

    “但并非没有可能”

    罗兰放下手中的杯子,笑了笑:“用你自己的方式活着,适应这个世界,同时也让这个世界适应你。就这么简单。”

    没molly有说话,她在静静地思索。

    他承认罗兰说得对。这个灰暗的世界里找不到一丝希望。但是,奇迹,总是从毫无希望中开始。

    罗兰没有把谈话没有继续下去。molly是个聪明的男孩,他完全能够从刚才的话里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问题和食物一样,都需要足够的时间才能消化

    把视线转向琳琅满目酒桌,罗兰苦笑着摇了摇头。

    似乎来错了地方。这里的酒实在难以下咽。

    想到这里,她又把目光转向人群汹涌的舞池。

    显然,这间叫做“卡索迪亚玫瑰”的酒吧,应该是卢顿家族设在苍影城的联络点,同时也是在这座城市里拓展财源的一种方法。

    由于被重度辐区与外界隔离,苍影城的居民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尽管“卡索迪亚玫瑰”里的酒贵得离谱,他们仍然只能接受。

    罗兰开始有些明白旅店老板之前针对卡索迪亚愤愤不平的那番话。不过,实际况倒也没有他所说的那么夸张。卡索迪亚元在苍影城依然通用,只是由于商业流通范围狭窄和消费群体的关系,被一些固执的当地居民拒收。至于那些与卢顿家族有频繁贸易往来的权力者和统治阶层,他们根本不会计较这些。尤其是城里的年轻人那些塞进酒吧女郎前的钞票,都是印有独有图案的卡索迪亚元。

    “阁下,我的主人想请您到楼上去坐坐。”

    一个浑厚的男声打断了罗兰的沉思。转头望去,只见先前已经离开的头领又来到自己面前,着和刚才同样恭敬的口气,说:“这里有些嘈杂,酒也一般。请跟我来,那里已经准备好真正的白兰地。”

    罗兰心头微微一动,目光随即瞟上二楼包间里穿白西服的男子:“你说的主人,就是他?”

    头领躬了躬子,以沉默作为肯定的答复。

    “能告诉我他的名字吗?”罗兰慢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离开酒桌。

    “他的名字是“晓”,至于姓,则是卢顿。”

    舞池非常拥挤,男人和女人都在随着节拍强烈的音乐疯狂扭动。很难判断他们的激来源究竟是因为酒精或者“杰特”?狭窄得随时都能碰触到对方体的环境,让**和暴力有了更多释放的借口。夹杂着浓烈体味和汗液发散出来的臭气,早已使得嗅觉器官丧失了最基本的判断作用,只有荷尔蒙弥漫在空气中,像张开巨大黑翼的**之魔,把所有人统统笼罩在自己肮脏、丑陋的怀抱深处。

    在头领的示意下,十几个穿皮衣的魁梧壮汉从各个方向聚拢过来,轮起肌发达的胳膊,毫不客气地推攮着人群朝两边散开。一些人立刻识趣地让出足够的空间,也有些正在兴头上的人很是不满,但他们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站在距离壮汉们较远的位置冷眼旁观,似乎在那里有条无形的边界,让他们不能再前进一步。人群中有几个人不明状况,还在拼命向前挤着,嘴里不干不净骂着那些挤压自己活动空间的家伙。两个材强壮得暴熊般的男人立刻冲上前来,一把抓住头发,在惨叫和咒骂声中把他们从舞池中央硬生生拖出。那几个人还未反应过来,脸上早就挨了重重的几拳,不由已地摔倒在地。周围的人立刻拳脚相加,毫不留。过了好一会,壮汉们才将这几个被打得半死不活的家伙扔出酒吧外面,还恨恨地吐上几口浓痰。关上酒吧大门的瞬间,从他们后也立刻传来刀子切割体的特有声响,还有高亢刺耳的凄厉惨嚎。

    “请吧,我的主人在等您”头领躬下子,朝着从人群中分出的通道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酒吧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罗兰上,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挤到通道旁边,用毫不掩饰的火辣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一个特别大胆的女孩甚至干脆解开上衣纽扣,露出一对显然是用某种特殊方法造成,体积膨胀到惊人地步的硕**房,还冲着罗兰撅起嘴唇,做了个充满无比惑的飞吻。遗憾的是,这种自荐之举并没有达到她想要的效果,却把站在旁边的几个男人刺激得两眼放光。他们迅速围拢过来,为首者死死捂住女孩的嘴,其余的人分别抱住女孩体不同部位,连拉带扯把她弄出人群,拖进酒吧最黑暗的角落深处。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