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章 我的男人

    妮莉也不相信。

    然而现实就是如此神奇,当她觉得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从最意想不到的角落里,走出一个最不可能出现的男人,用他的生命和未来,帮助自己争取到活下去的希望。

    原来,这就是

    它一直都在我边。

    我,却把最宝贵的珍物当作垃圾扔进角落,让它蒙尘积灰,差一点儿与之失之交臂

    两行滚烫的泪水从眼眶边缘滑落下来,模糊了视线,在瞳孔与景物之间,抹上一层浑浊的酸咸。

    “我怎么这么傻?简直傻得透顶不过,现在改正错误还不算晚,还来得及”

    用手背狠狠擦去脸上的泪,妮莉深深地吸了口气,她快步冲到尸堆前,右手平举着枪,左手从地上抓起一把沾血带锈的匕首,以最快的速度跑近木杆,挥舞匕首,照准捆绑李大的绳索重重挥下。

    “嗨婊子,你究竟在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围站在附近的人群一阵动,材魁梧的强森睁圆双眼咆哮着猛扑过来。他伸出粗黑的大手想要拧住妮莉细瘦的胳膊,却忽然瞥见握在对方手里的火药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转方向,乌黑粗大的枪口,正指着自己膛。

    “不等等,你,你怎么敢”

    “轰”

    一声巨响,强森的叫声骤然止住,数百粒铁砂轰进他的口,把整个体打得血模糊。他大张着嘴,难以置信地望着从肌层中伸出的一根根断骨,“扑嗵”一声,仰面重重地摔在地上,手脚无意识地抽搐着。

    见状,几名守候在旁边的壮汉立刻冲上前来。脸上已是一片狰狞的妮莉端着枪连连猛扣扳机,却只能发出阵阵清脆的空响。无法在短时间内填充弹药的枪彻底变成废铁,从不同方向袭来的拳头重重砸上她的面部、体,剧烈的痛楚和神经反让妮莉绻缩着腰,惨叫着,从口唇中喷吐出大团鲜红的血。

    一个肌虬结,面色铁青的凶猛男人一把抓紧妮莉的长发,把她的头部用力拽近自己。张开嘴,冲着满是青淤的脸上恨恨地吐了一口浓痰,仿佛恶龙般如雷咆哮:“婊子。你竟敢杀了强森我要给我的兄弟报仇,老子要活活打死你。”

    说罢,他挥舞着铜锤般的拳头。朝着妮莉腹部重重一击,把这具瘦弱的躯砸得飞出数米远,瘫软在地上,半天也无法爬起。

    “扑”喷出一口血雾,妮莉用手肘慢慢撑住地面。艰难地喘息着,被肿胀挤压得明显变形的嘴唇里,却发出“格格格格”的怪异冷笑。

    “李大是,是我的男人。谁,谁要敢动他,老娘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双眼一片通红的男人越发怒不可遏。他嘴里喷着带着浓重臭气的风,拳头紧拧得可以看见快要凸出皮肤的指骨,狂暴的力量催促肌膨胀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他使劲儿扭了扭脖子。骨节爆发出清脆的响动,狞笑道:“很好,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带着残忍的笑,男人正准备挥拳活活砸碎妮莉的脑袋。却被从旁边伸出的一只手臂硬生生地拦了下来。

    神郁的唐虎站在男人前,慢慢弯下腰。神复杂地望着口剧烈起伏的妮莉,深深地凝视了她一眼,说:“你没必要这么做。就算我们不动手,格雷克城主大人一样不会放过他。”

    “老娘喜欢,**事”妮莉大口地喘息着,死死地盯着他,双眼中充满了仇恨、欢快的光芒。

    唐虎的瞳孔骤然紧缩,又迅速放大回原来的状态,用略带关切又不失威胁的口气微笑道:“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打算和你结婚。你知道,我已经盖好新房,用不了多久,我”

    “所以,你就眼睁睁看着泰德那个混蛋骑在我上为所为?让他肆无忌惮的强我?蹂躏我?”妮莉讥讽地嘲笑。

    “我们没有能力对抗苍影城,退一步海阔天空,即便你是我的女人,为了大家,我也必须做出牺牲。何况你也不是没和别的男人睡过。我完全可以理解。”

    “呸”

    妮莉啐出一口带血的痰,重重喷在唐虎脸上,不无鄙视地恨恨道:“你他妈的也能算是男人?”

    唐虎慢慢收起脸上的笑,他曲着膝盖从地上站起,取出一块干干净净的手帕,用力而缓慢地擦着吐到自己脸上的痰,眼眸深处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森冷,充满愤怒和耻辱。他颤抖着,指着妮莉,用歇斯底里的声音,神经质般吼叫着:“杀了她给我杀死这个下、肮脏的女人”

    “不,你们不能这样做”被重新捆住的李大像疯了一样死命挣扎,却换来几记恶狠狠的重拳。

    “婊子,你会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唐虎脸上呈现出病态的青白,他一把拧住妮莉的下巴,将其硬生生向上抬升到几乎窒息的角度,用贪婪的目光看着她的脸,又仔细扫过体的每一个细节,忽然狂笑起来:“等这里所有男人玩够以后,我会把你送进苍影城,让你成为被上万人轮流干的玩具。知道吗?我从未想过要娶你,那只是一个谎言,一个能够免费继续在上**的谎言。也只有你这种没脑子的**会相信那是真的。话说回来,李大这小子的确傻得可,居然会为了你这种女人杀了泰德。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在下去的路上,你们都不会感到寂寞。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该死的,去另外一个世界好好享受吧也许,在那里,你们能够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哈哈哈哈”

    越来越多的男人围了上来,他们眼睛里放着狼一样的光,脸上交织着残忍和亢奋,很快站成一个圈,把唐虎和妮莉团团围在中间,睁大眼睛,着嘴唇。个别急躁的家伙,干脆脱掉裤子**下,拖着已经膨胀得像钢棒一样的生殖器,在人群中推攮着,顶撞着。**产生的狂让他们根本不惧寒冷,甚至已经忘记,现在是滴水成冰的冬天。

    罗兰一直站在越野车前冷眼旁观,包括中士在内的所有士兵不约而同握紧手里的武器。尤其是molly,他死死咬住嘴唇,用几乎滴血的眼睛死死瞪着拥挤的人群,浑都在颤抖,细长的手指几次落到扳机上,又被巨大的意识力量控制着慢慢放开。

    默默点了点头,罗兰从口袋里摸出皱巴巴的小盒,拿出最后一颗糖,吃了一口,搭在车门上的手指却有意无意地轻轻弹动着,似乎是在考虑,又好像在等待

    “一个一个来,所有人都有份儿”

    人群迅速排列成混乱的队伍,望着这些急不可耐,似乎随时可能精早泄的家伙,唐虎冷的眼睛里释放出一丝狠色。他弯下腰,带着颇为不舍的语气,对妮莉急促地说:“你也看到了,这些家伙根本不可能放过你。但是他们会听我的。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放弃李大,做我的妻子,你会活得很好。”

    唐虎不愿意轻易放过妮莉。像她这样漂亮的女人并不多见,即便是在苍影城也很少能够找到与之类似的女人。随随便便杀了或者送给格雷克,都不是什么好主意。

    虐杀女人固然很痛快,可以杀过以后该怎么办?除了妮莉,虹湾镇上的女人不是满脸皱纹的老太婆,就是腰粗壮程度和水桶有得一拼的健壮悍妇。和这些女人上,就跟遭受远古时代母暴龙强没什么区别。

    那简直就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妮莉冷冷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具没有生命的僵尸:“真不明白,我以前怎么会喜欢你这种人?不,你根本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唐虎猛吸了一口气,头部随着呼吸缓缓上下移动着位置。他用力咽下一口唾液,忽然爆发出一阵震耳聋的狂笑,当笑声慢慢终止,他的目光也完全变得森冷、残忍。

    “如你所愿”

    淡淡地说完这句话,他冷笑着向后退开,同时朝着推推攮攮的人群挥了挥手。顿时,一个站在最前面,浑上下只穿了一件薄薄汗褂的粗壮男人张开双手,带着从嘴角流淌出的恶心涎液,疯狂兴奋地猛扑鼻上来。

    一个闪亮的烟头从半空中飞过,划出一道漂亮的桔红色弧线,准确地掉在男人朝前凸伸的生殖器尖端,带起一阵高温烫烙在**上发出的“哧哧”声,以及从伤者口中骤然爆发的凄厉惨叫。

    “谁?他妈的究竟是谁干的?我,我要杀了他”

    男子吸呵着嘴,双手捂着已经瞬间缩软的生殖器,暴怒连声地朝着四周咆哮。围观者当中立刻有大部分人轰笑起来。几个排在后面的男人也趁机向前推挤,跃跃试并且猴急地看着半躺在地上的妮莉。

    “谁扔的烟头?出来,给老子滚出来”

    疼痛和焦急像蛇一样啃啮着男子的心。他在混乱的人群中来回搜索,却意外地发现原本站在越野车前的罗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慢慢走了过来。手里,还握着一枝威力强大的突击步枪。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