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章 )盐

    【378章】盐

    直觉告诉她,应该远离海洋。这里太危险,随时可能遭遇意想不到的死亡威胁。

    然而她却不得不这样做,齐齐卡尔城需要盐。

    按照旧时代的观点,食盐的来源其实很多。岩盐和井盐同样可以代替海盐的位置,给人类提供必不可少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但是谁能保证这些盐矿产地没有被辐污染?那里没有实力强大的武力集团驻防?

    最重要的是,罗兰并不知道这些食盐产地的具体位置。

    她只能向大海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公路变得越来越残破,龟裂开的路面迫使车队只能像蚯蚓一样来回弯折绕行。到了最后,一条长度超过百米的巨大塌陷,把整条公路截分成互不连通的两部分。站在布满碎裂水泥块,其中露出无数钢筋的断口边缘,可以看到脚下一块块斜凹的桥面,还有从裂缝中央拼命伸出,在瑟瑟寒风中左右摇晃的干枯树枝。

    “掉头,另外寻找新的行进路线吧”望着对面公路上拥挤混乱的汽车残骸,罗兰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转跳上越野车,朝着来路默默反转。

    荒凉、寂静,找不到人类生存的痕迹。

    偶尔有几只饿得发慌的巨鼠出现在路边废墟里,也只是颤抖着体缩进角落,磨着牙,用贪婪而畏惧的目光死死注视着这支全副武装的车队,幻想着新鲜血特有的粘稠口感,却永远不可能冒着死亡威胁把近在咫尺的鲜吃到嘴里。

    云层背后的光线逐渐变得暗淡,黄昏时分,站在装甲车顶的了望兵终于发出惊喜的喊叫地平线尽头靠近海滩的位置,有一片高高竖立,颜色灰白的三角形物体。

    那是一张帆。

    这是海岸线上一个平凡的小镇。

    海边有一条从旧时代保留至今的混凝土堤岸,“y”字形栈桥顺着坚硬的堤坝一直延伸进海面深处。几艘老式帆船靠在岸边来回摇晃着,车队缓缓驶入小镇的时候,其中一艘正在慢慢收回那片已经降下三分之二高度的帆。

    几十栋大大小小的建筑围绕着港湾平缓地展开。每一幢房屋前后,都竖立着几根或木质或铁质的长杆。上面挂着肚皮被剖开的鱼,也有被取掉外壳,用线串起的贝类。隔着很远,就能闻到一股浓烈的咸腥。

    这里的房屋很旧,从残留在建筑材料表面的各种痕迹来看,至少拥有上百年的历史。这意味着它们大多是从旧时代保留至今,而且很可能会一直存在下去。

    从海面上吹过来风不大,很冷,有股淡淡的咸湿味。引擎轰鸣和轮胎碾压碎石沙砾发出的摩擦声,使空的小镇街道上逐渐多了一些居民影。他们站在屋檐和自家窗前,靠着墙壁,抱着双手,用明显带有好奇,却又颇为淡漠的目光打量着这些外来者。

    关上越野车门,罗兰慢慢走到路口,目光落在一根用金属材料制成,表面布满斑驳锈渍,整体形状已经弯曲,上部镶嵌着两块三角形标牌的指示道杆。

    左边绿色带黄格镶边的标牌指向海边小镇,上面用中、英两种文字歪歪扭扭地写着“虹湾镇”。

    右边标牌指向一条延伸到地平线尽头的土路,上面画着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扁圆怪鱼。就在鱼嘴中间那片被锋利獠牙团团包围的空白,是一连串漂亮的斜体英文字母“鲨鱼城”。

    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街道上。显然,虹湾镇居民对这支突然出现的车队有着异常浓厚的兴趣。

    这种况并不奇怪。

    辐使得人类活动圈子被压缩在一个非常狭窄的范围。末世界几乎没有什么娱乐,也没有旧时代种类繁多的信息来源方式。很多人只能居住在自己的小屋里直到终老,商人和流窜犯是他们唯一能够与外界进行交流的信息来源。他们并非不想走出这种无形锢,让好奇心和求知得到满足,然而无所不在的辐和遍布荒野的变异生物,还有那些残忍的暴民、利熏心的奴隶贩子,以及各种潜在危险和难以想象的死亡威胁,最终使得他们打消了内心的希望,只能复一,年复一年,像一块沉闷的木头,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居所,慢慢朽化、腐烂。

    “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网不跳字。一个棕黑色头发的壮小伙子从围观人群里挤出,带着几分隐隐的渴求与不安,微笑着朝罗兰伸出右手。

    “如果你能带我找到去酒馆的路,我会请你好好喝上一杯。”罗兰看了看他,同样微笑着握住那只伸到面前的手。

    就在街道南面差不多五十米的地方,有一块钉在屋柱上的木制招牌,上面用颜色醒目的涂料画着一倍泡沫膨胀的啤酒。

    以罗兰的眼力,当然不会对如此显眼的目标视而不见。

    她此行的目标是盐。

    虽然已经来到海边,可盐毕竟不是海水,随便打捞或者用手一抓就能得到。

    她需要一个向导,或者是一个出售报的中间人能够花钱就能得到的东西,总比肆意滥杀用暴力解决问题好得多。

    对方已经表示出想要帮忙的意愿,罗兰自己也必须那出足够的诚意。在彼此心知肚明的况下喝上一杯,应该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与铁笼镇狭窄的餐车相比,这里的酒吧规模显然要大了许多。也许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酒吧里的客人很多,气氛却并不烈。他们大多围在火炉附近的桌子上,带着惬意而满足的神轻抿杯子里所剩不多的酒,享受着那丝香醇顺着喉管徐徐进入体,在所有流经地慢慢燃烧起的辛辣与火焰。

    罗兰找了一张角落里的桌子坐下,中士则带着其他队员在镇上寻找合适的旅店。这里的人口大约在三百左右,在罗兰能够感知到的探测范围中,没有发现任何拥有进化或者强化力量的异能者。

    大概是因为找到很不错的主顾,栗发青年显得很激动,他像骄傲的公鸡一样昂着头,高高举起右手,冲着柜台后面的老板捏了个清脆的响指,中气十足地喊道:“嗨,老朋友,给我来一瓶最好的白兰地。”

    老板是一个头发花白,年纪大约五十上下的男人。他显然并不在意栗发青年的颐气指使,没有理睬,也不搭话。反倒是从里间跑出一个

    穿白色围裙的艳酒吧女郎,弯着腰,几乎将过度发达的部整个摆在罗兰的眼前,然后才将酒单放下,妩媚地看了他一眼,这才把迅速

    变成冷淡的目光转向青年:“李大,你还欠着我一大笔酒钱。”

    被叫作李大的青年面不改色心不跳,他很不高兴地回道:“妮莉,我有客人。”

    “别人口袋里的钱可不属于你。” 妮莉的话刻薄而冰冷。

    “这得看我能对他提供什么样的服务。”

    李大把目光投向罗兰,用带有几分鼓惑的声音自信满满地说:“我能够提供你需要的任何东西,相信我。”

    罗兰从口袋里摸出钱包,从中抽出几张带有卡索迪亚标志的钞票摆在桌上,对妮莉雅微笑道:“就照他说的,来瓶白兰地。顺便问一下,可以用这种钞票付帐吗?”网不跳字。

    虹湾镇距离齐齐卡尔城之间的图面距离将近一千五百公里,这里已经远远超出卡索迪亚的势力范围。在这种地方,卢顿家族发行的货币,很可能只相当于一张废纸。

    果然,妮莉接过钞票,捏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半天,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淡了下来。她摇了摇头:“如果你只有这种东西能够用来付帐,我可以免费给你提供一杯海水。”

    罗兰点了点头,又另外拿出一张黑旗元,轻轻递了过去。

    妮莉的脸上重新露出笑容。她收起钞票,扭动着浑圆的部转离开。几分钟后,一瓶开封的白酒和两只杯子,已经摆在了桌子上。

    “说说看,你都需要些什么?我认识这个镇上最漂亮的姑娘,她们很,可以让你和你的手下渡过一个愉快的夜晚。当然,除了女人,你还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酒一下肚,李大的话立刻多了起来。不过,就算没有酒,他的话也一样很多。

    “什么地方能弄到盐?”罗兰的问题很直接。她不喜欢,也不想在这方面拐弯抹角。

    “盐”

    李大并不对此感到吃惊。显然,他已经把罗兰的问题列入准备回答的范围内。只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声音有些微弱,似乎是在思考,或者是在犹豫。

    “这东西可不好弄。”过了一会儿,他颇为意味深长地说。

    罗兰笑了笑,从钱包里拈出两张黑旗元,慢慢摆到他的面前:“呵呵,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有价钱。不是吗?”网不跳字。

    “我喜欢和你这种聪明人打交道。”

    李大收起桌上的钱,一口喝干杯子里的酒,兴奋地擦了擦嘴,又拿起酒瓶把面前的空杯再次倒满,说:“你想要多少?”

    罗兰的声音温柔如水:“你能提供多少?”

    李大慢慢收起脸上的笑意,没有说话。(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378章】盐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