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章 )眼红

    【374章】眼红

    说着,罗兰收起手里的地图,把子缩回驾驶座,朗声道:“注意周围环境,加快速度,争取今天晚上能找到一处可以在房间里过夜的地方。”

    铁笼镇,距离公路只有不到两百米。站在装甲车顶端的了望兵,很容易就能发现这个显著的流民聚居点。

    确切地说,这里其实算不上真正意义的小镇,而是一列由十五节车厢组成的旧式列车,由于脱轨偏离了原来的行进路线,歪七八扭相互簇拥在一起,在荒野上形成一个可供居住的临时营地。

    这里没有大、中型定居点常见的警戒塔,周围也没有设置铁丝网或者栅栏之类的障碍物,偶尔有几张好奇的面孔从车厢侧旁的窗户里出现,也仅仅只是一闪而过,随即迅速消失在厚厚的隔板背后。

    没有防护,这其实也是荒野流民的一种自保手段。

    这意味着小镇没有什么值得引人觊觎的财富,水和食物很少,甚至非常缺乏。盗贼和匪徒通常不会对这种地方产生兴趣,家族机构也不会派出军队占领这些没有开发价值的地区。镇上居民也谈不上什么武装程度,一枝手枪,或者是拥有一把稍微锋利的刀子,都有可能让你成为这里所有居民的最高统治者。

    车辆引擎的轰鸣声,打破了铁笼镇近乎死一样的寂静,顺着公路旁边的便道,控制住速度的车队慢慢开下土坡,在混杂着枯死灌木的积雪地面上,碾出两条带有清晰轮印的车辙,缓缓驶入被破旧列车厢围成半圆形状的小镇。

    罗兰推开车门,从越野车上走了下来。后,装甲车上搭载的士兵们也纷纷跳下,迅速把守住各个值得注意的处点,用警惕的目光来回扫视着。

    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偏黑的天幕,罗兰信步走到一扇半开的金属门前,望着显然是用刀子刻在门壁表面,用黄色涂料抹刷过边缘,歪歪扭扭勉强能够判断出酒杯的图案,笑了笑,推门走了进去。

    和旧时代以直立男女外形代表不同别厕所的方法一样,这个符号同样代表着末世界的酒馆。

    酒吧的面积不大,狭长的车厢里只有近三分之二的面积被用于客座。从布置和座位安排来看,应该是一节旧时代的餐车。

    几个衣衫破旧的男人分坐在与车厢固定连接的椅子上,默默地注视着刚刚走进房间的罗兰。目光的内容不一而定,冷漠、嫉妒、羡慕、警惕没有人说话,唯一的声音,就是液体顺着喉咙咽下发出的清脆响动。

    门开了,肩上背着突击步枪的中士走了进来。

    “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里很安全,我刚刚和旅馆老板谈过,他有足够的房间安排我们过夜。”

    罗兰点了点头:“安排好值班哨兵,让大家都轻松一下。”

    这里只是一个平常无奇的流民聚居营地,镇民也都是没有进化能力的普通人。实力最差的小队成员也拥有五级异能,只要没有突然出现的外来者,在这种地方过夜,其实远比野外宿营安全得多。

    酒吧的经营者是一对中年夫妇。老板个子不高,干瘦的形像虾一样佝偻着,脸上堆着讨好般的媚笑。感觉,活脱脱就是一个没有脊椎骨的软体人。

    相比之下,老板娘却要魁梧得多。不仅足足高出丈夫两个头,体格更是健壮得如同发育良好的母牛。浸着灰色油污的白罩衫只能勉强裹住她粗犷的躯,一对硕大到令人恐惧的**几乎要从上衣里挤涨出来。

    她的胳膊非常粗壮,皮肤毛孔很大,表面长满粗长硬扎的黑色体毛。如果不是前那对体积和篮球差不多大小的质隆起,恐怕谁都不会相信拥有如此巨大体形的她,竟然会是一个女人。

    酒吧只提供两种食物烘烤过的土豆和双头牛。荒野上的净水非常珍贵,尤其是在特别缺水地区,一般况下只用于解渴,很少用来熬煮食物或者清洁体。

    酒,只有一种颜色偏淡,黄得不太正常,瓶底带有大量杂质的液体。尽管老板娘擂着口一再保证这是店里最好的威士忌,罗兰却丝毫没有想要开上一瓶尝尝的**。

    烧土豆的味道马马虎虎,牛也烤得半生不熟,虽然厨师技巧远远达不到令人满意的程度,不过这些东西的辐含量很少,价钱也足够便宜。罗兰只花了六发九毫米子弹,就得到了足够十一个人吃饱的食物。

    忽然,从窗外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短暂的嘈杂过后,酒吧房门被人从外面重重踢开。几个外形粗旷、神态如虎似狼的彪形大汉重重走了进来。

    这些人非常彪悍,他们似乎不惧寒冷,上只穿着薄汗衫和无袖短褂。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可以看到明显的伤疤。他们似乎是用这种方式故意显露自己发达的肌,甚至炫耀似的在抖动着。他们手里的武器有翻新的自动步枪和自制火药枪,虽然式样不统一,上的服装也颇有些破旧,总体穿着打扮与流民乞丐没什么区别,但是看得出这些家伙都很凶残,上似乎随时都散发出血的味道。

    用直接一点的话来说,就是都杀过人。

    为首的男人年纪大概已经超过四十多岁,体型之巨大简直足以装进一个材瘦小的年轻人,脸上的横与凌乱的胡须勾勒出一幅掩饰不住的狰狞面孔。他沉着脸,用贪婪而警惕的目光在小酒馆里每一个客人上来回打转,久久地观察着罗兰和她手下所有突击队员。过了好几分钟,这才慢慢收起眼眸里外放的傲慢与不屑,举起粗壮的胳膊朝后挥了挥,带着自己的人走到角落里一张靠近窗户的桌子旁边,坐下。

    荒野的人们,对于实力有着简单有效的认知方法。除了进化人特有的异能气息,他们一般会通过对目标外表衣着和持有的武器进行强弱对比。没有补丁的漂亮衣服,带有特殊金属质感的枪械,再加上停放在外面院子里那几辆外形奇特,拥有厚重装甲和威力惊人大口径机枪的重型车辆,足以让男子在短时间内判断出自己和罗兰等人之间悬殊的实力对比。

    这应该是一群在荒野上流窜的盗匪。他们会抢劫所有值得掠夺的目标,偶尔也会加入某个雇佣兵团顺手捞上一票。由于自实力限制,他们大多选择落单者或者相对富裕的小型村镇下手,甚至还兼作奴隶贩子。这些人的实力并不强,即便是那个为首的男人,也仅仅只拥有相当于一级初阶进化的异能。

    他的目光仍然在罗兰等人漂亮的战斗服表面来回打转,视线焦点也有意无意聚集到那些靠在酒桌旁边,伸手便可触及的崭新突击步枪上。

    不仅仅是他,围坐在其边的所有盗匪,都在盯着罗兰和他的队员。他们在默默评估着对方上装备的价值,仅仅是粗略的估算,就让他们的眼睛变得血红,甚至

    出贪婪与狂交织的火焰。

    餐刀很钝,斜面上的槽齿早已被磨损得只留下浅浅印痕。罗兰费力地把盘子里的牛切下一块,用叉子送进嘴里使劲儿咀嚼。在这种地方吃饭自然谈不上什么口感和美味,充其量不过是能够补充体必须的消耗。

    谁也不知道东面的目的地究竟在哪儿,车上装载的给养品能省则省,能够用钞票和少量子弹换到食物,总好过在短时间里把所有食物储备消耗一空。

    罗兰明显能够感觉到盗匪们的敌意,她对此没有任何表示。强者固然能够肆无忌惮随便杀人,但是也会因此带来某些不必要的麻烦。只要对方没有主动招惹自己,大家都能相安无事。

    盗匪们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

    尽管眼红罗兰等人上的装备,他们却也没有利熏心到丧失最基本理智的程度,仍然老老实实坐在各自的座位上。肥壮魁梧的老板娘也适时的送上酒很快,酒吧里不安的气氛已经一扫而空,充斥在人们耳朵里的,只有喝酒与咀嚼混杂在一起的声音。

    一个穿着粗布短褂,满面凶恶的男人坐在桌子旁边,狠狠将一杯烈酒灌了下去,边擦嘴边大声嚷嚷:“妈勒个的,就这么干喝真没意思。老板来盘烤

    老板娘扭动着尺寸惊人的肥走了过来,耸了耸肩,说:“抱歉,店里的存货不多。最后一点双头牛已经全部卖完。你们来晚了。”

    “放你个

    男人猛地跳了起来,脖子上粗大的青筋不停地跳动,他像狼一样盯着足足高出自己半头的老板娘,从后腰抽出一把半尺来长,带有锋利锯刃的匕首,“嗖”地用力插进桌面,恶狠狠地说:“马上给老子弄盘烤来”

    “都在那张桌子上。”

    老板娘毫不退让地脯,指了指旁边罗兰等人围坐的酒桌,鄙夷地瞟了男人一眼:“有本事自己去弄,老娘的店里现在只卖烧土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374章】眼红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