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章】等待

    莱彻尔营地已经断粮两天了,但是流民们却没有感受到饥饿带来的致命威胁这是荒野上流民族群首领们经常使用的控制手段。当他们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或者想要迫使族民认同自己决定的时候,都会以食物作为威胁。至于实际况,却是营地里的食物被集中在首领帐篷附近,被荷枪实弹的亲信牢牢看护着。至于发放与否,完全由首领一个人说了算。

    没有粮食,并不意味着没有吃的。这是一种非常古怪,也是旧时代人类难以想象的逻辑。

    每天,都会有几名哨兵或者企图逃离的流民,被围困在营地周围的银色机车党杀死。温的死尸给活着的人提供了新鲜的食来源。他们会被熬成汤,加上一点点流民平时私下积累的食物煮成粥糊。这种非正式的自由取食方法,不在族群首领的控制范围内,但是数量极少,想要吃饱,远远不够。

    流民们开始用各种不同类型的方法获取食物。

    女人的姿色和年轻的体,是赚取食物最普通的手段。每一个流民族群里,总有些能够吃饱的特权者。首领及其边的亲信、护卫,就是最显著的代表。每当营地里非正常断粮的时候,他们就能用数量很少的吃食,从饥肠辘辘的流民手中换取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黄金、被各大势力承认的流通货币、私藏的酒、从废墟里挖出来各种值钱的物件、处女的初夜都会在公平交易的前提下,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进行交换。

    流民不是傻瓜,他们很清楚这些私藏品的价值。在人口众多的城市或者大型聚居地。或者是有雇佣兵来营地借宿的时候,自己的货物通常能够卖出很高的价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瓶废墟里找到的陈酿葡萄酒,可以换到几听美味的罐头或者好几公斤面包。但是在营地内部权力者进行交换的时候,仅仅只能得到一个拳头大小。散发着馊霉臭味儿的糠菜团子。

    打着断粮的名义,实际上进行**的掠夺,这就是现实。

    流民们当然会觉得愤怒。可是他们毫无选择。没有法律对这种肮脏的行为进行规范与遏制,他们也没有武器和力量进行对抗。没有食物和水,他们不可能离开营地在荒野上独自流浪。离开,就等于死亡。

    每隔一段时间,这种非正式的掠夺就会在族群内部上演。这不是莱彻尔族群特有的创造发明,而是荒野上所有群体掌权者的共同专利。他们用这种原始、野蛮的方法,剥夺流民们积累的最后一点财产。使穷者一无所有,只能完全依附族群生存。无法反抗,不能拒绝,只能在愤怒和仇恨中默默承受、麻木。

    博格 .莱彻尔盘腿坐在厚软的灰色毛毡上,望着平摊摆放在左右膝盖中间的地图发呆。

    如果王大厦在场。他一定会意外地发现此刻博格保持的姿势,和几个星期前自己离开的时候所见到的场景,完全一样。

    看地图,是博格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每天必行的常举动。

    用墨炭画在大角羊皮上的地图很粗糙,图上涉及的范围不大,仅仅只包括莱彻尔族群拥有的几块迁移地,以及行进路线上经过的城市和各个定居点。博格却看得非常仔细,他瞪大眼珠。在一个个地名与彼此之间的距离进行对比,专注的时候,高的鼻尖甚至会直接抵上图纸,感受到羊皮表面特有的皱皴。

    地图本没有什么秘密,博格所感兴趣的东西,也仅仅只是图面上用黑色三角记号标注的齐齐卡尔城。为了表示关注。他甚至特别添加了一道红色线圈。这样做对缓解实际况毫无帮助,相反,却越发增加了他内心的紧张和忧虑。他每天都要比对着地图上的距离,计算着营地与齐齐卡尔城之间的实际长度,再用人类奔跑的速度与之进行等量换算,从而得出他最为迫切需要知道的时间。

    博格整整向齐齐卡尔城方向派出了六十八名求援信使,除了王大厦,另外六十七个,都被游在营地外围的银色机车党当场格杀。

    倒不是王大厦运气好得逆天,原因很简单除他以外的其他人,都是没有任何进化能力的普通流民。二级进化异能,相当于拥有超过普通人两倍的感知和速度,活命的机会,自然也要更大一些。

    莱彻尔族群的人口数量超过两千,加上注药物成功的强化人,倒也能够挑选出几个实力不错的二、三极异能者。但是博格无法像控制王大厦那样,把同样的威胁手法施加到其他人上。他也没有办法保证这些人在离开营地之后,是否还会按照自己的意思向齐齐卡尔城求援?或者根本就一脚把自己踢开,重新寻找雇佣价钱更大的金主。

    博格坚定不移地相信王大厦会回来他的老婆还在自己手里。虽然那个女人已经被博格和边的亲信玩过上百遍,但她毕竟是王大厦名义上的老婆。作为一个男人,不能无耻到抛弃自己妻子的地步。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博格的内心也变得越来越狂燥,越来越焦急。他预料过所有可能发生的意外,也考虑过最坏的结局。无论是哪一种状况,时间都足够王大厦在营地和齐齐卡尔城之间跑上两个来回。可是,那个看上去憨厚老实的家伙,却仍然没有出现。

    博格开始酗酒,脸上因为酒精产生的浮肿,遮掩了老而精明的神态。两只布满血丝眼睛下面的眼袋越来越大,腰围也变得越来越粗。每天晚上,他都要搂着两个以上的女人一起同睡。不管下面的生殖器是否会变硬增粗,他都会用各种变态的手段,凌虐、玩弄那一具具年轻柔软的体。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在恐惧和疲劳中寻找到一丝解脱,在凌晨那段短暂的时间里,勉强安睡一会儿。

    断粮,是博格逃亡计划里,最后可用的招数。

    如果事态发展仍然没有任何转机,莱彻尔族群就必须向银色机车党投降。这也意味着博格及其亲属、心腹交出手中所有权力,从高高在上的营地首领,变成普通无奇的流民。

    这很可怕,也很恐怖。

    博格无法想象失去权力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他很清楚一旦成为平民失去边的护卫队,莱彻尔族群里的很多流民都会杀了自己。他们被剥削得很惨,许多人的妻儿不是成为自己的玩物,就是被当作鲜吃进肚子。那帮穷鬼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齿,他们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总而言之一句话投降,相当于自杀。

    不!绝对不能让这种况变成现实。

    博格祭出自己惯常使用的老办法以断粮为名,尽量转移流民们的愤怒和注意视线。他把这一切推脱到银色机车党上,声称是那些驾驶摩托车,在营地周围来回游的枪手断绝了人们的生路。他们使流民无法进行正常迁移,像野兽一样杀死无辜者。营地里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食物,这种况再继续下去,所有人都会活活饿死。

    这办法非常管用,在最初的几天,博格的确成功转移了流民们的愤怒来源。然而好景不长,拥有特权的亲信和护卫队员,又像从前一样,以强行交换的方式,用少量食物从流民手中换取各种私藏品。饥饿的人们开始不再相信博格的谎话,他们变得更加冷漠,逃亡者也变得越来越多。尽管博格拼命加强控制,用死亡和暴力威胁、强迫人们留下,但是他也发现那一双双望向自己的眼睛里,充满**的,毫不掩饰的憎恨和杀意。

    博格再也无计可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呆在帐篷里看地图,计算、祈求、祷告王大厦能够早出现。

    “砰”

    从远处的荒野上,传来一道清脆的枪声。它距离帐篷很远,也代表着某个倒霉的家伙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博格丝毫不为所动,他仍然坐在毡布上呆望着地图。枪击每天都会发生,它不可能改变自己目前的处境,只能给饥饿的流民带来更多的食。

    忽然,地面,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

    “嗒嗒嗒”,一连串刺耳的枪声骤然响起,狠狠撞击着博格衰老却还能保持作用的耳膜。

    他猛然从地上站起,怔怔地望着传来枪声的方向在荒野上,子弹属于珍贵的资源。银色机车党很少做出使用机枪的奢侈举动一定是出现了某种意想不到的状况。

    四辆“斯特瑞克”装甲车,像四头披挂整齐的钢铁暴龙,带着狂猛嚣张的速度,从远处的荒野上疯狂碾压过来。

    几十辆武装摩托车从简单的临时营地里冲出,高速旋转的轮胎带起一片四散飞舞的泥泞。驾驶摩托的骑士们,大多穿着用结实布料缝制的夹克衫,衣服表面缀结着用各种晶亮晃眼的小饰物,有的甚至把死者头顶的颅骨取下磨光,打穿烙洞之后,用项链挂在脖子上作为饰品。这些人的外形非常彪悍,饱满贲张的肌从肩膀两边露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