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章】肉

    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遗憾的是,偏偏正是这些思维炯异的人,决定着数量庞大流民群的命运。

    齐齐卡尔城南面,距离土垒大约一公里多的流民营地中央,矗立着一顶用黑色防水毡布覆盖的巨大帐篷。从空中俯瞰,就像被无数流民帐篷形成的大垃圾场团团围在中间,形状怪异,体积大得可怕的一堆屎。

    现在正是午餐时间,宽敞的帐篷里摆起一圈米许见方,精致漂亮的红油小方几。木制餐盘里放着一份份颜色金黄的小麦面包,旁边的大碗里则装着香气扑鼻的烤。厨师的手艺非常好,烤得酥烂离骨,表面还带着“滋滋”作响的浓亮油珠。盘腿坐在茶几前的人们,把调好的卤汁浇在上,连皮带油大块撕下,用厚而绵软的面包夹上,塞进嘴里不紧不慢地咀嚼着。

    坐在帐篷南向中央位置的唐纳森,是一个外表干瘦且带有几分清雅的老人。平直略凸的鼻梁和深陷的双眼,点缀出了一张固执而又不失睿智的面孔。他穿着一件柔软的白色细麻布长袍,坐在绣有金百合花图案的厚软棉垫上,用最典雅的姿势,端着一杯色泽鲜润的红酒,在脸上显露出的和蔼微笑掩饰下,把小心谨慎的审视目光,投向围坐在自己边两侧的每一个人。

    坐在帐篷里参加宴会的客人,总共有四十八个。

    他们都是围聚在齐齐卡尔城周边,既不肯按照改编要求接受检疫进入城市,也不愿意离开的各大营地首领。他们手里都掌握着数量庞大的流民。数量多的大约在三千左右。最少的也有一千以上。粗略算来,总人口已经超过了六万。

    唐纳森是一个野心很大的老人。他从未想过要依附某个城市或者大型定居点,自从他就任芒福德一族首领的几十年间,流民群的数量一直在稳步增加。就目前围聚在齐齐卡尔城附近的所有流民群体来看。拥有五千余人的芒福德营地占地面积最为庞大,实力也最强。

    没有人喜欢颠沛流离的生活,每一个人都向往安定和幸福。可是老唐纳森对于幸福的理解。显然有异于常人他绝不许芒福德族群成为某个势力的附庸。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拒绝过无数次其它定居点的招徕和惑。他很清楚:权力这种东西只能牢牢握在手中,绝对不能分散。荒野上的流民不存在什么所谓的忠诚,只要有足够的食物和水,他们就听命于谁。

    由于辐的缘故,这个世界绝几乎所有的土地都无法进行持续耕种。即便是在雨水充足的况下,农作物的种植最多只能持续一年。收获季节刚刚结束。流民群就必须开始新的迁移,长途跋涉到另外一块土地上开始新的耕种。往复轮耕的期限一般为五年左右,这也是土壤能够淡化表层辐积尘的必须时间。

    这种迁移耕种的生存方式,与远古时代的游牧民族极其相似。可是流民们面对的困难,却比古代人类要多得多。他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走最长的路。才能不耽误播种耕耘从而得到维持一年消耗的粮食。如果当年雨水不足或者遭遇大规模的病虫灾害,锐减的农作物产量也无法供应全族人的需求,在饥饿的威胁下,族群就不得不舍弃一部分老弱,将之杀掉做成干。或者与奴隶贩子联系,卖掉一部分人口以换取足够的食物总而言之,荒野上的流民必须面对各种旧时代人类无法想象的困难。因此,流民群的基本人口,大都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数字。不会太高。也不会太少,完全视各族拥有的食物和耕地粮食产量而定。

    老唐纳森率领的芒福德族群非常幸运。在过去的时间里,族群在六块距离远近不同的轮耕地之间来回迁移。他们没有遭遇任何自然灾害,农作物收获量一直维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准。这使得芒福德族群拥有的储备粮比其它族群要多得多,吸纳荒野零散流民的能力也更强。在迁移过程中,芒福德族群甚至连续攻击、并吞了好几个人口只有数百的小型群体。使自变得更加庞大、强悍。

    野心和实力永远都成正比。老唐纳森也不例外。

    在这个缺乏人口的时代,五千人,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一笔极其可观的财富。他们甚至可以控制一个地区,成为占据那里的独立势力。但是芒福德族群并没有这样做,他们仍然在荒野上的各个轮耕点之间来回奔波,从一块块刚刚消除辐的土地上收获粮食。

    他们并非不想定居,而是没有适合的条件。

    所有轮耕地附近都没有足够长期消耗的水源。没有水,自然谈不上什么居住。

    老唐纳森做梦都想寻找一块有水的土地。只有定居,芒福德族群才能稳定,才能像那些势力庞大的家族一样,得到发展和扩张的机会。

    和所有大型营地的首领一样,老唐纳森也向周边区域分派出大量勘探人员。其中,从齐齐卡尔城方向传来的消息令他心动不已这片肥沃的土地下面,蕴藏着储量丰富的水。更加具有惑力的是,它们无需净化,就能直接饮用。

    老唐纳森连一秒钟也没有耽误,带领整个族群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齐齐卡尔城。他很清楚有水,就意味着有食物,不需要召唤劝导,整个荒野上所有的流民,都会在这种无法抗拒的惑面前,自觉、主动聚集到那块甜水之地。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围聚在齐齐卡尔城附近的流民数量,庞大得令人感到恐惧。老唐纳森却有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和振奋。他预感到这是自己的机会,也是芒福德族群崛起的最佳时机。只要联合所有流民群的首领,牢牢占据齐齐卡尔城城外围,就能获得立足的根本,从而平分这片土地上的所有资源。

    这可不是没有根据的妄念。老唐纳森非常理智。他当然明白,单凭芒福德族群薄弱的武装,根本不可能与齐齐卡尔城对抗。但是现在不同,如果联合城外所有流民群,就能得到一支数量超过数千人的庞大军队。当然,他们没有力量进攻齐齐卡尔城,也无法突破那条由警戒塔构成的防线,却能够在土垒背后形成有效防御,抵挡住城内势力的反击。

    要知道,那座城市里的人口充其量不过上万。可是聚集在城外的流民,却足足多达六万。而且,这个数字还在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增加。尽管齐齐卡尔城内的管理者一再发布消息,声称会给予接受改编的流民群体食物和正式市民份。

    每一个营地首领都对此嗤之以鼻。流民,是权力和势力的根本。一旦接受改编,那帮穷鬼固然可以吃饱肚子。然而,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老唐纳森在赌博。

    在他看来,聚集在城外的每一个流民,都是自己和城内势力对赌的筹码。也正因为如此,他确信自己能赢。

    他无法探听到齐齐卡尔城内的武装力量究竟有多强,他只能凭借自己的经验和警戒塔的武器配置,猜测、揣摩出对方的大体实力。他也明白普通人和进化人之间的巨大差距,但他并不认为自己一定会输,至于原因聚集在城外的流民,实在太多了。

    以数量战胜质量的例子,在历史上比比皆是。

    老唐纳森一直在仔细观察齐齐卡尔城对于流民的态度。他发现,城内管理人员用于招揽流民的手段,无非就是食物和水。这一招对于那些人数稀少的群体非常有效。而那些握有存粮的大、中型流民群,却稳据城外丝毫没有想要接受改编的意思。接下来局势的发展,更是完全按照他的预料在进行着,甚至于比他所计划的还要好从两天前开始,所有新近抵达的流民群不约而同的聚集在城市外围。所有人都在观望,都在等待这场对峙的最终结果。

    老唐纳森率先做出回应,按照他的命令,芒福德族群在城外开辟出大片耕地。现在已近秋天,正是播种小麦的季节,只有储备数量充足的粮食,才能与齐齐卡尔城继续对峙。在他的带动下,其它族群也分别圈出属于自己的耕种区。一时间,整块荒野上到处都是密布的新翻田地,从地下水脉接引出来的沟渠横七竖八相互交错,没有规律,没有计划,在平整的地面上划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丑陋伤疤。

    今天的宴会,老唐纳森邀请了所有大型族群的首领。他必须得到这些人的认可,把一盘散沙的流民们,拧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哼!进化人有什么了不起?有几枝破枪就妄想占据整片荒野?城里那帮人的野心未免也太大了。这块土地足够养活几百万人,为什么我就不能分一杯羹?”望着眼前觥筹交错的闹场景,老唐纳森不暗自冷笑着点了点头。

    流民就是一群猪,一群狗。在火枪和长刀的驱赶下,他们会按照各个营地首领的意图,朝着需要的方向盲目冲击。架在警戒塔上的重机枪固然可怕,但是蜂拥而上的流民却能穿过塔间的缝隙,淹没城市,像蝗虫掠地一样填充齐齐卡尔城的每一个角落。当然,这样做肯定有很多人会死,可是只要得到首领们想要的土地`,死再多的人,又算得了什么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