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章】谈判

    辐所改变的,不仅仅只是人类的体和进化方向。在饥饿与绝望的威胁下,很多人都变得不正常。这种变化不是单纯的发疯或者精神疾病,缺少发泄途径和灵魂寄托的困惑者,取向和人伦观念也会变得混乱不堪。同恋、恋童僻、受虐倾向、多重人格分裂症这些况在拥有高级进化能力的异能者当中尤为突出。

    这个世界不像旧时代那样拥有丰富多彩的娱乐方式,当温饱不再成为困扰生存的问题,酒精麻醉和女人体无法满足需要,强壮体必须寻求更多**释放方式的时候,各种乱七八糟的特殊好,也就从人类心理最暗的角落里悄然滋生。

    和从前一样,齐齐卡尔城新建的议事中心,是一幢两层结构的小楼。它的占地面积很广。地基和石料把整个建筑堆砌得尤为结实。走在平整光滑的石质地板上,可以闻到一股涂抹在墙壁表面,用于驱虫消毒的木质松油气味。

    有资格进入这里的人并不多。除了罗兰,只有池睿和起亚,再就是包括其他另外几名队长。

    一个城市的发展,需要更加细致的管理和更多的物资。

    从卡索迪亚公司运来用作补偿的家猪,产下近百只幼崽。加上原有的部分,存栏的生猪数量已经超过三百余头。虽然它们仍旧野十足,但是按照现有速度继续扩充下去,用不了多久,城内居民的餐桌上很快就能看到新鲜猪的影子。

    按照生物学的观点。越是靠近食物链底端的动物,生育胎数和成活机率就越大。这一理论在大角羊上得到了充分体现。从荒野上捕捉回来的几头母羊相继受孕,产崽数量也足足高达一胎四只。与旧时代一胎单羔或者双羔的正常概率相比,显然是由于辐所造成。

    鸡。是齐齐卡尔城所有养殖动物当中数量增长最快的。孵化出的鸡苗已经达到一千五百余只,这个数字还在随着蛋产率不断提升而逐渐增加。狭窄的鸡圈,使这些可以被归于猛禽类的生物被迫改变习。只能在低矮狭窄的空间里来回漫步,等待喂养者每天在固定时段投放饲料。无聊困顿的生活使它们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然而效果也非常明显懒于活动的它们变得更加肥胖,宰杀煮熟端上餐桌,能吃到嘴里的自然也就更多。

    罗兰已经不需要像以前那样事必躬亲。李德辉从晓城派来的行政管理人员,把这座城市按照他的意图重新回归秩序。

    议事中心二楼东面的房间,是属于罗兰私人所有的城主办公室。

    除了一破旧的桌椅。以及一张表面叠摞着补丁的布艺沙发,整个房间里再也找不到多余的东西。

    葛瑞娜和平常一样,穿着一紧得仿佛第二层皮肤的高弹战斗服。酒红色的头发很随意地扎在脑后,她翘着腿,毫不顾忌地着膨胀鼓凸的部。黑色的眼眸散发着贪婪和**的目光。肆无忌惮地盯着罗兰那张漂亮得令人嫉妒的脸。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我也不想知道你和卡索迪亚之间的纠纷。尊敬的城主大人,我只想告诉你一个事实。比尔和克拉斯都是“魔爪”公司的人。你们杀了一个,俘虏了另外一个。他们可不是荒野上一抓一大把的肮脏流民,我必须为我们的人讨还公道”

    这番激烈的言辞对罗兰显然没能产生任何作用,她漫不经心地回应道:“他们受雇于卢顿家族,既然付了钱,就必须为雇主卖命。葛瑞娜小姐,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至于所谓的公道呵呵!在这个该死的世界说这种话,实在很可笑。”

    平心而论。如果不是因为克拉斯这个主动投降企求保护的家伙,罗兰根本就不想见葛瑞娜这个所谓的“魔爪”公司特使。

    魔爪,(TalonCompany)是一个唯利是图的雇佣兵组织。它们拥有能够与正规武装媲美的武装力量,许诺为支付佣金的雇主清理上的任何目标。因此成为专门受雇于黑恶势力的杀手机构。他们的实力极其强大,行事风格不择手段。单纯只考虑利益而不会去顾及其它更多的东西。冷血的手段换来了数量惊人的利润,在优厚待遇的吸引下。越来越多的高阶进化人和进化士纷纷加入魔爪,使其实力急剧膨胀。不过就其势力范围而言,齐齐卡尔城所在的位置并不属于魔爪控制的主要区域。费迪南德和卡索迪亚的势力圈内,只设有“魔爪”的一个联络员。卢顿家族雇佣的两名寄生士杀手,仅仅只是“魔爪”公司在势力外围的半临时成员。正因为伯格森和罗兰都清楚这一点,所以,对于葛瑞娜的威胁,两个人都不约而同抱以直接无视的态度。

    “我会把这里发生的一切,直接上报给会长大人。不管怎么说,杀了我们的人,你必须为此做出相应交代。”葛瑞娜重复了一遍曾经对伯格说过的话。遗憾的是,和上次一样,她仍然没能从对方脸上找到丝毫畏惧或者害怕。

    罗兰没有理会她。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从葛瑞娜上散发出七级进化人的气息。相比强大的进化士,这样的实力根本不值一提。如果“魔爪”公司真的要就这方面的事务与自己进行商谈。应该会派出一个拥有正式份的代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一个实力一般的女人出面。退一步而言,如果葛瑞娜真的能够代表“魔爪”,那她至少应该出示一下相关证明或者某种文件之类的东西。杀手集团虽然作恶多端,却是一个拥有正规管理机构的组织。

    “不过,我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

    葛瑞娜显然把罗兰的沉默当成了畏惧。带着心底隐隐的期待和计谋得逞之前急不可待的亢奋,她下意识地鲜红的嘴唇,用傲慢的口气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用钱摆不平的事。五百万费迪南德或者卡索迪亚元,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罗兰不哑然失笑。

    可以肯定,坐在对面的这个女人的的确确是隶属于“魔爪”的杀手。她的佣兵铭牌和战斗服上黑色鳞爪标志,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她决不可能是魔爪派来与自己接洽的代表-这不符合规矩。况且,据罗兰了解,心狠手辣的魔爪公司行事风格一向是先杀人再谈判。像这样刚刚坐下来谈不了几句,张口就明码标价伸手要钱的人意图实在太过明显。用句旧时代的话来说吃相未免太难看了。

    不过显然对方再撒谎。

    罗兰注意到,葛瑞娜的瞳孔焦点会以微小的角度不自觉的产生偏移,体温有短暂的提升,这是心跳加快的最直接体现。房间里目前的温度没有变化,可以排除冷过度对体产生的刺激。如果不考虑健康和灰尘对敏感皮肤引发的连带效果,那么她刚才的一系列体反应,有百分之七十九点二的机率能够解释为撒谎。

    强烈的阳光野蛮地破开淡薄的辐云,毫无遮挡地照着地面。空中不断刮过微凉的风,卷扬起干燥的尘土,在天地之间凝成一道淡淡的灰幕。

    夏天当中最的时候已经过去,天气逐渐变得越来越凉。从生在沙石地面上的灌木角尖,出现了一圈圈仿佛豹纹的黄斑。狭长形状的叶片边缘变得越来越坚硬,锐利的尖端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油脂。它们层层叠叠相互包裹在一起,由内至外形成一团半椭圆形的包块,密集坚硬的刺尖递次散落开来。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只只半绻缩在土壤中间,保持僵硬状态的异形刺猬。

    干燥、缺少养分、冷不均的特殊气候,加上无所不在的辐,植物和动物一样,都在恶劣的自然环境威胁下。被迫改变固定的生活习。逢至秋近,它们会以牺牲外部表层结构的方式,使裹附在形成层表面的皮质部分迅速干枯。这样做既能减少水份流失,也可以加强自防御。只要保证内部核心不受损伤,来年天第一场雨落下,它们又会再次焕发出新的生机。

    平整广袤的荒野上,横七竖八交错着几条凹凸不平的土丘。它们的分布没有任何规律,高低错落的位置间,夹杂着一个个浅凹的扁圆土坑。这种特殊地形是旧时代战争残留下来的痕迹。爆炸产生的巨大能量破坏了地形,长达近百年的时间,使这些原本松散的土堆和坑洼,在雨水和阳光的交叠作用下变得越来越坚硬,厚厚的植物根系固定着地表,盘结的枯萎和乱石纠错缠绕。从高空俯瞰,活像一条条在阳光下享受温暖的巨型蠕虫。

    一个材壮实的男人趴在低矮的土丘背后,微闭双眼,似乎是在假寐,又好像是一名专业生物学家,正聚精会神地倾听着躲藏在泥土里的小虫子在歌唱、奏鸣。

    他个子不高,上穿着一件领口有些豁开的深灰色短袖T恤,从表面肮脏的油污和黑斑来看,应该是穿了很久没有换洗过的旧货。不过这并不奇怪,荒野上的人们很少会清洗衣物。至于那些累计在衣服表面的汗渍和体臭时间一长,习惯也就形成自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