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章】寻找

    “你简直不能想象这是一个多么绝妙的计划,一个普通人走那么远,只会变成暴民肚子里的食,但是起亚不同,他强大得可怕,强大得令人感到发抖。齐齐卡尔城要发展,还需要很多东西。费迪南德和卡索迪亚并不万能,这个时代只青睐强者。

    五百个流民的战斗力都比不上一个初阶寄生进化士,恰恰相反,一个初阶寄生进化士却能轻易拉起一批武装、一支军队。这些人不需要你花一粒粮食供养,他们会逐渐壮大,会去抢劫甚至强占那些我们需要的,但是无法用钱购买或者用其它物资交换到的东西。

    他们是一支背朝光明的力量,是属于潜伏在黑暗中的势力。向北、向西,或者向南,只要离开费迪南德和卡索迪亚的势力范围,就能另外组建起一支新的武装,一支由死人率领的军队。与其让起亚留下呆在城里发霉甚至泄露你自己的真实份,不如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这家伙有手有脚,拳头也大得吓人。他知道该怎么照顾自己。说不定下次见面的时候,他边会多出十几个风的娘们管他叫老公,还有上百个小萝卜头管他叫老爸。他走得越远,对你的帮助就越大”

    地区经理的思维的确异于常人。罗兰不得不承认,李德辉的话虽然不全对,至少,他考虑得要比自己周全得多。

    这里,位于费迪南德势力边缘。也是她与起亚分手的地方。

    “你真的打算就这样去找你的亲人?”扛起背包,起亚悠然地冒出一句。罗兰曾经和他提过一点自己亲人失散的事。

    “那是我的愿望,也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寄托。”罗兰笑了笑。

    “现在去或许不是好时机。”

    深深地吸了一口快要燃尽的烟头,起亚又意味深长地加上一句:“如果换了是我,至少等咱们这边稳定好了再去。”起亚一直以为罗兰的亲人只是失散。却不知她的亲人已经站在敌对一方。等待她的挑战。

    罗兰只当什么也没听见,笑骂着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快走吧!我知道分寸。”

    起亚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忽然捏起拳头想擂擂她的肩膀。不过在看到对方莹白的脸时不改为轻拍,眼神复杂的看了眼才道:“只要稳定下来,我会立刻传递消息给你们。帮我转告胖子和卡尔琳。大家一定要活着,谁也不准死”

    罗兰认真地点了点头:“你也是。”

    “这是个肮脏透顶的混蛋世界。真是活见鬼。我怎么偏偏觉得心里这么乎再见了,神奇的小子。你也感觉走吧。。哈哈哈哈”

    从之前罗逸留下的地图来看。第二十四号生命之城,距离齐齐卡尔城西北大约四百多公里。

    “医生联合协会”,是一个非常庞大,触角几乎延伸到世界每一个角落的组织。以他们拥有的实际人力,当然不可能把整个网络铺得如此之广。事实上,得到协会正式认可。获得颁发相关证明文件的持牌医生,差不多每个大、中型定居点才有那么一两个。然而这些医生所带来的辐效应相当惊人。除了必不可缺的医疗技术,最受人们关注的,其实还是价格昂贵的强化药剂。

    在这个没有秩序的时代,军队和武装是所有势力生存的根本。训练、武器加上强化药剂,是精锐士兵与普通武装平民之间最大的区别。数量稀少的自然进化异能者无法满足各大势力的要求,他们只能拿出大量资源,与医生联合协会交换相当数量的药剂,造就出一批批实力精悍的强化士兵。不过,由于资金和人体接受能力方面的诸多限制。构成军队的绝大多数成员,均为二至三极强化人。

    所有家族势力都掌握有一定数量的高级强化或者进化人类。作为最核心的精锐,这些人的待遇比普通士兵优厚得多,甚至在某些方面享有一定特权。尤其对待势力范围内的女人。在不破坏基本社会结构稳定的前提下。频繁的地下交易、一夫多妻制等现象均被许,奴隶购买和战利品(女人)分配,同样会遵循高级异能者优先挑选的原则。这固然是因为进化人获取的生活资源比普通人多得多,可以凭一己之力养活更多的人。最重要的,则是因为他们拥有强壮优秀的体素质。按照进化论和基因学说的观点优秀物种的组合,诞下后代的基因组合与细胞结构会更加合理。他们会比自己的父辈更加强大,出现进化个体的机率也会相应增加。

    医生联合协会从未公布过这方面的研究数据。几十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些潜在的秘密浮出水面。辐世界不像旧时代那样,遍地都是狗不通的权威和专家,搬出各种莫名其妙的理论和数据混淆视听借以扬名。人们可以凭借自己的眼睛和经验,从边的每一个微小变化中寻找答案。

    罗兰前往二十四号生命之城的目的非常明确。

    第一:她需要一批强化药剂。

    第二:找到突然失踪的罗逸。是的,不知道什么原因,罗逸再次消失在了罗兰的视线中,并且似乎她也寻到了一点欧阳的线索,故而想亲自跑一趟,查个究竟。

    飞扬的尘土和闷,在浓重的暮色笼罩下逐渐变得暗淡。微凉的空气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蜢虫。从体积大小和外形判断,它们很可能是旧时代蚊蝇类喜欢血腐昆虫的变异体。

    相比那些古老的祖先,它们的体形更大,翅膀更加有力,锐利的口器更加坚硬,有些甚至进化出像剪刀般锋利的腭片。这些肮脏的生物和人类一样,体内都携带着寄生病毒。

    截然不同的体构造使病毒的特也发生了改变。它们喜食血腐,叮在人体表面吸血液的同时,还会释放出比旧时代蚊虫更加强烈溶血物质。畏惧阳光的它们,可以在黑夜中肆无忌惮寻找所有能够当作食物的东西。一旦被这些家伙缠上,成年人会在短时间内出现生理休克,最终,成为它们大肆叮咬、取食的鲜

    夜晚的荒野,其实比废墟更可怕。更危险。

    发动机的轰鸣在沉沉的暮色中传得很远,沿着罗逸之前在地图上标注的路线和方位,刻意压住速度的越野车,缓缓开进一个在图面记录上被叫做“芦苇镇”的小型聚居地。

    这个小镇规模不大,除了几幢明显是在村落废墟基础上加盖或者沿用的砖木混合建筑,剩下的房屋都和其它流民聚居点一样都是用薄铁皮和木板钉起来形成简陋围墙,以捆扎起来的枯草或者废旧毡板、瓦块铺成房顶,简单搭建,式样低矮,四面漏风的棚屋。

    大功率强光车灯照着板结干硬的土面,显出一片闪亮眩目的炽白色光晕。顺着横向穿过镇子的唯一一条夯土道面,越野车在一间悬挂着酒吧标志,整体外观多少还算完整的小屋旁边停了下来。

    陌生外来者的的到来,在聚居地居民当中很快引起了注意。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从棚屋里走了出来,他们毫不掩饰自己贪婪的目光。

    荒野居民对于实力的判断标准,通常以对方的外表进行衡量。罗兰上那质地精美,做工考究的高弹战斗服,已经超出了流民们对衣服的最普遍认知,庞大沉重的武装越野车也足以证明这个男人拥有的能力。这样的装备,只有在那些强大的高阶进化人或者手握重权实力者上才能看到。

    人们可以根据理智判断做出本能反应,但是潜意识里强烈的占有。却往往会压制理思考,促使主观思维做出非正常的举动。

    外来者只有一个,数量上的绝对优势,或许能够弥补实力上的不足。

    当然,仅仅只是或许。

    一个手里端着老式火药枪的男人走上前来,皮不笑地说道:“嗨!小子,我需要你上那漂亮的衣服。如果不想在股上开两个洞,你最好”

    “咔嚓”

    谁也没有看清楚罗兰的动作。男人声嘶力竭的惨叫和骨头交错的脆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当无数双眼睛顺着来时的路线,重新返回到越野车旁边的时候,却惊异地发现原本握在男人手里的火药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到了罗兰手中。

    粗大的枪管,在细长柔白的手指间迅速变形、弯折。可怕的力量挤压着坚硬的金属,平直的枪像麻花一样扭曲着,发出“吱吱嘎嘎”的呻吟。

    表不善的人们脸上开始露出畏惧,耸动的喉咙里不时传来响亮的吞咽。他们目瞪口呆地望着罗兰仿佛捏泥一般蹂躏着手里那团金属与木头的混合体。很快,完整的枪械彻底变成面目全非。它被捏成足球大小,黑色的火药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因为挤压爆炸,而是从破裂的管壁上抖露出来,散落在地面上,堆成一团表面微尖的形状。

    人群里一片死寂。就连受伤的男子也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令他恐惧的一幕。(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