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章】我的城市

    坐在宽敞却算不上舒服的车厢里,随着车有规律的晃动左右摇摆,望着从窗口飞快后掠的景物,罗兰的心,也像被气流裹挟的无助微尘,忽高忽低,飘飞不定。

    黑旗骑士团是敌人。这是从旧时代起,就如同烙印般牢牢刻画在记忆深处不可磨灭的痕迹。

    他们在全世界释放致命的R12病毒,把一座座城市变成活尸横行的鬼域。他们肆意发核导弹,摧毁地球原有的生态环境,导致人类被迫进入地下避难所。近百年后,到场都是致命的辐与污染,人类文明体系彻底崩溃,所有的一切,重新回到近乎原始的状态。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黑旗骑士团都站在全人类的对立面。

    然而,他们也是非常可悲的一群人。

    政齐强,那个变态中尉、“上帝之剑”的神父,他们都在地下避难所渡过漫长岁月。虽然罗兰没有亲经历,但是综合各人口中述说的况,那绝对是一段艰难而又无奈,对未来充满绝望的子。眼睁睁地看着最心的人死去,自己却一个人在世上孤独终老。精神崩溃、思维紊乱、自杀、疯狂梦寐以求的长生并没有带来预料中的幸福。恰恰相反,抱着心底最后一丝希望走出避难所的时候,满目创痍的世界。足以使生者丧失最后的理智,变成拥有人类躯壳的野兽。

    劳德中校是骑士团中的另类,也是罗兰迄今为止唯一没有抱有杀意的黑旗骑士。他的出现,似乎意味着骑士团内部有所分化。

    他说过:“政齐强和刘震。是另外一类人。”

    和所有进化者一样,中校的血,对罗兰的体素质同样产生了补充和强化的效果。她终于突破了六星级别。她现在拥有的力量更加强大,生物火焰、霜结、感知等各种不同类型的异能。明显得到进一步提升。尤其是速度,已经达到或者突破音障的程度。至于实际威力,只有在战斗中才能得到真正知晓。

    闭上双眼。安静地在颠簸的车厢里坐着,周围的一切动静都悉数在罗兰感知之内。这一刻,她的心仿若冰湖,平静得没有一丝波纹。

    罗兰穿着一淡蓝镶边的浅灰色战斗服,外面罩了一件衣服。与坐在车辆驾驶座上的普通黑旗士兵制服不同,她的战斗服材质更加紧密,用料、剪裁上更加考究。功能也更强。细滑的透气垫层非常柔软,丝毫感觉不到对关节活动的影响和限制。口、腰腹、背心等要害部位,特别加装有坚固的陶瓷防弹甲片。这种体现了黑旗骑士团高超科技的服装,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获得。事实上,除了尉官级别的骑士团成员。普通人即便花十倍以上重金要求购买,也根本无法得到。

    冯克上尉扔给她的物资调拨单里,夹杂着一张雇佣兵团长的认可证明文件,以及一份上尉军官的特别任命书。

    “这是劳德的意思。出发前,他就已经安排好这一切。这些东西是奖励的一部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秃鹫”佣兵团的团长。实授上尉军衔。不过,这可不是正规的骑士军衔,而是拥有普通指挥职能的战士阶级。即便你积功升至将军,面对最低级的骑士士官。仍然要向他敬礼。”

    这就是冯克上尉对她的解释。口气生硬,态度冰冷,但是意思却足够清楚。

    “秃鹫佣兵团”

    细长的手指在翘起的膝盖上来回轻弹,摇晃不已的车顶望后镜里,映出一张肌肤如玉的英俊脸庞。新剃的短发倒梳直立在头顶,深黑色的眼眸像清澈的潭水一样沉静。配上肩膀和前的三星重叠上尉标志。让人略感忧郁的同时,又有种不由自主的冷厉。

    罗兰想要的,都得到了。但是她也明白自己肯定失去了一些什么。

    信念?利益?朋友?

    没人能告诉他答案。时间的迷雾把所有一切严严实实笼罩着,在阳光没能穿透重重障碍,把光明照耀到黑暗角落以前,他只能按照最符合现实利益的生存道路走下去。

    黑旗骑士团可以暂时依附,却永远不可能主宰她未来的命运。

    在这个世界上,活命的方法很多。可以高高在上活得肆无忌惮,可以普普通通丝毫无奇,也可以像狗一样卑躬屈膝,甚至可以任由别人践踏,像浑浑噩噩的行尸走

    战争毁灭了旧时代,毁灭了罗兰曾经拥有的一切。

    她不想在这个世界继续失去已经拥有的东西。她会拼尽全力保护他们。因为他知道,那有多么珍贵。

    太阳依然火辣,散开的辐云又重新聚集过来,形成一片铅色的天幕。就在车队遥遥行进的远方,目光暂时还无法触及到的地方,齐齐卡尔镇高大的灰色石墙仿佛隐隐耸立在世界尽头。坚固、强硬,却有一种无比安全、厚实、温暖像家的感觉。在遥远灰色天幕与隐隐透出云层的微弱光线衬托下。庞大的车队显得非常抢眼。车尾拖起的浓密烟尘变成荒野上最好的移动指示标。警戒塔上的守卫者立刻发出警报。几分钟后,利用无线电进行消息连接的所有哨卡警卫,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早已准备好的防御工事。

    打开重机枪的保险,靠在厚实的防护墙背后,安迪惴惴不安地望着远处那道越来越近,越来越粗大的激扬飞尘。脑子里有种说不出是冲动或者畏惧的复杂念头。

    以人类正常的审美观点来看,安迪无疑是个漂亮的小伙子。粗大的骨架撑起高高的个头,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半长不短的褐色卷发在头顶上来回旋绕。足够吃饱的食物,使体变得非常强壮,结实的肌从半新不旧的短夹克边缘争先恐后地鼓凸出来。单看外表,就足以证明他的强悍和力量。

    只有最强壮的人,才有资格成为齐齐卡尔镇的守护者。当然,在这个到处充满危险与死亡的恐怖年代,仅仅依靠力气和块头,只能说明营养物质在体里得到很好的发挥。强大的定义,还包括武器装备、作技能、格斗技巧、丰富的经验以及另外一些更多的东西。

    如果仅仅只是几辆卡车或者越野车,守护者们倒也不会如临大敌。真正被视做威胁的,其实是那些防护能良好,配备有强大火力的装甲车。从地面传来的震动上,甚至可以感觉到它们引擎的强劲和张狂。

    警戒塔里很安静。安迪甚至可以听见后哨长平稳的呼吸。相比之下。守候在机枪旁边年轻的供弹手,绪就显得比较紧张。他的呼吸频率要急促得多,两只脚不停地交换站立着。鞋底传来沙砾和岩石摩擦发出的“沙沙”声。焦灼的目光里,隐隐还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恐惧。

    在荒野上流浪的时候,安迪曾经见过一次这种充满强烈金属质感的装甲车。它属于荒野东面一个以白色黑旗作为标志的大型机构所有。普通武器对付这种车辆根本不起作用,即便是用RPG或者轻型反装甲武器,弹头也往往会被车体表面加挂的反应装甲或者防护栅栏提前引爆。架在车顶的十二点七毫米高机枪拥有强悍的火力。如果可能,安迪宁愿永远也不要和这种可怕的战车交手。

    后传来一阵金属物体碰撞发出的声响。不用回头看,安迪也知道哨长正把火箭弹头装进RPG发筒。如果运气够好,能够直接命中没有额外防护措施的车体,它们立刻就会变成一堆燃烧的废铁。

    “集中注意力,随时准备攻击。”哨长是个健壮的中年男子,说话的声音严肃而低沉。

    “也许他们没有敌意。”安迪咽了咽唾液,保持着平常的声调:“只要不是那些该死的暴民就行。以这支车队的规模来看,很可能是从另外一个遥远定居点过来的商队。”

    “你的话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们不能冒险。”

    哨长迅速侧过子,灵活地把火箭筒扛上肩头,手指紧紧卡住握柄,声音清晰而洪亮:“这个世界到处都是肮脏的变异生物和狡猾的奴隶贩子。我可不管其他人怎么想。这里是我的家,我的土地。想进来,就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警告距离五百米,一旦越过警戒范围,立刻开始攻击”

    也许是无声的恐吓的确发挥了作用,车队在距离警戒塔大约八百米的地方停下。为首一辆越野车平稳地朝前缓行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从副驾驶座位上站起,冲着塔里的人们来回挥舞着手臂。

    忽然,安迪猛地抓起摆在旁边的战术望远镜。一望之下,随即爆发出一阵又惊又喜的狂呼:“头儿。是头儿回来了”

    站在越野车上,望着远处高大巍峨的城墙,罗兰淡淡的自言自语:“这里是我的城市。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