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章】虚幻的爱情

    也许是被声音刺激的缘故吧!麦基下略有回缩的生殖器,再次恢复了高昂贲张的状态。他默默地走到桌前,又倒了一杯酒慢慢喝尽。微醺的赤红色眼睛在剩下的女孩当中来回搜索,最终,缓缓定格在娜琳那张同样充满恐惧,却非常意外的带有一丝倔强的脸上。

    “你,出来”

    出乎意料,娜琳表现得异常平静。她理了理耳边的头发,迈着轻盈的脚步从人群里走出,带着脸上冷漠平淡的表,站在房间中央。

    麦基的眼睛死死盯着她的腿,贪婪的目光顺着被深色的丝袜勾勒出的修长线条慢慢上移。然后在白晰膨胀的脯上停留了很久,沿着丰腴中间深深的槽继续向上。最后。才固定在那张被细腻雪白皮肤衬托得无可挑剔的面孔中央。

    “脱衣服,快点!”麦基的声音平淡、悠缓,仿佛是在说着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娜琳淡淡地笑了笑,纤细嫩滑的手伸进上衣口袋,摸出一把小巧精致的PPK手枪。乌黑冰冷的枪口,正指着麦基的脑袋。

    “看在你是伯格大人表亲的份上,别我”她的声音很轻,也很清晰。

    面对枪口,麦基似乎并不觉得危险。恰恰相反,他甚至有种特殊的冲动。塌软的管,也随之变得坚硬起来。弥漫在血管里的“杰特”,使他完全漠视死亡临近的威胁。除了**和蹂躏,他的脑子里再也没有多余的东西。

    “那把手枪里只有七颗子弹。这样做并不明智。”麦基懒洋洋地走到近前,不屑地看了看她:“杀了我,外面那帮家伙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作生不如死。小妞,好好听我的话,我保证会给你特殊优待。”

    “抱歉。谁也不能碰我”

    娜琳咬了咬牙,双手握紧枪托,光滑的面部皮肤因为愤怒和激动变得绯红。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有自己的男人。最后再说一遍,不要我”

    麦基一楞,继而脸上浮现出无比古怪的笑容。他捂着肚子。弯着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酣畅淋漓的狂笑,很快变成类似哮喘病人一样的剧烈喘息。

    过了很久。他才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带着近乎窒息般的沉重粗喘咒骂道:“男人?你他妈的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贞洁烈妇吗?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干过你,婊子!**!我承认,你的要价的确比别人高一些。这就是你拒绝我的理由?我不知道葛利菲兹在上究竟用什么方法来满足你,但是那头肥猪已经完蛋了。现在这座城市由我说了算。如果你不想被活活饿死,如果你不想被全城的男人排起队来轮着,如果你不想像外面那些挂在木头杆子上的尸体一样。就老老实实脱光衣服趴在桌子上”

    “够了”

    娜琳小的躯在剧烈颤抖。泪流满面的她像疯了一样嘶声哀告:“别我”

    麦基置若罔闻地摇着头,带着嘲弄和傲慢的口气越走越近:“乖乖趴到桌子上去,拿出你所有的本事来让我看看。如果你”

    “砰砰砰”

    娜琳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漂亮的波浪形长发像巫婆(美杜莎)头上的蛇一样四散飘舞。满含泪水的双眼死死瞪圆,柔和温婉的脸蛋,露出食人女妖一样的狰狞和冷血。

    滚烫的枪口,飘出一丝淡淡的白色烟雾。

    三发子弹,两颗打穿了麦基的左腿。最后一颗,旋转着钻进他的下,像重达千钧的铁锤。把高昂充血的生殖器猛然砸回凹陷深处。翻滚的弹头在两条大腿中央最脆弱的地方轰然爆开,沾连着黑硬毛的碎雨点般散落在地面,混合着浊黄尿液的血倾泻如瀑,在木质地板上迅速流淌、蔓延。

    麦基怔怔地站在原地。嘴唇上的血色几乎消散殆尽,泛出了死鱼般的灰白色。骤然抽紧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看了看破烂的下过了很久,才猛然爆发出充满恐惧和痛怒的凄厉惨叫。

    “杰特”的兴奋作用再刺激,也远远不如别象征被摧毁的感觉强烈。

    娜琳体一软,似乎所有的力量瞬间都从体内流失,无力地瘫靠在墙壁上。她用力揪扯着自己的头发,无神的目光久久盯着地面。咸涩的泪水从盈满的眼眶里涌动滚落,在地面上溅出一片微小的水渍。

    她知道自己的出荒野上的女人十二岁就能生育,在残酷的环境和现实迫下,即便是年幼的孩子,也知道什么是

    卢顿家族的一个老人从荒野上捡回了娜琳。那个时候,她只有八岁。当然,“捡”这个词似乎不太合适。实际上,那个土埋半截的糟老头子正是看中了她的美貌,用五公斤干和一包香烟为代价,从流民营地里把她买走。在填饱肚子和用女儿初夜满足自己**之间,娜琳的父亲选择了前者。

    麦基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他所需要的,不只是在女人体上满足单纯的发泄。他需要在晓城建立属于自己的统治圈。被杀的不仅仅是分公司的女职员,甚至就连对葛利菲兹稍微抱有好感的男雇员也不例外。他从总公司方面带来自己的卫队,晓城原先的警戒人员不是被打散重编,就是被强行解雇。就在昨天,他甚至下令停止对洛克的药物供应和治疗。

    他的目的很简单用最粗暴野蛮的方式。扫除葛利菲兹留下的一切痕迹。用暴力、高压、残酷的手段,让所有人接受并且认同新的统治方式。

    这很正常,也无可厚非。辐世界本来就只承认强者。

    如果换在以前,娜琳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接受这一切。她没有进化能力,没有特殊异能。虽然为分公司经理的高级助理,可是说穿了,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喜欢罗兰。俊俏的外表?洁自好的优良品质?还是眼眸深处略带忧郁却充满自信感的目光?很多时候,娜琳只能悄悄躲在角落里偷眼看着那个人。看着她笑,看着她皱起眉头。

    她知道自己配不上这个男人,可就是无法控制的喜欢她,想她,她。这是一个非常奇怪,又似乎顺理成章的过程。毕竟,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这个字眼等同于愚蠢、白痴、傻瓜。辐时代的最基本生存原则就是交换。一个漂亮女人可以用体交换得到安全、食物、水、居住场所甚至所有的东西。至于所谓的“”又能换到什么呢?

    罗兰的存在,使她感受到黑暗和冰冷中那一点珍贵无比的温暖。

    她知道麦基不会放过自己。在没有规则和法律的世界,长得漂亮,本就是一种致命惑。把PPK装进口袋以前,娜琳甚至从未想过要和卡索迪亚作对或者杀死麦基。她只想让对方知难而退,放过自己,保持那一点点残留在大脑潜意识深处,为自己所男人谨守的洁白和尊严

    刺耳的枪声和声嘶力竭的惨叫,终于引起守候在门外雇佣兵的注意。

    “轰”

    猛烈的撞击声中,结实的包铁厚木门板被砸得粉碎。十余个材魁梧,穿着黑色制式军裤和汗衫的强壮男子冲了进来。房间里触目惊心的场景使他们先是为之一滞,紧接着立刻摸出匕首或者手枪之类的贴武器,迅速形成一个不太规则的圆,把畏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女孩和娜琳一起,全部围在其中。

    “快救老板”

    一个看似为首,材高大,肌结实的佣兵大步走上前来。一面对旁边的围观者发布命令,一面恼怒地盯着娜琳,像巨兽一样咆哮道:“臭婊子,居然敢下这么重的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要过来。”

    娜琳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一面擦抹着脸上的眼泪,一面再次举起手里的枪。

    佣兵满是横的脸上浮起残忍的笑,他抬起强壮圆实的胳膊,从腰间摸出一把口径粗大的仿制“蟒蛇”手枪,在指间灵活地转了个枪花,把带着刺眼金属光芒的枪口,对准娜琳高耸的脯。带着灼的目光和满是邪的神,下意识地伸出舌头干燥的嘴唇:“想比比谁开枪的速度更快吗?我可是拥有五级强化能力,只要你的指头稍微动一动,我立刻就能把那支漂亮的小手枪打飞。奉劝一句,别做傻事。”

    娜琳靠着坚硬的墙,微颤的体没有任何动作。她死死咬住柔软的下唇,透过从头顶垂下的发丝间缝,用冰冷的目光,绝望而倔强地望着这群像野兽般粗暴,跃跃试想要扑上来撕碎自己衣服的男人。

    “女人玩枪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主动点,自己脱掉衣服。我保证会让你死得很舒服”佣兵的话,在人群里引来一阵亢奋的轰笑。

    忽然,娜琳冰寒的的脸上,露出一丝莫名其妙的诡异微笑。她伸出细滑纤长的手指,从另外一边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一颗拳头大小的防步兵手雷。慢慢举到嘴边,用银亮洁白的牙齿用力咬紧环形插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