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章】秘闻

    伯格满意地看着奄奄一息的可怜囚徒,神笃定地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他环视了一遍四周,用沉稳的语气说道:“众所周知,卢顿家族今天拥有的一切,都来自于辛勤的汗水和忠诚的品行。李德辉经理是卡索迪亚最优秀的管理者。出于信任,我把整整一个城市交托给他。遗憾的是,他辜负了我对他的期望,选择与卡索迪亚的敌人合作,出卖公司利益,欺上瞒下。这种无耻的行为必须遭到惩罚,今天的议题请各位家族成员投票选择,应该用哪一种方法,处死这个卑鄙的叛徒?”

    没有人应答,也没有人说话。会议室里异常安静。伯格疑惑地看了看桌子两边,他很奇怪家族成员们会作出如此反应。

    正常况下。这往往意味着反对或者犹豫。如果事关利益,他完全能够理解。可议题的内容仅仅只是决定一个外人的惩处冷场,又意味着什么呢?

    过了一会儿,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首先开了腔:“伯格,我不想质疑你的才能或者对事物的判断能力。既然是集体议会,那么我只想提一下自己的观点。在对待齐齐卡尔镇的问题上,李德辉的确隐瞒了一些事实,也违背了你所制订的贸易封锁计划。但那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错误,略加惩处是可以的。如果谈到判处死刑似乎太过了点儿。”

    伯格的脸上露出几分惊讶,继而很快转变成愤怒导致的微红。他把子往前倾了倾,刻意放缓语调:“莫里叔叔,您刚才所说的这些话,让我感到非常意外。任何事都有原因。既然您不同意处死这个叛徒,那么能说说理由吗?”

    “理由很简单李德辉不是叛徒。”莫里认真地说:“我查过交易记录。李德辉卖给齐齐卡尔镇的那批粮食。不在公司的货物清单上。也就是说,那些物资不是卡索迪亚的财产。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出卖公司利益之类的罪名。为了一单和卢顿家族没有任何关系的交易,就要处死卡索迪亚最优秀的地区经理。呵呵!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强词夺理!伯格脑子里下意识地闪现出这个词。他本能的把莫里的举动归结于对自己不满。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怒色反而平静下来,带着森冷的笑,慢慢问道:“尊敬的莫里叔叔。我不得不承认,您对事物的判断标准。的确有些特别。”

    “这与判断标准无关,我只是实事求是”莫里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作出重大决定般地看着伯格的眼睛说道:“那批粮食是李德辉的私人财产。齐齐卡尔镇虽然站在卡索迪亚的对立面,但这并不妨碍李德辉与其中某一个人产生友谊和联系。我承认,他的所作所为,的确破坏了公司的利益和计划。然而归根结底,这只是他的私人行为。李德辉仍然坚持着对卡索迪亚的忠诚。理解这个问题并不困难。就好像两个相互慕的年轻人,因为所在势力彼此敌对而不可能在一起,只能偷偷私下幽会,互相交换点小礼物什么的。任何人都无法对他们的举动提出谴责或者惩罚。李德辉也是一样。”

    伯格脸色铁青,死死地盯着莫里。忽然,他没有任何预兆地笑了起来:“真是想不到,莫里叔叔竟然还有如此博的一面。哼哼哼哼!照你这么说,李德辉是因为看中齐齐卡尔镇上那个年轻人的股。才会做出如此不明智的举动?”

    “也许是对方看中李德辉也不一定。”莫里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点了点头:“李德辉虽然很胖,但是很可。如果我是女人,也会对他青睐有加。这话似乎有点儿跑题了。我想重申一遍自己的观点李德辉没有犯罪,他最多就是有些微不足道的小错误。略加惩罚是可以的,但不至于处死。”

    “这可不能由你说了算”

    伯格浑都散发出令人畏惧的冷,他冷笑着转过。用狠毒的目光死死盯着关在囚笼里的地区经理:“这头肥猪必须死,他的举动对卡索迪亚的尊严已经造成了威胁。我要把他的皮剥下来做成沙发。莫里叔叔,既然您执意要帮这个胖子说话,那就按照家族议会的规矩进行表决吧!如果在座的各位家族成员,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表示赞成,那么李德辉可以保住他那颗被脂肪和愚蠢填充的脑袋。如果遭到否决嘿嘿嘿嘿!作为惩罚,您今年的全部收益将被公司没收,然后再平均分派给这里的每一个人。”

    “我没有异议。”莫里微笑着耸了耸肩膀。表决的过程远远没有争论那么激烈。卢顿家族的成员们对此表示出异常的淡漠。

    除了三、四个人直接表示弃权,其余的成员脸上都带着漫不经心的表,全部举起右手表示赞成。伯格看得目瞪口呆。

    “你们你们难道都疯了吗?”伯格难以置信地望着坐在右首的一个肥胖老妇:“贝芙姨妈,你,你怎么也。。”

    “我亲的侄子,杀人这种手段太暴力了。在这件事上,你的确应该听听莫里的意见。”老妇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块丝质手帕,故作态地擦了擦嘴角。

    “那么你呢?伯纳姨父?”感觉有些不妙的伯格又转向另外一边。“李德辉是个好人,他应该受到公平的待遇。伯格,给你的沙发另外寻找一块新材料吧!比如说,那些荒野上的暴民,他们的皮肤就很合适。”

    伯纳淡淡地笑了笑,话也说得足够清楚。伯格彻底如坠五里雾中。显然,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算计。如果所有家族成员联合起来共同反对,自己是否还能继续坐在家主的位子上?

    想到这里,伯格就觉得不寒而栗。他忽然发现,那些看上去似乎只要用钱就能摆平的亲戚,似乎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拼命保住李德辉?只是一个地区经理,至于吗?伯格百思不得其解。

    加尔加索尼城堡的地下监狱很黑,很暗。肮脏发臭的牢房里,到处都爬满了令人恶心的小虫子和腐蛆。坐在一堆显然是新铺的干草上,从囚车里放出来的李德辉,打着盘脚坐在柔软的草剁上,抱着一大块油答答的卤猪腿,起劲儿地啃着。

    天气很,他也懒得穿衣服。浓亮的猪油从块上慢慢滴淌下来,顺着下半翘的管缓缓下滑,亮晶晶的。滋润着他的皮肤,却污染了旁观者的眼睛。

    “看样子,这里的伙食似乎很对你的胃口?”一袭黑衣的卡尔琳双手抱在前,隔着胳膊粗细的全钢栅栏冷冷地看着他。

    “饿上三天,拌在屎里的剩饭你也会觉得是美味儿。”胖胖的地区经理只顾闷头大吃,话却是至理名言。

    卡尔琳一滞,细长的手指本能地捏了捏,强压下想要掐死眼前这个胖子的冲动,恶狠狠地问:“我很好奇,你究竟用了什么方法,居然使家族所有成员在决议上投赞成票?要知道,如果不是莫里突然提出表决,你现在已经被剥皮切块儿,扔在锅里熬汤。”

    从猪腿上扯下一大块肥得发腻的。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连吞带嚼飞快咽下。李德辉坐直子,认真地看了一眼站在牢房外面的卡尔琳,舌头,非常诡异地笑了起来:“你真的那么想知道?”

    卡尔琳一怔,地区经理的回答完全打乱了她的思维。或者应该说,这种古怪的场面并不符合自己预先的想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只不过是发掘出他们内心深处的罪恶,用笔写在纸上。当然,还会额外誊抄一份同样内容的文件,当作礼物送给被发掘者本人。”

    李德辉脸上的神严肃而庄重,不时把小手指伸进嘴里,从牙缝中掏出一缕筋道的丝,细细嚼嚼,咽下。

    卡尔琳死死咬住嘴唇,冷酷的额头上,漂亮秀气的眉毛微微晃动着。这是她隐隐想要发作的前兆地区经理恶心的动作,简直就是在挑战她的耐心极限。大脑思维意识激烈挣扎的结果,最终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她尽量放缓语气:“具体点儿。”

    “OK!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李德辉在**股上擦了擦油滑的手,捏了个清脆的响指:“贝芙夫人,也就是伯格的姨妈。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渡过了六十四年的漫长岁月,也许是因为时间的折磨,造成这个可怜老妇人心灵深处的空虚。她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好喜欢和英俊的男孩一起玩活塞对冲游戏。当然。这种嗜好很多人都有。但是贝芙夫人要略微特别一些。据我所知,伯格的亲生儿子就是她众多男宠的组成部分之一。那个可怜男孩在贝芙老太婆上第一次体验人生经历的时候,只有八岁。”

    卡尔琳光滑白腻的脸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想笑,又不敢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