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章】相见不如不见

    不管如何,这个男人似乎一直影藏在暗处,究竟他为组织做些什么青羽目前还不知道。而他也只是每当上面有事的时候才会突然出现。

    青羽轻轻地呼了口气,冷厉的目光转而直视在黑发青年上:“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来意了吧?告诉我,医生联合协会为什么要拒绝出售我方订的货?难道就为了那个小小的齐齐卡尔镇?他们对控制定居点之类的事从来没有什么兴趣,为什么这次会突然出面干预?你应该给我一个能够说得通的理由,尊敬的罗逸执事。”

    “我只负责执行会长大人的决定,没有向你解释的义务。”

    罗逸收起脸上的微笑,慢慢把视线从盛酒的玻璃杯上挪开,冷冷地说道:“医生联合协会是个独立的组织,他们从不听命于任何人。当然,如果有感兴趣的东西又有个合适的价码的话。”

    青羽的脸色变得不太好,他很想用手术刀把这个狂妄的家伙活活切碎,扔到城堡外面的湖泊里去喂那些凶残可怕的变异鱼。可事实却不许他这么做。现在的他依然在对方的监控下,想要脱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本来他是想购买一些强化药剂,带着一部分人悄悄离开,不过似乎事总是会出现些变化。比如赤炎的铁渣城,已经医生联合会的突然变卦。

    医生联合协会是一个神秘的组织。它们不仅仅只是向各大机构出售强化药剂这么简单。它们号称掌握着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可以对人类降生降死,永保青延缓衰老。在这块充满无限惑力的磁石吸引下。所有机构掌权者都会心甘愿奉上足够的利益,以换取更加长久的生命。

    没人知道协会真正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强大。但是无论任何机构都不敢招惹这群穿白大褂的医生。他们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号召力,许多事根本不用出面,只需要一句话。或者一个指令,就能轻而易举达到目的。

    青羽原先以为这个组织隶属于黑旗团,但显示事实不是那么简单。它似乎面向大众,对所有机构敞开,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他们可以给你所想要的一切。罗逸看似和医生联合会没有关系,但又冥冥之中有意思牵连在其中,青羽可以很肯定的确定。他曾经仔细研究过赤炎的报告,那块甜水之地很容易就能发展起来。他知道齐齐卡尔镇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包括上面。所以他才会极力阻止让赤炎暂时不要行动,可惜事与愿违。

    想到这里,他内心深处已经逐渐平息的怒火,再次熊熊燃烧起来。良久,才盯住罗逸的眼睛。问:“齐齐卡尔,你们想怎么办?”

    罗逸看了他一眼,不发一言。此时向墙壁上靠了靠,笑了笑:“它必在掌控之中。”

    青羽静静地望着他,眸子里闪烁出耐人寻味的目光。过了很久,他把手中的酒杯往桌子上轻轻一顿,以清晰而不失沉稳的口气说道:“五百支四级强化药剂,免除我这百分之三十的交易款。我可以把所有哪里的信息给你们。”

    罗逸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你现在没有资格与上面讨价还价。别跟我谈那些没用的大道理,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接受。或者拒绝。”青羽没有动,只是与对方互视,一言不语。他知道如果此时开口就是将自己推向被动的位置,既然对方来了,那么就肯定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否则大可不必来走一遭。

    “从现在开始,立刻撤回所有攻击部队。召回所有派出的杀手。我们要的是一个完整的齐齐卡尔镇,而不是一片被炮火毁灭的废墟。别跟我耍花样,我会严密监视这件事的执行过程,并且把结果上报给会长大人做出最终决断。如果你仍然抱有侥幸,认为可以从中捞取更多好处的话。呵呵!尊敬的青羽先生,你大可以亲自试一试。”

    罗逸笑起来很好看,露出一口保养很好的牙齿。可是在青羽眼里,却比魔鬼的獠牙更可怕。尽管事已经向他的希望走去。“去看看你的妹妹吧。”青羽突然打破沉默开口道。“不了,那个纤弱的妹妹还是给你照顾最好,我不会再管。”年轻人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他罗逸心中效忠的只有最强大的会长大人,所谓的妹妹只不过是一具好看的空壳罢了。

    雨后的荒野,散发出令人舒适的清新和湿润。

    一辆显然是旧时代生产的黑色“奔驰”房车,静静地停放在空旷的原野上。尽管车有些破旧,却仍然保持着应有的使用功能。除了从车顶天窗上伸出的大口径机枪,唯一令人感觉有些古怪的,恐怕就是车头顶端那块原本属于三角轴轮标志的地方,被换上黑旗特有的旗帜图案。

    这里是一片沙石混合的荒野。土质贫瘠,很少有植物生长。随处可见半埋在地面的岩石。不要说是变异生物,就连小虫子都很少见。

    手持突击步枪的驰睿站在一块两米多高的岩石旁边,冷冷地看着距离二十多米远,用同样冰冷警惕目光盯住自己的维维安娜。

    两个人的后,分别站着属于黑旗的士兵,还有全副武装的齐齐卡尔镇民。他们在各自带头人的侧分散开来,以长长的豪华房车为边界,形成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

    没有争吵,没有咆哮,也没有剑拔弩张的愤怒和狂暴。只有一种保持在冷漠状态下的紧张和敌对。

    在黑色房车里没有发出命令以前,谁都不敢动手。

    相比外面近乎凝固的对峙气氛,豪华宽敞的车厢里,却弥漫着一种极其怪异的友好与和谐。

    罗兰敞开双臂,以最舒服的姿态仰靠在昂贵的皮制沙发上。纯净如水的黑色眼眸,认真地注视着坐在对面的青羽,还有那个和自己一样拥有黑色眼睛的年轻人。

    返回隐月镇的途中,罗兰和他的武装破坏分子们,非常“偶然”地遭遇了青羽的车队。在对方首先表示出足够的诚意之后,罗兰欣然走上车,在这种诡异而微妙的气氛中开始进行谈判。

    青羽的脸上一直带着表示善意的微笑,只是这种笑容看起来却带着一丝复杂。罗兰如水的双眸不动声色的扫视着两个‘突然’出现的大熟人,天知道她要抑制多大的感才能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一个是曾经的朋友,一个是最疼自己的亲哥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让两人站在了敌方的一面。而又是什么让两人对自己丝毫不认识。

    尽管现在的罗兰将长发剪成男孩短发,肤色也染黑,稍稍弱化了一点自的面容,但相信熟悉的人如果看到了仍然会有一丝熟悉感,为何在罗逸的眼中却丝毫没有这种波动。

    罗兰的精神波异常强大,可以很轻易的感受到对方的感波动,除了青羽表现了一丝惊讶后便无仍和波动了。是失忆还是别的原因?此刻罗兰的心异常复杂,但现将感放一边,她知道今天的会面不会轻松。

    和解,同样是一个沉重无比的词。

    青羽的心同样十分复杂。他靠在柔软的皮椅上。环抱双臂,用充满异样的目光,在罗兰上来回打量、搜索。仿佛要看穿这个年轻人的内心、大脑、秘密。

    如果可能,他甚至现在就想猛扑上去,把这个漂亮得不像男人的家伙衣服直接拔掉。

    为何,源于她的长相实在太像‘罗兰’了。甚至可以说是太像曾经扮成男孩样貌来到他边的‘罗兰’了。这样的表,眼神,不就是自己一直找寻的那个孩子吗,但,她怎么会是这个小镇的领导人,更何况自己边已经有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罗兰’,到底真相是怎么样的?

    内心的幻想终究不可能变成现实。深深地吸了口气,青羽使劲儿甩了甩头,仿佛这样可以把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统统驱逐。他拿起桌上早已准备的开封红酒,顺序倒入三只精致的高脚玻璃杯,分别派送到各人面前,用干涩的语气说道:“我们和解吧!”

    这是指对于之前赤炎攻打齐齐卡尔一事做出回应。

    罗兰保持着固定的姿势。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平静的黑眸深处,隐隐放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目光。

    她当然知道对方的用意,但事真的可以这么简单吗。

    无论黑旗或者卡索迪亚,都是齐齐卡尔镇无法招惹的庞然大物。他们能够召集数量庞大的军队,轻而易举把小镇碾得粉碎。进化士虽然强大,也不可能同时面对成千上万的武装士兵在有限体力的前提下,异能者总有疲惫、劳累、力竭而亡的危险。

    罗兰静静地看着青羽。那张漂亮得过分的面孔上忽然露出一个笑容,有若浮空之花,幽淡绚丽中隐含着说不出的沉重压力。

    “我同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