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章】等待

    从远处眺望,晓无疑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城市。在昏暗的天幕下,城内中央区域的高大建筑里亮着灯光,纵横交错的主干道上经常可以看见车辆来往。所有的一切都代表着,这座城市拥有足够的电力供应。

    高大坚固的机枪哨塔和地面上无法逾越的警戒线,把整个城市分成泾渭分明的两部分。相比灯火辉煌的核心区,面积比例足足超过六倍以上的贫民窟,活像一群围伺在人蛋糕周边垂涎不已的饥饿老鼠。如果没有那些数量多到可怕的该死士兵,还有密布在大厦各个角落里的火力点,这点象征象征人类残存文明的光亮,早就已经被蜂拥而上的平民们在相互撕打和争抢中彻底淹没。

    地面残留的积雪已经所剩不多,越来越暖的空气无时无刻不在催促着白色堆积物尽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天气依然有些冷,抚面的风却没有了那种像刀刮针刺般的冰寒。在屋外活动的人们不再整天围在火堆旁边,上的衣服也不那么厚。

    一个孤独的影站在距离城市很远的路口。

    他裹着一块淡灰色的绒料围巾,透过上黑色大衣的扣缝,可以看见内里穿着一件暗青色毛衣。这样的打扮在旧时代可以说是再普通不过,但是在物资极度匮乏的现在,却是足以令任何流民都会为之羡慕和嫉妒的豪华装束。

    也许是觉得呼吸有些不畅吧!他拉下覆盖在鼻孔上的围巾,露出一张略带迷茫的稚嫩小脸。一双黑色的眼眸,同时被惆怅和失落所占据。

    整个冬天。王浩每天都会到这里站上几个钟头,用期盼的目光,呆呆地望着消失在地平线上的道路尽头。

    他是在这里遇到那个男人的。他相信,那个人还会再次出现。

    这是一个残酷的时代。为了生存。男人会杀掉自己的女人充当食物。也会把自己的亲人卖做奴隶以换取必要的资源。朋友是用来出卖的,父母子女是用来吃的。除了**的利益,人。可以放弃所有的一切。

    王浩已经记不清楚母亲陪多少男人上过。无论高矮胖瘦,老少壮残,那些男人都带着色迷迷的眼光,像野兽一样把母亲扑倒在上,粗暴而亢奋地蹂躏、侮辱、抽打、发泄他们满足过后,眼睛里无一例外会流露出蔑视和鄙夷的目光,会用各种肮脏不堪的污言秽语羞辱唾骂着刚刚还躺在自己下的女人。

    运气好的时候。他们会很爽快的扔下事先谈好的足额钞票,或者是一块黑得像煤一样的轻度辐面包。有的人只给出所需价钱的一半,或者更少,甚至直接提起裤子一言不发匆匆离开。也有些心理变态或者自恃蛮力的家伙,会抡起拳头暴打母亲一顿。带着**和精神上的双重满足,兴致昂然地走出那间破败的小屋。

    母子俩就靠这种屈辱的方式苦苦挣扎着。王浩从未劝说过母亲,也没有以任何方式对她进行安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当母亲在深夜里绻缩在上低声抽泣的时候,慢慢贴近她的边,抱紧那具瘦骨嶙峋的体,轻轻摩挲着略带粗糙的皮肤,用衣角为她擦去眼角流下的泪。

    至于父亲,王浩怎么也无法把他与这个神圣的词语联系在一起。正如那个男人所说。也许连母亲都不知道她自己究竟接待过多少男人。王浩自己就是一个被无数精液综合而成的杂种。但是在记忆当中,那个男人回家所做的事只有两件找母亲拿钱,用暴虐至极的方法殴打母子俩发泄。

    王浩牢记着曾经侮辱、殴打过自己母亲的每一个男人。他知道自己无力反抗,他拼命隐忍,等待着长大成人的那一天。无数个夜晚,他都会站在野外对着黑暗的天空发誓一定要亲手杀光记忆中的每一个复仇对象。

    在那天以前。他从未见过罗兰,罗兰也从未见过他。

    但是,罗兰却给了自己母亲一年到头也挣不回来的钱,还有一滴从她上滴落的血。

    那是一滴世界上最神奇的液体。在它的催动下。王浩可以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血在沸腾,在强行被拓宽的血管里疯狂奔涌。新生细胞拼命填充着脆弱骨胳里每一丝缝隙,使它们变得更加粗大,更加坚硬。肌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膨胀着,它们排列的是那样紧密,每一次挤压,都能释放出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连最坚硬的石头也无法挡住自己全力一击。

    王浩曾经无比羡慕那些拥有进化或者强化异能的雇佣兵。在晓城,他们吃得最好,穿得最好,住的最好。谁也不敢招惹他们。在他们面前,贫民窟最蛮横粗暴的黑帮老大,就像是一只卑微可怜的蚂蚁。但是现在,王浩却比任何佣兵都要强得多。

    他牢牢记着罗兰对自己说过的每一个字。他从未主动在人前显示过强大的异能。除了在月黑风高的夜晚,把几个曾经刻意侮辱过母亲的男人堵在偏僻的角落里,用拳头把那一颗颗肮脏丑陋的头颅砸得稀烂,他唯一做过的事,就是尽量控制着膨胀的力量,在只伤及皮况下,把那些想要抢夺自己客人的家伙痛揍了一顿。对此,晓城的地头蛇们只是惊讶于这个男孩发育得是否有些太快,却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终究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进化人的数量本来就很稀少。普通人无法察觉异能气息的存在。即便是强如九星寄生士的高手站在普通人中间,也不可能引来丝毫疑惑的目光。

    靠着罗兰留下的那些钱,母亲在城里开了一个很小的杂货店。通过交换食品、衣物、饮水等各种东西。加上规模略有扩充的小旅店,微薄却稳定的赚取着足够两个人生活的一切。

    没人再敢叫他“小耗子”。对于这种明显带有嘲笑意味的外号,王浩完全置之不理,也不会主动找到对方寻衅生事。如果某人对他冷漠的态度感到意外,继而升级成为恼羞成怒,想要用拳头好好教训他一顿的时候,他会惊讶而惨痛地发现被教训的人变成了自己。

    王浩每天都会站在城外的路口,希望着能够再见上罗兰一面。

    他从来也没有忘记过罗兰说过的那句话。

    “不管未来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必须牢牢记住一件事。你,是个男人”

    希望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往往很大,无论旧时代还是新时代都一样。几个月过去了,他最终还是没能看见自己最期盼的人。

    天色慢慢变得暗淡,摇摇坠的太阳只剩下一块微弱的光团。肆虐的寒风从山林上空掠过,发出比野兽还要可怕的嘶吼。

    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腿脚,周浩最后看了一眼消失在暮色下的道路尽头。轻轻地叹息着,转朝着城市所在的方向走去。

    “也许,她明天就会出现”

    就在男孩影隐没在低矮棚屋里的时候,从远处弯曲不平的道路尽头上,出现了一团炽白色的明亮灯光。

    罗兰并不知道晓城外发生的这一切。为了不让潜在的对手抓住自己的行踪,她随时都在改变着本该固定的行进规律。就拿这一次来说,从齐齐卡尔镇出发后,她开着越野车,沿着旧时代遗留下来的公路向西走了五十多公里,这才重新返回正常的路线。

    这样做非常危险。在黑夜中所有地形看起来都是一样,荒野上密布着危险且隐蔽的泥沼。依靠从卡耶塔诺上获得的确强大感知能力,加上对于潜在危险的探查和强大的记忆能力,她完全可以在这片广阔的区域里安全自如地来回。

    坐在车窗闭合的驾驶室里,罗兰额前的短发被风高高吹起。望着路边被车灯照的一片雪白的晓城木标,她紧闭的嘴唇弯曲成一道很好看的弧线,脚下猛一用力,突然得到能量供应的引擎,顿时爆发出疯狂而亢奋的嘶吼,在周围路人惊讶而羡慕的目光注视下,牵引着宽大的轮胎狠狠碾过路面的残雪,在四散飞溅的脏水和路边传来的咒骂声中,一头冲到了涂有黑黄色斜纹标记的中央区域警戒哨前。

    一名抱着突击步枪的士兵走上前来,警惕而小心地打量着驾驶座上的罗兰。后不远的环形沙垒里,一十二点七毫米机枪已经架起,乌黑冰冷的枪口,正指向震颤咆哮的车

    罗兰抓起放在副座上的份证明卡递出窗外。这种检查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就算她真的不踩刹车直接冲进拍卖大厅,凭着她拥有的黑旗骑士团和卡索迪亚双重雇佣兵份,也不会带来任何麻烦。顶多,也就是赔偿一点场面上的损失而已。

    有实力就有一切,新旧时代都是同样的道理。

    “a级证明?”士兵显然非常惊讶证明卡上的资料。他用惊叹的目光打量着罗兰上质地优良的战斗服,以及线条漂亮沉实的越野车。把手中的证明卡递还回去后,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带着眼睛里毫不掩饰的羡慕和尊敬,缓缓升起横在路口的黑黄色道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