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章】腐蛆

    库伦嗤笑一声,冰冷的眼神如同看蝼蚁一般盯着罗兰看了一会才开口道:“就凭你?”

    “那你就试试看。”罗兰直视对方,手上的利刃泛着亮光。

    对视良久,库伦的右眼不可几见的跳了一下,他看着面前这个浑散发着幽寒之气的少年,知道自己今天是遇到敌手了。不过无论结果如何他都是誓死效忠他的王。所以想从他嘴里问出什么,那根本就不可能。

    罗兰挑挑眉,似乎也看出点征兆,突然再次毫无预警的将手中的利刃猛地向对方刺去,库伦早有准备,体往另侧一躲,紧接着双方便这么开打起来。

    论实力罗兰要稍逊一点,不过她那经过多重强化的体早已堪比机器,虽说也会受伤,但随着进化的升级,已经更加敏捷、灵活。

    库伦本来想将对方置于死地,不过几个来回他知道脱险才是关键,这个人实力很强,再硬拼下去只会对自己越来越不利。想到如此库伦便朝天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叫声,异常刺耳,紧接着从林子四面八方便涌来了大批高阶丧尸。

    丧尸?罗兰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怪物,曾经还一度以为它们全都隐藏了行迹,因为它们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看着面前聚集的丧尸,罗兰朝库伦投去一眼便形极快的消失在了林中。

    就在这时库伦的边出现了另外一个九星丧尸。“怎么了,我在这附近都听到你的危险信号了。”男子蓝色的眼眸闪着好奇。

    “一个人类。。”库伦摇摇头没有解释,或许不会再遇到也说不定。

    离开的罗兰并没有走远而是去打听了下关于这个黑帮教廷的信息。听到这个名字有些人害怕的摇头,有些人则崇拜不已。看来它‘造福’了一批人。

    成立教廷本来是为了救赎那些心中有罪的人,或者接收一些崇拜神的信徒,而当灾难爆发以后数万名信徒被聚集在了大教堂的地下核心区。秘密觐见三位据说是主教的男人。按照惯例,主教通常都会在这种时候发布一次演讲。

    而这一次,在烛光照耀的圣子像下。所有信徒,依序被注了一种神秘的红色药剂。不仅仅是他们,包括司铎、执事、以及所有教区的神父、修道院长,甚至还有各个教堂的高级牧师等等,全部都在注者之列。他们右臂的袖口高挽着,目光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虔敬和狂

    据说当时有很多人在一周内离奇死亡,而最后剩下来的人都获得了一种‘神力’。罗兰知道这是病毒进入人体后。一些人的体因为无法适应病毒寄生带来的强烈生理排斥,在注后死亡。

    那一天,更多的志愿者进入了大教堂的地下区域。他们当中有教师、工人、牧场主、企业管理者、军人也有窃贼、流浪汉、杀人犯、诈骗者、女。。他们手里握着神圣的十字架,虔诚无比地喃喃着祈祷诗,一面接受神职人员从头顶洒落的圣水。一面带着对神的崇拜,卷起衣袖,任由冰冷的针头插入血管,把神秘的红色药剂慢慢推入自己的体。

    教庭拥有一大批崇信者。无论份高低,职业贵,总能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找到几名虔诚的天主信徒。据不完全统计,旧时代匍匐在十字架前顶礼膜拜的崇信者数量,已经达到了以“亿”为单位的可怕数字。

    如果要从他们当中挑选出最虔诚、最狂、最执着的狂信者。至少也有几千万。没人迫他们,在神职人员的惑下,他们完全是以自愿的方式接受无法预知未来的注

    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所谓“甄选”,教庭没有对外公布具体选择的项目和内容,只有那些进入教堂内部的信徒,才有资格成为注对象。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种半公开,却又非常机密的状态下进行着。

    而人们从未计算过究竟有多少人会死于这种神秘药剂的注。他们只知道神力带来的荣耀。

    全世界的教堂里,都在进行着同样秘密的注过程。无所不在的神会用这种像血一样的液体,甄别出能够继承最终信仰的崇拜者。而那些最终征选出来的人们被一群穿综色战斗服,前绣着金色十字架的卫队带走了。

    按照对方的说法,他们是神职人员,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带领“从废墟里重生的新十字军,用充满愤怒的上帝之剑,去征服那些被魔鬼统治的邪恶之地。”这个所谓的“新教庭”,与记忆中的教庭完全不同。他们篡改了原有的教义、象征、信念,传教的方式不再是感恩和召唤,而是**的杀戮和征服。

    对神灵的祭祀变成了活人,按照《新圣经》里的相关描述,活人就是献给神最好的羊羔。

    夜色如水。

    罗兰的眼睛里看不到丝毫暴虐或者冲动的迹象。冰冷的目光聚焦在前方,这些腐蛆总有一天会连根拔起。

    D212基地的司令办公室里,面带倦容的薛佑成像往常那样仰躺在沙发上。半新不旧的少尉制服罩住干瘦体的肩膀两边,腰腹以下的部分照旧全,密生在皮肤表面的细长汗毛顺着口一路往下卷曲着,在两条大腿中央形成一团蓬密的聚集地带,约有香肠粗细的男生殖器从毛发中央无力地垂落着,乍看上去,活像是被剥皮抽筋之后遢软在那里的一条烂死蛇。

    一脸肃然的程志欢上校双脚并立站在沙发右侧。他的站姿如同旗杆般笔直,头发照例梳得一丝不苟,戴着白手的双手十指密闭,紧紧地贴合在裤缝中央的细线上。即便是再挑剔的人,也无法从他标准的军人形象上找出任何毛病。

    “这么说,占领哨所的那帮家伙,只有五十个人?没有重武器也没有辅助战斗车辆嘿嘿嘿嘿!简直是来找死”

    望着手中的侦察报告,薛佑成忽然爆发出一阵病态的狂笑。他伸出枯瘦的手臂,抓起旁边桌上一瓶开封的威士忌,把瓶口塞进嘴里仰脖猛灌一气,带着几分明显的醉意,曲起右手食指,朝站在边的程志欢上校勾了勾,用沙哑的嗓音暧昧地说道:“你,记录一下,命令整个基地所有战斗人员做好准备,六小时后出发。向山谷哨所发动全面进攻。把那些戴着十字架符号的家伙统统杀光,一个不留。”

    说到这里,少尉伸出细长的指尖,指着站在面前的罗兰,醉眼惺松地说道:“另外,开具一张十万黑旗元的现兑支票给她。再把她的雇佣兵执照调换为a级别。”

    “十万?您确定?”巨大的金额把上校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看罗兰一眼,弯下腰凑近少尉的耳朵,皱起眉头问:“这可是一大笔钱。”

    “很多吗?我怎么不觉得?”薛佑成摇晃着体,用手掌撑住沙发坐直,打了一个响亮而馊臭的酒嗝,从过于宽大的衣服袖筒里伸出干瘦的手臂,轻轻拍了拍上校布满胡须的粗糙面颊,毫无预兆地冷笑,继而咆哮道:“你这么一说,十万似乎是少了点给他二十万,现在就支付。立刻!马上!”

    上校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不再多言,立刻拔脚朝着办公室大门快步走去。快到罗兰边的时候,他抬起头来,用意义莫名的复杂目光看了对方一眼,从鼻孔里发出两道不太清晰,却明显带有嘲笑和鄙视意味的冷哼。

    “该死的老咋种”

    薛佑成嘴里的肮脏骂辞。几乎是伴随着上校走出房间的脚步声同时发出。旋即,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脸上的疲倦和慵懒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非正常况下产生的亢奋和激动。

    “二十万元,a级雇佣兵权限,嘿嘿嘿嘿!这样的奖励足够丰厚了吧?年轻的漂亮小子?”

    薛佑成弯着腰,像一条发现美味腐的蛆虫,瞪直双眼死死盯着罗兰纤细的体。沙哑的嗓音仿佛很长时间没有喝水的干渴者,充满对甜美甘霖的无比求。

    “谢谢!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出去了。”罗兰双手背在后,两眼直视正前方。面无表地答道。

    “别急着走”

    薛佑成的声音陡然升高,他伸出舌头用人血涂红的嘴唇,围着罗兰绕了一圈,贪婪无比地望着对方柔软的面部肌肤,用不无赞美的柔语调,**地说道:“脱下裤子,让我看看你的小股。如果二十万不够,我还可以再加十万。”

    说着,他急不可待地拎起自己的生殖器,捏在手心里来回搓揉。很快,遢软的下竟然硬起来。

    罗兰平静地站在那里,用冷如寒冰的目光看着他。不知为什么,薛佑成忽然觉得有些畏惧。这种奇怪的心理促使他下意识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几秒钟后,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了。

    “你这变态的咋种”(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