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章】进入基地

    一道黑黄相间的金属道杆横拦在路面上,一个二十上下,鼻翼两边脸上布满雀斑,穿浅灰色制服,前和左臂贴有黑色黑旗标志,肩膀上挎着AK步枪的年轻卫兵走上前来,举起右手示意罗兰站在地面用黄色油漆画出的警戒线外,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罗兰悬挂在前的雇佣兵铭牌,警惕地问道:“有什么事?”

    “接受任务。”说着,罗兰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卡索迪亚公司开具的份证明。末尾的落款处,有李德辉的签章,以及卡索迪亚公司醒目的图案。

    卫兵没有直接伸手去接,他从旁边的哨位里拿出一个形状类似吹风机的能探测器,把闪烁着红光的条状检测口对准罗兰颈部,确定读数没有显示任何问题,这才接过文件,对应右上角的照片和罗兰本人仔细辨别一番后,把手伸进哨位按下横杆的启动钮。沉闷刻板的齿轮摩擦声中,沉重的黄黑色横杆朝着斜上方徐徐升起,卫兵冰冷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欢迎来到黑旗之城。”

    与晓城相比,黑旗之城的占地面积显然要大得多。然而,城内的居民数量却很少。

    宽敞的街道两边,整齐排列着被红顶白壁装饰的两层小楼。它们全部都是钢筋混凝土制品。对朝街面的一侧,墙壁上用黑色涂料写着标准的数字编号。偶尔有几个行人从边经过,却都是穿浅灰色制服,肩膀和口佩有对应阶级的军人。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里都不像是一座城市,更像是一个庞大的军营。

    顺着街边竖立的路标,罗兰很容易地找到了五层高的中央大楼。足有上千平米的楼前广场上,围聚着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佣兵。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小声地议论着。大楼前的入口处,站着两排标准配备的黑旗战士。一个穿少尉服饰,却显然不是寄生士的军官站在最前面。背着双手,用冰冷的目光来回打量着表兴奋的佣兵们。

    “列队!所有人按照顺序一个一个来”

    少尉皱着眉。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大声咆哮着。

    雇佣兵有自己的规则。尤其是历经死亡和战斗磨练的老兵,他们喜欢香烟、喜欢女人、喜欢最上等的烈酒,唯独不喜欢有人站在面前指手画脚。

    罗兰没有与任何人说话,她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环境,非常低调的从佣兵群中穿过,按照少尉指引的方向。走近大楼旁边一道用中文标注着“入口”字样的小门前。

    雇佣兵并不适应黑旗之城的环境。与其它城市不同,这里没有他们熟悉的酒吧和舞女,也没人声嘈杂的任务发布大厅,整洁的街道简直干净得过分,习惯于大小便就地解决的佣兵们只觉得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如果不是对那个长期任务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们根本不会主动走进这座死板得快要窒息的城市。

    “小子,别摆出这种高高在上的样子。”一个材魁梧,头发乱得像钢鬃老兵走上前来。他斜起眼睛用余光瞟着少尉,蠕动腮帮把叼在口里的烟头推攮到右边嘴角,用不满又带着几分威胁的口气说道:“我们到这儿来可不是为了让你随便呼来唤去,你只需要告诉我在什么地方接任务就够了。省下点时间去找个女人乐呵乐呵,也比你站在这里像傻瓜一样吹冷风强。”

    围聚在老兵后的其他几个佣兵顿时笑了起来。肆无忌惮的口哨和嘲笑声响成一片。

    少尉仍然保持着固定的站姿。片刻之后,他的脸色微微一变,上迅速后倾。右腿向后猛地退缩了一步。借助体的运动,把斜挎在腰间的手枪迅速抽出,对准咧开嘴巴大笑的老兵狠狠扣下扳机。

    “砰”

    子弹准确命中了目标的脖颈,在脆弱的骨间撕开一道宽达十数厘米的可怕裂口。老兵紧紧捂住伤处,眼睛里带着难以置信的恐惧,体慢慢向后仰倒。

    刺耳的枪声震慑了所有在场的人。围在老兵后的另外四个人震惊地望着这一幕。他们下意识地拉开枪拴,把枪口对准骄横的少尉。未等有所动作,站在少尉后的两名黑旗战士已经作出了反应。他们把握在手中的AK步枪向前一指,子弹带着可怕的速度嘶吼着直冲过来,四个人立刻浑抽搐着向后栽倒在地。密集的弹孔里,同时涌出暗红色的血。

    一辆巨大的铲车从旁边开了过来,随着一阵沉闷的机械声,高举在车前“凹”字形铲斗慢慢落在了地面。几名面色如常的黑旗战士把枪背在上,分别抓起死者的手脚,高高甩进半月形的斗仓里。托着四具尸体堆成的小山,铲车尾部的排气管喷出浓烈呛鼻的黑烟,在发动机的咆哮声中,慢慢开向远处入城口的方向。

    “再说一遍,所有人保持安静,一个一个来”

    少尉把带有余温的手枪塞回枪

    这一次,没人再敢违背他的指令。

    从入口走进,是一条宽而明净的走廊,照明的光源全部来自墙壁和天花板上内嵌的各式挂灯。整条走廊没有窗户,只有尽头百米左右的一道长方形门框里,透出更加柔和明亮的白光。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层面不算太高,却很宽敞。一个穿白褂。年纪大约四十上下,头发微秃,前同样佩有黑色黑旗标志的白人男子坐在屋子中央。他的十指交叉轻握成拳头,摆在面前半圆形的金属桌面上,整个体呈四十五度角向前倾斜着,一双灰色眼眸,饶有兴趣地望和刚刚走进房间的罗兰。

    “外面好像很乱?”他指了指摆在桌子前面的一张金属椅子,示意罗兰坐下。眼睛若有若无地从沉重的狙击步枪表面瞟过。

    “我不太清楚。”罗兰把背包放在脚边,一边扶着椅子坐下,一边耸了耸肩膀,摇着头。目光飞快掠过房间,把所有一切摆设迅速收入眼里。

    这里似乎没有监控镜头之类的设备。至少,目前为止她还没有发现。

    男人无所谓地笑了起来:“每天都呆在这里,我都快要闷得发疯了。好了,谈正事吧!请出示你的佣兵资格证明和所属公司开具的相关文件。这是必要程序,我得首先确认你的份。”

    罗兰理解地点了点头,从贴口袋里取出几张对折的纸。

    “卡索迪亚?呵呵!那可是一个规模不错的大家伙。”望着文件末尾的落款,男人拖过摆在桌面上的电脑,手指熟练地敲击着键盘,在屏幕上闪烁的光标尾端输入一连串份信息。临了。又加上一句:“当然,无论什么公司,都比不上我们黑旗骑士团。”

    做完这一切,他转过,取过放在半圆桌面另外一端的医疗器械,从中拿起一枚锐利的取血针,在指间灵活地绕了个圈,微笑道:“别担心,取点血样,没有生命危险。”

    酒精棉球浸在手指上,瞬间传来冰凉潮湿的触感。锋利的针间扎破皮肤,带起一阵微痛和麻痒。从指肚上出现的暗红色血珠慢慢扩大所占据的面积,却被胶头吸管野蛮地全部吞下,又在巨大力量的挤压下,无法抗拒的被驱逐进早已准备好的玻璃试管,在透明的管壁里来回滚动着。

    男人一直在仔细观察罗兰的眼睛。他似乎想要从中看出点什么,遗憾的是,除了血样,最终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OK!份验证到此结束。现在你可以”

    就在男人把试管刚刚放进旁边的采集架,正准备交代后续事项的时候,从后的巨大的落地窗口,突然传来刺耳清脆的碰撞声。

    “怎么回事?”他下意识地转过头,警觉地望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就在这一刹那,罗兰的双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运动起来。

    她左手拿起放在采集架上的试管,右手伸进裤缝边上的口袋,分别用指间夹起一根长约十公分左右的铁丝、一块麻布手帕,还有另外一管事先准备好的血液。

    三件东西,分别夹在除了拇指以外的四个手指中间。

    罗兰先把左手试管里装盛的血液倒空在手帕上,右手两指夹紧铁丝。把一团捆绑在铁丝前端的细滑丝棉塞进管口,将所有残留的血迹擦拭一净,又以小指捏紧自己准备的血样,用食、拇指把堵住管口的木塞拔起,将里面的液体全部倒进擦净的试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摆回采集架上原来的位置。做完这一切之后,将手里所有东西全部装进口袋,脸上带着不解和疑惑的表,望着发出声响的窗户,说:“会不会是外面又出了什么状况?”

    完整整动作,仅仅只花了不到两秒钟。提升极致的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人类正常的进化能力。

    “或许是吧!”

    口中喃喃的的男人似乎有所反应,他以极快的速度转过头来,用鹰一般的目光搜索着自己摆在桌面上的东西。目光扫过血液采集架的时候,他特别留意了那管刚刚从罗兰上取到的血样。确定液面刻度与自己记忆中的数字没有丝毫误差之后,这才把视线重新移回罗兰上,狐疑而冷厉地寻找着所有可能发现破绽的细节。(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