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章】装备需求

    “帮我算一下,这些东西总共需要多少钱?”罗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武器清单,平摊在铁架与玻璃组合而成的柜台上。

    “D七零式一百零五毫米炮”只看了清单的第一行字,女孩脸上已经显出意外的惊喜和慌乱。

    大口径火炮在这个时代绝对属于稀有物品。强大的威力使它成为战斗中至关重要的武器之一。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没有足够资金的普通人根本无力承受。

    “请稍等。”对于这桩明显能够给自己带来不错分成的生意,女孩拿出了前所未有的诚。她飞快计算着清单上罗列的各项武器价格。

    现在是冬天。武器交易区可不像李德辉的办公室,随时开有暖气。暴露出段的代价,是在寒冷冲袭下微微颤抖的体。

    罗兰暗自叹了口气。这个女孩的实际年龄也许比看上去更小。辐的刺激使新生代人类的真实年龄,往往要比表面上小得多。她究竟多大?十五?十四?或者还要更小一些。

    在旧时代,她应该是坐在教室,或者被众多同年龄的男孩追捧。现在,她却只能用稚嫩的体去换取活下去的机会。

    “总共六十七万三千零八元。”女孩兴奋而惊叹地报出了数字。略显苍白的脸上也因为激动出现一抹潮红。她抬起头,用期待而炽的目光望向罗兰,咬了咬嘴唇,用蚊吶一般的声音低语道:“如果愿意的话。我会在后面的休息室等你。价格,很便宜只需要五十元。”

    罗兰从袋里摸出信用卡,连同一张百元面额的卡索迪亚元摆在柜台上,淡淡地说道:“装货吧!我赶时间。”

    晴朗的阳光给大地铺上了一层温暖的金黄色。城内的居民也从低矮的棚屋里走出,分散在城外的荒野上,用各种简单的工具铲起地面的积雪。寻找所有可能当作食物的东西。

    四辆涂有卡索迪亚标志的半旧卡车。缓缓开出了晓城。车队的行进速度显然是受到沉重装载物的影响。灰绿色的粗帆布严密地遮挡了车厢里所有的东西,“Y”字形钢挂拖兜上的遮雨蓬布被高高顶起,从形状上看,似乎是重炮之类的武器。

    随着车的颠动,从车尾蓬布中央露出一条微小的缝隙。车厢里坐着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手里端着火力凶猛的仿制AK步枪,警觉地扫视着一望无际的荒野。车头部位可以看到一机枪的三角架。整个车队保持匀速前进。

    这样的谨慎非常必要,暴民随时可能出现在任何角落。在这些贪婪无比的家伙看来,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属于他们。所付出的代价,仅仅只是足够的力气和胆量,还有充斥着血腥与狂暴的野蛮。

    随着车辆的行进。罗兰的体也在不断摇晃。平静的目光一直望向远处的荒野,起亚坐在她和司机中间,双腿高翘搭放在前面的平台上。驾驶室里的空间不算宽敞,倒也足够挤下三个人。

    罗兰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给那女孩一百元钱。这种举动究竟意味着施舍还是给予?

    罗兰摇头苦笑起来。

    她不是上帝,也没有拯救世界的力量和野心。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就像旧时代看见街边的乞丐,偶尔会在那只脏兮兮的破碗里放进几枚硬币或者零钞,借以表达一下内心深处的良知和善举,但绝不会对每一个乞讨者都做出同样的举动。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抬起右手纤长的手指洁白细腻。透出隐隐的力量。

    政齐强的血仿佛一把神秘的钥匙,它解开了自己体内的第二道基因锁,推涌着所有强大因素冲了上去。但这并不是罗兰得到的所有收益部分,她明显感觉到。

    潜藏在体内部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其它同时得到进化的项目。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绝对不会做出直接注入未经分析变异生物血液的疯狂举动。十支异类样本进入血管的一刹那。她只觉得自己被一股难以言语的力量推动着,像野兽一样对政齐强发动攻击。她甚至有种可怕的错觉,自己似乎长出尖锐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撕扯、啮咬着所有可以当作食物的东西。

    那时候的她,已经丧失了人类最基本的思维概念,变成一头被血腥、饥饿和暴力控制的人形怪兽。

    这种事想想都觉得可怕,但效果却非常明显,直接晋级力量。飙升的速度完全超过体平均值。

    政齐强的血不可能产生如此强大的效果。那些变异生物的血,肯定发了寄生在体内的病毒产生新的变化。

    这就是黑旗队拼命搜集新鲜样本的真正原因吗?皱着眉,罗兰陷入了沉思

    “看不出,你还是个出手阔绰的大富翁。”起亚伸出粗糙的大手,摸了摸满脸青油油的胡茬,打断了他刚刚进入开头的思考:“啧啧!一口气买下六十多万的军火,足足抵得上我五年的赏金收入。真不明白你究竟怎么想的,居然连一百零五毫米炮这种东西都要,难道你真的打算发动一场世界大战?”

    “战争也是生活的一部分。”罗兰淡淡地回了一句:“尤其是在这个混乱的年代。”

    “看不出,你还具有诗人的潜质。”起亚不无讥讽地挖苦道。随后把目光投向窗外。

    望着飞驰而过的景物,听着发动机的轰鸣和风的呼啸,意味深长地问:“说真的,这批武器你打算怎么处理?”

    罗兰轻轻呼后气,认真地说道:“有一件事。我很好奇。”

    “什么?”起亚问。

    “你准备当一辈子雇佣兵?”

    起亚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我可不想永远就这么干下去。”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意外地插进话来:“再干几年,攒够一笔钱,我就打算退休。”

    司机显然是个话不太多的人,也许是罗兰的问题引起了内心的共鸣,他继续唠叨着:“这世道很乱。找个不错的小地方,和现在的老朋友一起过几天舒服的子。当然,如果能有个女人陪着也不错。呵呵!”

    看着罗兰平静的面孔,起亚忍不住问:“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明天的这个时候,你会知道的。”

    夕阳昏沉地停留在天边,很快天色就要暗下来。荒野上的动物们在各自的巢里做着捕猎前的运动,只要地平线上那一抹该死的光线彻底消失,它们就会立刻从暗的地底冲出,寻找可以填充自己干瘪肚皮的食物。

    从公路上拐下的车队,在一片荒凉的沙砾地上停了下来。罗兰从背包里取出一把口径粗大的信号枪,将圆柱形的弹头塞进枪管,把持枪的右手伸出车窗,以六十度角方向扣动扳机。一颗炽红色光球顿时从枪口喷吐着火焰猛窜而出,在半黑色天幕上跃升到顶点后,开始以衡定的曲弧线轨迹,朝着地面缓缓落下。

    与此同时,前方一块巨型岩石顶部,也很快闪过三道白色的亮光。

    “走吧!”罗兰收起信号枪,指了指车窗正面。

    开进小镇的车队,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轰动。所有人都走出屋子,把四辆满载货物的卡车围的水泄不通。孩子们眼睛里闪烁着好奇的目光,大人则搀杂了更多的警惕与慎重的成份。

    架在中央警戒塔上的重机枪也掉转枪口指枪车队,只要况稍有变化,立刻就会扫出密集的弹雨。

    齐齐卡尔镇第一次出现如此之多的陌生人,而且,全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装佣兵。虽然事先约定的联络信号正确无误,却不能彻底消除人们的戒心。

    推开车门,从驾驶室里跳下,罗兰大步走到站在人群中央的驰睿面前,简短地说道:“安排人卸货吧!另外,再给我们弄点吃的。”

    驰睿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震惊和激动。扭曲的五官,使那条贯穿他整个脸庞的伤疤看上去越发显得狰狞。他用力掀开卡车拖钩上遮雨的蓬布,粗大钢硬的一百零五毫米炮管,顿时在围观者当中引起阵阵嘈杂的惊呼。

    不仅仅是炮。从卡车后厢里顺序搬下六管重型机枪、一箱箱密封的子弹、散发着机油气味儿的大口径迫击炮、药品每一样东西,都会带来不小的轰动和欢呼。

    “这这些,全都是你的吗?”疤脸男激动得两眼放光,他

    很清楚,这些威力巨大的武器对于小镇来说,有着什么样

    的意义。

    “是我们的。”罗兰微笑着说道:“我也是小镇的居民。”

    “可是钱”驰睿下意识地搓着手,脸上满是难色。这些武器的价值,已经超过隐月镇能够承受的购买底线。

    罗兰没有对此作出解答。她伸出手,拍了拍疤脸男宽厚的肩膀:“来吧!我给你介绍几个新朋友。”

    在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地方绝对安全。

    她只是一个人,却要面对庞然大物般的诸多对手。

    她只能慢慢积蓄自己的力量。

    她从未想过要做什么英雄或者救世主,只想让自己活得更加安全。至少,有一处在受伤的时候,能够让自己安安心心躺下来恢复静养的蜗居。

    花几十万钱给齐齐卡尔镇配备武器,相当于给蜗居装上一层多少还算坚固的壳。

    拉上起亚护送车队,是她早就打定的主意。(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