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章】找茬

    他叼着烟,扛着自己的突击步枪,悠闲地走在队伍最后。深陷在鼻骨两侧的眼睛里,不时放出深邃的目光,在罗兰上来回扫视着。

    显然,这个年轻人很强。只有真正临其境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那一枪表露出来的信息。狙击手可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敏锐的观察力、灵活的反应神经、肌的瞬间膨胀和对周围环境的探查缺一不可。

    能够在那个时候,那种角度,准确无误地扣动扳机,起亚自己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不知为什么,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体有些紧张,但他还是走近罗兰旁,摸了摸钢针一样粗硬的胡茬,好似浑不在意地低声道:“那个你的强化等级是多少?或者。是进化等级?”

    罗兰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觉得呢?”

    “别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起亚郑重地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没人可以独自生存下去。我们都需要朋友。尤其是雇佣兵,只有知道朋友的真正实力,才会在最危险的时候专心御敌,把自己的后背交给足以放心的人。”

    “朋友”起亚的话,使罗兰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惆怅。她抬起头向远处望去,除了茫茫的风沙,只有密布在天边,像粘胶一样与地平线裹合在一起的云。

    “还差两次任务,你才能拿到今年的佣兵审核资格鉴定。”

    起亚望着他,直截了当地说:“不过,今天的任务你也没有白来。按照公司规定,这些暴民拍卖以后的钱,有百分之五十会作为我们的酬劳。大体估算下来,每个人至少能够得到五百元左右的收益。”

    话未说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摇着头朝着狠狠吐了口痰,说不清是咒骂还是嫉妒地嘟囔了一句:“差一点儿忘了。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财主。随便卖点红药水,比老子拼死拼活挣得都多。”

    “我需要钱来救人。”罗兰的声音很淡。在她看来,这就是最好的解释。起亚皱了皱眉。把嘴里的烟头从左边换到右边,了然地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昨天那个女人,究竟怎么回事?”也许是觉得单调的走路,气氛过于沉闷吧,罗兰主动挑起了话头。当然,那也是一直盘桓在她心里未解的疑惑。

    “那是一个变种的变异生物。”起亚拼命搜刮肚肠,寻找合适的词语用于表达自己想说的话:“从上周开始,我们就一直在找她。这家伙非常狡猾。以舞女的份躲在棚屋区里。按照之前的发现,她是被某种不同于丧尸病毒所感染,从而在体内引发变异。这家伙食量大得可怕,平均每天都啃光一个活人才能满足她的需求。如果昨天你的运气再糟糕一些,就会变成被她吞进肚子的第八道菜。”

    “变异生物?”罗兰若有所思地问道:“她是在什么地方感染的?”

    “鬼才知道她是怎么弄上的。”起亚甩了甩有些发酸的胳膊:“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可怕的地方。废墟里有变异人,荒野上有暴乱分子,水塘里有个头大得惊人的食人蛙,就连那些狂暴的巨鼠,偶尔也会溜进城里咬死某个倒霉蛋做食物。如果不是有人在她的房间里发现没有啃光的骨头,天知道还会有多少人被她装进肚子。说不定。城里还隐藏着不少像她这样的变种生物,只不过没有被发现而已。”

    “昨天你们提取的血液样本检测过没有?”罗兰很快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会不会引发新的感染?传播的机率大不大?”

    “这些事不由我们心。”

    起亚拈起快要抽尽的烟头,把它夹在拇指和食指之间,猛一发力。狠狠弹出数米远:“医生联合协会和军旗队对此最感兴趣。这帮家伙打得算盘很精到,他们会花大价钱购买所有变异样本。然后,再把制造出来的疫苗用更贵的价钱卖给我们和所有需要的人。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些样本究竟有什么用,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起亚的话,正是政齐强此刻脑子里所想的念头。刘震的尸体已经送回了黑旗队总部。城内决策者反馈给政齐强的信息只有两条。

    第一:找回被夺走的生物血液样本。

    第二:找到杀死刘震的凶手。

    按照无线电通讯收到的指令排序,样本的重要,显然排在凶手的前面。不难看出,黑旗上层对这批货物看得很重。不过在政齐强看来,后者的排名,反倒应该比前者更近一些。

    按照他的理解只要抓到凶手,样本自然水落石出。而找到凶手的关键,最终还得落在李德辉这个晓城城的最高管理者上。

    拍卖行三楼的办公室宽敞而豪华。这个时代不多见的红木地板上,摆放着景致细巧的落地灯,宽大舒适的棕红色沙发完全以真皮制成,饰以古典花纹的木制壁橱里,塞满了各种不同造型的瓶装酒。这些从废墟和各个旧人类城市中搜集到的饮料,已经变成古董一样昂贵的收藏品。

    如果放在文明鼎盛的时代,足以让豪门贵族砸出成千上万的钞票,来换取品尝它们的资格。

    政齐强坐在绵软的沙发上,用沉的目光看着对面。沉重的橡木办公桌背后,李德辉的一张胖脸,惨白得像纸。

    政齐强的要求很简单,他必须得到一和被劫走样本相同的货物。“这。这不行,不,我的意思是,不可能,不不不我,我,我实在拿不出来啊!”浑上下都被冷汗浸透的李德辉语无伦次地说着,语调也由开始时的谦卑、慌乱、恐惧,变成最后的哀求。

    刘震取走的货物,总共包括十三支从不同变异生物体内取得的血液样本。这是李德辉辖下的雇佣兵,在晓城城南面一个巨大的废墟进行物资回收时,非常偶然的收获。

    所有样本只收集了三,除了交给刘震,用来向黑旗队示好的部分,剩下两样本,一份早已上交自己公司总部,另外一份则以很高的价钱,卖给了“医生联合协会”。

    政齐强端起摆在面前的阔口玻璃杯轻轻摇晃着。大约为杯子容量四分之一左右的透明酒液,旋转着形成一个浅浅的旋涡。

    “威士忌,嘿嘿嘿嘿!你很懂得享受嘛。”瞥了一眼贴在酒瓶表面的标签,政齐强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他张开手。用粗大的手指卡住玻璃杯的左右边缘猛然发力,伴随着清脆的裂响,厚达一公分的圆形杯壁,被硬生生地掰成了两块不规则的碎片。在落地灯的照耀下,透明的多棱状玻璃裂口上,放出一道诡异的七彩微光。

    李德辉呆呆地望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他不明白政齐强究竟想干什么。也许仅仅只是为了单纯的发泄,或者是一种另类方式的恐吓。但无论是哪一种,其后果都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

    黑旗队不同于普通的进化人或者强化人。他们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最强大的存在。虽然李德辉没有异能,无法感应到政齐强散发出的特殊生物信息,可是缝在对方肩膀上的少校徽章,却让他忍不住想要发抖。

    接待刘震的时候,他曾经悄悄问过佣兵队长起亚有多大把握可以干掉那个野蛮狂暴的家伙?他并非真的想下手。只是用这种不太正规的方式,对彼此之间的力量暗中进行测评。

    “晓城城共有强化级别不同的佣兵三百余名。如果配备重型火力,在对方没有任何障碍物可供利用的况下,应该可以用两百人至两百五十人左右的代价,搞到那家伙的脑袋。”这是起亚的原话。一字未删,一字不减。

    一个黑旗中尉,就拥有几乎可以毁灭整个晓城城的实力。如果换了是一名黑旗少校,李德辉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眩晕,这种简单加减法得到的结果,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思维可以接受的程度。

    他毕竟只是个商人,不是专业的战士。除了哀求和示弱,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政齐强漠无表地拿起一块玻璃碎片,用锋利的破口在沙发表面划过一道缓慢的轨迹,棕红色的光滑皮制蒙面在轻微的切割声中,朝着两边迅速分开,露出填塞于其中白色的厚厚泡沫。

    乍看上去。就好像是人类体被刀子划开一道细长的口子,从分剥的皮肤下面,翻滚出一团团柔软的脂肪。

    没有人说话,黑旗一直在重复着单调的游戏。他似乎对此有些着迷,全神贯注地看着玻璃碎片在皮制沙发表面来回游走的全过程,不时伸出指尖轻轻碰触着有些扎手的裂缝边缘,仿佛沙发是躺在边任由肆虐的人类,伤口的偶尔接触,会让它感受到更加剧烈的痛苦。

    几分钟后,正具沙发已经变成条状碎皮和破烂泡沫的组合。政齐强眯起双眼,满意地打量着自己刚刚完成的杰作,顺手抓起放在旁边木几上的威士忌酒瓶,仰脖猛灌了一大口,带着微醺和威严冰冷的目光扫向战战兢兢的李德辉,慢慢着残留在唇边的残酒,淡淡地说道:“我要样本。”(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