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章】所谓男人

    罗兰笑了笑,拉过旁边用干草编成的矮凳坐下,利落得吃了起来。

    面包很硬,由于刚刚烘烤过的,散发出一股大麦特有的香气。

    汤的味道很淡,除了盐,没有更多的调料。几片颜色嫩绿的菜叶漂浮在温的汤面上,旁边还浮泛着几滴微小的油珠。

    “是紫花菜。这个季节在城外还能挖到一些。它的辐量很小,我们都吃这个。”妇人搓着粗糙的手解释道。

    干硬的面包嚼在嘴里,发出“吱吱”的磨擦声,喝了一口略带微涩的汤,罗兰抬起头:“你们呢?坐下来一起吃吧!”

    “我们已经吃过了。”妇人把男孩紧紧搂在怀里,目光尽量回避着桌上的食物。使劲儿咽了咽喉咙。

    小耗子紧抿着嘴唇,昂首装出一副成人的模样,眼睛却不时瞄向盘子里所剩不多的面包,喉骨也在不停地上下滑动着。

    罗兰放下举到嘴边的汤碗,拉过旁边的背包,取出两块玉米饼和巨鼠干,递到眼里放光的母子俩面前:“帮我,一起吃吧!”

    “不这”妇人连忙推辞,脸上的神表明她的内心正在陷于难以抗拒的挣扎。

    “放心吧!这不会算在房钱之内。”罗兰撕下一块面包,不由分说塞进男孩的手里。

    争论没有持续太久,也许是担心客人生气,也许是出于关心孩子的体,又或者是玉米饼和干刺激着空瘪的肠胃,颇有些尴尬的妇人只得拿着食物走进屋后的厨房。很快,空气中便弥漫开一股非常特殊的食物香气。

    一个材干瘦,裹着半块破烂被单,脚上伋拉着拖鞋的男人从敞开的房门前走过。探进半边子看见坐在桶桌前的罗兰,半眯的眼睛突然像打了激素一样圆睁开来。他贪婪地干裂的嘴唇,带着毫不掩饰的狂喜。快步冲进厨房。顿时,从没有任何隔音效果的木板缝隙里,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和撕打声。

    口里正嚼着面包的男孩忽然面色大变。来不及多说什么,飞快跑进屋后。不明就里的罗兰也尾随着跟了进去。

    精瘦的中年男人左手揪紧妇人的头发。右手挥舞着一根胳膊粗细的木棍,朝对方柔弱的上乱打。口中恼怒地咆哮道:“臭婊子,居然瞒着我藏下这么多的吃的。我看你简直就是在找死”

    说着,他高高轮起棍棒。带着残忍无比的神,狠狠砸向妇人的面颊。惨叫声中,溅起的鲜血落到男子脸上,越发激起想要发泄的狂暴**。他把棍子举过头顶。用削尖的端口对准奄奄一息的妇人便要猛刺。

    “啊”

    未等棍子落下,从后传来的剧痛,让男子惨叫着松开手,转而捂紧疼痛的来源。

    满面恨怒的男孩站在他的后,颤抖的双手,紧紧捏着一把不算太锋利,却足够捅进体的钝头尖刀。布满黑锈的刀口上,正往下滴淌着鲜红的液体。

    这一刀,在男子股上开出一个可怕的槽形伤口。

    “小杂种,你竟敢对老子下手?”疼痛难忍的男子转过来。难以置信地看了看沾满鲜血的手,指着男孩又惊又怒地吼骂道:“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卖到铺去做成罐头?”

    “够了”

    罗兰沉着脸走上前来,抱住正扑上前去的男孩,指着敞开的房门。对正在惨嚎的男子厉声喝道:“不想死的话,现在就给我滚”

    “你他妈的是谁啊?”男子瞪圆眼睛,用围在腰上的脏布塞紧伤口,用痛得有些变调的声音扯着嗓子尖叫:“我是她的男人,应该滚出去的是你”

    罗兰一怔。旋即转向旁边的男孩:“他是你父亲?”

    “父亲?哈哈哈哈”

    也许是被痛觉神经刺激产生了额外的亢奋,瘦男人发出一阵音量和他体形毫不相称的狂笑:“和这个婊子睡过觉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真要追究这个小咋种的爹是谁,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要有力气,有钱,有食物,她就会脱光衣服随便你怎么摆弄。如果要说我是这个小咋种的爹,那么这座城市里所有男人都是他的亲爹。哈哈哈哈”

    “我要你的命”

    男孩稚嫩的面孔因为愤怒扭曲得完全变形。他抓紧手里的刀,像一头刚刚尝到鲜血滋味儿的幼狮,咆哮着冲向狂笑的男人,用冷硬的刀口狠狠捅进**的大腿。

    “我**。你,你真敢动手?”男人手忙脚乱地躲开攻击,抓起拖到地上的被单,狼狈地跑到门口,恼羞成怒地跳着脚破口大骂:“小子,你等着,我,我这就叫人来收拾你。老子今天晚上就割掉你的心肝,爆炒以后下酒”

    厨房一片凌乱。

    男孩扔掉刀子,吃力起从地上把受伤的妇人扶起,因为愤怒而充血的眼睛里,满是悲哀和无助。

    面色惨白的妇人紧咬着嘴唇,似乎在哭,却强忍着没有发出抽泣的声音。骨瘦如柴的手上,紧紧抓着已经碎裂的玉米饼和干。

    罗兰蹲下,小心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玉米渣。细腻晶莹的脸,静得像一汪无法看见底的积深潭水。

    这个疯狂的世界根本没有任何道德准则。生存变成了人们脑子里唯一存在的思维。旧时代女人和儿童优先的概念然无存,作为生物种群里的弱者,她们永远是被欺压和打骂的对象。

    “你叫什么名字?”她拉过站在旁边的男孩,看着那双带着迷茫和倔强的黑色眸子,认真地问道。

    “小耗子。”男孩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

    “你的全名,能够代表真正男人份的姓名,不是人人都可以呼来喝去的浑名绰号。懂我的意思吗?”罗兰的声音温润如水,却拥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男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姓成,叫成勇。”

    罗兰站起,用凌厉的目光望着成勇慒懂的暷眸,仿佛要一直看穿这个九岁孩子的大脑、体、所有的神经,乃至体内部的每一个角落。

    她从腰间抽出从拍卖行里买到的匕首,竖起锋利的刀尖,在左手无名指上划出一道微小的创口,从皮肤凹陷的中央,顿时涌出一团逐渐变大的暗红血珠。

    “张开嘴”罗兰的声音充满命令般的意味。

    尽管不明白为什么,男孩还是仰起头,把封闭的嘴唇扩张到最大,露出两排很白的牙齿。

    滴进口腔的血,在舌尖上迅速扩散开来,浓郁的血腥气息肆无忌惮地窜进男孩鼻孔和食道。刺激着他忍不住想要狂吼,想要咆哮。

    “忘掉刚刚发生的这一切,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罗兰伸出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钞票,轻轻扳开男孩捏紧的拳头,把卷在一起的纸钞放在其中。狠狠拍了拍那副稚嫩的肩膀,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不管未来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必须牢牢记住一件事。你,是个男人!”

    说罢,她走进房间,拿起放在地上的背包和枪械,推开被风吹得摇摆不定的房门,转走出了棚屋。

    “等等,请等一等”

    如梦初醒的男孩连忙追上前去,张开双臂抱紧她的手臂,激动得有些语无论次地喊道:“你。我。。你,你叫什么名字?”

    罗兰正要开口,从不远处的巷口,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几十个穿着各种杂色衣服,脸上带着残忍和亢奋的暴民冲进小巷。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刚刚从棚屋逃走的干瘦男子。

    “在那儿,在那儿,就是这小子,抓住他,快抓住他”

    破锣一样的嗓子尖叫着,用烂布裹住伤口的男子,一瘸一拐地小跑过来,狡猾的眼睛来回打量着罗兰背在后的G180S。也许是觉得自己不是对手吧!他很快把目光落到站在旁边的男孩上,用带着残忍和报复的口气,冲着跟在后的人群叫道:“马力老大,按照刚才谈好的价钱,给我一百块钱,这个小咋种就归你处置。不过他的心脏得归我,趁着新鲜炒了吃,那才够嫩。”

    话一出口,立刻引来旁边几个人的轰笑:“哈哈哈哈!那可是你儿子。连自己人都吃,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都他妈的给我闭嘴”男子恼怒地吼道:“鬼才知道他是不是我下的种。那女人你们都上过,说不定就是你们出来的孽种。大不了把这个小咋种剁成酱,一人分一口,大家都有份儿”

    一个高超过两米,穿着缀满闪亮铜钉皮夹克的大汉从人群里走了出来,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对面的罗兰,又把视线转移到瘦男人上:“她是谁?”

    “我怎么知道是谁?”瘦男人用嫉妒狠的目光死死注视着罗兰:“进了那婆娘屋子的男人,不是色鬼就是棍。两块钱一次,便宜得要命”

    大汉似乎没有听见最后的这句话。他走上前来,望着罗兰后高高露出肩膀的粗大枪管,用不太确定的口气问道:“你是哪家公司的雇佣兵?”(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