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章】以杀止杀

    淡淡的月光从浓密的云层缝隙中透下来,在地面照出一片清冷的惨白。

    两个材高大男人从镇子东面走来,分从左右两边迅速闪进罗兰藏的屋角。

    为首的汉子穿着一件红黑格子粗布衬衫,满是破洞的牛仔裤腰扎紧了松散的衣角,袒露的口丛生着浓密的黑卷硬毛,手里抱着一枝双管霰弹枪,正指着罗兰的脑袋。

    另外一个人则站在他的后,手里握着一根钉满铁钉的沉重粗棍。

    “小子,听说你最近弄了不少钱。哥儿几个正好最近手头有点紧。”

    汉子狞笑着,把粗大的枪管凑近了一些:“识相的,自己交出来。我不想浪费子弹”

    罗兰默默地看了他一眼,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只巴掌大小的扁铁盒子,扔到他的脚边。

    这样的结果显然在汉子的预料之中,他弯下腰,从地上捡起盒子,用力拧开盒盖,满意地捻起几张皱卷的绿色钞票。

    罗兰顺从的眼睛里暴闪出一丝冰冷的寒光,敏捷的形在没有任何预兆的况下,从原先站立的位置猛跃出来,鬼魅般地从抢劫者侧狭窄的空间穿过,反手拽紧对方持枪的右臂,用钢钳般的虎口卡住肩头关节朝上狠拽,在清脆的骨胳交折与痛苦的惨叫声中,把整条手臂像充气玩具一样拧成了倒“之”字。

    “等等,你”

    持棍的抢劫者惊叫着,不等有所反应,罗兰手中的小刀已经捅进了他的腹部。

    巨大的动静惊扰了附近的居民。偶尔有几个影在街口出现,用好奇和复杂的目光探寻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又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别,别杀我。所有的东西都,都归你”

    失去右手的汉子恐惧万分的在地上扭动着,从肩膀伤口流淌下来的黏稠液体。浸透了口浓密卷曲的黑毛。

    惨白的月光映照在林翔上,在地面投出一条斜长的影子。

    天,亮了。

    拖着两具尸体。罗兰慢慢走到“会客厅”收购站的窗前。昨夜栖的墙角,只留下几摊血迹。旁边。还扔着一根沉重的锤形钉头棍。

    中午时分,一辆破旧不堪,表面油漆已经脱落成铁红色锈斑的卡车,伴随轴承和零件刺耳的挤压碰撞声,顺着残破的公路,摇摇晃晃驶进了岩石镇。沾满油污和各种不知名附着物的车头上,勉强可以辨别出略微凸起的“东风”字样。

    这是往来于“宜闲居”各个收购站间的运输车。

    囤积在屋后地窖里的块。撒上一层盐,装进洗净的空油桶,整齐码放在歪斜的车厢里,把灰黑的轮胎压得几乎贴到了地面。

    拎着装满面包和水的背包,前挎着刚刚配上肩带的霰弹枪,罗兰纵跳进了车厢。

    除了五十元的车资,她把剩余的钱都换成了子弹。如果不是意外得到了武器,她还会在这个荒凉的小镇上多呆一段子。

    胖子朱罗双手交叉倚靠在收购站门口,斜着眼睛看着忙碌的手下,还有坐在车厢角落里。杵着枪管假寐的罗兰。

    司机站在卡车前面,把摇杆曲轴狠狠插进发动机的孔洞,咬牙切齿地拼命搅动。很快,可怜的引擎被迫发出类似哮喘病人刺耳嘶哑的轰鸣。

    “接着”

    卡车启动的一刹那。胖子忽然从桌上抓起一个灰色的帆布小包,重重扔进车厢。罗兰解开表面的搭扣,里面装着几块略带温的烤巨鼠,还有一张五十元面额的钞票。

    望着被尘土逐渐掩盖的远去车影,有些失落感的朱罗,从抽屉里摸出一支只剩半截的香烟点上,很是不爽地吸了一口,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用淡然而无聊的眼神看着永远也不会改变的街道,把穿着高腰皮靴的双脚高高翘起,朝着门边狠啐了一口唾沫:“小三,快过来给老子擦鞋。”

    崎岖的山体轮廓,从地平线南面慢慢延伸过来。散碎的石块半埋在干燥的泥土里,露的表面有种发霉腊般的浅红。奇异的颜色从石块间蔓延开来,把整个庞大的山体全部笼罩在内,却又不会散发出令人恶心的血腥。

    有赖于这些含有丰富赤铁矿的岩石,“烈焰城”倒也名副其实。

    说是城市,其实就是一块略高于地平,被红色山岩半笼包围的小型台地。险峻的山势提供了天然的屏障,使得拢聚在高地中央的人们不必担忧来自后方的攻击,可以把所有防卫力量全部投注到正面方向。

    一条五米多高的土墙,挡住了长达数百米的城市开阔地带。两根直径超过两米的金属管直埋在墙壁中央,在它们的支撑下,一排表面削尖,被铁皮钉死的粗木横悬在上空,在绞索和铁链的固定下,露出十余米宽的城市入口。

    土墙的每个拐角,都矗立着一座用混凝土筑成的方形塔楼。乌黑的重机枪半掩在击孔间,无声地注视着旷野里的所有动静。

    这是一座非常奇特的城市。除了那些为数不多的木石建筑,几千个从旧时代遗留下来的列车厢,成为了居民们遮风挡雨的简单居所。

    摇晃的卡车终于在没有完全散架前赶到了目的地。和岩石镇一样,一节灰蓝色旧式客列车厢的门顶上,挂着醒目的“会客厅”招牌。

    这里只是一个规模较大的分站点。除了收购,还能把块腌制成干,当作成品出售。透过车厢内部的隔板缝隙,可以看到几个精赤着子的男人,在撒满盐粒的碎块中用力来踩动,浮泛着白腻泡沫的血色脏水从车厢底部流出,很快被干燥的泥土净,留下一片被蚊蝇飞舞的潮湿。

    拉紧背包的系带,罗兰转朝着城市中央那座最显眼的大楼走去。

    胖子朱罗说过,在那里,能找到活儿干。

    两只被削去顶盖的空油桶放在大楼入口左右两侧,几根粗大的木柴倒插在桶里,在熊熊燃烧的火焰里,拼命释放着自己所有的能量。

    几名全副武装的军人在火堆前来回游弋着。他们上的黑色制服显然是按照旧时代的标准进行剪裁,虽然没有任何装饰,质量和结实程度也远远超过荒野流民的着装。尤其是斜拎在手里的突击步枪,更是充满巨大的威慑力。

    大厅里的布置简洁粗犷。一个面积大约五十平米,用防弹装甲与墙壁隔开的小房间,以支撑大楼的圆形立柱为核心,突兀地矗立在楼厅中央。顶部四周的每一个立面上,都雕刻着一只面目狰狞的狼头图案。

    这里就是“暴狼”公司的任务发布厅。

    十余个服饰各异的人,散落在大厅的角落里,用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清楚的语调低声交谈。中间的墙壁钉着一块巨大的黑板,上面用中、英文两种字体写满了上百条任务信息。

    走进大厅的林翔,没有引起任何关注。

    这里每天都有新的面孔出现,无论是腰里别着砍刀的流民,还是拥有枪械的雇佣兵,很难让人们在记忆里留下深刻的印象。执行任务的死亡率极高,除了那些体得到强化,有足够能力自保的幸运家伙,正常况下,新人和死尸没什么区别。

    尽管如此,仍然有无数对未来充满憧憬的人走进这个大厅。原因很简单任务的报酬非常丰厚。足以惑着人们为之疯狂,用廉价的生命来换取衣食富足的虚幻。

    “护送“奇塔公司”运粮车安全通过黑涎山口。程度E级,酬金五百元。”

    “协助守备GH93号居民区一周,程度C级,酬金一千元。”

    “搜集黑色噬人犬新鲜血样,程度B级,每周轮换一次,酬金两千元”

    一个材高挑火爆,穿着绣有“暴狼”标志的年轻女人,在无数男人垂涎的目光注视下,昂首阔步扭动着极有节奏的步子走到大黑板前,用红色粉笔在两项任务末尾打上代表完结的“O”形符号,又拿起板擦在黑板最上端抹出足够的空白,飞快写下一排清晰的白字。

    “搜集变异人新鲜血样。目标为绿色变异体。程度A级,每周轮换一次,酬金五千元。”

    最新发布的任务,在人群中顿时引起一阵不小的轰动。虽然不太明白新世界的货币价值究竟如何,罗兰却也可以通过自己体验过的实际购买力,衡量出它所具备的真正意义。

    思虑良久,她慢慢走近大厅中央的接待窗口,在E级护送任务的表格末尾,认真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一次危险程度似乎不高的任务,应该可以让自己得到更好的体验。

    奇塔公司的运粮车队,就停在“烈焰城”东北角的货场里。

    五辆绿色涂装的卡车周边,都装有一圈五毫米厚的防护甲板。透过被铁丝围绕的蓬顶缝隙,可以看见像小山一样码积在车厢里的白色粮包。从气味上判断,里面装的应该是玉米和大麦粉。

    连同罗兰在内,共有二十二个人报名参加护送任务。比额定所需的二十人上限多了两名。

    一个穿浅灰色战斗服,个头足足超过两米的强壮男子坐在首辆卡车的前面。他全都是高凸隆起的爆发,亚洲人特有的黄色皮肤扎实紧绷,透出带有残忍意味的狰狞。(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